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简淮在医院住了一周,  本来病房没什么不方便的,但因为多了个达尔,每天留在这里‘兢兢业业’的照顾、守夜。一周后,简淮说什么也要出院。

        反正接下去就是休养没什么了。

        “住院确实诸多不便,  搬回去休息也挺好。”路西笑笑说:“咱们楼上楼下,  达尔手艺更好发挥,  我看这一周他照顾你照顾的很好。”

        简淮微笑裂开了,  “这、这就不用达尔了吧?过去一周太麻烦他了,我请人做饭没事的。”

        “不麻烦啊,我很乐意。”达尔露出一口白牙。

        看这个男狐狸精说假话还真是有意思。

        简淮出院,  消息也不知道谁透露风声,  医院门口蹲着记者狗仔。路西推着简淮的轮椅,小助理拎着行李,  先放后备箱。

        “我自己来,  不用麻烦你了路西。”简淮撑着轮椅把手要单脚站立。

        路西伸手去扶,  被达尔抢先说:“我来吧。费什么事。”直接一把抱简淮上车。简淮对路西还要露出笑脸,  嘴里感谢达尔。

        心里倒也没多少排斥反抗了,主要过去一周已经习惯这个大胸肌,动不动抱着他出入。

        医院门口停着的面包车,狗仔拍到了画面,“诶哟,  劲爆啊,简淮被抱起来了。”

        “卧槽,  还是公主抱啊。”

        “这谁啊外国人?”

        狗仔追了一路。

        网上已经开始爆八卦照片,  标题简淮出院男友公主抱幸福。

        对于营销号的煽情暧昧描述,  粉丝们早已习惯这个套路。

        【看图说话?这就男友了?我把你和你妈成一张图,  我是不是你爸爸。】

        【滚犊子,  这就是淮哥的助手,腿伤了不抱着上车,不然怎么踩你身上上去。】

        【营销号做人吧,不做人就来当老子的狗。】

        【我们淮哥单身,淮哥自己说了目前只想奋斗事业,感情随缘,随缘看不懂吗。】

        【整天给我淮哥拉郎配对,我可谢谢你全家。】

        【咦,这个外国人好熟,好像是路西的保镖。】

        【啊啊啊啊简淮和路西是真的,路西去医院接淮哥出院了。】

        【对是真的,保镖为证。】

        后来达尔看到这条八卦下的评论还很生气,怎么,他就是一工具人,间接证明狐狸精和路西在一起的证据了?

        凭什么他不能是八卦主角!!!

        从s市回晋江市,三小时后到了。路西和达尔先送简淮上楼。简淮因为要拍戏,家里两个多月没住,刚进去灰尘味,冷冰冰的。

        “你没交暖气费吗?”

        “拍戏忙,忘了。”简淮道。

        路西一看这哪成,说:“先去我家,这边收拾好了你再上来。”

        家里还有一间客房,家里阿姨每天打扫,换上干净的床上用品就可以。简淮喜欢路西,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事情,虽然觉得自己借病住进来,手段不太好看,但想和路西亲近的心更甚一筹,便答应下来了。

        达尔一看就知道这个男狐狸精想什么。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男狐狸也不算那么讨人厌。

