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谢烛寒想开口说些什么,  对上少年一双冷静的眼,什么都没说出口,消失不见了。出现在庄园书房那一刻,  捂着心脏跌倒在地。

        魔力压制不住,恢复成了本来的样貌。

        越是想少年,  心脏越是疼。

        要炸开了。

        可他控制不住。

        脑中少年的身影、眼神,与四年前的交替,又与十四年前的小男孩交替,还有他最初的伙伴——那只小鹿。

        他们都离他而去,  都消失了。

        四年前少年的离开,  心脏微微麻痹,  他以为自己可以忍受,要是少年再留下来了,那个人会回来,  就如过去那只鹿、那个男孩一样,  少年的下场——

        可现在思念疯长。

        -

        半夜家里有响动。

        路西下午睡过,夜里有点失眠,  睡的轻,  听见响动,穿了睡袍悄悄打开门,  客房达尔也出来了。

        两人对视了眼,都听到客厅有脚步声。

        “主人别怕,  有我在。”达尔口型小声说。

        路西本来担心,但一看到达尔的大胸肌,以及以前达尔一打四无敌手的状态,  默默后退两步不添乱了。达尔去了客厅,  砰的一声。

        像是花瓶倒地了。

        “主人您没事吧?”

        “塞西尔大人!”

        灯火通明。

        客厅里的沙发上,  男人年纪看不出来,年轻漂亮,灯光照耀下,皮肤莹莹白润,闪着细腻的光泽,墨色的长发松松垮垮随手绑着,穿了件宽松的白衬衫,露出锁骨,锁骨上斑驳的红痕,引人入目,一直到了衬衫下。

        随意歪歪的靠着沙发,像极了从油画里走出来的尊贵诱惑美人。

        这是路西的哥哥,也是现今魅魔族的家主——榕清。

        榕清是魅魔族的顶级,漂亮、致命的诱惑、尊贵,一举一动风情万种,雪白的皮肤,殷红的唇,水光潋滟的眼,但又是高不可攀雪山顶尖的花。

        “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路西问。

        榕清看了眼塞西尔,不需要言语吩咐,被打上标记是榕清魅奴的塞西尔,便知道主人的吩咐,听命单手将达尔拎着回房,留给空间与主人和少爷。

        告退时,塞西尔还是一如既往的恪守风度。

        “你说豆包豆糕丢了,谁动了我宝贝弟弟的孩子,我自然要回来看看了。”榕清说话声音很好听,丝丝的清丽带着几分迷惑。

        路西想到谢烛寒父子,坐在沙发上,问:“哥,百年前,除了魅魔族流落在这个世界,还有别的族吗?”

        “你知道什么了?”榕清挑了眼看过去,修长洁白的手指摸了摸弟弟的脑袋,漂亮的眼微微眯了下,“不管是谁,动我的宝贝弟弟,都要付出代价的。”

        外人都以为魅魔族天-性-淫-乱,他们的天赋是漂亮的皮囊,极致的诱惑,他们没有什么贞操观念,但也从不强迫别人——如果你能顶得住魅魔的诱惑的话。

        可也不是人人都可,魅魔只是随心所欲的让自己快乐。

        在那个世界,普通人类既惧怕魅魔又怀有贪-欲。而其他魔族种类,有的嗤之以鼻轻视魅魔,有的会被魅魔迷惑吸干了魔力。

        却都知道一点,那就是别轻易惹怒魅魔。

        虽然今时不同往日,世界不一样了,魅魔一族融入了人类科技世界,他们有的是律师、政界大佬、巨星、科学家等等身份,但骨子里的东西不会变。

        记仇、守旧,臣服整个王族。

        “是魔族,魔王。”路西说。

        榕清听完没有诧异,凝思了下,路西正想说也没多大的事情,他们魅魔族听上去好像还要臣服魔王——

        “西斯比尔?”榕清拍了拍弟弟的脑袋,微微一笑,红唇吐露的话却没有面上那么漂亮和善,“我的宝贝弟弟不用怕什么而委屈自己,这个世界,要不了他的性命,给一些麻烦总是可以的。”

