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七零反派他姐姐三岁半 > 第 24 章

第 24 章

        苏三河的拳头,  捏得咔嚓咔嚓直响。

        没有像这一刻这样,他想要狠狠地揍一个人。

        他的大哥,好大哥,  竟然会这样想?

        说他的咪儿傻?

        大哥竟然还想着凌驾于他和咪儿的父女感情之上?

        在苏三河眼里,他的咪儿从来都不傻。

        咪儿只是还没有长大,  长大了就好了。

        可是大房,  大房竟然这样对她。

        每次想到,咪儿在被那个刘赖子抱住,  差点被欺负的时候,  他心里的火就不停地往上冒。

        他本来想,  今天回家的时候,  好好问问大哥,到底怎么回事?

        他一直认为,  大哥可能是无辜的。

        这事主要错在大嫂,  是大嫂一人的主意,  把咪儿卖到无名村。

        当时他问了咪儿,  咪儿说是大嫂干的。

        他在心里一直自欺欺人,  觉得大哥没有参与到这事当中。

        但是他今天回家,听到了什么?

        他大哥是知道这事的,知道了竟然不阻止,难道说这事大哥也参与了?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的心就疼得厉害。

        大哥有句话说得没有错,他们兄弟仨,从小的感情一向好。

        还记得以前,  那个时候三年灾害,家里没有吃的,大哥省下口中的口粮,  给他和二哥吃。

        他心里一直都感激。

        后来家里实在没有粮了,这么多人要吃饭,他就去当了兵。

        当兵就可以帮家里省下口粮了。

        他自己也争气,当兵后升职得很快。

        从士兵到班长,再提干,去军校学习,当排长,后来升连长当营长。这跟他的努力分不开,他当时就想着,为家人争一份荣誉,在那场运动里,也能够过得好些。

        有他在部队里,只要家人不犯大错,在那场运动里,就没有人会跟他们对着干。

        他的决定是正确的。

        他自己当了官,津贴高了,改善了家里的生活,也因为他在部队里当兵,又总是招待特殊任务,在村子里的名声特别好,不只村子,在县里都有脸面,也没人会没事得罪苏家。

        苏家在那场运动里,安安稳稳的,度过了十年。

        后来他娶了妻,妻子贤惠,又在供销社上班。

        能在供销社上班的,那都不是普通人,妻子能看上他,他觉得这是他一生的幸福。

        当他赶到苏家的时候,听到苏大山和苏老爹的对话,他在车子里好不容易降下去的怒火,又噌噌噌地往上冒。

        冲过去,二话不说,他抡起拳头,就往苏大山脸上砸。

        “老三,你疯了吗?”苏大山挨了一拳,怒火顿时而起。

        他还从来没有挨过老三的拳头,今天是第一次。

        被自己的弟弟打,这是多大的耻辱。

        苏三河却不哼声,只是冷冷地笑着,又一拳,打在了他的右眼上。

        再一拳,打在左眼上。

        顿时,苏大山两个眼睛都肿了起来,像极了某种动物。

        苏大山完全被打懵了。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老三会打他,在他喊出那话的时候,竟然更加毫不留情,又打了他两拳。

        苏三河抡起拳头,第三拳又打算砸在他脸上,突然听到苏老爹吼:“住手!”

        苏三河的拳头,就离着苏大山只有一厘米不到,停住了。

        他用力地咬了咬牙,并没有放下手,依然就这样停在苏大山的脸前。

        苏老爹已经走上前去,手已经抓住了苏三河的手腕:“老三,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但是他的手劲,不如苏三河。

        一个常年执行危险任务的人来说,苏老爹那点儿力气又算得了什么?

        苏三河望向自己的阿爹,眼里有着不理解。

        他自然知道阿爹喊住自己的原因,无非就是不让他动手,甚至阿爹都已经用行动表明了。

        苏三河就这样看着苏老爹,没有质问他为什么,只是这么看着。

        苏三河的眼神,让苏老爹有那么一刹那,心神恍惚,他似乎在老三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失望还有痛楚。

        他咳嗽了一声,说道:“老三啊,那是你大哥,你想要打死他吗?”

        苏三河又把视线重新集中到苏大山的脸上。

        此时的苏大山脸已经青肿,甚至带着血丝,说他肿得像猪头都不为过。

        苏三河的眼神慢慢地冷了下来,就听到他道:“不再是了。”

        苏老爹:“啥?”