        以后还是不笑话狐狸精叽叽小了,多照顾点。

        简淮完全不知道达尔想什么。

        于是路西家里有搬进来一位。

        在‘外人’谢烛寒眼里,这就是路西和他的魅奴还有追求者的一家人。他连出现都不可以,他和少年只是‘睡觉’关系。

        -

        圣诞节到了。

        楼上简淮的家已经打扫干净,取暖费也交了,可以随时搬回去。但路西没提,简淮也默默的当忘了这件事。住在这里很开心,路西脸上也没有看到厌烦的情绪。

        简淮知道,路西就是这样的人。

        对一个人好,不管是队友、朋友,都是很讲义气,很尽力帮助。

        豆包豆糕从小在英国长大,节日都是过双重的——华国的重大节日和那边的节日。两只正在装扮圣诞树,树是达尔在郊区的园林买的,小小的一颗松树,回来时还带着寒气。

        “哇~”豆包围着树大转,哒哒哒的去卧室,抱出一筐小玩具。

        他要给树上挂他最喜欢的东西。

        小火车、小飞轮、亮晶晶的珠子。

        豆糕就在一边递东西。路西看两只装扮,也兴致勃□□来,扒着袖子去卧室找东西,一会抱了一堆礼物盒子出来,都是小巧的礼物,包装的花花绿绿很漂亮。

        “爸爸,是礼物!”豆包眼睛直了。

        路西说:“对,今晚吃完烤鸡可以拆。”

        两只都期待起来。

        简淮在旁觉得很有意思,和路西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觉得很快乐。小时候他家里穷,可每次过年,也总是有期盼的。后来赚钱了,慢慢味道变了,年过的越来越没意思。

        父母对他的期盼就是找个本本分分女孩尽早结婚,生个孙子。

        赚再多的钱,不结婚没有儿子就是不行。

        事业、梦想,父母并不是很在意,觉得就不能像普通大家一样,成家立业,早日结婚生孩子,不用被村里人笑话,你儿子就算当了大明星赚再多钱又怎么样,还不是没孙子抱。

        简淮很窒息。

        好几年没回去过年了。

        在路西这儿,是简淮对家的幻想具体实现。他已经很久没过节日了,更别提这样的西方节日,可现在他期待晚上的烤火鸡,期待拆礼物。

        是一种暖洋洋的氛围。

        夜幕降临,城市下雪了。隔着的玻璃,家里温暖,食物的香味。今晚晚饭是达尔做的,很西式的餐点,附和节日氛围。

        放着欢快的音乐,简淮轻声哼了两声。

        “没想到你唱歌还不错。”达尔说。

        今天过节,不和大胸肌吵架。

        “你的烤鸡也很不错。”

        达尔:“一会你就知道好东西还在里面。”他指的是烤鸡里面。

        可以开动用餐了。

        点着蜡烛,放着音乐,所有人脸上带着笑意十分的欢快。

        落地窗的玻璃外,魔王谢烛寒隐藏在空气中,看着少年脸上的笑容,看着那个姓简的望着少年眼里的深意,看着那个魅奴殷勤的照顾着少年,他的两个儿子笑的很快乐,好像叫着叔叔。

        火鸡切开了。

        一股鲜味扑鼻。

        是菌菇混合着鸡肉的香味。

        不油腻,很清香。

        简淮才知道大胸肌说的是什么,他以前在国外拍杂志,恰逢圣诞节吃过那里的烤鸡,不过味道一般,鸡肉很柴。这种节日就是过氛围,对饮食并没有抱多少期待。

        但现在简淮对达尔另眼相看。

        这个家伙也不仅是只有一副大胸肌。

        如果达尔知道简淮想什么,一定会接一句:我不仅胸肌大,叽叽还比你大,二十三厘米,还是粉色的!

        达尔对自己保持处男之身十分骄傲,以前是他对小王子,身为魅奴最好的礼物——忠贞。而现在,路西要他找喜欢的人,那么忠贞也是他送给喜欢的人最好的礼物。

        雪越来越大,雪花落在魔王的发梢、肩膀、眉眼。

        稍纵即逝。

        “哇,爸爸雪好大啊。”豆包吃过饭趴在客厅大窗户看向外面,他想大爸爸了,大爸爸家里雪很好玩,还可以堆雪人。

        路西看了眼窗外,雪下的是挺大的。

        “要拆礼物了宝贝。”