        路西:……

        “哥,其实不用。”路西将自己和谢烛寒的事情也说了,怕少说一段,他大哥不清楚,万一干架干的严重了怎么办。

        魅魔族的发展和根都留在西方。

        路西怕大哥吃亏。

        结果榕清一听,骗了他宝贝弟弟的男人就是那个小魔王,面上不显,说:“不用担心,我有分寸。”

        “你还喜欢那个小魔王吗?”

        路西:“不喜欢了。”

        榕清看了眼弟弟。

        路西:“是真的。”

        塞西尔已经打扫好了客房,将东西都换上了主人喜欢的丝绸,邀请主人入住。路西本想说主卧让给大哥住,结果看到塞西尔的布置,以及大哥当着他的面,懒洋洋的伸着手,塞西尔帮大哥解扣子。

        “塞西尔,用嘴。”榕清性-致来了。

        “遵命,我的主人。”

        路西脸烧的通红,溜了溜了,大哥真的很牛批的。

        在大哥这儿,明明大家都是零,但大哥气势像是一个一。

        有点点涩情。

        一墙之隔,好在隔音是真的很好。主卧没有半点声音,但路西可能受到了一些影响,脸红红的躺在被窝睡不着,然后想起了自己。

        和谢烛寒第一次发生关系,他的胆子也很大,最初也像一个一,最后□□的哼唧唧哭。谢烛寒大归大,但是没什么技巧,即便这样,他还能被那什么哭,真是给大哥丢脸了。唉。路西想,他要是再找个男人,一定好好像大哥学习!

        第二天一大早,豆包豆糕起床看到伯伯来了,惊的眼睛圆圆的。

        豆包高兴的飞扑,“伯伯豆包好想你啊。”

        豆糕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伯伯。

        榕清一头长发倾泄肩膀,穿了件真丝睡袍,脸上表情慵懒惬意,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是斑驳的红痕,塞西尔昨晚干的。

        他要求的。

        他有时候喜欢凶猛点的。

        “让伯伯好好看看豆包豆糕。”

        “伯伯怎么来啦?我们和爸爸说好今年陪伯伯过年的。”

        榕清搂着两个小宝贝,左右亲了口,说:“伯伯回来陪你们过年好不好?”

        两只当然开心啦,黏在伯伯身边都不愿意离开。

        吃早饭也要靠着伯伯坐。

        “今天休息一天,不上课。先乖乖坐好吃饭。”小路爸爸发话了。

        豆包豆糕太快乐了,立刻乖乖吃饭。

        两只昨天受了些惊吓,路西本来也想让两个休息下。吃过早饭给幼儿园打了电话,给两只请了两天的假。

        马上到周末,等于说豆包豆糕四天可以不用去上学。

        两只平时也没有厌学情绪,很喜欢上幼儿园,但现在伯伯来了,当然是快乐的玩耍啊。

        榕清的势力大多在国外,国内更多的是置办了房产,是个富商形象。

        “哥,就住一起,我住客房,你和塞西尔搬到主卧就好了。”路西听大哥要搬出去住,有点舍不得。

        榕清说:“我又不是天天睡塞西尔,不和他住一起。”

