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七零反派他姐姐三岁半 > 第 21 章

第 21 章

        时间回到两小时前。

        苏三河和老莫老许,  紧赶慢赶,连午饭都没有时间吃,  也没心思吃。

        就催老莫赶紧往这无名村开。

        平常需要开两个小时的路程,此时他们缩短到了一个半小时。

        到了兰县,正好中午十二点。

        他们到兰县的时候,等在那里的公安同志接上了他们。因为已经中午,兰县公安局本来打算先一起去单位食堂解决就餐问题。总不能让人饿着上战场吧?

        但是苏三河早等不及了。

        在他认为,饭随时可以吃,但是女儿在狼窝里,  随时可能遭受到欺负,他怎么还有心情再吃饭?

        于是他道:“我们还是先去无名村,把人救出来再吃饭吧。”

        兰县的公安同志:“……”

        老莫道:“老苏,还是去吃点吧。你一大早赶火车,  也没吃点东西,  中午咱们又急匆匆往这赶,你滴粒未沾,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  还是去食堂吃点东西,咱也不差这一时半会。”

        苏三河却摇头:“我实在没心思吃。这样吧,你们去食堂吃点东西,我自己开车过去,  你们把方位和地图给我就行。”

        老莫叹了一声,和老许对视一眼:“这样吧,  我和老许跟着你去。”又对兰县的公安同志说,  “你们派一个熟悉无名村路况的同志给我们指路就行。“

        但是兰县的公安同志又怎么可能会让他们三人自己过去。

        无名村那边山高路陡,那边的村民又野蛮得很。就他们三人去,指不定得吃亏。

        “还是我们一道过去,  多带些人。”兰县的刑警队长下了命令,“老张,你让食堂的给我们多备些干粮,我们在车上解决。”

        苏三河感激地看着兰县的公安同志。

        “谢谢你们,真是太感谢了,回来后我请你们喝酒。”

        兰县刑警队长道:“喝酒就不必了,这是我们职责范围内该做的事。无名村一直都有拐卖妇女的情况,只是那边的情况很特殊,我们每次进去,都会被村民围住,那边的村民讲道理讲不通。”

        苏三河道:“讲道理讲不通,那就直接强行干预。拐卖妇女,这是犯法的。”

        兰县刑警队长道:“是这个理,但是那边的情况,和普通的拐卖妇女又有不同。那边都是亲戚介绍,然后女方父母同意,以聘礼的形式,将女人卖到那边。我们找不到证据,就连那些女人,自己都不承认是被卖,我们实在没有办法。”

        这让苏三河想到了自己家。

        他的咪儿,就是被大房一家以说亲的方式,卖到了那个无名村。

        就是报警了,警方也无从查起。

        要不是他赶回来了,咪儿最后会落得怎样的下场,他无法想象。

        更在心里恨起了自己的大哥大嫂。

        他不在家里,他们竟然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还有他爹他娘,难道也不知道劝着点?

        还帮着大房,阻止警察办案。

        只要一想到这,苏三河心里就忍不住生起戾气。

        最后,全部化为一声叹息。

        还是他无能,让女儿受了这份苦。

        在心里,他越发地觉得,随军的必要性。

        “走吧,我们现在赶过去,尽快把人救出来。”老莫拍拍苏三河的肩膀。

        兰县这边派出了三辆警车,带了十几名公安同志,再加上老莫他们这一辆车,总共四辆,浩浩荡荡地往无名村奔去。

        兰县的公安同志,还拉起了警报,呼啸着,沿途引起了不少群众的关注。

        刘赖子家,并不在村口,也不在村尾,而是在村中心。

        警车到的时候,引起了不少村民的关注,也有人去叫了村长和支书。

        很多人围住了警车,不让他们上前。

        哪怕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警车来了,多少也能够猜得到。

        这村子里,谁家买了媳妇,村民们都一清二楚,这几天唯一买了媳妇的就是刘赖子家。

        他们前几天刚好买了一个傻媳妇。

        那个媳妇长得可真俊,要不是傻子,也轮不到刘赖子家。

        但人家家里嫌姑娘傻,刘赖子又一咬牙给出了两百块聘礼,人家女方家才同意把人带过来。

        这几天一直都关在家里,听说这姑娘傻乎乎的,只要有吃的,就一脸笑,也不管自己是怎么到的村子。

        这样的姑娘最好了,不哭也不闹,只要有吃的就行,到时候生几个孩子,也就定心了,不会要死要活。

        但现在看到警车来了,村民们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如果人家姑娘家是真心把人卖过来的,还会报警吗?

