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路西去庄园接儿子。

        豆包豆糕穿着印着小鲸鱼的秋衣秋裤,  软软的白色纯棉质地,胸口印着蓝色的卡通小鲸鱼,两只是一模一样的。豆包很喜欢这个。

        但这显然不是两只来时的衣服。

        来时是羊毛织的毛衣,  红绿色有圣诞老爷爷还有雪花图案。

        “爸爸!”豆包一眼看到爸爸,不玩手里的东西,  穿着小拖鞋吧嗒吧嗒跑,  随着跑动,  拖鞋上的小鸭子一摆一摆的。

        拖鞋也是两只的审美,但来的时候也不是穿这个。

        路西一想就知道,  谢烛寒给两只准备的。

        谢烛寒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很细心。当时他被谢烛寒领回家,破洞的牛仔裤和卫衣,  洗过澡穿的浴袍,谢家庄园没他的衣服,但很快就送上来同品牌的卫衣与牛仔裤。

        颜色款式相近,  洗干净,烘干机烘的暖洋洋的。

        路西就知道谢烛寒有点洁癖,  但更多的念头和想法就是这个人很体贴,也很在意他。

        寄人篱下的生活他讨了十多年,  但第一次在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家中,没有那份拘束感——管家叔叔对他也很温和有礼,  没有轻视。

        因为主人对待客人的态度吧。

        回忆收回。路西抱着两个冲过来的小鲸鱼,  低头在两只脑门亲了两口,  “玩什么呢?”

        “大爸爸给的珠子,  很漂亮的。”豆包拉着爸爸回去。

        路西一看,  洁白的长毛地毯上,  散落着点心碟子、卡通坐垫,  以及一盒折射着璀璨光芒的珠子——有粉的、白的、绿的和红的。

        粉钻、白钻、祖母绿和红宝石。

        路西:……

        画面似曾相识。路西无言,谢烛寒什么时候跟大哥这么像了?

        “大爸爸说要送我们小马驹。”豆糕适时说。

        路西:……

        恰好谢烛寒过来,路西抬头,“你看我大哥的直播了?”

        “……嗯。”谢烛寒点头,又说:“要走了吗?天已经这么晚了——”

        两只巴巴的抬头看爸爸决定。

        路西揉了下儿子脑袋,对上谢烛寒冷冽没什么表情的脸,说:“我今晚住这儿。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谢烛寒冷冽的脸微微化开,“次卧可以吗?”

        “嗯。”

        路西点头。谢烛寒眼底略有失望,还是让管家去准备了。

        庄园的晚餐未免太丰盛了,还有各种做的小动物造型的甜点。厨房像是用尽了心思做这一餐,豆包豆糕两个小的吃的脸颊鼓着,眼睛都弯了弯。

        路西明知故问说:“你平时吃的很好啊。”

        谢烛寒顿了顿,没说什么。管家微微弯腰,笑呵呵说:“今天是路少爷过来,先生特意吩咐的,平时的话先生用餐简单。”

        其实对于魔王来说,十来天不吃也不会出事,所以谢烛寒有时候忘了就不会吃,管家提醒,也是喝个汤什么的。

        谢烛寒对于外物的欲-望很淡。

        “是吗?”路西非得这个人亲口说。

        谢烛寒对上少年执着的目光,想到了以前。那时候少年想尽办法要他张口说一些情话,或者对大胆热情的情话得到回应。

        不能‘嗯’、‘啊’这样。

        “是。”谢烛寒点头,顿了下说:“你住下来,我很高兴。”

        路西嘴角微微上扬,嘴上说:“偷听什么,吃饭吧。”

        两只包包立即埋头,大爸爸家的点心做的超好吃呢!

        小朋友睡得早,加上玩了一天,精力耗尽。七点半路西就开始给两只洗澡,谢烛寒这里的浴缸超大,里面有两只喜欢的玩具。

        豆包的小火车、水枪,豆糕喜欢的机器人。

        父子三人在里面玩水打仗,磨蹭到了八点多,路西才住手,给两只擦干净水,换好了睡衣。浴室门外有敲门声。

        “我能进来吗?”

        谢烛寒的声音。

        “进。”

        谢烛寒进来,目光第一眼放在了少年身上,微微移开了目光。

        少年没穿衣服。

        灯光下,莹莹润白的肌肤。

        谢烛寒觉得嗓子略干哑。路西站起来,随手扯过一旁浴袍,穿了起来,一边说:“好了去睡觉觉了。”

        “要大爸爸抱。”豆包小机灵鬼,说:“大爸爸抱弟弟!”

