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第57章 番外四

第57章 番外四

        第五十七章番外四

        达尔对那个人类狐狸精很同情。

        他失去了魅奴资格。

        每次当达尔十分难受悲伤自己这辈子不能当魅奴的时候,  看到人类男狐狸精就好了许多,可能不幸都是对比出来的。当自己很惨的时候,有个比他还惨的人,  那惨也不是特别惨了。

        还对曾经的竞争者有一些些同情。

        实在是对方太可怜了。

        路西不喜欢他,  也不喜欢男狐狸精。

        男狐狸精注定是没有结果的——且男狐狸还十分秀气,  各方面都是。

        所以当路西深夜打电话说狐狸精受伤腿断了,达尔对狐狸精的同情更进了一步。不仅恋情无望,  现在身体还受了重伤,多可怜啊。于是接下了这次的任务。

        狐狸精躺在病床上,一条腿打着石膏,脸色苍白,  穿着宽大的病房,平时讥讽他的唇现在没了血色,成了豆沙黯淡的颜色。他睫毛很长,  闭着眼,因为疼痛皱着眉,睡得不踏实。

        止痛药效果了。达尔听助手说过。

        狐狸精看上去好惨,更可怜了。达尔心想,  你都这么可怜了,那我们就不要菜鸡互啄——应该是这么用的。他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叫对方狐狸精了。

        “简淮。”达尔小声说。

        床上的简淮醒了,其实他没有睡着,  骨头疼痛折磨着他,  明明很困,  想入睡,可骨髓的疼,  拉扯着他的神经,  根本无法入睡。

        睁开眼,  视线所及,是结实的胸膛。

        对方穿着衬衫,线条勾勒出来,像极了一个没脑子的人。目光上抬,果然是。

        达尔的深夜出现,简淮一猜就知道路西请过来看望他的。打起精神客套寒暄了两句,最后说:“……太晚了你回去休息吧,谢谢你的看望。”

        可真假。达尔心想。

        “你心里明明是讨厌我的,还说什么很惊喜。”果然是个会骗人的狐狸精。

        简淮疼的不顾礼仪,语气有些低,说:“你知道就好,现在回去,我没精力应付你。”

        “我是来照顾你的,路西交代了。”达尔很不要脸强调,“我是会告状的。”

        简淮:……爱留留下吧。

        自暴自弃的简淮让达尔留了下来,他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自己的暗恋无望,心里决定不再告白,不再打扰路西生活,喜欢一个人默默看对方幸福也很好。

        他在感情上一直做不好,处于空白敏感自卑状态。粉丝的赞美,形容他是个完美无缺的男人,简淮每次看到,都觉得像是再看另一个人,很陌生。

        对外营造温和有礼贵公子人设,不过是他学了表情管理,学了礼仪,不习惯和其他人身体亲密接触,做活动时尽量保持距离——这才粉丝口中便成了绅士、礼貌、周全。

        简淮一直像是带着一个面具,是助手心目中不挑剔好对付的老板,是粉丝心里风度翩翩矜贵的绅士,是父母眼里称赞的天之骄子。

        但他知道,自己只是个普通平庸的小人物。

        连鼓起勇气轰轰烈烈的投入一段爱情都办不到。

        因为路西的拒绝,所以止步不前,单方面结束希望。太胆小懦弱可笑了。

        这个大雪夜,达尔成功留在了病房。

        深夜简淮被憋醒,助理人已经不见了,那块大胸肌坐在病床旁的沙发上,那么大的个子,衬的沙发很小,长腿略微蜷曲,明明睡得很不舒服,脸上表情却是舒展的,十分放松。

        “真的是只长肌肉了……”简淮呢喃。

        “说什么呢?”达尔醒来了,走到床边,像一个小山似得阴影笼罩,手上却很细致温柔的抱着床上的人,“护士说你打了四瓶吊瓶,晚上要起夜的。”

        简淮第一次被人这么抱在怀里,他以前拍戏时这么抱过女演员。

        说叫公主抱。

        简淮没觉得浪漫,只觉得奇怪,挣扎说:“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去。”

