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谢烛寒回去了。

        他的心脏出了问题。

        看到路西会疼。

        -

        连轴拍了一周,  夜戏加班加点的,周五回去倒头就睡。路西也忘了问两包子和万人迷小姑娘怎么样了。

        “爸爸好累哦。”

        “爸爸好辛苦呀。”

        豆包豆糕躺在爸爸两侧,小身体肉呼呼的,  往上挪,然后吧唧两声,  一只亲一侧脸颊。路西搂着儿子,  迷迷糊糊的说:“乖,  睡觉觉,明天爸爸不工作,陪你们玩一天。”

        “爸爸,我爱你呀。”豆包小声说。

        豆糕趴在爸爸怀里,  又亲了口爸爸。

        他也爱爸爸。

        慈父虽困但美滋滋。路西嗯了声,  “爸爸也爱你们。”实在是困得睁不开眼,伸手凭感觉给两只掖好被子,  睡着了。

        两只睡不着。他们今天坐飞机睡了会觉觉。

        被窝暖烘烘的,  都是爸爸的味道。

        没一会不困的两只包包也睡着了,被子被蹬到了肚肚上。已经回去的谢烛寒出现在房间床边,凝视了三人许久,  伸手盖好了被子,豆糕睁开眼,眼里还带着睡意,  迷迷糊糊的。

        好像看到了那个人弯腰偷偷亲爸爸。

        谢烛寒直起腰,  与豆糕对视了眼,摸了摸豆糕的头发,  消失在房间了。

        豆糕清醒了。

        那个人真的出现了。

        还在偷偷亲爸爸。

        第二天路西起晚了,  赶了周内的戏份,  周六空出一天,  本来计划陪儿子逛逛的,结果太困睁眼就九点半了。

        这一觉睡得很香。

        他洗漱穿衣,两只坐在客厅沙发上看动画片。

        豆包豆糕是每天上幼儿园,早习惯早起,到点吃早饭。

        “爸爸早上好。”

        “早上好,看什么呢?”路西看了眼电视,是玩具总动员。

        达尔热了早餐,路西道过谢坐下吃饭。

        一瞥眼,就发现沙发上两只紧挨着坐着,豆包趴在豆糕肩膀,一颗大脑袋贴着豆糕的耳朵根,嘀嘀咕咕说什么,一脸高高兴兴,时不时还看看他。

        路西???

        怎么了。

        豆糕点点自己脑门,“亲亲,这里。”又嘘了声,“秘密。”

        豆包便高高兴兴坐好,兴致勃勃看起动画片。

        等路西吃完早饭,精力充沛,开始关心两只一周的学校生活,主要是很好奇万人迷小姑娘,问:“怎么样?糖送出去了没?还生你们气了吗?”

        “糖没有送,不过爸爸,他不生气啦。”豆包兴冲冲跟爸爸分享。

        路西:这万人迷小姑娘还挺大方的。

        “那你们就好好做朋友。还看动画片吗?还是爸爸带你们去游乐场玩玩?”

        豆包小身子靠着爸爸,抬头问:“爸爸累吗?”

        “睡饱了不累了。”路爸爸不愧是个爹,豆包小模样还有什么不懂,抱着两儿子,说:“走吧,一起去游乐场玩。”

        达尔换好了衣服,背了个运动背包。

        看着很像一家四口,尤其里面装了两个孩子要用的东西。

        “主人——”

        路西看到有几个情侣看他们了,瞪达尔。达尔无辜老实的看主人。

        算了,赶紧的。

        达尔买了票,刷卡进园,高兴说:“主人,要喝水吗?”

        背包侧兜放着保温壶。

        “不用了。”路西问两只包包,“玩哪个项目?”

        路西有点恐高,每次带两只来游乐场都很高兴,两只能玩的他也能玩!还是光明正大玩,不会被歧视——那么大个小伙子还玩儿这个?!

        兴冲冲的玩了两个项目。

        达尔跟前跟后,打开水壶倒着热水,递到主人手里,说:“渴了吧?喝点热水,我去排队,你休息会再过来。”

        “你看看人家男朋友,你再看看你。”

        休息椅子上年轻女孩嘟囔抱怨男友,男友恶狠狠看过去,然后默默收回目光。打不过。

        达尔露出了一口白牙,他长得帅气,还是混血,身材高大,肌肉结实,笑起来老实憨厚,但那是对主人,对外人不吝啬他的拳头。

        一进游乐场大家都看他,又看主人,达尔已经听到好几位悄悄说他们一家四口很幸福了,达尔很开心,游乐场真好玩。

        路西:……就很头秃。

        得找时间和达尔好好聊聊。

        达尔喜欢的是魅族小王子,而他刚好是魅族小王子而已。

        出来玩要开心,不扫兴。

        于是一天玩的都很高兴,达尔暗搓搓的享受到了路人的注视和误会他和主人在一起。两只包包也玩的很快乐,爸爸陪他们了一整天。

        路西更是玩嗨了。

        “回家前再坐一遍小火车!”

