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七零反派他姐姐三岁半 > 第 16 章

第 16 章

        苏咪儿此时正跟苏昱走在镇上。

        她本来想去县里的,但是上河村离县里实在太远了。而镇上只离上河村只有二十分钟,她牵着弟弟的手,很快就能够到镇上。

        她的手里拿着当时大队长让人赔给她的两块钱。

        两块钱不少了,能买不少东西。

        苏咪儿对钱的概念不明显,但也知道两块钱能买不少东西。

        大娘一直不给她和弟弟东西吃,早上和晚上,因为奶奶他们都回来了,大娘不敢饿着他们。但中午,那是绝对没有吃的。

        苏咪儿饿。

        家里的活,她也不干了。

        她不是真正的苏咪儿,没有为家里奉献一切的想法。她的念头只有一个,不让自己挨饿,还有不让弟弟挨饿。

        所以,她拿着钱,就拉着苏昱一起跑了出来。管刘招娣会不会骂她,刘招娣越气极败坏,她越高兴。

        她还找不到刺激她的方法呢。

        苏咪儿给苏昱买了一个大包子,她自己也一个。

        现在的包子个头很大,一个包子足有一个半手掌那么大。

        就是咪儿胃口向来大,一个包子也够她吃的。更别说小不点苏昱了。

        包子也不贵,就五分钱,两个包子一毛钱。

        终是这样,苏昱还是心疼极了。他觉得阿姐不应该用一毛钱买两个大包子,就应该买一个,两人分着吃。

        苏咪儿幸福地吃着包子,一眼就瞧见了弟弟那双皱着的眉头,她像看出了弟弟的心事,一手拿着大包子,一手摸上他柔软的头顶,“阿昱,姐姐有能力让你一个星期吃上一次包子。”

        她没有说每天吃上包子,但一个星期吃一次,还是有能力的。

        “阿姐,钱省着用,我不吃包子没事的。”

        苏昱知道,阿姐手里就两块钱,要是每个星期吃一次,两块钱是不是只能吃几次?

        他扳着手指头算,算了老半天,也没算清楚,只觉得吃不了多久。

        苏咪儿:“没事,阿姐有鱼,能想办法换钱。”

        苏昱却并不知道,现在是不让私下做生意的,他以为真的可以拿鱼换钱,就像上次大队长让人赔他们钱一样。

        他又高兴起来,美美地吃起了包子。

        嗯,包子真香,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包子。

        要是能经常吃到,那是最幸福不过的事情。

        他珍惜地吃着,就好像这个包子是这世上最美味的东西,他怕吃得太快了,一下子吃没了,他就尝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他小口地咬着,慢慢地咀嚼着,品尝着口中的美味,忍不住感叹,“要是能天天吃就好了。”

        苏咪儿:“姐姐会努力的。”

        苏昱脸有些微微发红,他说:“阿姐,我瞎说的。”

        别说每天吃了,阿姐说的一个星期吃一次都是奢望,他能一年吃上一次,他就满足了。

        苏咪儿小大人一样地拍拍自己的胸膛:“阿昱,姐姐一定会让你经常吃到包子的。”

        苏昱听了,眼里全是崇拜:“我相信阿姐。”又细细地啃着包子,

        苏咪儿吃饱喝足,却见苏昱还在啃那个大包子。

        苏昱毕竟是个小不点,哪怕他胃再大,也吃不了这么大的一个包子,只啃了一半,他就饱了。

        “阿姐,我吃饱了,你吃。”他舍不得浪费包子。

        苏咪儿看了一眼被啃掉一半的包子,摇头:“我给你包起来,回家等没人的时候,我再热给你吃。”

        她用油纸,将那半个包子包了起来,塞进了口袋里。

        牵着苏昱的手,就往家赶。

        但是她并不知道,这一次回家,迎接她的将是一个灾难。

        ……

        刘招娣这几天很忙,忙着给苏咪儿找婆家。

        他跟苏大山商量过,想给咪儿找个婆家。

        苏大山并不知道刘招娣想把咪儿卖到山里给老光棍当媳妇。

        他想了想,咪儿快十六岁了,这个年龄,在农村里也确实可以说婆家了。倒是没有拒绝。

        这事,刘招娣只跟苏大山说了,并没有告诉苏老太。

        她太了解苏老太的性格了,如果让她知道,自己说的婆家,竟然是山里头的老光棍,她非得吃了自己不可。

        她就相着,等到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老太婆就算不答应,也晚了。

        她就抱着这个想法,只要想到她把家里吃闲饭的傻子卖出去,不但少了一双吃饭的筷子,还能多出来聘礼。

        刘小娟可是说了,只要苏咪儿嫁过去,她侄子那边可以出两百块的聘礼。

        两百块啊,那可不是小钱。

        两百块,足够当家的在田地里干一年了。

        阿翌已经十八岁了,该娶媳妇了。苏家大房并没有多少钱,就靠着当家的一个种田的,一年能攒下多少钱?

        以前老三没有失踪,每个月都给家里寄钱,老三媳妇在的时候,这钱当然落不到她手里,后来老三媳妇没了,这钱就到了她手里。

        可现在老三失踪了,连这个钱都没了,想要娶媳妇,有多难。

        更何况,家里有个傻子,相亲的姑娘一听,不管出多少聘礼都不干。

        现在把苏咪儿嫁出去了,就再不怕有人嫌弃苏家有个傻子了。

        刘招娣喜滋滋地回家,到家后没有见到苏咪儿和苏昱姐弟俩,她倒也不恼。

        有好事,又怎么会恼?

