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七零反派他姐姐三岁半 > 9. 第 9 章

9. 第 9 章

        大队长是被人叫过来的。

        这事闹大了,自然是去叫了离这最近的大队长。

        苏大山和苏老爹也跟了过来。

        这毕竟是事关苏家的事,他们两个是苏家的大家长,怎么可能不到场。

        苏老爹当时就沉下了脸,但也没说话。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苏咪儿被一道目光盯着,望了过去,见是原主的爷爷,她朝他笑了笑。

        还笑,**的都不知道!

        刘招娣见状,心里想。

        她知道公爹并不喜欢这个孙女。

        又好面子,这会在全村人面前丢了脸,心情能好?

        “怎么回事?”大队长沉声问。

        大队长一来,七嘴八舌的人,顿时没声了。

        他们可以在苏咪儿面前嚣张,却不敢在大队长面前嚣张。

        大队长可是除了村长**,上河村最大的官。

        有人道:“苏家老三的闺女偷吃了村里那条河的鱼。”

        大队长看了一眼在旁不说话的苏咪儿,想到她的状况,只道:“咪儿的情况比较特殊,吃了就吃了。大家都散了吧,这事我会上报给村委,跟村长和支书说的。”

        心里也没想过要惩罚苏咪儿。

        毕竟在他眼里,苏咪儿就算真做出这事,那也怨不了她。

        但有人却不依了:“大队长,你不能因为苏咪儿是个傻子,就放过啊。”

        大队长脸拉了下来,不悦地瞪向那个说话的村民。

        大有被人置疑的不悦。

        那人缩了一下脖子,但想到自己说的没有错,硬着头皮站在那里。

        “那你说怎么办?”大队长的声音很冷。

        说出这话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心里想,这人完蛋了。

        敢置疑大队长的决定,不是找死吗?

        那人舔了舔嘴唇,大着胆子道:“苏咪儿是傻子,但苏家没人了吗?不是还有苏老爷和苏大山吗?按规矩来,照常赔偿。”

        这话一出,刘招娣首先变了脸色,她骂:“老赖子,这是刀子没割在你身上,不疼是吧?大队长都说咪儿是情况特殊,不予追究。怎么,你能当村委的家啊?”

        那人想怼回去,但是大队长已经不想听他说话了,“闭嘴!”

        那人道:“大队长叫你闭嘴。”

        大队长:“我叫你闭嘴!”

        那人焉了。

        “大家别吵了。”声音软软的,苏咪儿吸着鼻子道,“大伯伯,别为我争吵了。”

        单薄的身子站在那里,让人怜惜。

        大队长想到苏咪儿的情况,还有她父母兼无,他的心顿时软了下来。

        “放心吧,伯伯不会让人罚你的。”

        苏咪儿“嗯”了一声,“但是,我没有抓河里的鱼啊。我刚才已经跟他们说了,我吃的是自己挖的水塘的鱼。大伯伯,我的水塘挖在自己家的自留地,也属于村里吗?”

        大队长道:“这属于你家的私产。”

        “那我抓自己家的鱼,犯法了吗?”

        大队长:“不犯法。”

        哪怕大队长认为苏咪儿抓的就是公河里的鱼,这个时候也应声着。

        苏咪儿:“他们都不信我抓的是自家的鱼。大伯伯,你是村子里的负责人,你能给我主持公道吗?”

        大队长:“嗯?”

        心里倒是有些埋怨这些村民,怎么就逼得这个孩子到这份上?

        咪儿的阿爹对上河村可不是没贡献,他的贡献很大。如今英雄的女儿,在村子里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们竟还咄咄逼人。

        当初受咪儿阿爹恩惠的时候,怎么不往外推说不用?

        这会倒是当出头鸟了。

        苏咪儿笑道:“但我不会让大伯伯为难。我的鱼自然跟河里抓的不一样,你们吃过就知道了。”

        很多人不信。

        但大队长站在这里,他们也不敢再乱说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大队长就是想偏袒苏咪儿。

        苏老爹一直不说话,看到大队长的举动,他也知道自家不会有麻烦了。

        心放回了肚子。

        此时听到苏咪儿说要自证清白,他就差揭开她的脑子好好看看,这傻子真是他们家的?