        谢烛寒便蹲下来,张开手,豆糕有些小害羞,但还是喜欢大爸爸抱。他钻进了大爸爸的怀里,看到爸爸抱着咯咯,有些小高兴。

        “我们俩现在都有爸爸抱了。”豆包很高兴,摇头晃脑说:“明天爸爸抱弟弟,大爸爸抱我。”

        “你还挺公平的。”路西亲了口豆包脸颊。

        豆包脸蛋红扑扑的说:“大爸爸也要亲弟弟。”

        豆糕害羞,抬头看大爸爸。

        谢烛寒轻轻的亲了下豆糕脸颊。

        两只都开心了起来。

        谢烛寒的心脏很疼,又像是灌入了温泉的水,疼痛过后洗刷着的温暖——这是少年和他的孩子。

        他们是一家四口。

        越是幸福,越是喜欢,心脏的疼痛越来越烈。

        谢烛寒面上不显,抱着豆糕去了儿童房,他没有立即离去,在一旁听着少年讲睡前故事,一切安顿好,两只都睡着了,少年站起来要离开。

        “你在笑。”路西站起来回头看到谢烛寒愣了下。

        谢烛寒的脸上带着一丝很浅的笑容,像是冰雪化开。

        “我很高兴小西。”

        听到熟悉的称呼,路西眉头挑了下,没有说话,带上了房门,身后谢烛寒高大的影子笼罩着他的,路西没回头,去了自己房间,谢烛寒还留在房门外,站住。

        “晚安。”

        男人又恢复成冷淡的样子,神色看不出喜怒,一如既往。

        路西手扶着门,顿了顿,说:“谢烛寒,时间还早,进来。”

        这是少年想要睡他的意思。谢烛寒神色不变,没人知道他此刻的心脏臌胀,像是要炸开一样  。他知道,现在应该独处,一个人冷静,不去想少年。可还是点头,进去了。

        太想,太想拥抱少年了。

        路西换掉了睡袍,换上了睡衣——做这一切当着谢烛寒的面。谢烛寒微微移开目光,尽管看过许多次,尽管少年身体每一处他都亲吻过。

        钻进被窝的路西,揭开了另一半的被子。

        谢烛寒沉默的坐了上去。

        “讲个睡前故事吧。”路西打了个哈欠,“今天好累,不想做了。”

        “还是你只想做?那这样就——”

        “从前有个小男孩……”

        谢烛寒冷冽的声音缓缓响起。路西脸上不自觉带了笑容——这故事开头他听过。

        这个男人还是没什么变化。

        四年前,两人在一起时,谢烛寒紧守分寸把他当儿子养,曾经也给他讲过睡前故事,但当时的他觉得谢烛寒在玩他——把他当三岁小孩看。

        气哄哄的赶走了人。

        这个睡前故事第一次听完。

        小男孩是个小魔王,认识了小鹿做朋友,又认识了小男孩,他们三个在丛林里很开心,一起奔跑,玩耍,沐浴着月光。

        在谢烛寒的故事中,小鹿没有死去,小男孩也没有离开过。

        “谢烛寒。”

        “?”

        “小男孩没有死。”路西望着谢烛寒的双眼,像是透过这双眼看向只有十三四岁的谢烛寒,那个外冷不近人情但心里还很温暖的少年。

        亲眼看到小鹿因他而死,但对上受伤流落在庄园的小男孩。

        少年谢烛寒还是救了。

        管家说过,少年谢烛寒只想等小孩病好了,送小孩离开,还让他寻找条件很好的夫妻收养小孩……

        “那个小男孩是我。”路西说道。

        谢烛寒目光凝滞,脸上的冷淡表情也破裂,露出惊讶。

        “不骗你,真的是我。”路西很高兴,说:“西斯比尔送我离开了,我没有了四岁之前的记忆,大哥说我三岁丢的,所以,谢烛寒你照顾了我一年。”

        “你就那么喜欢我吗?”路西侧着身看向床侧的人。

        谢烛寒久久才反应过来,声音带着沙哑,伸出手轻轻摸了下少年的发丝。他还记得,十三岁时,第一次见到陌生受伤的男孩出现在花园里。

        鲜花像是被什么砸过,花枝折损,花瓣七零八落一地。

        上面躺着一个睡着胖乎乎的小男孩。小男孩皮肤很白,紧闭的眼,睫毛长长的带着泪珠,脑袋上沾着血,蜷缩在一团,身上衣服脏兮兮的。

        像他曾经救过的那只小鹿。

        也像天使。

        [呜呜呜呜呜咯咯咯咯。]

        [我不是你哥哥,你叫什么,我送你回家。]

        小胖孩钻进少年谢烛寒的怀里,大颗大颗的眼泪,沾湿了少年谢烛寒的衬衣,本来伪装冷漠的少年人顿时手足无措慌乱起来。

        [你不要哭,我送你回家找哥哥,你叫什么。]

