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七零反派他姐姐三岁半 > 第 25 章

第 25 章

        此时,  苏老爹和苏老太的上房里,几个人都坐在那里。

        苏三河一家,都坐在靠窗边的位子。

        苏三河正抱着苏昱,  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是那种低气压,却让四周的人,都感觉到了他在生气。

        苏昱昏昏欲睡的样子,  但还努力地睁着眼睛,往苏三河的怀里靠,  嘴里轻轻地喊着“阿爹”。

        苏咪儿坐在一边,  正跟管家先生说着话。

        苏大山坐在靠门的位置,此时一脸的颓废。

        刘招娣已经被带走了,  一起带走的还有刘小娟。她俩的事情在村子里已经传开了,最无法接受这事的就是苏大山。

        他怎么也想不到前几天还夫妻俩唧唧我我的他和刘招娣,竟然这么快被分开了。要不是被苏老爹震住了,  他只怕会跟着警车一起去。

        苏老爹还是那个老样子,  他的手里永远都拿着那根旱烟管子,  几乎没有放下的时候。

        他一边抽着,  一边往苏三河那边看,  见老三的眼里似乎没有他,  他的心里有些郁闷,  也有些震惊,心里很不是滋味。

        “叭叭叭”地抽得更用力了。

        苏老太也不作声。

        她自从老三回来之后,就一直处于这样的状态。

        眼帘下垂着,眼中有泪,不只一次,  想起了老三媳妇惨死时的情景,一次又一次地在心里恨痛着自己,如果早点发现,老三媳妇就不会死。她无法像老交待,更不要说老三媳妇死了之后,她没能保护好咪儿和阿昱,让咪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被人以这样的方式卖到山里,呆了这么多天,不管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她的名声都糟了。以后想要再许一个好点的人家,只怕不可能了。她的心里对刘招娣充满了恨意,这个败家娘家毁了一个多好的姑娘。

        大家都没有说话,显得房间里静悄悄的。

        静得可怕。

        最后,还是苏三河说了话:“阿爹阿娘,到底怎么回事?阿婉怎么死了?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三个月前我打过电话,当时阿婉还什么事都没有,当时她还跟我说,要请假几天,带着咪儿和阿昱来西南看我,怎么就……”说到后来,他的声音都有点更咽。

        苏大山游离于现实之外,似乎没有听见,又似乎听见了却不愿意说话,只是背靠着门框,半垂着眼。

        苏老爹将旱烟管子拿起来,在脚上“呯呯呯”地敲打两下,却也没有说话。

        苏三河将目光投向苏老太,“阿娘?”

        苏老太终于有力气站直了身子,她张嘴想说话,一张嘴,眼泪就“叭啦叭啦”地往下掉,这个情景,让苏三河一惊,喊了一声“阿娘!”

        苏老太终于止住了哭,她道:“阿婉是死在一个多月之前。那天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平常阿婉都是很早就回家的,那天她突然加班了。听她同事说,那天供销社来了不少货,大家都在那里盘点。因为很晚了,还没有等到她回来,我就让老大开着拖拉机带上我,去找她了。”

        苏大山是村里的拖拉机司机,平日里村民们出个村,或是村里交粮卖粮的时候,都会开拖拉机出去。那天是苏大山第一次因为私人的原因,开拖拉机出去。村里其他人都不知道。

        那天苏老太心里窝着一团火,心急如焚,她总感觉要出事。这才让苏大山开拖拉机载着她出去找的。

        她们刚到供销社的时候,阿婉还没有出事。当时她还在仓库里盘点那些货。

        见到他们过来了,忙得只打了一声招呼,就又钻进了仓库。

        那一天晚上,他们陪她到晚上十点。

        苏老太毕竟年纪大了,禁不住困,在那里打着瞌睡。

        突然,她就被人声喧哗给吵醒了,这才知道阿婉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昏倒了。

        带着阿婉去医院,医生也没有检查出什么,只是说可能太累了,让她休息休息,就让他们回家了。

        这一天,过得很不平静。苏老太一直守在阿婉的床边,一起守着的还有两个孩子。

        但是俩孩子一个傻乎乎的,另一个还那么小,苏老太很不放心,就一直自己守着。

        阿婉就这样昏迷着。

        “阿婉昏睡了三天,一直都没有醒。第四天的时候,突然大口大口地开始往外吐血。”苏老太的声音里充满了悲痛。

        谁能够想到,阿婉昏睡了三天之后,就突然吐血了。

        那个血,吐得有点儿吓人。当时苏老太就想带着阿婉去医院,但是当时家里就只有她和咪儿她们三个人,其他人都在生产队。她让咪儿去田里喊大山,希望大山开着拖拉机能载着她们去医院。

        但是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回来苏大山。她心里急,就又让阿昱过去叫,也没有等来苏大山。

        当时她心里有个模糊的感觉,大山这是不愿意过来?

        所以最后一次,是苏老太自己过去叫的。她也不想扔下阿婉跑去喊大山,但是阿婉这个样子了,她没有办法。只有去医院,才能知道阿婉这是怎么了。

        但是等她到生产队,没有看到大山,只有两个孩子无措地在生产队里,眼睛是红肿的。她问怎么回事,两孩子说大伯不愿意过来。

        是的,不愿意。

        至于为什么她到的时候,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只怕是故意躲着她。

        那个时候,她心里是怪老大的。

        但那么多人在,她没有发作,只是去告诉了大队长。大队长一听这事,急忙就让人去找苏大山,找回来后大队长狠狠批评了他,让他开着拖拉机载着阿婉去医院。

        那个时候,刘招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过来了,她拉着苏老太阻止着她,说阿婉已经那样了,去不去医院都救不回她,还浪费钱。家里的钱已经够拘谨了,还要拿去看病,这算什么?