        苏大山也在同时抬起头,青肿的脸上全是惊讶。

        苏三河抹了一把脸,“他,苏大山,再不是我兄弟了。”

        苏老爹在这一刻怔住了,他想要在老三的脸上找一丝玩笑的味道,但是很可惜,他并没有找到。苏三河的脸上再认真不过,他不是随口说说的玩笑话,他是认真的,想跟苏大山断绝兄弟关系。

        苏老爹突然慌了。

        他早在那件事情发生之时,就已经猜到,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他还是在内心里有着侥幸心理,只希望老三不会真的狠下心。

        所以他劝老大,跟刘招娣离婚,保住兄弟之情。

        老三对家里太重要了,老大老二如果没有老三帮衬,什么都不是。老大在村子里的那个拖拉机司机的工作,只怕会被其他村民抢走。还有老二,如果没有老三在转业的战友帮忙,也根本不可能成为翻砂厂的工人。

        一个农村人,能够成为县城里别人挤都挤不进去的工厂工人,那代表着什么,不用别人说。

        更不要说老大在村子里的威望了,那都是建立在老三的威信上的。

        村里的干部,不管是村长或是支书还是大队长,都很给老三面子。因为老三是上河村唯一当兵出去当了军官的人。而且看样子,还可能往上爬。

        谁不给留面子?

        也就是自家人,因为有着这份红利,或许也习惯了,就没有当回事。

        一旦老大老三断绝关系,后面可能发生的事情,苏老爹都无法想象。

        但是老大不听他的,还留着那个贱人,这是苏老爹唯一不满老大的地方。

        苏大山此时也愣住了,目瞪口呆地望着苏三河。

        “老三,你要跟我断绝?”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老三会跟他断绝关系。

        他们兄弟关系那么好,可是为什么?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在最艰苦的时候,他们兄弟都没有放弃过。

        为什么现在大家生活都好了,老□□而要放弃兄弟情谊了?

        他不明白,到底怎么了?

        喃喃地,他问出了那句为什么。

        苏三河:“你问我为什么?你他妈,还有人性吗?”

        苏三河的声音里听不出愤怒,他已经愤怒到极点,反而归于平静了。

        声音里再没有感情,所以反而显得平静。因为没有感情,所以不痛,也因为没有感情,所以连愤怒都忘了。

        苏大山道:“我怎么没人性?我有对不起你吗?”

        他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兄弟的事情。

        老三去当了兵,后来结了婚,弟媳是供销社的,因为老三媳妇工作的原因,老三并没有申请随军。毕竟不是谁都能找到供销社这样好的工作,这可是托关系都未必能走进的后门。

        当时老三也说,他在部队里因为要执行特殊任务,一年里有三百天可能都在外面,他无法照顾到妻儿。如果妻子过去之后,没有了工作,又只能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放心不下她。

        在家里,还有父母,还有兄嫂的照顾,还有熟人有朋友,还有一份工作。

        老三一家在上河村,大房作为兄嫂,有多么照顾他们一家。哪怕后来老三媳妇走了,老三又失去了踪迹,只剩下了两个孩子,他为了老三,依然决定承担起照顾两个孩子的重担,无怨无悔。

        招娣不只一次跟他埋怨过,为什么要照顾老三留下来的孩子。咪儿大了,还可以嫁人,但是阿昱才两三岁,他们真的要养着他,直到成年?招娣从来都不愿意。

        他一力把所有的压力都扛下了,他拍板说要养着这两个孩子,不许招娣有任务的话。

        他觉得,自己对老三一家,并没有任何的对不住的地方。

        老三一回来,怎么就要跟他断绝关系了?

        这让他想不透。

        苏三河:“没想到,苏大山你竟虚伪成这样。”

        苏大山:“我……”

        “老三啊。”苏老爹想要说话,但接触到苏三河冰凉的眼神,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他知道,兄弟两人的结,在于咪儿。

        可是咪儿都已经嫁过去了,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为了她,兄弟两人吵成这样,值得吗?

        他张口想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苏大山,我欠了你什么吗?还是我们三房欠了你什么?”苏三河见苏大山还一副他似乎做错了天大事的样子,被气笑了。

        苏大山睁大眼睛,老三欠了他吗?

        仔细想想,好像没有。

        不但没欠,反而对整个苏家都有恩。当年没有分家的时候,家里就是靠老三夫妻俩的工资养活着。

        后来哪怕分家了,他们都有受到老三带给他们的福利。

        就算老三失踪了,武装部还送来慰问品,那些不还是大房收了去。

        至于咪儿和阿昱在吃喝,似乎也说不到欠这个词。

        因为咪儿在家有劳动,还给挣工分,这些都被记在了大房名下。更不要说,老三媳妇在走之前,交给大房的那些钱。

        这些苏大山都说不出口,如果真的说出来,那就真的哪都是大房不对了。

        苏大山突然就沉默了,也在心里思考着苏三河的那些话。

        他没有往咪儿被嫁了人上面想,只是想以前发生的一点一滴。

        越发地心虚了起来。

        “怎么没有欠我们大房?”不知何时,刘招娣竟回了苏家。

        刘招娣这几天一直都呆在娘家里,她躲了好几天。

        公安的同志曾经找过她,谈论到了有关拐卖人口的事情,被她回绝掉了。

        她从来没有拐卖过人口,她只是把咪儿这个讨人嫌的嫁出去了而已。

        拐卖人口,那可是犯法的,她没那么傻。她只是作为长辈,给小辈找了一门亲事。

        孩子的父母都不在了,她作为大娘,怎么就不能给孩子找门亲事了?