        只怕这里面有文章。

        但再有文章,也与他们无关,那是女方家里的事。他们出了钱,把人娶过来了,那就是无名村的人,谁也别想从村子里把人带走。

        “你们干什么?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这是干扰警方办案,这是犯法的。”兰县刑警队长道。

        但是无名村的村民,却不管这些,人家就是拦着他们,不让他们过去。

        现在正好是午饭的时间,村民们都已经从地里头回来了,有人一招呼,大家齐涌着就过来了。

        苏三河冷冷地看着这些村民,这些人的围堵,倒并没让他多紧张。这些人虽多,但都是一些百姓,就算有些蛮力,也不足挂齿。

        他们这边人虽然比那边少,但个个都是局里的能人,再加上他自己是特殊营出来的,一人能打十个还有余。

        他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他们都是老百姓。

        但如果他们助纣为虐,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那边,兰县的刑警队长,正在那里跟村民讲着道理。

        很快,村干部们就被人叫了过来。

        这时,兰县刑警队长道:“老刘叔啊,我们过来是找人的,你别让人闹事。干扰警方办案,这是犯法的,我们有权把人都抓起来。你劝劝村民们,别干傻事。”

        那个老刘叔道:“同志,我们村村民都是奉公守法的,从来没有干过犯法的事。你们是不是查错了,不是我们村的?”

        刑警队长道:“没有错,人就是你们这边一个叫刘赖子的人,把人买过去的,他买的那个姑娘,并不愿意,人家爹娘找过来了。”

        老刘叔心里一惊,嘴上说:“不可能,刘赖子家的事,我知道,女方家人都同意把人嫁过来的,我们还出了两百块聘礼,这事是不是你们搞错了。我们出聘礼,女方家嫁女儿,这是天经地意的,你们不能因为仗着自己是官,可着劲儿地欺负我们老百姓啊。”

        兰县刑警队长一阵头疼。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事。

        无名村一向以明媒正娶为理由,从来不说自己买了人。

        男方出聘礼,女方嫁人,这是天经地义,只要两方父母不改口,他们也没有办法。

        但是……

        人家父母都找上门来了,这事已经立了案,他们就算说到大天去,这事也是无名村无理。

        他们立了案,自然是要办案的。谁敢阻挠,最后都要法办。

        好说歹说,但是人家村民就是不肯让。

        兰县刑警队长道:“人家父亲都在这,你们强行买人,这就是犯法的。老刘叔,别干傻事,人家姑娘的父亲都报案了。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把人家姑娘买过来的,但人家父亲报了案,这事我们就会一管到底,你们就是拦着我们也没有用。今天,我们必须把人带回去,谁阻挠,就抓了谁。”

        最后兰县刑警队长也恼了。

        这些村民,怎么都不干人事,他都说这份上了,还不让。

        还一直拦着他们,吵着闹着。

        这边,苏三河恼了。

        他终于相信兰县刑警队长说的话,这边真的是太难缠了,竟然还拦着公安同志的车,不让进的。

        他们人多,公安同志又怕真的伤了这些村民,行事上就有顾虑,一时半会,竟推进不了。

        这时,苏三河拿下自己别在腰间的手枪,朝着上空猛地打了一枪。

        这枪,是他一直配戴在自己上的。

        他出去任务,自然是带着枪的,又是紧张危险的任务,子弹还不少。后来他和敌方发生冲突,后来又伤了,被送到陆军医院,后来转到军区医院,这枪一直都在他身边。

        这次他从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就直接回了家,并没有回到单位,这枪自然也一直没有上交,带在他身上。

