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第41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四年前,  路西在这张大桌子上和谢烛寒做过。

        现在,路西刚走近那张书桌,尾随后的谢烛寒一挥手,  上面的文件都消失不见。

        “我喜欢东西掉下去。”路西笑了下,“被我撞的掉下去。”

        那张桌子上东西又回来了。

        路西主动盘上了谢烛寒的腰。

        衣服、文件散落了一地。

        完事后,路西光着脚问:“洗手间借用一下,我去清洗下。”

        “我抱你过去。”谢烛寒伸手。

        路西:“不用。你的卧室没变?还是我去客房?”

        最近的洗手间确实是在谢烛寒的卧室中。路西不想一身味道痕迹,  穿过走廊去客房清洗。

        “是。你去吧。”谢烛寒盯着自己空荡荡的手。

        明明上一刻他们还热烈的拥抱在一起,  在桌上做着最亲密的事情,  他像是回到了四年前,还和少年在一起的时候,可为什么就是空荡荡的。

        心脏的疼提醒着谢烛寒,  他是喜欢少年的,  可疼痛中夹杂着陌生的东西,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主卧还是没变,直通书房。

        占据半个二层。

        一切如四年前的摆设,路西冲了个澡,穿着浴袍出来时,谢烛寒站在不远处,沙发上放着全新干净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有。

        是他的尺码。

        谢烛寒就是这样的人,  四年前和他恋爱时也是如此。

        看着冷冰冰的没什么表情,不爱说话,  可行动上细心、体贴,  你喜欢什么都会替你找到,  哪怕你只是因为好奇多看了眼,  他也会替你买回来。所以那时候的路西会觉得谢烛寒十分爱他。

        虽然是他先追的谢烛寒,  但一定是谢烛寒爱的比他多。

        路西在这种‘爱’下,全心全意的沦陷,他那时候想‘谢叔叔这么深爱我,我当然要比他的爱千百倍多’,然后就没了。

        缓了四年,到了现在遇到了谢烛寒还在纠结。

        路西穿着衣服,想起过往说:“我不喜欢你这里的摆设。”

        他说完,知道自己又说些和‘单纯睡’相反的话了。这不是及时行乐的‘炮-友’原则,一时懊恼,不在多说。

        谢烛寒冷淡的脸上,却多了一丝丝的动容。

        他想去抱抱少年,但没来得及。路西穿好了衣服,不再看谢烛寒出去儿童卧房找豆包豆糕了。

        这个周末两只过的很愉快,路西也很愉快,身体上的。

        除了那一小小的说错话。

        晋江市下的第一场雪没落住,雪夹杂着雨,冷冰冰的。豆包豆糕很开心,整天望着窗外,问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去堆雪人?

        “等雪再大点。”路西看天气预报,后天有暴雪。正好是周末可以陪两只玩雪。

        豆包说:“爸爸,堆雪人可以和大爸爸一起吗?”

        “你们可以问问他,要是方便,可以带你们过去。”路西说道。自从上次在谢烛寒的庄园睡过后,就没再见了。

        两只很快乐,期盼着下大雪去找大爸爸玩。

        路西在家咸鱼了快一个月,是真的有点懒散了,尤其是冬天,外面冷嚯嚯的,家里有暖气,新来的煮饭阿姨做饭一般般,但大哥那儿饭很好吃。

        大哥专门请了厨师的。

        不过上次路西问大哥‘避孕’这事去了次,结果很尴尬,大哥那儿饭再好吃都不敢随便过去了。

        好家伙。大哥和塞西尔直接在花园秋千上做了起来。

        不怕冷吗。

        榕清一点被看到的羞耻尴尬都没有,拍着小弟的肩膀。

        “你做-爱不会这么单一吧?”

        然后想到最关键的事情,他,没有给小弟本魅魔族的宝册。

        把小弟找回来后,小弟当时怀孕用不到,之后空窗期四年疗伤,身边没有床伴也用不到。宝册是族里传下来的,□□的话,相当于一种修炼。

        于是路西从大哥那儿看到了一场花园秀,还带了一本xxoo修炼宝册。翻开一看,全都是姿势,各种。

        路西看的这都行,目瞪口呆jg

        第二场大雪的时候,路西带豆包豆糕去了谢烛寒的庄园。

        大雪纷飞,两只裹得像两只小熊,可可爱爱的。

        “两位小少爷冷不冷?”管家在门口迎人,规矩分寸的脸上,见到了两位小少爷,笑容都多了。

        豆包豆糕叫人,摇头说:“不冷的管家叔叔。”

        “先生知道两位小少爷要来玩雪,积雪没清扫,还准备了铲雪车和玩具。”管家款款笑着说。

        豆包豆糕两脸高兴。

        什么铲雪车?

