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晋江市进十一月开始降温。

        路西以前觉得自己是个不爱搞派对热闹的人,  后来从养父母家里跑出来,就喜欢上了热闹。和朋友、队友一起嗨,唱歌跳舞说些废话,  和大哥冬日里去滑雪、晒太阳、烤肉派对,给豆包豆糕买婴儿服逛街,  满月酒、百日宴等等。

        各种的他都喜欢。

        可能不喜欢的是被养父母打包的乖巧漂亮,  去上流派对,  规规整整,不能调皮不能捣蛋,不可以没礼貌,逢人都要叫,  在养父母介绍他是在华国收养的孤儿,  收获一大众贵妇怜悯同情的目光时,要微笑。

        要感恩的听这些人对他说你的养父母真是善心等等。

        后来,  自己玩就很香。

        路西兴致勃勃的策划生日派对,  豆包豆糕两只趴在客厅的地毯上出谋划策。

        “气球,爸爸气球可以小鲸鱼的吗?”豆包喜欢这个。

        喜欢的东西放在爸爸的生日派对上。

        “可以,那小鲸鱼气球挂在树上。”路西接纳儿子的心意。

        豆糕说:“爸爸,  可以玩拼图吗?”

        “我想想,可以搞个拼图比赛——”路西一合掌,捏豆糕脸颊,  “有想法,  我们可以比赛组装机器人大赛。”

        豆糕立即兴奋,眼睛都亮了。

        “那主人,  我可以穿男仆装吗?我想提早过去布置准备。”达尔也提出了小小要求。

        路西:“……行。”

        达尔笑的一口白牙。

        “主人太棒了。”

        于是所有人都期待路西的生日派对。

        晋江市郊区山上就有温泉度假庄园。

        路西包了一栋别墅,  后院有温泉池子还有地方烧烤。达尔提前一天过去布置场地,  豆包豆糕闹着也要一起帮爸爸布置。慈父感动,  大手一挥,请假,全家出动。

        郊区温泉度假山庄。

        “爸爸爸爸你去休息。”豆包小大人的挥爪爪。

        小路心里一动,知道这两只要给他惊喜,便一脸慈祥笑容,拍拍两只脑袋,美滋滋说:“好,那我去睡会,你们俩就在院子玩,有事叫达尔叔叔。”

        院子门关着,两包就在后院,达尔也在。

        路西很放心,就等着惊喜了。

        施施然的上楼玩手机休息。

        达尔穿着男仆装,哼着歌曲,心情很好的爬上爬下挂气球,布置。豆包豆糕看了眼达尔叔叔,爸爸也上楼了,豆包大声说:“达尔叔叔我们去屋里面啦。”

        “好的。”

        豆包牵着弟弟哒哒哒的跑。

        两人进了别墅一楼,找了个没人的房间,豆包仰着圆圆的肉脸,对着窗户小声喊:“谢叔叔?叔叔你在没在呀?”

        豆糕没吭声,只是同款仰着小脸。

        叫了好一会,那个人也没出现。豆包肉脸有点点失落,说:“没有鸭。”

        “没关系的。”豆糕安慰哥哥。

        谢烛寒出现了好一会,看着两只撅着屁-股趴在窗户边上。

        “什么事?”他出声。

        “咦,怎么有谢叔叔的声音。”豆糕立马精神起来。

        豆糕已经回头了,拉了拉哥哥的袖子。

        谢烛寒就跟大反派一样,站在后面,居高临下问:“找我什么事?”

        两只一点都没受谢烛寒冷冰冰的影响。豆包高兴说:“爸爸明天生日,叔叔你可不可以帮我们一个忙?”

        谢烛寒当然知道少年生日。

        路西十九岁的生日是他布置的。后来没多久,少年就走了。

        整个庄园又是空空荡荡的。

        谢烛寒有些出神,豆包数着肉肉的指头,“……我们想给爸爸惊喜,我和弟弟有零花钱,我们自己画了卡片,想买点什么。”

        “想买什么?”谢烛寒低头问。

        豆包豆糕一下子难为起来。

        “不知道鸭。”

        两只平时就在幼儿园,上下学定点接送,压根没有自己时间去‘买惊喜’。可两只包觉得画卡片不能表达出对爸爸所有的爱,他们超级爱爸爸。在幼儿园问过小伙伴啦,小伙伴说生日爸爸妈妈给他们买芭比娃娃,送他们去游乐园,有巧克力,新裙子,新玩具等等。

        光是卡片不够的!

