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替身魅魔带球回来了 > 7. 第七章

7. 第七章

        第七章

        “朱姐,四年前你是路西事业粉啊?”

        “啊?”朱莉有点点心虚,“算、算是吧。”

        -

        《演员准备好了吗》周五排练,周六录整整一天。

        导师周五不需要参加,简淮自告奋勇说他带豆包豆糕一天。路西也没办法,只能先拜托简淮了,想着赶紧要找保姆才行。

        布景已经搭好,是一座冷冰冰的手术室。

        同路西选《猎杀》电影的还有两位,男赵钰,女何小曼。三人排了一早上,路西台词不多,主要是看何小曼和赵钰交锋。

        他们要演的是电影最冲击戏份,重头戏全都在赵钰饰演的男主身上,何小曼觉得自己戏太少,怕上台不出彩,想加戏,赵钰当然不愿意,但他不直说。

        “路西你觉得这里加戏好吗?”赵钰和何小曼扯头花,突然cue吃瓜路西,“你当裁判,先说好我也不是为了我自己,小曼想加,听听你意见。”

        路西:……

        这位小鲜肉干森莫鸭!

        有点点绿茶造不造鸭!

        但他更绿茶!

        “我觉得戏怎么顺怎么来,我台词少,也没演过戏,小曼是科班出身,你又有过演戏经验,还是你们慢慢商量吧。”

        路茶茶将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赵钰:……

        最后赵钰赢了。

        何小曼不痛快,暗搓搓找同样戏份少的路西抱团。

        路西:……被当枪失败后,现在还要成为闺蜜团吗?

        duck不必的妹妹。

        一早上就这么过去了。

        中午简淮带豆包豆糕在猫厂车库等着,路西上车看到儿子,呼出一口气,“可算活过来了。”

        “早上排的不顺吗?”简淮问。

        路西想到早上扯头花掰头的事,不欲多说,“还行。”

        简淮担心了,当初听路西想演戏,正好《演员》这节目找上他,他没多想用了人情,要是路西不愿意也能拒绝,可他忘了路西没学过演戏,也没有表演经验。

        演戏不是想的那么简单,排练都辛苦不顺,到了舞台上,路西会出丑的。

        “要我帮忙吗?帮你看看剧本什么的。”

        “不用了,导师帮演员看剧本指点,不太好。”毕竟要评分的。路西看了剧本,有自己想法,“我信我自己,能行。”

        简淮不是不信路西,唱歌跳舞路西是专业的,但是这是演戏。他还想说什么,便看路西快乐的抱着儿子揉。

        “好想豆糕豆包啊。”路西给俩儿子亲亲脑门。

        “想爸爸。”豆包抱着爸爸,奶声奶气问:“爸爸你感动吗?可以吃冰淇淋吗?”

        路西:……敢动。

        最后饭后甜点两只包包吃到了冰淇淋。吃完饭路西还要回猫厂,豆包豆糕午觉时间,简淮说他带两只先回酒店。

        下午排练何小曼和赵钰表演时都收着。

        并没有认真,路西看出来。

        “你是不是傻啊,我们三个也算竞争关系,留着劲儿明天在舞台上表演,惊艳啊懂不懂。”何小曼说。

        路西:“那你怎么告诉我?”

        然后何小曼给了个‘那还用说的’眼神。

        哦哦哦,懂了,大家是闺蜜。

        “你又不会演戏,戏份又少。”

        不足为惧。何小曼潜台词明晃晃在脸上。

        路西:……妹妹,是我错付惹。

        赵钰冷眼看着两人说小话,没有说话。他没想到,路西会和他同台竞演,望着路西精致自然的脸,赵钰压不住的嫉妒,不过没关系了,等明天。

        路西会成为他的垫脚石。

        -

        周六《演员》现场。

        《演员》是pk淘汰赛制,第一期分上下两期,演员得分一共十分,四位导师占比七,观众一,市场制片人占比二。

        每期会淘汰五位不及格d位演员。

        主持人说完赛制,节目开始。

        观众席上。

        “朱姐你看什么呢?”三花猫随着视线看过去,发现第一排竟然坐着两个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小男孩,年纪小小的,背带裤,小衬衫,乖乖坐着吃糖。