        路西:……他看了眼塞西尔。

        塞西尔是很清俊的混血长相,斯文有礼,听到大哥的话脸上并没有什么伤心的表情,依旧微笑着,像极了一位体贴客气的管家。

        但路西曾经看到过,塞西尔对大哥十分迷恋的眼神——虽然是在那什么的时候。他无意撞见的,大哥看到他,一脚踩在了塞西尔肩膀上,让塞西尔滚远点。

        塞西尔永远不会对大哥生气,也绝不会背叛大哥。

        两人的感情要单说爱情好像不是,比爱情更复杂。

        但路西离开后没有看到,塞西尔虔诚迷恋的吻着榕清的脚背,榕清享受的脖颈修长后仰,发布命令,让塞西尔吻遍他的全身。

        “好吧。”路西无话可说。大哥嫌他这里小。

        距离枫林公馆二十分钟车程的别墅区,闹中取静的好地方。当初榕清给弟弟安排的临栋,但小路爸爸这不是想一家三口住别墅太大了,还要请阿姨、园丁、泳池也要清理打扫,便选了枫林公馆。

        别墅是大别墅,前有喷泉,后有泳池、花园。

        两只之前和爸爸在国外住的地方就很大,豆糕开着儿童小汽车带着哥哥到处跑圈,在这里的车库,几辆豪车旁一次停靠着各类的儿童车。

        有小汽车、三轮车、小摩托。

        两只获得了爸爸的准许,就骑着小三轮在院子里玩了。

        枫林公馆路西家,谢烛寒扑了个空。感应到了两只所在,直奔别墅。

        别墅大门停了辆黑色轿车。

        塞西尔进来道:“主人,西斯比尔先生到了。”

        “西西和两个呢?”

        “少爷和两位小少爷在后花园玩。”塞西尔回复后,又说:“我派达尔去照顾了。”

        榕清点头,从沙发上懒洋洋的站起来,笑容漫不经心,“我亲自去接待,毕竟是上一任的魔王大人。”可眼里也没见多少尊重。

        塞西尔恭敬守护在主人的身侧,寸步不离。

        哪怕是在魔界,哪怕不敌魔王,他也会誓死保护主人的。

        路西完全不知道前面客厅,昨天那位冷冰冰严肃的老魔王正在和他哥周旋谈判,也不知道没有五分钟谢烛寒也赶到了。

        整个客厅形成了奇怪的对峙。

        榕清勾起了笑,有意思了,本来以为要一打二,但没想到这对父子并不对付,而且这个新任魔王十分的迷恋小弟。

        于是没打起来。

        西斯比尔坐在沙发上,脸色严肃,未发一词,不知道想什么。

        “我的错。”谢烛寒说道:“路西呢?我想见见他。”

        榕清往沙发一靠,睁眼说瞎话,“弟弟和两个孩子并未在这里。他的感情生活我不会插手,一切尊重他,包括两个孩子是否愿意承认你们是爷爷爸爸,这些都跟我没关系,但如果有人要伤害西西,哪怕尽我全族之力,也会让两位魔王看看,魅魔族的力量。”

        “很好。”西斯比尔点头,然后消失在客厅。

        谢烛寒目光看向后院,透过隔层的墙看到了少年和孩子们在玩闹。

        瞬息收回了目光,站起来,向榕清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中午吃过饭,豆包豆糕困了睡午觉。

        榕清招手让弟弟过来,将早上找上门的事说了。

        “没想到你会喜欢这样的人。”

        路西矢口否认:“我没有别瞎说。”

        “看起来硬邦邦的死直男,在床上没有什么技巧吧?”榕清武力值不行,但在这方便是个大哥,十分心疼小弟曾经受过的委屈,说:“你别看达尔看起来憨厚老实,魅奴床上手册可是塞西尔调-教出来的。弟弟,我们是魅魔,不用在这方面害羞,释放天性及时行乐才是我们该做的。”

        路西:……

        “你生下豆包豆糕这都四年了,还没做过?不憋的难受吗?”榕清很不理解,他走哪都要带着塞西尔,之前说的没错,他是不会和塞西尔同睡一间房,整天在床上做有什么意思。

        搬到这个别墅,角角落落等着开发呢。

        “你要是不喜欢达尔那种类型,哥哥给你找几个像谢烛寒的?”

        路西:???

        怎么现在他还要找谢烛寒的替身了???

        还有几个是什么意思???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0935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