        “来了爸爸。”豆包哒哒哒跑去圣诞树下坐好。

        豆糕双手贴着玻璃,继续看着窗外,明明什么都没有,但不知道怎么的,他觉得外面好像有什么。好奇怪啊。

        “儿子。”路西叫豆糕。

        豆糕收回手,看了下窗外,去找爸爸了。

        他们围着圣诞树唱歌、拆礼物、讲故事,爸爸亲他们的脸颊。豆包豆糕开心的不得了,豆糕很快也忘了窗外的奇怪了。

        “我的是巧克力。”豆包拆出礼物扑到爸爸怀里超开心。

        豆糕手里拿的是水果硬糖——海盐味的。豆糕喜欢这个,扑到爸爸怀里。

        路西搂着沉甸甸两只,又亲了两口,之后给达尔和简淮送礼物。

        “还有我的?”简淮惊讶。

        他以为这些节日是小朋友的。

        “互相送礼物嘛。”

        豆包豆糕都给爸爸、叔叔们准备了礼物。

        东西都不贵重,两只的糖果,送达尔了一只小天才手表。

        路西解释:“我看你有段时间再搜这个,不是故意看到的,你的搜索记录打开看到的,这款你要的功能都有。”

        防水、定位,还是粉色的。

        达尔:……本来是想给豆包豆糕买的。现在路西送他礼物,当然是自己也很喜欢了!!!

        送简淮的是简淮自己表情包贴纸。

        “我看这个很好玩,问你粉丝要的,没商用,就做了一份送你。”

        达尔凑过去一看,“狐狸精你表情挺多的,我还以为你只会笑。”

        简淮:“我还会骂人。”说完笑了起来,很开心。

        收到很珍贵的礼物。

        夜里,晚上派对的欢快平静下来。路西给两只枕头下放了礼物,是他亲手写的贺卡,还有画的一家三口。每年都这样。

        两只从小婴儿,到现在茁长成长。

        路西亲了亲两只睡得香甜的脸,带门出去。简淮拄着拐杖靠着墙等他。

        “还不去睡?腿疼吗?”

        “不是。”简淮靠着墙,问:“可以抱一下吗?”

        路西以为有什么,过去给了简淮一个拥抱。简淮闭着眼感受着路西的味道和这一刻的幸福,他想,如果不能成为情侣,那么让他做路西最好的朋友也是好的。

        他不想再表白,不想再破坏这份感情。

        ‘轰’

        声音从主卧传来的。

        简淮愣了下,“什么东西?你房间不会进小偷了吧?”

        “不会。我们都在家,小偷怎么进来?”路西知道是谁,淡定笑说:“可能是我刚出来窗户开着,风吹倒了什么。我去看看,你早点睡吧。”

        简淮:“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路西还没来及说什么,达尔的门推开,一手拿着简淮的拐杖,一手拉着简淮的胳膊放在自己肩膀上,架着人去客房,“我带他睡了。”

        “好啊,你们早点睡。”

        简淮:“……”什么他和大胸肌早点睡!

        主卧室很安静,灯又灭了,黑漆漆一团。

        路西觉得房间很冷,真像他说的那样窗户没关似得。

        难道不是谢烛寒?

        合上门开灯的瞬间,背后的人抱住了他。

        路西瞬间就知道是谢烛寒。不过今天的谢烛寒衣服染了雪霜,十分冰冷,路西冻得一个哆嗦,说:“你怎么来了?”

        灯亮了。

        谢烛寒一身的寒意。

        冰天雪地像个冰人,更不接地气不像人了。

        “路西。”谢烛寒低头望着怀里的少年脑袋,“路西,路西,不要有别人好不好。”

        “什么别人,你在说什么。”

        路西:“他们是我的朋友。谢烛寒,你有别人时上我的时候怎么不说?”

        “没有别人。”

        谢烛寒声音很小,很小。

        “谢烛寒只爱路西。”

        房间霎时安静,静的路西呼吸声可以听闻到。

        随之而来的是,背后巨大的、冰冷的身影袭来,重重压在路西的肩上。路西差点一个趔趄,站稳后转身扶着谢烛寒,谢烛寒已经滑落到了地板。

        灯光下,谢烛寒一脸冰霜,脸色惨白,像是死人一样。

        这一刻路西慌了。

        “谢烛寒!谢烛寒!”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09959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