乐文小说网 > 朕的皇后太有钱了 > 第135章 别告诉朕你在撒娇

第135章 别告诉朕你在撒娇

        沈言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这都是些什么人呀,一个两个惦记她的万贯家财。云湛吃软饭也就算了,顾剑凭什么这么理所应当?

        她忍不住破口大骂:“老娘的钱难道是大风刮来的吗?也是我诚实劳动合法经营的辛苦钱啊!老娘再有钱,就算养得起一个穷奢极欲的皇帝,难道还能养得起天下万民?我们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懂不懂?”

        顾剑头一回见沈言发这么大的飙,缩了脖子:“娘娘息怒,微臣一时失言,您淡定点儿。”

        沈言气不打一处来:“就你这种算计别人嫁妆的思想,我还真不放心把泠儿交给你!”

        顾剑赶紧赌咒发誓:“别呀皇后娘娘,我只是算计你的嫁妆,泠儿的嫁妆我一分都不会肖想的!骗你我天打五雷轰!”

        “滚——!”

        沈言觉得自己脾气真好,竟然没有再打顾剑二十大板。

        顾剑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地走出永安宫,心道果然嫁狗随狗,原本这么娇俏的皇后娘娘如今也跟云湛学得暴躁起来,而且还这么小气。

        顾剑很快为自己的孟浪付出了代价。

        还没出宫门,就被高大全叫住,带去了御书房。

        云湛劈头盖脸朝他扔了一块砚台:“你在御前大闹一场还不算,竟然还敢去永安宫骚扰皇后?!”

        顾剑百口莫辩:“不是啊陛下,是娘娘叫我去的,我没骚扰她啊!”

        “还敢狡辩!皇后这么好的脾气,听说都对你爆粗口了,还不是你气她?”

        顾剑垂下头,不说话了。

        沈言那叫脾气好?他看明白了,这两口子是一个鼻孔出气,相互护短,自己一个外人,两头受气。

        “我看见你就心烦,滚吧。我给你两千人,你去把耶律重光的头摘回来。”

        “什么?!”

        “听不懂人话吗?”

        顾剑反应过来,眼睛闪闪发亮:“真的?我去,我这就去!”

        “回来。”

        “陛下请吩咐。”顾剑无比乖巧。

        “你和耶律冲一起去。”

        “啥?严冲?为什么?”

        云湛把镇纸朝他扔过来:“你脖子上面那个圆滚滚的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顾剑思索了一会儿:“我知道了,陛下要扶植耶律冲,取代耶律重光。可是……他靠谱吗?看上去憨憨的啊。”

        云湛冷笑:“有你憨吗?”

        顾剑挠了挠头:“憨点也好,方便陛下操控。”

        一只茶壶砸到顾剑脑袋上:“人家比你聪明多了!你这次去好好跟人家学学,别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滚!”

        顾剑又滚了。

        这次是高高兴兴滚的。

        他期盼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去前线杀敌了。虽然要带着一个累赘耶律冲,但人生哪有事是十全十美的呢?

        很快,云泠听说了这个消息,咬住了嘴唇。

        她知道这一天总会到来,顾剑志在战场,早晚要上阵搏杀。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说起来,二人真正相处的时间不过是元宵灯会上,并肩从街市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

        她的婚事是大周最受瞩目的事,王公贵族虎视眈眈,背后多少势力相互角力,她从不敢奢望婚姻与爱情有关。

        可她却对一个傻子动了心。

        顾剑是个傻子,可她在这个傻子面前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眼光,遵从本心做个悍妇。

        她看着窗外的春光,面容蒙上一层温柔的光晕:“石榴,替我去威远侯府上送个信儿。”

        ******

        胡尚书病了,这病来势汹汹,躺在床上几日下不了床,连口齿都不利索了。

        胡芸桦心忧如焚,急匆匆回母家看望父亲。

        她最近的糟心事一桩连着一桩。

        先是精心设计的春日宴桥段没奏效,不仅没能离间帝后的关系,还让沈默加官晋爵,连强兵澜沧县主都被放逐玉门,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然后是云湛宣布与北戎和谈,原本牢牢站在成王这边的贵族们摇摆起来,竟纷纷向云湛示好。

        眼下她能指望的只有自己在朝中屹立不倒的父亲,可他竟然病倒了。

        听母亲哭着说完胡尚书的病情,胡芸桦眉头紧锁:“父亲怎么病得如此不是时候!现在漓儿在朝中孤立无援,我在后宫岌岌可危,胡家该如何是好?”

        病榻上的胡尚书颤颤巍巍伸出枯瘦的手指,握住胡芸桦的手,断断续续道:“桦儿,我……我病的……正是时候。胡、胡家……要、要靠……云柏了,好好……教育他,别、别再……和陛下过不去。”

        胡夫人眼泪汪汪,扑倒在胡尚书床前:“你就听你父亲的吧!他年过古稀,每日战战兢兢,才会生此重病。事到如今,别的母亲都不求,只求你爹和你能平平安安的……”

        胡芸桦咬紧牙关,不让泪水涌出眼眶:“爹,你好好养病,一切有我。”

        事到如今,事到如今,她已是云湛和沈言的眼中钉、肉中刺,即便她示弱,难道还能全身而退吗?

        ******

        沈言不得不承认,顾剑是眼下和耶律冲去北戎的最佳人选。可她还是忍不住为云泠揪心。

        这可是她磕的cp啊,转眼天各一方,一个征战沙场,一个深宫苦守,这也太虐心了吧!

        她暗戳戳蹭到云湛身边,对着手指:“那个,云湛,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云湛瞥了她一眼:“你鬼上身了?把朕的皇后还回来!”

        沈言眨了眨眼睛,用尽全身力气放电:“夫君,是我啊,沈言本言。”

        云湛全身戒备:“你别告诉我你在撒娇。”

        沈言又眨了眨眼睛:“不可以么?”

        “有话就说,朕饶你不死。”

        事出反常必有妖,云湛估计沈言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

        “要不你让顾剑和泠儿成婚之后再去北戎?”

        果然。

        云湛冷笑,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痴心妄想。”

        “订婚也行。”

        “来人,把皇后拖出去,她疯了。”云湛面容冷酷。

        沈言抱住门柱:“别这样嘛,商量一下。你看顾剑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泠儿日日担心多可怜。”

        “你脑子坏了吗?他俩成了亲泠儿就不担心不可怜了?这事儿我本来就不同意,正好趁此机会断了。”

        “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沈言捶了柱子一拳,走了。

  http://www.lewen0.com/90/90831/446586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