        这个时候,苏老太生气了,大骂了刘招娣一顿,就让苏大山载着她们去了医院。

        当时阿婉就被推进了抢救室,但没能抢救回来。

        阿婉还是走了。

        临走前,回光返照,阿婉当时对苏大山和刘招娣说,希望他们能帮忙照顾两个孩子,还把自己攒的钱交出来一大部分,剩下的一小部分,她交给了两个孩子,只悄悄地告诉苏老太。

        苏老太眼里全是泪,她边说边哭:“是我没有照顾好阿婉,是我的错。如果当时我坚持让阿婉住院,而没有把她接回家来,阿婉可能就不会死。”

        苏三河听到这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住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妻子会这样突然地去了。

        没有任何的征兆,突然就昏迷,突然就吐血,连医生都检查不出来?

        苏三河不相信,他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但是他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是有人害了阿婉!他的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是有人害了阿婉!但什么人害的,他没有头绪。

        他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地抓着,胸口有把小锤子,在用力地敲打着他的心脏。他的心脏几乎骤停。

        他将头埋在双臂间。

        他没有抬头,鼻子发酸,被他强忍着,但还是没忍住眼里的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他用力地抹了一把脸,张嘴想说话,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所有的话,都梗在喉咙里。

        苏老太用力地喘息着。

        她刚才在说的时候,并没有把当时阿婉吐血,苏大山躲着不见人,耽搁了就医的时间这事说出来。

        这是家丑,老三媳妇当时的情况那么危机,老大却避不见人,耽搁了最佳的救治时间。

        老太太不恨吗?恨!恨不得打死这个儿子。但是,老大终究是她儿子,她打了,最后只是把这丝埋怨深深地藏在了心里。

        今天说的时候,她还是自动地回避了这个话题。

        倒不是说偏向老大,而是这是一个做母亲的私心。私心里她还是不希望两兄弟从此陌路。

        哪怕她知道,这次老三是发了狠了,和老大之间,早就因为刘招娣卖咪儿这事,产生了隔阂。她也不希望,在老三的心里再添一份愤怒。那就把所有的错,都归在她身上吧。是她没有照顾好老三媳妇,是她对不起老三。

        苏老太哭,胸口剧烈地起伏,差点就憋过气去。

        苏三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她身边,一手揽着老太太的肩膀,一手正帮她揉着胸口。

        沉着脸,却不说话,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得出来,他很痛苦。

        是啊,能不痛苦吗?自己深爱的妻子,突然就去了,他连最后一面也看不到,怎么能承受得住?

        但他是男人,是三房的支柱,他不能倒下去。他倒下去了,家里两个孩子怎么办?还有老爹老娘,心里更承受不住。

        苏咪儿抱着苏昱,也在默默地听着苏老太讲着那个事。

        她刚刚恢复记忆,有些记忆其实是模糊的,不清楚的。此时听到苏老太讲了那时的情景,她就想起来了。当时阿娘死的时候,是怎样的情景。那一口又一口吐的血,是多么的可怕。

        当时别说苏昱了,就是她都吓坏了。

        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恢复记忆,印象风景点还是有点儿怕的。特别是那血,鲜红鲜红的,看起来是那样的恐怖。

        临死前,阿娘一直抓着她的手,跟她说,要照顾好阿昱。当时阿娘已经神质不清了,却一直在重复。

        那个时候的咪儿是怕的,她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

        但心里还是有一个信念,要照顾好阿昱。

        但她一直都抓着阿娘的手,不想让她死。

        阿娘当时又吐了很多血,血都溅到了她的身上。

        哪怕现在想起来,见惯了生死,她都忍不住在心里打了个冷战,更不要说阿昱了。

        阿昱当时还那么小,看到阿娘惨死的情景,是不是在心里留下了阴影?她不知道,阿昱也没有表现出来,但她知道,肯定多少有的。

        她在轻拍苏昱后背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就输了一些能量过去。

        苏昱沉沉地睡了过去。

        苏咪儿又想起了今天下午在车上做的那个梦。

        她想到,阿娘的死不简单,跟那个身影有关。当时那个浓雾中的身影,吸收了她身上的气运,梦里阿娘也是这样突然死的。

        是不是,跟那个人有关系?阿娘被那人吸走了气运才死的,否则无法解释,怎么会突然昏迷,突然吐血,医生还检查不出来。

        她需要告诉阿爹吗?

        阿爹会相信吗?

        这么玄幻的事情,她是因为自己是无风山的小仓鼠,这些玄幻的事见多了,自然不会怀疑。

        但是阿爹呢?

        阿爹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他会相信吗?

        苏嘛儿看向了苏三河,此时苏三河还在安慰着苏老太。

        哪怕他自己已经痛苦得说不出话来,还在用行动安慰着老娘。

        见到苏咪儿看过来,他也望了过去,轻声问:“怎么了,咪儿?”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送上,有点儿短小,就说了咪儿阿娘的事情。

        我去吃个早饭,回来给你们码字,晚上早点儿更,初定时间是下午三点给你们更新,如果没有,那就是晚上了。

        红包有。

        感谢在2020-10-14  19:43:21~2020-10-15  08:53: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l  6瓶;湛蓝  5瓶;笑语盈盈、檬、猫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you改网址,又又又又又又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手机版网址w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请牢记:,,,

  http://www.lewen0.com/85/85787/399097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