        这次他过来找人,也想到了这些难题,这一枪,就派上了用场。

        这一声枪响,顿时就震住了那些村民。

        村民们确实被这一声枪响给震憾住了。

        苏三河道:“我过来是找女儿的,我不想生事。谁敢阻挠,这就是干扰警方办案,我就毙了谁。”

        苏三河的声音很冷,表情更是阴沉得可怕。

        倒真把人唬住了。

        村民们闹,是因为他们仗着公安同志不敢把他们怎样。

        这样的事情,已经很多次了,哪一次公安的同志不是乖乖地回去,不敢再找什么人。

        他们也有理由,他们又不是干那等非法的事情。他们买来的媳妇,那都是正当理由的,都是姑娘娘家自己愿意的。这不叫卖,这叫娶。

        他们出了钱的。

        但是这会,突然来了人,说是姑娘娘家的人,说女方家不同意,是被他们骗过来的。

        这就有点儿问题了。

        有人生了怯意,也有人也蛮不讲理。

        “怎么,你们还想打死我们吗?那来啊,朝着这打。”那人,跟刘赖子家沾亲带故的。

        苏三河却沉着脸,“真的以为我不敢?”

        那人倒有些怕了,不是怕苏三河手里的枪,只是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儿可怕。

        苏三河常年参加任务,身上自然带了血煞之气,普通人还真不敢跟他对视。

        这会,他又怒瞪着眼,那神情,还真的有点儿吓人。

        老刘叔道:“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这真的不干这样犯法的事。”

        正说着,村中突然响起一声惨叫。

        听声音,好像是刘赖子的。

        村里人顿时安静下来,齐齐往那边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

        那方向,就是刘赖子家的方向。

        又没一会儿,又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让苏三河的脸铁青,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他女儿咪儿的声音。

        他也管不了这许多,推开这些人,就往发出声音的地方奔了过去。

        还没到地方,就看到刘赖子抱着苏咪儿,那张臭哄哄的嘴,就要往咪儿的脸上拱去。

        他顿时怒了,管不得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就把人一顿揍。

        后面跟上来的人也都怔住了。

        这刘赖头,似乎不对劲。

        浑身带着血气,神情也不对,像个野兽似的。

        后面跟上来的老刘叔等人,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

        感觉要出事。

        作者有话要说:  更一章吧,第二章在晚上十一点之后。

        红包有的。

        作者君的预收:《我靠玄学爆红娱乐圈》

        文案:都说唐果福气大,明明不用做什么,要演技没演技,不会唱也不会跳,只是个花瓶。仗着金主的后台,就有享不完的片酬,抄不完的话题。

        常年霸占娱乐圈头条。

        被毒粉喻为娱乐圈一大毒瘤。

        但她又是不幸的。

        解约,封杀,被人骂着滚出娱乐圈。

        最后被逼得从十八楼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重活一世,她才知道,自己竟然活在一本书里。

        她竟然是作为女主剥夺气运的……养料。

        到时,未婚夫是女主的,她的名声是女主的,甚至连美貌和演技,都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她会倒霉到喝口水都塞牙,而女主会乘风破浪,踩着她的尸体,走上人生巅峰。

        唐果:“老娘不干了!”

        回到十八岁那年,她的演绎生涯刚刚开始。

        重生后,自带外挂。

        血脉传承,开启天眼,能知过去未来。

        她会被男主女主逼死?

        没有的事!

        被人逆天换了命盘?

        那就换回来,顺便送她一道霉运符。

        并送她一首“凉凉”。

        算命相面,风水堪舆,符箓咒法。

        小剧场:

        唐果:导演,这场地风水不对,会引来鬼煞。

        某知名导演:不可能,我都看过风水,也选过吉日。

        几天后。

        “救命啊,唐大师!”

        唐果:别再养小鬼了,会遭到反噬的。

        某三栖影帝:我没有养小鬼,再胡说,就让人封杀你!

        当日,影帝被小鬼缠住,被紧急送往医院。

        感谢在2020-10-10  22:20:22~2020-10-12  14:42: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227167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乐山乐水  16瓶;芝麻糊小可爱、笑语盈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址    ,:

  http://www.lewen0.com/85/85787/398337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