        “谁家小孩啊,这么可爱。”

        朱莉一眼就认出来了,“是路西的。”

        “难怪。”三花猫也不惊讶,路西长得好看,小孩好看正常啊,就是没带手机不能拍照,可惜。“不知道路西第几位出场。”

        三十一位演员分成十三组,有两两合作,也有三人合作的。

        豆包和豆糕要看爸爸,等了一早上也没见到。两只太乖的,旁边看着的助理都心疼起来,本来淮哥让他照顾孩子,他还害怕小男孩调皮捣蛋,管不过来。

        谁曾想,又奶又乖。

        上厕所小声叫助理哥哥外,其他时间乖乖坐着,不哭不闹也不嫌无聊。

        中午休息。

        简淮从导师台下来,蹲下身问:“豆包豆糕饿不饿呀?”

        “不饿呀。”豆包摇头,“我想爸爸啦。”

        豆糕点头。

        导师台离了几步远。赵子杨说:“简影帝的儿子?什么时候的喜事啊。”

        “哇,双胞胎,来让阿姨抱抱。”周欣结婚还没孩子,正稀罕着呢。

        豆包嘴巴甜,“漂亮姐姐好。”

        “姐姐好。”豆糕小酷脸。

        周欣乐坏了,三十六岁的她被三岁的孩子叫漂亮姐姐,这两个小聪明。

        “我朋友家的孩子。”简淮解释了句。

        从头到尾没理赵子杨,赵子杨看了眼简淮,不爽离场。

        录到了晚上七点,路西还没上场。

        大家从早上的精神奕奕,到了晚上神色疲态,拍完的拿到分数不在意,时不时闲聊几句。而坐冷板凳一天,还没拍摄的剩下几位,状态就差了。

        “赵钰、何小曼、路西可以准备了。”

        工作人员开始叫人。

        舞台现场。

        “《猎杀》是元唐导演的作品,讲述是男主与女朋友在国外旅游时走散,寻找女友时,发现了背后的人口器官买卖犯罪集团……”

        主持人简单做了《猎杀》介绍。

        实际上现场观众基本上都看过这电影。去年暑假档片子,元唐擅长拍文艺片,但这部商业片狂拦二十八个亿,最出彩的就是反派杀手了。

        是位老影帝演的,人低调,戏好,外貌不算优秀,但演技精湛,将一个商人和掏器官的杀人犯演的看了都说瘆得慌。

        珠玉在前,还很深刻。

        朱莉在心里祈祷,千万别是路西,千万别路西。

        “——让我们有请男主赵钰、女主何小曼、反派路西。”

        完了!

        杀人犯很考验演技,后来元导也讲了,最后冲突那一幕拍了四十多条才过的。

        老戏骨影帝都如此,路西又没演过戏,只会在台上砸锅。

        朱莉已经能想来节目播出后路西被网友群嘲的局面。

        “啊哦,路西演宁甘啊。”赵子杨直截了当说:“有热闹看了。”

        简淮握紧了手里的笔。

        舞台后方搭好了布景。

        各方镜头按照电影时给的角度,投射在大屏幕上。

        女主躺在床上,被打了半麻药。因为宁甘是个变态,喜欢亲自摘取器官,看着受害人痛苦挣扎。

        屏幕上封闭的手术室简单冰冷,和电影里的一样,观众一下带入进去。

        来了来了,宁甘要进来了。

        朱莉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手术室门缓缓打开。

        嗬。

        “好帅。”三花猫忍不住吸气道。

        大屏幕前,镜头对准了路西。更准确说是宁甘。

        一身西装,三件套,板板正正的,头发梳的整齐,宁甘有洁癖和强迫症,对他来说杀人是一场捕猎胜利,慢慢享受猎品的盛宴。

        镜头里的宁甘太绝了。

        他年轻,露出光洁的额头,戴了副眼镜,鼻梁挺拔秀丽,唇形漂亮单薄,尤其是一双眼,眼尾微微上挑,一切情绪压在眼镜下,单单是走向手术台,没有一句台词,竟然感受到了来自宁甘的阴影。

        隐藏的恐惧。

        朱莉已经模糊了原本电影这块老戏骨影帝是怎么处理的。

        好像是笑了下?还是脚步加快略有点急切?