        “你单脚跳过去吗?”达尔不给机会,扯着嘴角,微微上扬,“哈哈,狐狸精你该不会害羞了吧。”

        说好不叫狐狸精的。达尔忍不住。

        进了洗手间后,顺便给狐狸精扒了内裤,一脸坦荡:“尿吧。”果然跟他想的一样秀气。

        宛如照顾幼儿园小朋友。

        简淮额头青筋迭起,什么好的风度、礼仪全都没了,张口要骂,被大块头抢先一步说:“哇,你该不会还要让我给你扶着吧?太恶心扒拉了,你瞪我干什么,好吧好吧,你生病了,还失恋,看在你这么可怜份上,我给你扶一下吧,不要太感谢了。”

        “闭嘴,滚出去。”简淮忍不住了,对方真的要‘帮他扶’。

        达尔停下手,嘀嘀咕咕:“狐狸精你可真不知好人心,算了你自己来吧。”

        在简淮生气瞪的目光下,达尔不情不愿走到门口,“搞得谁稀罕看你,又没我的大,那么细一点,不过还挺白的……”

        “闭嘴,大胸肌。”

        “怎么还不尿?要不要给你吹口哨?”

        这一刻,简淮有种想把尿撒在大胸肌脸上的冲动!事后脑子清醒了,躺在病床上,为自己有过那个恶心念头感到不可思议,怎么会这么想呢。

        达尔喜欢上了照顾狐狸精的感觉。

        每天看狐狸精气呼呼,只会骂他,翻来覆去就是‘闭嘴’、‘大胸肌滚出去’、‘长点脑子’、‘你智商到底长在了哪里’,明明是讽刺之语,达尔这时候会说:“可能在我叽叽上,很大的,二十三厘米。”

        然后狐狸精便被他气得脸红,有时候会举着胳膊打他,达尔一般很大度的让狐狸精打,反正又不痛,末了补充:“你的力气和你的人一样秀秀气气的。”

        提起‘秀气’,简淮不可避免的想到大胸肌说他某处了。

        这时候,达尔就会看到狐狸精气得连脖子都红了片,一双略微上挑的眼狠狠的瞪他,喘着气,又重复之前骂人的话。

        诸如闭嘴、滚开。

        半点都不能伤到达尔。这算什么骂人的话。

        他可是被父母骂到大的。

        后来简淮的腿慢慢好了,达尔要开学重新念大学了。简淮迫不及待送达尔入学,甚至跟路西说达尔的学费让他付吧。

        路西以为简淮是想感情达尔的照顾之情,是还人情。但只有简淮知道,他这是欢天喜地送大佛走!

        他的腿日常生活没问题,没了喜欢说话,还喜欢笑的达尔在,屋子有些空荡荡,简淮有一次睡醒,想去厕所,没有听到次卧穿着拖鞋哒哒哒的脚步声和大胸肌呼天抢地的:“你别动让我来。”

        竟然有几分不习惯。

        他们争吵,大胸肌把他能气个半死,但他竟然觉得不习惯。

        简淮吓了一跳,觉得自己真的是被大胸肌折磨够呛,开始脑子也和大胸肌一样了。

        周五的时候,达尔放学,回家路上去了菜市场,买了新鲜的藕和鸡,宰杀干净,拎着东西到了狐狸精家。他有密码的。

        狐狸精在睡觉。

        达尔哼着歌撸着袖子,开始做饭。

        简淮是被香味香醒的,睁开眼就是大胸肌穿着围裙,袖子挽在了关节处,笑的傻憨憨的模样,但他知道,这个人并不是表面那么憨厚,能气死人。

        汤勺递到了唇边,“尝尝咸淡。”

        很香,刚刚好。简淮点头,一边不动声色抱着汤碗喝汤,一边问:“你怎么过来了?”

