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七零反派他姐姐三岁半 > 2. 第 2 章

2. 第 2 章

        苏咪儿那双眼睛恍若星辰,就一眼,仿佛能将人吸进去一样。

        刘招娣收回了视线,忍不住咳嗽一声:“咪儿,你觉得怎样?”

        苏咪儿却并没有理她,而是开始检查起了自己的身体。

        苏咪儿穿越其实有段时间了。

        算算时间,已经有十二年了。

        但前面的十几年,她一直处于记忆混乱,记不起以前的事。

        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原主苏咪儿。

        直到,今天她掉入了山崖,那些记忆就像放电影一样地,全部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她想起自己是谁了。

        她是小仓鼠。

        他们仓鼠一族,生来都会在身体里铸就一个空间。

        也被称空间鼠。

        但和上界的仓银鼠不一样,那才是真正的空间鼠,能打开空间壁那种。

        只是没有化形的仓鼠,在嘴里会开辟出一个空间。

        但小仓仓也很小,最多也就能放下大概篮球大小空间的东西。

        随着修炼,修身的升高,天赋高三百年就能够化形了。

        化形后的小仓仓就大了。

        修为大小,空间大小,最小的空间也能够达到一间屋子,大概几平方到上百平不等。

        苏咪儿比较特殊。

        她刚出生就化形了。

        她身体里的空间比较大,足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几百平。

        对于仓鼠一族,像她这样的天赋灵通,族长说上万年了,就她一个。

        父母,长老,族长,把她当全家——不,全族的宝贝疙瘩。

        但是,山林变迁,灵力越来越弱,族长长老们没有办法,只得把幼崽们送入人间。

        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她竟然出现在这里。

        穿越的时候,还因为空间裂缝和煞气,封闭了她的记忆。

        “管家先生,”苏咪儿喊。

        管家先生是她身上空间的间灵。

        也不是所有的仓鼠身上都有间灵。

        至少,苏咪儿没有在别人的身上看到过间灵。

        爸爸妈妈没有。

        族长没有,长老们也没有。

        苏咪儿的身前浮现出一个小圆球,这圆球慢慢地变化,成了一个白色的小猫咪。

        小猫咪只是看着她,眼中闪烁着光芒。

        看到小猫咪,苏咪儿从心底发出惧怕,尖叫:“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她们仓鼠一族,没有不怕猫的。

        猫是他们的天敌。

        这管家先生,怎么又变成这样子了。

        呜呜……

        苏咪儿的身子忍不住颤抖。

        小猫咪炸毛,极不情愿,想要拒绝。

        但看到苏咪儿的反应,也知道这是本能反应。

        老鼠怕猫,这是天生的。

        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滚了下.身。

        立时就从一只白色小猫咪,变成了一只白色小仓鼠。

        仔细看,他变化的样子,和苏咪儿的本体还有些像。

        看到他变了身,苏咪儿颤抖的身子,这才慢慢止住。

        “以后不许变猫咪吓我!”苏咪儿气势汹汹。

        管家先生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但。

        苏咪儿嘟着嘴,那样子倒是让某猫,脸上的表情有所缓和。

        得到他的保证,苏咪儿才道:“管家先生,现在什么情况?”

        于是,管家先生开始介绍。

        在他的介绍下,苏咪儿终于知道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她穿进了一本书里,这本书叫《锦鲤七零》。

        从书名就可以看出来,女主身怀锦鲤运。

        但她穿成的,并不是书中的女主,而是书里的反派的姐姐,——一个注定早死的女配。

        苏咪儿梳理了一下剧情,大概是这样的:

        【女配从小就被奶奶称为福星,在她还未出生的时候,奶奶就做了梦,梦见福娃下凡,自小就疼她。她也果然不负众望,刚一出生,就给家里带来了福运。不但帮大伯二伯一家解决了就业问题,而且旺得自己的阿爹也连升三级。但一切的变故,在三岁那年改变了。三岁时,女配发了高烧,醒来后心智永远停留在三岁,再没长大后。随着这次高烧,家里也开始败了。先是女配的娘死了,后来爹也失踪了,她被一家人称为不祥的人。和弟弟相依为命,十六岁那年,她会死,而且死得很惨。】

        要是不祥,那前三年哪来的福报?