        大队长都说不追究了,她还提?

        苏咪儿:“我知道大家不信,就算大伯伯说不追究,但我不想受着这份冤枉。大伯伯,我的鱼真的不一样,吃过就知道了。或是不相信,可以两边一起比较。”

        大队长看着她,那眼睫毛上似乎还挂着泪珠。

        他的心里真的有点儿恨那些找茬的村民了。

        把孩子逼成这样。

        他道:“好,大伯给你公道。”

        就下令,让人从水塘里抓了两条鱼。

        又从公河里抓了两条。

        为公平起见,还让苏琳儿烤着,大家各自吃了一些。

        这味果然就品出来了,果真不一样。

        苏咪儿水塘那抓的鱼,更鲜更香,还真跟他们闻到的味一样。

        反观河里抓的,就跟平日里他们吃的不一样。

        “是这个味!”有人道。

        大家心里想:吃了咪儿水塘里的鱼,谁还去吃公河的?

        两边的鱼,味道天差地别。

        不用再拿其他证明,大家都把心偏到了咪儿身上。

        她说的是实话。

        刺头想再挑衅,却找不到理。

        这时,苏咪儿道:“大伯伯,他们说,公河里的鱼是要赔钱的,那现在他们都吃了,是不是也得赔钱啊?”

        这话要是其他人问,大队长一准拍他脑门上。

        但这话是苏咪儿问的。她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看着你,让人说不出个不字。

        大队长:“是。”

        “那是不是,他们吃了我的鱼,也要拿钱啊?”苏咪儿又问。

        大队长:“是。”

        苏咪儿开心了:“我不要大伯伯的钱,我只要那几个人的钱。他们刚才说我,说我偷了大家的鱼。”

        那几个人舞得最凶,特别是那个曾经反驳大队长的老赖头。

        老赖头的脸,顿时红了。

        他忍不住道:“怎么还要给钱?我们是还你清白的。”

        苏咪儿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他,“你不想给吗?你要实在不想给,那不给也行。”

        “不行。”此时,大队长发话了。

        苏咪儿却狡黠地笑着,她就知道大队长不会放过那人。

        果然如此。

        ……

        这事,就在大队长的主持下,结束了。

        该赔钱赔钱,该赔罪赔罪。

        有惊无险地过了,没人的时候,苏昱悄悄地问苏咪儿:“阿姐,你是怎么办到的?”

        苏咪儿却笑道:“你猜呢?”

        苏昱猜不出来,再问,苏咪儿却不说,他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

        苏咪儿道:“小家伙气性还那么大。”又道,“那是我以前挖的,那时没想过养鱼,没想到竟然派上用场了。”

        也就是苏昱还小,他若大点,就能够发现她话里的漏洞。

        这水塘不可能以前没事干挖的,分明就是为今天的事准备的。

        而且这是在自家自留地上,若是以前挖的,大伯大娘他们会不知道?

        他们没说,说明以前就没有这个水塘的存在。

        但苏昱还想不到这么多。

        他没有想到,刘招娣却想到了。

        不但刘招娣想到了,苏老爹他们也想到了。

        但此时没有一个人提出疑问。

        刘招娣为人刻薄,她并不笨。

        很快就理清楚所有的事件来龙去脉,他们被耍了。

        这骗骗坏人也就行了,骗自家人,怎么可能骗得了。

        但刘招娣也知道,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现在不是她找苏咪儿算账的时候,一旦被人知道咪儿她们抓的是公家的鱼,那最后赔钱的只会是整个苏家。

        遭难的还有他们大房。

        她忍着这气,一直到家里。

        终于爆发了。

        掐着腰,指着苏咪儿的鼻子就开骂,骂得很难听。

        苏咪儿却一脸的享受,并没有因为刘招娣的骂声。

        她正跟管家先生交流着:

        “管家先生,恶意是不是很充裕?”

