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小路谢拒了大哥的‘好意’。

        带着豆包豆糕在大哥这儿住了四天,  周一上幼儿园时,车子驶出,路西看到了谢烛寒的车,  也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久。

        路西送完豆包豆糕上学。

        两只最近很开心,爸爸不出差了,  伯伯回来了,还有爷爷、大爸爸,背着小书包,哒哒哒的跑进幼儿园,  打算和小伙伴分享他们的开心。

        谢烛寒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等他。

        “路西。”

        路西停下了脚步,  与谢烛寒一步之遥。可能是之前大哥的话影响太大,  现在路西不由自主的打量着谢烛寒。

        与四年前的样子没什么变化,穿着大衣,很规矩一丝不苟的打扮,  略显严肃沉闷,  但他气质和样貌很顶尖,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类型。

        “?”路西给了个问号。

        谢烛寒一张脸没什么表情,  说:“我送你回去。”

        幼儿园就在小区里,  走十分钟,□□的还要送?

        “不用,  我要去买菜。”

        他知道谢烛寒不喜欢去人多吵杂的地方,像是商场、超市、演唱会。也算是一种婉拒。谁知道谢烛寒点点头,  “走吧。”

        轮到路西:……

        “你如果是因为豆包和豆糕的关系,这么对我,真的没必要。”路西说:“他们俩很喜欢你,  我也不会拦着的。”

        谢烛寒沉默了下,  说:“不是孩子的关系。”

        是真的想对少年好,  想靠近少年。

        路西笑了声,没有回应,也没有去买菜了。

        下午接豆包豆糕放学,谢烛寒又出现了,两只看到了,大喊大爸爸,排队的幼儿园小朋友哇哇的叫。

        “豆包,你们两个爸爸都来接你们啦。”

        “我爸爸妈妈一直不来,都是阿姨来。”

        “哇,豆糕你和你大爸爸好像呀。”

        豆包凑过去问:“我呢我呢。”

        “我们是双胞胎,当然一起像了。”豆糕跟咯咯说。

        豆包开心了起来,但看看爸爸。路西看两只左右为难的小模样,拍着两只脑袋,说:“晚饭还没好,可以在楼下小公园玩一会。”

        “哇。”豆包开心起来,扑到大爸爸怀里问:“大爸爸,今天要不要去玩一会鸭。”

        谢烛寒看了眼路西,摸了下豆包脑袋。

        “可以。”

        路西:“我先回去了,半小时后来接你们。”

        谢烛寒蹲下的身立即站起,蹙着眉,“你要回去?”

        “啊爸爸一起来玩嘛。”豆包撒娇。

        路西拍了拍豆包的脑袋,没有答应下,豆包就不撒娇了,拉着大爸爸的手,另一只手拉弟弟,跟爸爸挥手手。

        谢烛寒一带二,望着少年离开的背影。

        到底怎么样做才能靠近少年。

        从这天开始,路西发现谢烛寒真的是阴魂不散,他走哪都能看见谢烛寒,言语上很有分寸,但行为上就是死缠烂打。

        这周五,豆包豆糕放学,幼儿园门口停满了豪车。

        西斯比尔站在人群中特别显眼,那种严肃派头大的外国人,看上去还有点不像好人,旁边接孩子的家长默默离了三米远。

        “哇,豆包豆糕这个是你们爷爷吗?”

        “竟然是个外国人,为什么你们不是鸭。”

        “我不知道鸭。”豆包摇脑袋。

        西斯比尔和路西打招呼,客气询问:“我可以带两个去庄园玩吗?”

        “你们想去吗?”路西问两只。

        豆包又想去又舍不得爸爸,鼓着脸颊迟疑做不出决定。豆糕问:“晚上回来睡吗?”

        “你们喜欢的话可以留宿,或者回家。”西斯比尔摸着豆糕的头发,看向路西,“其实想邀请你去庄园做客。”

        路西想了下,点头答应了。

        秋山的老庄园,傍晚夕阳落下,余晖照应在黑色的建筑上,沉沉暮暮的,走在前面的西斯比尔,高大威严,可在这样环境下,竟让路西觉得西斯比尔也不过是个暮年的老者。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个世界的魔王庄园。”西斯比尔开口了。

        路西知道对方有话要跟他说,没有开口。

        “我的妻子是个人类。”

        路西:吃瓜中。

        “他喜欢什么,我会替他找到,摆在他的面前,但他还是背叛了我,背叛了整个魔族。时空撕裂,我将魔杖交给了他,他用魔杖诅咒了我们的儿子,永远都无法获得幸福。”

        路西:“喜欢什么心脏就会疼?”