        修长漂亮的手指搭上胶片机。

        歌剧响起。

        电影里也有这个桥段。

        宁甘开始品尝猎物了。

        这其实是个局,男主早已等着抓宁甘,就等宁甘动手。电影里,宁甘开始拿起手术刀的,很是迫切,但在这里,宁甘摘掉了眼镜。

        眼镜像是宁甘披在身上的外衣。

        他是个儒商,人人称赞的善心人士。

        但摘掉眼镜的宁甘,露出内心的邪恶-欲-望,赤-裸-裸的,不加遮盖,他眼睛狭长,眼神冷的、凉的、没有温度的,嘴角却微微扬起,两种冲击。

        他居高临下,看着手术床上的受害者。

        一个半麻脑子清醒疯狂眨着眼泪绝望哀求的可怜女人。

        “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求求你……”

        但在宁甘眼里,只是一头待宰的羊羔。

        “听,多美。”宁甘说出口的第一句台词。

        台词很稳,却又透着几分抖,朱莉说不上来,但能感觉到宁甘的兴奋,竟然和变态共鸣了。

        唱歌剧的女声空灵缥缈又带着尖锐。

        整个氛围营造得太好了。

        ‘砰!’

        男主闯进来了。赵钰手持枪。

        导师席。

        元导微微皱了下眉。

        “放开她!”

        赵钰持着□□,看到手术台上的女友,青筋暴起大喊。

        而宁甘没有停下手里的刀,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来人。

        “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到,你的犯罪证据我都送到了警局。宁甘,你这个伪善的杀人凶手,不许动,再动我开-枪了。”

        ……

        明明同样的台词。

        朱莉却觉得好恶心尴尬啊,之前看电影的时候,男主冲进来说这些的时候,她热血沸腾正义之气,恨不得和男主一起亲手将宁甘绳之於法。

        但现在,就这???

        宁甘肩膀被打伤,发丝凌乱,肩膀血迹,面对男主的正义之词,回应:“她的一死,心、肾能救活好几个人。”

        轻描淡写高高在上:“死在我手里不好吗?”

        带着嘲讽与冷漠。宁甘他就是在诡辩,但最后一句,台词神色让朱莉被带入了宁甘的思维,死在宁甘手里不好吗?

        “卡——”

        元导喊了停。

        表演片段结束。演员请到舞台前。

        三人各自介绍,等待导师点评打分。

        “我只能说还不错,有人拉低了这段表演的层次。”赵子杨率先开口,齐齐扫过台上三人,说:“我觉得赵钰演的很好,很有爆发力,台词也蛮稳的有冲击。”

        赵钰松了口气。

        不是他拉低层次。刚和路西对戏,他好像被路西压住了,后来只能给力,加筹码,压下路西。

        “那个女演员也不错,躺在床上的戏相对静,比较难演,但她表现的可圈可点。”

        “至于拖后腿的,不用我说了吧?”赵子杨目光锁定路西,“我不知道你是想表现你自己什么。外形吗?那么在意外形就不要演戏。从头到尾,我只看到了装腔作势,你原片看了吗?能理解宁甘吗?元导就在这儿,他看到自己作品被你演出这个样子,你不觉得羞愧吗?”

        赵子杨冷笑,“唱跳爱豆跨行,差,我只能给你一个d,disaster,灾难!”又阴阳怪气,“不是谁都能当简影帝的。”

        舞台现场气氛凝固。

        主持人想打圆场。

        “我也给路西一个字母。”元唐导演缓缓开口了,“a,amazing。路西作为演员身份,太让我惊喜了。”

        观众席本来要撸袖子的朱莉:噗哈哈哈哈哈哈。

        她要看赵姨娘这个阴阳怪的脸。

  http://www.lewen0.com/86/86156/403095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