        豆包摸着自己的小背包,高高兴兴的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一只粉色的小猪。

        “我有钱鸭。弟弟也有小猪。”

        豆糕拉开拉链。

        两只一人一只粉色小猪。

        “叔叔,拜托拜托,可以带我们去看看吗?”豆包卖萌撒娇。

        谢烛寒凝思了两秒,一挥手抱着两只消失在原地。

        商场。

        豆糕豆包不让叔叔抱,嘀嘀咕咕开始商量给爸爸送什么礼物。

        玩具、巧克力、糖果、小火车都是他们喜欢的。

        “爸爸喜欢吃蛋糕。”豆包叮的眼睛亮了。

        豆糕:“达尔叔叔已经做了。”

        豆包叹气气。

        谢烛寒看了两只一眼,面上淡漠,“跟我走。”

        两只包包互相看看,吧嗒吧嗒跟上。

        时装表店。

        灯光打的玻璃柜亮晶晶的,一只只手表在托架上,看上去闪着‘有钱’、‘奢侈’的光芒。

        柜姐一看到高大男人带着一对双胞胎进来,尽管男人身上的衣服看不出牌子,但常年的奢侈品专柜站台,早已练出一双火眼。

        男人气质不俗,两个小孩更是大方可爱。

        “欢迎光临,您好,想看点什么?”柜姐前来招呼。

        豆包说:“我们要给爸爸买礼物。”

        原来是一家四口啊。柜姐把目光移到能做主的高大男人身上,微笑说:“是给您先生看礼物吗?想选个什么样的?”

        谢烛寒本来没什么表情,听闻目光扫了过去。

        柜姐被看的忐忑,她说错话了吗?

        同-性婚姻法颁布已经五年了。另一半生日,带孩子出来买礼物给对方惊喜,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尤其还是有钱高富帅。柜姐恰了颗柠檬。

        “问他们。”谢烛寒收回了目光,默认了专柜导购的话。

        豆包豆糕被忽视,也没有不开心,等姐姐看他们,豆包说:“我可以看看吗?”

        “可以。”柜姐微笑。反正最后是你爸爸掏钱。

        豆包豆糕个子矮看不到玻璃柜台里面。

        柜姐见状说:“要不要抱起来你们看?”

        “过来。”谢烛寒道。

        豆包飞快扑过去,拉着弟弟的手。

        谢烛寒一抱二,玻璃柜下亮晶晶的,豆包挑花了眼,豆糕指着一款问咯咯。

        豆包看了下,奶声奶气说:“不是很亮晶晶鸭。”

        “好看。”豆糕喜欢简洁的,不过想了下,点点头,“听咯咯的。”

        豆包说:“选一个我们都喜欢的。”

        柜姐在旁听着,微笑恭维说:“先生,您两个孩子太乖巧了。”

        谢烛寒看了眼怀里两只,没有说什么。豆包耳朵红红的,装作专心看手表,心里想,啊那个漂亮姐姐知道我们是叔叔的孩子了吗?豆糕小酷脸表情淡定。

        两只彼此互相谦让,最后选中了一只。

        简约中带着碎钻亮晶晶的漂亮。

        “漂亮姐姐,就要这个啦。”豆包小大人点头,想着爸爸的购买流程,似模似样说:“多少钱鸭?”

        柜姐逗乐了,就当陪小朋友玩,说:“两万三千块。”又看背后小孩的父亲,“请问怎么付款?”

        豆包凑过去问弟弟。

        “两万三是多少鸭?我们够不够鸭?”

        豆糕小酷脸把背包拉开,掏出小猪,放在玻璃上。

        “结账。”

        柜姐忍不住笑,又看向这位父亲。

        谢烛寒点点头。

        “还有我的漂亮姐姐。”豆包把自己的小猪猪也掏了出来。

        柜姐想着这是小孩心意,不够的还得他们父亲补,便也不嫌麻烦,有钱人的教育方式嘛。一边拆开小猪存钱罐的地步塞子,一边说:“两位小朋友太可爱了,豆包是老大应该是像爸爸,豆糕很像先生您。”

        男男结婚怎么可能会生小孩。一般都是单身,或者领养,像这样的有钱人士还有别的办法。这对双胞胎一看就和高大父亲很像。

        “像我吗?”谢烛寒微微怔了下。

        “是啊。两个小朋友五官和您很像,可能性格像另一位爸爸吧。”柜姐说着手里的钱掏出来然后愣住了。

        她能认出的有美元,还有别的国家纸币,里面硬硬的,像是卡。

        “这个——?”