        “我照顾你啊。一放学就去菜市场,你上周不是说想吃莲藕么?这个很新鲜……”

        简淮后来默认了自己需要照顾。

        他会给大胸肌掏学费的。便有了借口留下达尔。

        再后来,伤彻底好了,借口也没了,达尔却有了借口:“我和路西现在是朋友,总不能让他帮我一直掏学费,你这里不要请别人了,请我吧,我会做饭打扫卫生还会暖床——”

        “暖床!”简淮打断。

        达尔:“哈哈哈小时候学的技能,你喜欢我也可以替你暖,说起来你是见过我的二十三的——”

        “闭嘴。”简淮又喝了口汤,轻描淡写说:“再说下去,我不是很想请你当帮佣阿姨了。”

        达尔对讽刺他的‘阿姨’二字免疫,直奔主题:“你答应我留下来了?我就知道你这个狐狸精舍不得我的。”

        简淮被汤烫了下舌头,碗都没拿稳。

        谁舍不得这个大胸肌了!

        第二年九月时,达尔补军训,皮肤晒成了蜜色的,本来因为外国人样貌,加上好身材,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现在晒成了蜜色,更性感了,像外国杂志上的型男。

        这天放学,达尔回家照旧做饭,简淮马上要去拍戏了,收拾行李,正好要洗衣服,便问达尔:“要洗什么帮你一起了。”

        平时达尔都说别动让我来,今天说:“那我的外套,在书包里,今天不小心被洒了奶茶。”

        达尔很喜欢甜食,简淮不疑有他,打开书包拿出外套,带出了一只粉色的信封,上面还画了一颗爱心。简淮手停下,过了两秒,拿起了那个信封。

        明明不应该拆开的。

        简淮将衣服塞进了洗衣机,滚筒搅动,洗衣机上放着沾湿的粉色信封,拆开,还有信纸,半是抱歉的走出,“对不起,我没看到,发现全湿了,不过我已经抢救了,你看看要不要紧……”

        “哦,那个啊,是个小男生给的,说什么了?我正忙着,没空看。”达尔头也不回问。

        简淮:“不知道。”将信放在台面上。

        【达尔哥哥我好喜欢你呀,今晚小树林我等你,我知道你也喜欢男生,偷偷看了你很久,哪怕是一次也可以,我想被你抱住,深入,你应该很大吧……】

        有二十三,巨大,还是粉色。简淮垂着眼想。

        乱七八糟的。

        无缘无故的想发脾气,幸好简淮忍住了,他不想对亲近的人倾泄情绪。

        反正要拍戏了,要离开了,管这个帮佣阿姨做什么。

        简淮一肚子的烦躁和气闷,达尔却和往常一样,甚至拿着吹风机再吹信,简淮半点胃口都没,借口要为明天出行做准备,回到了房间。

        吹风机还在响。

        后来停了。

        达尔在回信吗?还是出去赴约了?

        他想这个做什么。简淮翻身。

        门敲响了,达尔的声音:“我要出去一趟,可能会晚点回来。”

        没声音。

        不会吧?狐狸精这都不跳起来打他?

        “我走了。”

        转身两步,门开了。达尔迅速回头,简淮一脸怒意,“你要走就走,跟我说什么,今晚不回来都可以,想和谁钻小树林就钻,想和谁上床——”

        “狐狸精。”达尔已经快步抱起了简淮。

        雄性荷尔蒙扑鼻,全是大胸肌的味道。

        达尔像个熊一样,而怀里的狐狸精则是蜂蜜,低头嗅了下,说:“信是我自己写的,小树林、男生都是我自己写的。”

        “你!”简淮抬头狠狠瞪。

        但他长得太温和无害了,用达尔的话来说就是秀气,瞪人也有种生机勃勃的漂亮,比平时端着温温和和的微笑好看许多。所以达尔最喜欢逗狐狸精了。

        “但有约我去开房是真的,大家都是用短信、微信,没人写这个了。我没有答应,一次都没有,我在我的朋友圈发了我有男朋友了。”达尔掏出手机给狐狸精看。

        时间已经很早了,达尔单方面公布恋情有男朋友是去年开学后的第三天。

        对所有人开放,唯独屏蔽了简淮。

        被挑明,其实简淮也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

        他喜欢上了这个大块头。

        “我写信的时候,想的那个男生是你,你约我钻小树林,你想和我深入交流。”达尔低头问:“你要和我深入交流吗?”