        “不仅如此。”西斯比尔看了眼路西,“他会死。”

        路西:……“请问一下,是亲儿子吗?”

        这么狠,他其实想问老魔王怎么了老婆。

        西斯比尔望着黑色的玫瑰花笑了下,像是透过花看向一个人,冷淡说:“他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我给予他无限的荣耀权利财富生命,只是让他放弃他那个未婚妻,他一直试图逃跑,我只好让他诞下魔王。”

        吃瓜人路西从吃瓜状态,听到这儿已经想开始骂了。

        难怪人家下死手。你这强掳民男,男的还是直的有未婚妻,囚禁y,还让男的给你生孩子——他是意外怀了才知道的。

        好家伙。

        “老的是个囚禁法制咖,儿子找替身玩白月光。”路西讽刺了说:“您和谢烛寒不愧是父子。”

        西斯比尔像是没听出来讽刺,望着黑色的花,冷淡说:“谢烛寒不愿意认我做父亲,他喜欢什么我就会毁了什么,那只鹿,那个男孩——”

        “我——”路西咽下脏话,满脸严肃,“你杀人了?”

        “不,我只是送走了那个小男孩。”西斯比尔目光深意的看了眼路西,冷淡的移开目光,继续说:“谢烛寒和你在一起会死的。”

        路西点点头,“我知道,我也没想和他在一起,祝他长长久久。”

        原来西斯比尔找他来是说这个。

        以为拍电视剧吗?豪门婆婆还知道掏出五百万支票呢。

        路西一肚子的火。

        “他甘心为你去死。”西斯比尔笑了下,眼里没什么光,“他爱上了你,魔咒正在啃噬着他的心脏。”

        谢烛寒爱他?

        路西不信。

        西斯比尔没有在说什么,背着手离开了这片花园,风中低低的话语像是吹散开来。

        “……死才能明白……”

        天色黑了,路西不想去屋里,在外面等了许久。

        看到西斯比尔牵着豆包豆糕出来,两只背着小书包,西斯比尔蹲下身,大手摸了摸两只的脑袋。豆糕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了爷爷身上的悲伤还有幸福,他说不上来,便探过身,轻轻亲了下爷爷的脸颊。

        西斯比尔愣了下,而后笑了起来。

        “好孩子,你不是我,也不是谢烛寒,这是好事。”

        “去吧,让你爸爸带你们回家。”

        西斯比尔拍了拍两只的脑袋,豆包飞了个亲吻,哒哒哒跑去找爸爸。豆糕跑了两步,停下脚步又看了下爷爷,爷爷给他挥手,豆糕便去找爸爸了。

        夜幕降临,黑色的轿车内。

        “爸爸,爷爷送了我和弟弟礼物,是一个漂亮的盒子。”豆包从书包里掏出来。那是个亮晶晶闪着五彩光芒的水晶盒子。

        豆糕也打开,是一个黑色雕着复杂花纹的盒子。

        在车子穿过秋山魔界那一刻,远方似乎有巨大的力量波动,冲击着整个汽车飞起,路西紧紧抱着两个孩子,总算安定下。

        回头,透过窗外,远处庄园的地方,天空撕裂开来,什么东西成了灰烬。

        路西大概知道了那是什么。

        -

        市区别墅。

        塞西尔全身上下穿的整整齐齐,就是仆人的装扮,穿在达尔身上是荷尔蒙的吸引,而塞西尔身上却是冷冷清清。

        而坐在飘窗是沐浴着月光的榕清,修长的双腿交叠着,长发散落,漂亮的指尖夹了一支烟,浑身上下,就穿了一件。

        脖颈上戴了一条玫瑰金的链条,锁头是铃铛做的。

        随着他吸烟扬着脖颈,叮叮当当的响着。

        “主人。”塞西尔恭敬的上前。

        榕清微微扬起脖子,示意塞西尔拆掉脖颈的东西。

        这玩意本来是绑在下面的,塞西尔说当项链很漂亮,榕清玩在兴致上,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主人,示意塞西尔给他戴上。