        小胖孩除了哭就是哥哥,不记得家在哪里,不记得叫什么。少年谢烛寒不敢养下小孩,怕小孩会和小鹿一样,他想送小孩离开,硬起心肠,可小孩除了他谁都不要,小手紧紧攥着他的衬衫,哭的一脸泪痕,哭累了,抽抽搭搭的闭着眼,可要是少年谢烛寒放开,又会被惊醒。

        [少爷,这位小少爷应该受伤不记得人了。]

        [……那等他伤好了,再送他离开。]

        等小胖孩醒了,少年谢烛寒还保持着那个坐姿,抱着小孩。

        [咯咯,咯咯。]

        [我不是你哥哥。]

        小孩揉着眼睛,睫毛沾着眼泪,软声软气说:[咯咯,要听故事。]

        [我不会讲故事。]

        [故事,故事,宝宝要听故事。]

        少年谢烛寒板着一张冷脸,对上小孩肉肉的脸,小男孩等不到故事,嘴巴一瘪,大颗大颗的眼泪掉下,呜呜呜的哭。

        [宝宝,宝宝好疼疼哦。]

        [咯咯,宝宝疼疼,要听故事。]

        少年谢烛寒:[不要哭。从前有个小男孩……]

        记忆回笼。

        “……宝宝。”谢烛寒轻声道。

        路西愣了下,而后大笑,“谢烛寒,你以前叫我宝宝的?”

        谢烛寒一丝慌乱,还保持着冷冽说:“那是你自己叫的。”

        “我又不记得以前的事情,我自己叫就自己叫吧。”路西不跟谢烛寒辩驳,说:“我小时候是不是很漂亮可爱?我哥说我特别乖。”

        谢烛寒许久嗯了声。

        路西侧躺着闭上了眼。

        “晚安。”

        谢烛寒这次换做我救你。

        -

        凯里教授到华国了,同时整个实验团队都来了。

        晋江市的郊区别墅两栋,一栋是团队的休息室,一栋是开启阵法的研究之地。在那天之后,路西没和谢烛寒上过床了,因为豆包豆糕放了寒假,他跑过来驻扎实验室的时候,两只大多数时间都塞给了谢烛寒带。

        “爸爸最近比较忙,你们两个乖。”

        豆包豆糕也不失落,相反十分高兴,因为他们住大爸爸那儿,现在每天晚上,爸爸会回到大爸爸那儿,因此乖巧可爱的挥爪爪,让爸爸快去忙。

        路西:我儿砸真乖巧懂事。

        关于理论知识,路西听得一知半解,他帮不上忙,每日一问阵法什么时候能摆成?

        “还有些器械没到,小王子不必日日亲自守在这里。”凯里教授笑眯眯说。

        凯里教授年纪很大,头发花白,一脸的络腮胡,对着家主是尊敬,而小王子就像是自家的晚辈一般,十分的和善亲切。

        “叔叔,都说了不用叫我小王子,叫我路西就好了。”

        “知道啦,小王子。”看到了又看到了,小王子鼓着脸颊像是撒娇真是可爱呢。凯里教授很得意,下次族里的诞日,有炫耀的资本啦。

        那些老家伙一定会羡慕死他的!

        又过了十天,设备终于到了。

        榕清亲自过来看,背着弟弟,和凯里叮嘱,“安全第一,打不开也没什么,逗着他玩,等日复一日的打不开,到时候团队留下,你要是有别的事想回去就回去。”

        “家主有能用到凯里的地方,是凯里的荣幸。华国很不错,我第一次来,不着急走。”

        那就是要陪自家傻弟弟多折腾几年。榕清:“随你们吧。”

        反正又打不开。

        要真的是轻轻松松一遍就打开,那真是见了鬼了。

        凯里教授也是这么想的,留下来主要是陪小王子玩罢了,他的实验在哪里都能做,这里还能见到可爱的小王子,别的族人想都想不来的工作,多好啊。

        春节的前一天,下了大雪,设备安装好了。

        皮特知道最近西总有重要事要做,还掐算了个好日子,最近的就是今天。路西听了,便决定这一天作为开启阵法的首发。

        甚至还买了两串烟花棒意思意思放了——晋江市禁止燃放炮竹。

        “哥,我好紧张。”

        榕清面上安慰:“没事,哥哥在,一切都有哥哥不要怕。”

        心想能打开他才紧张呢。

        但事实就是一动不动安稳如山这阵法。

        前两天背着西西,他们都试过了。榕清很镇定,不会打开不会出危险的,“去吧。”去玩吧。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12867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