        苏咪儿应该感谢她,那么傻的一个人,她还帮着找到了婆家。

        不应该感谢吗?

        但是她心里又有点儿怕。

        特别是家里收到了老三发过来的电报,说要回来了,她心里就莫名地感到害怕。

        她挺怕苏家老三这个三叔的。

        这个人,有多狠,她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她躲了起来,躲了几天,实在是躲不住了。

        因为娘家大嫂很烦她一直住在娘家,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她把三房的侄女卖了的事情,竟然对她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

        甚至还骂她:“你这么个恶心巴拉的东西,还敢躲在娘家?你是不是还打算把我的女儿也卖了?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她想要跟娘家大嫂分辩,结果连她爹娘都帮着大嫂,把她给撵了回来。

        她是没有办法才回的苏家。

        一回来,她就听到了老三在问她的丈夫,欠了他们大房什么。

        想到这些天在娘家过的日子,和受到的待遇,心里就更恨了三房。

        要不是三房逼她,她哪能在娘家受了这等冷待?面子里子全丢了。

        苏三河看到她出现,冷哼了一声,突然朝外面喊:“老莫,刘招娣出现了,交给你了。”

        老莫在外面应了一声。

        在大家的视线中,老莫从院子外面慢慢走了进来。

        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人,就是苏咪儿。

        苏咪儿一开始并没有跟着苏三河一起进来,那是因为他在下车的时候,想要先去见见自己的大哥和阿爹,不想让咪儿听到过多的争吵,就先让老莫和老许带着咪儿,坐在车子里。

        苏三河是知道自己进来肯定要跟苏大山对打的,这些血腥的场面,他并不想让女儿看到,不想在女儿的心灵中留下阴影。

        如果让老莫带着咪儿进来,是因为有些事已经不需要再争执,他和苏大山之间的兄弟情谊,已经不复存在。

        既然不存在了,他那颗原来火热的心,也凉却了。

        他也不想再跟他废话什么,再多废话,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只会让自己更加的愤怒。

        看到苏咪儿出现的一刹那,刘招娣几乎尖叫出声:“你怎么在这?”

        后来后知后觉,感觉到了苏三河冰冷的视线,她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刘招娣最害怕的,就是苏咪儿被找回来。她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没人能发现她把苏咪儿卖到了什么地方。

        她甚至自欺欺人,觉得她这一切都是为了苏咪儿好。她为她找到了多好的婆家,连她自己都骗得相信了。

        她就是一个好人,一个为了侄女的婚事,殚精竭虑。

        如果不是看到苏咪儿平静地走进来,她真的不会有丝毫的愧疚心。

        其实现在也没有,此时她看到咪儿,有的只是害怕。

        一个本应该被卖得远远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她的心情能好,才怪。

        老莫的手上拿着一副手铐,越过众人,将刘招娣铐了起来。

        刘招娣:“为什么抓我?为什么抓我?”

        她急了,快疯了。

        老莫:“去公安局说。”

        刘招娣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害怕过,她朝苏大山喊:“大山,救我!”又对苏三河道,“三河,我是你嫂子,是你嫂子啊!”

        苏三河:“要不是你仗着是我嫂子,能把咪儿骗出去卖了?还能等到现在,公安的同志才抓你?”

        刘招娣惊叫:“不!我是为了咪儿好,我是为了她好啊!不要!大山,救救我,大山!……”

        她哭了。

        苏大山看不得刘招娣在他面前哭泣,他心慌意乱,对苏三河道:“三河啊,算是哥求你了,别抓我媳妇,求你了。”

        苏三河却并不理他。

        他朝苏咪儿招手,此时咪儿乖巧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苏大山看到咪儿,过去想要抓住咪儿的手,却被苏三河打掉。

        苏大山:“咪儿,大伯求你,替我向你阿爹求求情,放过你大娘。你大娘她只是想让你嫁个好人家,她没有坏心。”

        苏咪儿道:“大伯,原来大娘骗我说去城里给我买好吃的,把我骗到刘赖子的车上,是为了我好?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大娘自己不去?”

        苏大山睁大眼睛,他没有想到,在他眼里傻乎乎的侄女儿,说话竟然这么有条理?

        她不是傻了吗?