        “好啊。”达尔很积极。

        路西抱着豆包豆糕上车,看到达尔在和工作人员说什么,很快达尔进入车里,工作人员手里拿着达尔的手机。

        知道达尔说什么了。

        小火车一排只能坐两人,于是路西和达尔身边一人一只包子。

        哐哧哐哧呜呜呜。

        火车开动。

        “小火车到站啦小火车到站啦。”

        工作人员将手机递过去,达尔检查了下,笑的憨憨的,然后将照片设定了手机背景和桌面。

        回头还要打印出来,放在家里。达尔心想。

        周末结束。

        豆包和豆糕要回去上学。

        “下周就不用来啦,爸爸工作结束了。”路西亲着两只脸颊。

        “好耶。”豆包很快乐挥爪爪。

        接下来一周拍摄进入了尾声,十分的顺利,预定计划中《小男狐》杀青结束。这一个多月以来,为了省钱,租的场地紧赶慢赶的拍摄,有时候夜戏通宵。

        终于结束了,小孙和男二还挺不舍的。

        胡导是小导演,这样穷逼剧组见的多了,感叹只有年轻没成名时演员能这么造,但凡有点名气的也不会接这样的剧。

        西总听了不开心,看胡导。

        胡导:“哈哈哈哈哈哈给咱们投资人金主爸爸路总鼓掌,路总有名气,路总可是上过热搜的男一。”

        大家呱唧呱唧拍成熊爪子。

        路总一上头,“今晚吃饭唱歌由路公子买单。”

        “好啊!!!”

        呱唧呱唧拍的更响亮了。

        吃饭唱歌瞎聊,剧组整体氛围年轻,不搞那些敬酒的客套。但也有真心想和路哥喝一个的。男二端着酒杯,说:“哥,碰一个,谢谢你过去一个月替我打下的金豆。”

        “今天高兴,就不喝奶了。”路西把奶杯换成了啤酒杯,碰了下,喝了几口。

        意思意思。

        大家没起哄逼喝光的意思。谁让路总是金主爸爸!

        热热闹闹的到了半夜两点。路西喝的少,但架不住一口又一口,零零散散也喝了一瓶多。他酒量浅,两瓶倒的量,一瓶半属于身体飘的,脑子还有几分清醒。

        皮特接人上车,开回酒店。

        “你别管我,我自己洗。”路西走的麻花步。

        皮特扶人还被打开,“你行不行啊?”

        “男人不能说不行,扣你钱。”

        “行行行,路总最行。”小皮送人到了主卧,关门说:“要是不行,叫我。”

        路总给小皮一个潇洒背影,砰的主卧门关上。

        晃晃悠悠进了浴室。

        浴室水流哗啦啦作响。

        路西坐在凳子上冲澡,冲一会发会呆,然后哼唧唧开始唱歌。

        “我是一只小跳蛙,跳到蓝色大西洋……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湿漉漉的脑袋也没擦,套了件宽大的睡衣出来吧唧趴在床上,嘴里还啦啦啦。

        谢烛寒出现房间,没想到入眼的是一双腿。

        主人的晃动,宽大的t恤往上跑,露出弧度。

        小醉鬼嘴里哼哼唧唧,像是撒娇。

        「谢叔叔为我们的爱情干杯。」

        「不要喝酒。」

        「我成年啦,干!」

        「谢叔叔我头好晕,你为什么在晃。」

        「谢烛寒你不要动,站在那,我要亲你了!」

        “不动。”

        谢烛寒低声说出口,才想起那都是过去。床上的路西闭着眼,发尖滴着水。

        手掌拂过,湿漉漉的头发,蓬松干燥,软软的触感。谢烛寒的手指轻轻滑过路西的脸颊,因为喝醉洗过澡,皮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此时半趴着,嘴巴微微嘟起,舌尖舔了舔唇。

        “渴。”

        谢烛寒喉头滚了滚,有些热了。

        「……老公,好涨,慢点。」

        少年喝醉酒,一身嫣红的窝在他的怀里肆意乱来。

        回忆与现实重合。

        谢烛寒着魔的低下头。

        与记忆中的一样。

        路西半真半假间像是看到了谢烛寒的脸。

        竟然还敢亲他?

        狠狠地咬了口。

        嗯,不见了,继续睡。

        半夜路西口干舌燥起床倒水,想到那个梦。

        他怎么可能做梦梦到谢烛寒?

        还咬了口。

        路西看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唇,恍惚间触感很真实,还有谢烛寒的味道,是冷冽深厚万年积雪的味道,搞不清到底是做梦还是真的。

        早上吃早饭。

        “皮特,昨晚我睡着后有人进来吗?”

        “都大半夜了,没人,怎么了?”

        难道真的是做梦。

        路西总觉得怪怪的,渣男的味道他记仇能记一辈子。

        “没什么。”

        回到晋江市休息了两天,转眼到了十一月六号。

        在国外一个多月的简淮打来电话,“我明天下飞机,巧克力我给你送过去,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戏拍完了吗?”

        “刚杀青两天。巧克力不着急,你长途飞行休息两天再说吧。”他家儿子已经和大度万人迷小姑娘重修旧好了。小路爸爸不着急。

        简淮那头好像很忙,和助手说了几句,路西只听到‘解约’什么。

        “好,我处理完手上事情再去找你。”

        “你生日快到了,阔别四年,今年生日可以一起过吗?”简淮在电话里没忍住,他想给路西惊喜,又怕关系没到这个地步,去了人没在家。

        路西:“可以啊,天气冷了,我打算去泡温泉,两天一晚。”

        放松嘛。

        “到时候我地址发你,直接过去。”

        简淮握着电话,应了声好。

        阔别一个月,他想好了,选个合适的时间表白。

        如果不走出这一步,他和路西永远停留在‘好友’上。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07998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