        等到了大门口一看,停放着儿童挖掘机和儿童铲雪车。

        路西:……

        豆包豆糕已经高兴坏了。

        “管家叔叔,大爸爸呢?”

        “先生在换衣服,也给路少爷和两位小少爷准备了。”管家笑说。

        一进客厅,东西全变了。

        布置都变了,还有家具。路西愣了下,这像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谢烛寒穿着高领毛衣站在沙发旁,豆包豆糕早已高兴的扑上去抱大爸爸了。谢烛寒低头摸了摸两只毛茸茸的脑袋,看向了路西。

        像是看路西对换了布置是否满意。

        但路西脸上没有表露。

        “不是说玩吗。走吧。”

        谢烛寒玩雪活动准备的齐全,从衣服鞋帽眼镜到玩具。路西也有,换上了之后,在后院打雪仗、堆雪人,听到豆包豆糕咯咯笑的时候,恍惚间,他们真的像是幸福的一家四口。

        雪人有四个,两大两小。两只小的雪人手牵手,堆在两个大雪人中间。

        “这是弟弟和我。这是爸爸,这个更大点的是大爸爸。”豆包玩的小脸红扑扑介绍雪人。“爸爸,我们拍照吧,不然雪人会化掉。”

        路西:“好啊。”

        他们站在雪人后面,管家替他们拍下了照片。

        谢烛寒脸色很苍白,不知道是冻坏的还是怎么样。管家有些担心先生身体,但却知道今天先生很快乐开心。

        所以疼的脸都白了。

        吃过点心喝了热饮,两只玩了一下午有些困,换了衣服去睡觉。路西去了主卧,果然布置全都不一样了,颜色、家具、位置,都变了。

        像是新的开始。

        路西有点怕,手边架子上放着的盒子跌落。

        缝隙间,照片滑出来,是一张小鹿的照片。

        小鹿眼睛很大,湿漉漉水汪汪的,望着镜头。

        这是谢烛寒收养的小鹿。

        那个男孩呢?

        那个男孩的照片是不是也在其中?

        路西没有拆开,将小鹿照片塞了回去,东西放好。

        谢烛寒找过来的时候,路西泡在浴缸里,已经冷静下来了,他需要一场发泄,“进来。”

        第一次他们在浴缸完成,热水浸泡着路西的皮肤,很有安全感。

        第二次他们在床边站立,用上了大哥给的宝册姿势。

        ……

        结束完天已经黑了。豆包豆糕早都醒了,坐在楼下客厅吃糕点,晃着小短腿,两只很高兴,他们睡醒找了爸爸和大爸爸,在门口被管家叔叔发现。

        管家叔叔说大爸爸和爸爸在房间里面有事情在做。

        豆包豆糕很高兴。

        爸爸和大爸爸做的事情,就是大伯伯和塞西尔叔叔做的事情。

        他们抱在一起亲亲。

        两只羞羞的脸蛋红扑扑,但是很开心。

        在庄园用了晚餐,雪太大了,回市里的路不太好走。

        路西和两只只能留宿一晚。他的身体发泄过,并不想在做了,便没有理由和谢烛寒睡一张床。

        “晚安。”

        谢烛寒等了许久,没有回应,便离开了。

        -

        简淮拍戏摔断腿上了热搜。

        路西睡不着上了会网看到的,lbx9的群里,王硕问什么情况啊。

        微博上有段视频流出,大冬天的简淮拍的是警匪片,追犯人的一段戏,从高处掉落摔伤的。单看视频就觉得十分严重。

        【看视频已经疼哭了。】

        【心疼,哥哥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

        【哥哥敬业都没用替身,以后黑子再拿这个嘲就没有心。】

        【我不管黑子说什么,我现在就想他以后拍戏还是用替身,这太危险了,感觉好疼,我哭了。】

        路西退出微博,给简淮打电话。应该是半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电话是简淮助手接的。

        “淮哥在手术室正做手术,进去十多分钟,不知道……”

        “他家里人?就你一人吗?”