        现在事后,就嫌吵了。

        塞西尔修长的手,认认真真的上前解。榕清吸了口烟,抬着塞西尔下颚,亲了上去,他很喜欢塞西尔工作时的认真。

        下午过度的享乐,让他的身体被塞西尔略微碰一下,就有些感觉。

        榕清从来不会委屈克制自己。

        他们魅魔族做这件事只会受益,没有伤身的说法。

        他都不知道小弟为什么会四年没有碰过男人一下。

        以至于每年春天,魅魔族在这个时候总是很敏感,但他的宝贝弟弟,简直不像是魅魔。克制的太奇怪了。

        榕清将交叠的双腿打开,脑袋里想着小弟的事情,看来小弟不喜欢达尔,族人那么多,总能选几个合适的。

        塞西尔已经跪下,看出主人的不专心,口舌微微滑动。

        “可以了,进来。”

        “遵命主人。”

        但这时候宝贝弟弟的专属电话响起了。榕清接起电话,“什么?好,我过去——塞西尔,住口。”

        “主人不想快点出门吗?”塞西尔吐出嘴里的东西一本正经说。

        榕清后仰,嘴上说:“我怎么会快。”眼神却示意塞西尔快点。

        塞西尔眼底含着笑意,主人太可爱了。

        榕清和塞西尔收拾的体面赶到,谢烛寒早到了。两只包包还懵懵懂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豆糕略微察觉到了,但也不清楚,他摸着爷爷送的礼物——黑色的盒子,小脸绷的紧紧的。

        不管西斯比尔是什么样的人,他对豆包和豆糕是真的喜爱。

        两个小朋友能感受到。

        路西不知道怎么和谢烛寒说,张了张口,最后只能实事求是形容了遍。

        “……车子出来,刚出了结界,天空像撕裂开了。”

        谢烛寒望着庄园的方向,魔力感应了下。

        那里一片干净,没有了结界、没有了庄园,就是魔力也随着山里的风一吹就散开,用不了多久,这里干净的像是没有人住过。谁都不会知道,这里曾经住了一个外来的客人。

        一位魔王。

        “他走了。”谢烛寒脸上没什么悲喜,说:“我送你回去。”

        路西沉默:“……”他大哥到了。

        谢烛寒看到榕清的车子,深深看了眼路西,不再说话,坐上了车,去了山顶。

        -

        “西斯比尔死了。”榕清说的很肯定。

        时空撕裂,他们全族流落在这个世界,不是没有过长老族人想打开时空,重新回去,但全都失败,死亡结束。

        “也不一定,万一是回去了,好歹是个魔王。”路西说。

        真没想到下午还和他说话,他还讽刺西斯比尔渣男,结果半小时不到,对方死了。一时心里真的不知道说什么。

        榕清揉了把弟弟脑袋,“想什么那么简单,已经百年了,没有魔王权杖的老魔王,用魔力制造了一栋庄园可以很简单,但撕裂一个时空,除非当时的诸神魔混战,魔杖在手。”

        当时之所以不怕老魔王也是有道理的。

        西斯比尔死定了。但他还是尝试着撕裂时空回去。

        “真没见过这样找死的。”榕清轻喃了句,想起了父母。他的父母也想回去,但失败了。弟弟就是在那次和他走散了。

        所以之后榕清就留下来,停止了回去的心。在最艰难的时候,他没有弟弟,族人死伤惨重,依附于他,带领族人走向光明生存下去的重任,全在十六岁的榕清身上。

        他的艰难时候,塞西尔都在,后来榕清十八岁就标记了塞西尔成为他的魅奴。

        塞西尔不仅仅是他的魅奴。

        但他的弟弟还不快乐。

        “有时候别想太多,怎么样开心就怎么样来,遵循自己的身体。”榕清身为大哥教弟弟道理,“我们魅魔天生享乐主义,惹你烦心的人,放弃、无视、打压报复,都可以的。”

        路西:“……哥,我挺快乐的。”

        “你在纠结。”榕清拍拍弟弟脑袋,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柔和的说:“你对那个新魔王要是不知道怎么处理决定,那就回归最简单的。”

        “什么?”

        榕清微微一笑,“不谈人类这些虚无缥缈的爱情,身体快乐就可以了。那个新魔王看着身材不错,可以调-教,调-教。”

        路西:……

        哥哥拜拜,哥哥再见。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09354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