        简淮:“……你太大了,我不要。”他带着生气,嫌被这个大胸肌玩弄鼓掌之中。

        “我技术很好的,不会痛。”

        简淮火上心来,“你不是说你没有谈过恋爱!”

        “我父母给我请了老师,我从小就学。”男德班班长达尔骄傲。

        “???”

        反正这场套路,最后结尾变得奇奇怪怪方向。

        简淮和达尔谈恋爱了。

        两人保密措施很好,是简淮不愿意对外公布的,每次达尔提起告诉路西,简淮便不愿意,然后达尔很生气,结果就是简淮被达尔在床上弄的可怜兮兮,每次都是哭着叫老公、男朋友结束的。

        其实和告诉路西没关系。

        一颗心怎么能同时喜欢两个人。简淮喜欢上达尔,喜欢上那个给他做饭、煲汤,夜晚会抱着他去起夜,故意惹他生气,他在达尔面前现在半点都不掩饰自己,有时候生气极了,达尔会抱着他,像哄小朋友那样哄他,家里永远是有温度的,睁开眼牙膏挤好了,他前一天说想吃的什么,早餐桌上就能见到。

        达尔会看他的剧,有时候吃醋他和别人拥抱互动,就会讨回来。

        简淮从来没想过,他会有这么疯狂的一面,家里各个角落他们玩闹肆意的痕迹,他会心甘情愿的蛰伏在另一个人的面前,有点浪荡、刺激,不是温吞的他了。其实应该是这本来就是他,不压抑自己的他,喜欢会说,不开心会骂人,舒服了会仰着脖子,达尔很有默契的亲吻他。

        也会在下雨天,寒风凛冽,什么都不做,家里烘焙着甜心的奶味,放着吵闹的综艺,内容他从不在意,他靠在达尔身上,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事情,但心里却是踏实的、满足的。

        不对外公布恋情,因为被他珍藏的幸福装在盒子里,怕打开了,就被觊觎,而后消失没有了。简淮很怕破坏现在的生活。

        可还是来了。

        父母要他相亲,要他结婚。

        不管他赚多少钱,有多高的成就,父母眼里不结婚,不传宗接代就是怪物,就是失败者。简淮知道电话说不通,想和父母现实里说明。

        他喜欢男人,他有男朋友了。

        “你答应了?”达尔冲过来抱着简淮,撒娇说:“不要去好不好?”

        简淮:“我去见见我爸妈,然后——”

        “他们不会承认我的!我只是个男人,没办法给你们老简家传宗接代生孩子!”

        简淮:……

        要生也是他,过去被弄一肚子东西的都是他。

        “我不管,我很伤心,我要个亲吻,还要狐狸精叫我老公才能好。”

        窗帘未拉,简淮推了下,入手硬邦邦的,是达尔的胸肌。

        达尔像是一匹狼一般,明明刚开起玩笑,但凶狠的亲吻着简淮。简淮知道达尔生气了,也和他一样害怕,害怕他因为家里放弃了恋情。

        “你不愿意我抱你亲你,你是不是想和家里介绍的女人结婚,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了?不可以!不可以!我只有你!”

        “说什么鬼话。”

        简淮给了达尔一巴掌。而后拉着达尔的衬衫领口,吻了上去。

        他们跌倒在沙发,从客厅到了卧室,卧室窗帘紧密,形成一个独立安全的空间。

        简淮可以随便的放肆。

        恋情意外的曝光。

        达尔明明一副‘我们对外公布吧’,可面上可怜兮兮在旁边出馊主意说:“不然说我们在对戏?”

        “那我就这么说了?”

        “别,我错了。”达尔像一只哈士奇一般,围了上来,讨饶又带着期待说:“可以公开吗?”

        三分钟后,简淮工作室回应了恋情。

        【简淮先生与达尔先生以结婚为前提下正在交往。】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14236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