        小助手:“我不知道,就我一人,黄哥在打电话。”

        黄哥是简淮的新经纪人。

        情况好坏小助手也不知道,送医院的时候,淮哥流了很多血。

        简淮在s市拍戏,距离晋江市坐高铁过去比较方便。现在深夜,还有两个在,路西走不开,想了下,还是给达尔打过去,问问达尔方便吗。

        “……挺严重的,你要是方便晚上先陪陪他,看看情况,我明天过去。”

        达尔和那个人类狐狸精有仇,可现在他做不了路西的魅奴,又想到路西和魔王在一起了,狐狸精和他一样都是败者,现在腿还断了。

        比他惨啊。

        于是达尔来了精神,“我去。”

        路西放心了。达尔照顾人一把手的。

        第二天一大早,在庄园吃的早饭,两只还想留下来再玩一天。

        “今天啊。简淮叔叔工作受伤了,爸爸想去看望一下。”路西和儿子商量,“你们可以留下来玩,或者爸爸送你们去伯伯那儿。”

        豆包豆糕想了下,还是决定留下来。

        “爸爸注意安全,拜拜。”

        吃完早饭,两只送爸爸出门。谢烛寒望着少年匆匆的背影,心脏抽着的疼,姓简的受伤了,少年很担心。

        -

        简淮是小腿骨裂,昨晚手术退出来,麻药未散,并不觉得疼。还能和经纪人协商怎么安抚粉丝,还有剧组那边的戏——打戏拍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只能替身或者一个月后等他休息好了上。

        看剧组那边怎么说。

        “我给粉丝录段视频。”简淮让助手把床升起来。

        他是小腿骨裂,局部麻药,上半身活动自如没什么不方便的。简单收拾了下形象,拿手机录了一段。

        【……骨裂,不碍事,已经做完手术了。接下来会休养一段时间,谢谢大家的关心,不用太担心我。】

        粉丝们看到视频哥哥憔悴苍白的脸,心疼的不行不行的,刚做完手术就上来录视频,就是为了不让她们担心难过,呜呜呜更难过了。

        【哥哥要加油,多吃点补血的,喝点骨头汤。】

        【听说哥哥一个人住,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照顾哥哥。】

        【才解约换了经纪人,本来就在磨合中,现在哥哥受伤了能不能多派几个人照顾他?哥哥喜欢清淡的饮食,喜欢吃酸的。】

        ……

        达尔到的时候,简淮的麻药也散了,腿疼的厉害。

        本来维持着温和,客气让达尔看过就离开,还让助手安排房间——

        “假惺惺的男狐狸精,你不疼啊。”达尔伸指头在简淮受伤裹着石膏的地方按了下。

        简淮:……疼的表情管理失控要骂人。

        达尔裂开嘴笑了,憨厚老实没有了,说:“现在不装了?疼就对了。”他也疼。

        不能当路西的魅奴了。

        “大胸肌,你给我走。”

        “路西让我过来照顾你的。”达尔说。

        简淮疼的厉害,注意力全在怎么怼大胸肌,并没有注意到达尔对路西的称呼上。也没吵的起来,护士查房,要病人休息。

        “只留一个人陪护就行。”

        小助手站的好好地,结果听到那个和淮哥很熟关系很好的外国男人说:“你回去吧。”

        “啊?”小助手看淮哥。

        简淮:“不用,你回去。”

        “听到了没,让你回去。”达尔歪曲简淮意思。

        小助手为难。简淮懒得和大胸肌这么幼稚吵起来,让小助手回去,大胸肌爱守夜就守去!

        半夜时,简淮想上厕所,腿疼的要死,不能沾地。

        本来想凭借自己顽强意志,结果差点栽倒在地,被大胸肌架了起来。

        达尔单手扶着,“胳膊搭我肩上,脚别沾地——算了,我抱你过去。”说半天都不明白,狐狸精受伤了怎么笨呆呆的。

        然后天旋地转被大胸肌抱着。

        病房套间有卫生间,达尔抱人进去,放地上,就跟搁大白菜似得,顺手给狐狸精把裤子扒了,速度之快,简淮没反应过来。

        “行了,尿吧。”

        简淮腿不疼了,现在就想打人。

        “你出去。”

        达尔看了眼狐狸精,“这么秀气,我都没嫌你小,行吧行吧,我出去,尿完了叫我。”

        ……

        路西到的时候,病房气氛就不怎么好。

        应该用势如水火来形容。

        “腿好点了吗?还疼吗?怎么了这是?”

        简淮面对路西,本来露出温和的笑容,就听大胸肌说:“他嫌我说他叽叽小,我先说的秀气,是他不乐意,我才改口的,再说本来就是事实,还害臊,我说让他看回来,他还不乐意。”

        路西:……

        简淮:我不是我没有,我正常尺寸我不小路西你听我说。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0967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