        ……

        苏三河归家似箭。

        但他回家并不是那么容易,办理出院手续需要时间,院领导一直不同意他出塞。

        哪怕出院,他又要去单位报道,再请假。

        他倒是想不顾一切,从医院出来就回家,但他并不是自由的人。

        不请假,他连火车都上不了。

        好不容易磨得院领导同意了他出院,但必须要第二天检查完再走,否则不给批出院手续。

        苏三河很无奈。

        心里想:以后绝不轻易受伤,不能再进医院。

        在他心里,医院都是坑人的地方,进了医院,更是连人身自由也没有。

        但是他很无奈,批不了出院手续,他就出不了院。

        只能忍。

        而且他嚷着要出院的事情,上级领导也知道了。

        上级领导给他的指示是:听从院方的安排。

        他心急如焚,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除非他不想干了,转业回家。

        “院长,我能打个电话吗?”苏三河心绪不宁。

        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

        总觉得,家里要出事。

        这个请求,院长倒没有拒绝。

        苏三河第一个电话,打到了海县的武装部。

        上河村并没有安装电话,他想知道家里的情况,也不容易,他就想到了武装部。

        武装部有他同乡的战友。

        “老许……对,是我,苏三河。对,我没事,……你可知我家里的情况?……哦,你不知?那麻烦你上我家看看,对!……行行,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等我休假回家,我请你喝酒!”

        挂下电话,苏三河又想了想,拨下另一组号码,打给了他的老团长:“首长,我想跟你请假……”

        ……

        接到他电话后,老许不等下班,就去了上河村。

        老许不是上河村人,但是同一个公社的。

        当年和苏三河一起出去当兵,在一个连长。后来苏三河升了官,他到排长就退伍回家了,进了县武装部,现在是一个普通的科员。

        就算是普通的科员,那也是国家公务员,在镇里那都是头一份的。

        他从电话里听出了老苏的焦急,正好他要去公社里商量民兵组建工作,正好可以拐去上河村,看看苏家什么事。

        可别真出事啊。

        *

        此时,苏家乱套了!

        因为苏咪儿失踪了。

        最先发现不对的,就是苏昱。

        苏昱虽然还小,但他极其敏感。

        阿姐虽然偶尔也会不带他出门,但是每次出去的时候,都会跟他说,自己去哪,让他不要担心。

        更甚至,现在咪儿出门,经常带着苏昱。

        但这一次,咪儿去失踪了。

        已经一天一夜了。

        “一定是大娘,一定是她!”苏昱不懂什么,但他知道家里对他们姐弟俩有敌意的人,也就那几人。

        最有敌意的,就是大娘。

        她一直都说他们姐弟俩是吃闲饭的,她不想养着他们。

        还说阿姐是傻子,最没用。

        这个时候,苏大山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他沉着脸问刘招娣:“怎么回事?”

        刘招娣睁眼说瞎话:“什么怎么回事?我怎么知道啊?”

        苏大山想起了前几天刘招娣跟他说的话,刘招娣说想给咪儿找一门亲事。

        但找什么样的亲事,她没说。他当时也只觉得,不管怎样,咪儿傻子不太灵光,找个婆家也好。也没指望过找什么婆家,只要能嫁出去就行。

        但现在看来,似乎……

        和他想得不一样?

        他张嘴,想要问关于给咪儿找婆家的事,但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

        他看到了他娘那双瞪着的眼睛。

        刘招娣还在那里装傻,连说不知道。

        此时,苏老太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肯定是这婆娘瞒着她,干了什么事情。

        她怒道:“刘招娣,你到底干了什么事?”

        刘招娣还在那里装傻,连说没有的事。

        “咪儿这里不太灵光,谁知道她跑哪去了啊。”刘招娣打死都不承认。

        这时,过来送消息的老许正走到门口。

        苏家院门没关,他就这么走了进来,就听到了屋里头争吵的声音。

        苏嘛儿失踪的事,他听了个分明。

        这一下子,老许也慌了。

        这可得了,老苏对这个闺女有多宠,他不是不知道。

        这会不见了,等苏家回来,还不得翻天了?

        “小许,你说的是真的?老三要回来了?”一听到老三没死,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苏老爹。

        之前苏咪儿失踪,他一直都没有发表意见,坐在那里只是抽着旱烟。

        此时听到老许说,老三就要回来了,他心口的喜悦顿时涨满了整个胸腔。

        “对,老苏说就这几天回来。”

        这个消息,震惊了苏家人,有人欢喜有人忧。

        苏昱哭道:“阿爹要回来了,我要告诉他,有人欺负阿姐,我要告诉他!”

        这话一出,有人顿时慌了。

        苏老爹道:“阿昱,别乱说。”

        苏昱:“我没有乱说,阿姐失踪了,肯定是大娘干的,肯定是她干的!她就见不得我和阿姐好!”哭得更加大声。

        刘招娣慌得不行,她道:“阿昱,你乱讲什么?我什么时候卖你阿姐了!”

        老许是精明人,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事跟刘招娣脱不了干系。

        这个屋子里,都不是笨人,听到刘招娣自己嚷嚷出来,众人脸色唰得都变了。

        苏老太浑身气得发抖,用尽全部的力气,用力地扇了她一巴掌:“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让老大休了你!”

  http://www.lewen0.com/85/85787/398337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