        苏咪儿接着说:“我不傻,是非好坏,我分得清。大娘一直不喜欢我,不喜欢阿昱,恨不得我和阿昱去死。以前,因为阿昱,我不想他受到伤害,所以我都忍下了,我每天干活,就是希望大娘能对我们好点。但大娘却想要卖了我,你们手里拿着卖我的两百块,不觉得烫手吗?”

        苏咪儿说话一字一句,条理非常的清晰。

        苏三河眼睛猛地一亮,惊喜地看向咪儿。

        苏大山瞪大着眼睛,颤抖着嘴唇,竟然说不出一句话。

        刘招娣在那里哭着,但是老莫却不给她哭吼的机会,已经将她铐上,带去了车里。

        周围的邻居,有人探出了脑袋,往这边看。

        指指点点,都在议论着什么。

        老莫却已经把人带到了车上。

        车上还有一位公安同志,那是一个女同志。

        在他们回上河村的时候,老莫专门拐去了公安局,叫上了他的同志。

        要抓捕刘招娣和刘小娟二人,如果没有女同志在场,万一被当事人诬陷怎么办?

        刘招娣还在哭,但迎上车里女同志那双警告的眼睛,她突然莫名地打了个冷战。

        听到女同志说:“闭嘴!”

        此时,苏家除了苏三河父女,还有苏老爹和苏大山,并没有其他人。

        大房的苏琳和苏翌不在,苏老太和苏昱也不在,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苏三河正惊喜地问着咪儿:“咪儿,你是不是好了?”

        他的女儿,一直是他心里的遗憾。女儿出生的时候,是那样的漂亮,那样的聪明,但因为三岁的时候,一场高烧,心智退化,就再也没好起来。

        他和妻子花了多少钱,想要治好咪儿,都没有办法。

        此时看到咪儿的样子,他又如何能不明白,他的咪儿好了。

        苏咪儿弯着脑袋,想了想,“阿爹,我一直都是好的。”

        苏三河惊喜交加,此时也不是细细询问的时候,那边苏大山还抓着他的手,在求着情呢。

        还有他的阿爹,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眼神里似乎也在责怪着他不该这么无情。

        苏三河兴奋的心情,顿时因为这两人而不愉快起来。

        他的表情也冷了下来。

        “阿姐!”突然,外面一声喊,苏咪儿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感到一阵风似的,一个人影朝着她怀里扑了过来。

        她低下头,就看到了弟弟苏昱正抬着下巴,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喜悦之情溢满了整双眼睛。

        “阿姐,你回来了?阿姐你去哪了?阿昱好想你哦。”小家伙稚嫩的声音,在这个院子响起。

        苏三河的心,突然被拨动了一下,冷却的心也顿时火热起来。

        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苏咪儿怀里的小家伙,这是他的阿昱?

        “阿昱!”苏三河喊了一声。

        小家伙抬起头,怯怯地望向苏三河。

        苏三河在他印象里,已经淡去了,他对他并不太熟悉。

        他抓着苏咪儿的衣服,迟迟没有反应过来。

        “阿昱,我是你阿爹啊。”苏三河又道。

        “阿爹?”苏昱喃喃地重复,眼里有孺慕,同时又有不信,很复杂的感情。

        苏咪儿道:“阿昱,那是咱们的阿爹,快过去喊人。”

        苏昱想要上前,但又有些胆怯,只是看着苏三河。

        苏三河的心里一痛。

        他走的时候,阿昱才一岁,自然是不认识他了。再想到去世的妻子,苏三河的心里就像被人揉碎了似的。

        他蹲下身子,接着将苏昱抱在了怀里,“阿爹回来了,别怕,是阿爹回来了。”

        “阿爹……”苏昱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哎!”苏三河应道。

        苏昱又喊:“阿爹!”

        苏三河再应。

        苏昱突然哇地一声哭了,扑在苏三河的怀里:“阿爹,你怎么才回来!阿娘死了,阿姐差点就失踪了。我好想你,好想你啊!”

        苏三河抱着他的手一颤,接着紧紧地把他抱住,“阿爹……对不起你们……”

        从院子里进来的苏老太,看到这一幕,老泪纵横。

        如果老三媳妇没有死,该多好。

        一家人,团团圆圆,好多。

        但是,老三媳妇再也回不来了。

        苏老太的心里恨,但是此时她连走上前去的勇气也没有。

        更害怕老三问起老三媳妇的情况。

        终究是苏家没有保护好老三媳妇啊。

        如果老三要恨,那就恨她吧。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还有一更,

        红包有。

        感谢在2020-10-13  22:59:11~2020-10-14  19:43: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泽宇泽轩  5瓶;芝麻糊小可爱、猫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    ,:

  http://www.lewen0.com/85/85787/398446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