        豆包急巴巴:“不够吗?”

        “里面有卡,伯伯给的,你拿那个。”豆糕淡定,“砸了小猪取。”

        柜姐看向大人:“您的意思呢?”

        “听他们的。”谢烛寒道。

        柜姐便将存钱罐抱下去敲开,她看出这一家四口有钱了,小朋友才多大,里面塞得纸币都是一大笔,没想到还有银-行-卡。

        “有钱人家真宠孩子。”柜姐羡慕说。

        “就几张美元,我手里的大客户更有钱,人家小孩都一身品牌,那两个小孩穿的很普通,没什么吧,值得你们这么夸。”另一个柜姐说。

        抱存钱罐的瞥了眼对方,心想你傲个什么劲儿,你大客户再有钱又不是你有钱。

        没跟老员工掰扯。

        ‘咔’存钱罐裂开。

        叮的一声,银-行-卡掉落。

        一张黑色的卡。

        刚傲的柜姐目瞪口呆,“竟然是黑卡。”

        全球限量发行的黑卡,没有额度上限。在国内的顶级奢侈品区都是享受v服务的。她们工作了好几年,工龄最长的就是傲的不行的,手里有许多大客户,每个月消费有四五十万,但也没见过黑卡。

        现在这张卡片在一对上幼儿园的小朋友手里。

        震惊全专柜。

        柜姐刷完卡,送还时都是小心翼翼。

        要不是这两个还喝奶年纪,真的很难不心动。

        “谢谢姐姐。”豆包高兴拎着小袋子。豆糕将卡片和钱装进书包里。

        谢烛寒带着两只出去。后面几位柜姐不由感叹:“第一次见这么小的富二代,很心动。”

        “以前也不是没见过富二代,但刷黑卡的还是第一次,不知道上哪个幼儿园。”

        “听豆糕说是伯伯送的,我还挺喜欢伯伯的。”

        “你那是喜欢伯伯?你是喜欢伯伯送的卡。”

        “问题来了,伯伯在哪?”

        两只豆包买了礼物,为了感谢谢叔叔的帮忙,豆包舔着嘴巴说:“叔叔你想吃冰淇淋吗?我们请你呀。”

        “不想吃。”谢烛寒不爱吃甜食。

        豆包啊的可怜兮兮一张包子脸。豆糕说:“有不甜的。”

        谢烛寒:“……走吧。”

        于是豆包豆糕吃到了冰淇淋。

        今天真是开心的一天。

        谢烛寒握着一支海盐味的——豆糕同款。

        在外头吃完了冰淇淋,谢烛寒带两只回去。

        “叔叔,下次我还请你吃冰淇淋。”

        谢烛寒低头看了眼两只,软软的,肉呼呼的,大眼睛是不舍,和少年一样,窝在他的怀里,会说些口是心非的话,他一眼看出来了。

        不是想吃冰淇淋,是想见他。

        不是想有生日浪漫,是想知道自己重不重视他。

        “可以。”

        谢烛寒点点头。

        四年前和少年的回忆频频出现,记忆深刻,越来越清晰了。

        少年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能跳出来扰乱他的思绪。

        “叔叔拜拜。”

        “拜拜。”

        豆包豆糕挥手。

        谢烛寒身影消失,出现在了二楼卧室。路西躺在床上玩手机,玩了一会觉得有点奇怪,有一道目光盯着他,不由放下手机看了过去。

        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空气中,谢烛寒与少年的目光不期而遇。

        明明知道少年看不到他,却没来由的心跳慢了一拍。

        “不会不干净吧?”

        路西作为一个从小接受科学教育的人,之前是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但自从他成了魅魔,虽然说只是万人迷光环,还没开掘没别的魔力,但那也是魔。

        不会有鬼大佬迷上他了吧?!

        从拍小男狐那时候就不对劲,有时候冷飕飕的,还有视-奸他的目光。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他可是魅魔。

        路西脑补完,对着空气喊话:“鬼,你在吗?鬼。我知道我很帅,但人鬼殊途,你要是实在寂寞难耐,我给你烧个纸人,你是要男的女的?哦哦,时不时偷偷看我,那给你扎个帅哥。”

        隐身的谢烛寒:……

        嘴角不由带着淡淡笑意。

        少年和过去没什么变化。

        调皮捣蛋,性格跳脱。

        “不过你要是长得特别帅,也不是不能网恋,呃,阴阳恋?”路西瞎扯一通。

        谢烛寒嘴角的笑容没有了。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07998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