        此时,管家先生又变成了那个小球。

        不,是大球。

        他现在异常大。

        这个时候,苏咪儿终于看清楚了,管家先生是怎么吸食恶意值的。

        那个圆球,突然裂开一个口子,就好像嘴一样。

        然后“吸溜”一声,将刘招娣身上散发的恶意,全部吸进了嘴里。

        随后咀嚼两下,反哺给了她。

        她的脑海里响起了那个机器声:【接收恶意值+10】

        原来恶意值能量转换,是这么来的。

        苏咪儿眼睛一亮。

        随后,她就感觉到了那种被灵气冲刷的感觉。

        真是太爽了。

        苏咪儿就这样站着跟管家先生聊着天,但是在别人眼里,就变成了她站着任由刘招娣骂着。

        很多人看不过去了。

        就连苏琳都看不过眼。

        苏昱更是把苏老太叫了过来。

        大娘欺负阿姐,他受不了。

        “老大家的,你干什么?”苏老太从房里出来,就看到了揪着苏咪儿骂的刘招娣。

        “她都骂阿姐好久了。”苏昱告状。

        苏老太忍不住看向苏咪儿,见她一动不动地任由骂着,心疼得不得了。

        “咪儿,你有没有事?”

        苏咪儿笑道:“没事,我很好。”

        对于刘招娣的辱骂,她倒从不放心上。

        刘招娣每次针对,就有十个恶意值,不要太爽,她来者不拒。

        苏咪儿这样子,越发让苏老太心疼了。

        在心里叹道,可怜了这两孩子,失去了爹娘,竟被人揉搓至此。

        为此,苏老太看向刘招娣的眼神,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

        刘招娣为自己狡辩:“阿娘,不是我要骂她,她实在是太过分了。”

        苏老太却道:“咪儿能惹你多大火?只要你不惹上她就行了。”

        刘招娣简直气笑了。

        这老太太是瞎眼了?竟说瞎话?

        “行了。”苏老爹沉声道。

        苏老太张了张嘴,在迎上苏老爹的眼神时,不甘愿地闭上了嘴。

        苏老爹又道:“咪儿,你过来,阿爷有话问你。”

        苏咪儿:“阿爷,什么事啊?”

        苏老爹:“你什么时候在自家自留地挖的水塘?”

        苏咪儿:“挖了有段时间了。阿爷,我不想自家的地荒着,我和阿昱又干不了农活,就想着挖水塘养鱼,饿不着。”

        苏老爹一噎,总觉得苏咪儿这话中有话。

        这是在埋怨他区别对待,对她和阿昱不上心吗?

        再看看苏咪儿,还是那副样子,想到她的情况,心里想:他真是糊涂了,怎么会认为咪儿这话是故意刺他呢?咪儿就是个傻子,她懂什么?

        *

        洗刷睡觉。

        大房这边,刘招娣正跟苏大山说着话。

        “大山,你说阿娘为什么那么护着咪儿?”

        苏大山:“咪儿是阿娘的亲孙女,她护着也没错。”

        “怎么一样?咪儿这里不正常,护着有用吗?自家好的孙子孙女不护,偏偏要护那不成气的。”刘招娣忍不住声音大了些。

        苏大山沉声道:“刘招娣,你怎么讲话的?”瞪了过去,“那是我亲侄女,是老三的亲闺女。”

        刘招娣忍不住道:“是又怎样?老三又回不来,难道要我们养他们姐弟一辈子?”

        苏大山道:“谁跟你说老三回不来了?”

        刘招娣一凝。

        苏大山:“老三只是失踪,不是**,他会回来的。”

        刘招娣心里想:要回来,早回来了,不会等到现在。

        那边也没说他还活着,只怕过不了多久,就要送死亡消息了。

        但这话,她只敢在心里想想,不敢真跟苏大山呛。

        苏大山的脾气,她太知道了,这就是个犟牛。

        真惹怒了他,他可不管她是不是他媳妇,真会将她赶回娘家去。

        苏大山怒道:“刘招娣,我劝你良善。老三还没死呢,你就敢**他留下来的孩子。他要回来了,第一个不会饶过你,我也不会饶你。”

  http://www.lewen0.com/85/85787/39833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