        这分明就是被什么破坏了。

        书里说,她一生会有三次大灾难,一次是在三岁,高烧不退,最后烧成傻子。第二次是在十五岁,从山崖摔下去,差点摔成瘫痪,好不容易才捡回命来。第三次就是在十六岁。中间也有很多次意外,但都挺过来了。直到被家里卖到了山里,最后惨死。

        三岁那年,苏咪儿知道,她就是在那个时候穿进来的。

        十五岁就是这一次了,她从山上摔下去,恢复记忆。

        至于十六岁……

        正想着,她感觉到了很强的恶意。

        她对恶意很敏感。

        她望向了恶意来源处,就看到了一个女人盯着她。

        这个女人她认识,正是原主的大伯娘。

        因为刚刚恢复记忆,她一时之间并没有收回威压。

        只一眼,刘招娣就仿佛窒息在死亡中。

        “姐,你醒了?”

        一声惊喜的声音,打断了苏咪儿对刘招娣的注视。

        苏咪儿回过头去,就看到了一颗小脑袋。

        苏咪儿瞪大了眼睛。

        眨了眨眼睛,是苏昱。

        因为苏昱的打岔,苏咪儿收回了眼神,这让被盯住的刘招娣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她刚才怎么会生起无边的恐惧?

        刚才她真的以为自己会死。

        但是就那么刹那,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再看苏咪儿,依然是那副痴痴傻傻的样子。

        像个孩童。

        刚才就像是错觉。

        “我饿了。”苏咪儿嘟嚷。

        “姐,我去拿。”苏昱突然举手。

        刘招娣道:“坐着,我去拿。”

        她的脚步一刻不停,就往外跑。

        一跑出房间,她觉得那种压抑感消失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房间,正好看到苏咪儿抬头,朝她笑了一下。

        笑容依然呆萌可爱,一如以往。

        刘招娣拍了下脑袋,刚才真是活见鬼了,她怎么会觉得这丫头的眼神像老三呢?

        想想,苏咪儿是老三的孩子,终是傻了,眼神像他,也没什么奇怪。

        想到这,刘招娣松了口气。

        这时,这边的动静,已经惊动了上房。

        苏老大和苏老爹早就已经去了生产队干活,连苏家大堂哥苏翌也不例外。

        在家的,就只有年幼的苏昱和受伤的苏咪儿,还有要做饭干家务的刘招娣,和一个苏老太。

        此时,被吸引过来的就是苏老太。

        “老大家的,咪儿醒了?”苏老太走出房间,就见到刘招娣从咪儿他们房间出来,随口问了一句。

        刘招娣对苏老太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尊敬。

        但因为现在苏家虽然明面上分了家,但管家的还是苏老爹,只是钱财自由罢了。

        何况老三家的东西,暂时都收在苏老太手里,刘招娣也不想得罪苏老太。

        见她问了,刘招娣道:“是的,咪儿醒了,说饿了,我去给她熬碗粥。”

        苏老太诧异地看了一眼刘招娣,今日她竟然没有为难?

        刘招娣为难咪儿和阿昱,其实老太太都知道。

        倒不是她不想管,而是管不了。

        老三媳妇已经死了,老三又下落不明,就留下了这两个孩子,她和老伴能够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一辈子。

        叹了一声,苏老太走进了咪儿他们的房间。

        此时,苏咪儿正坐在床上,和苏昱两人正在说话。

        咪儿还是跟以前一样,小奶音,语调还是跟以前一样,神态也是,就跟小孩子似的,跟苏昱玩在一起,似乎一点也没有违和感。

        “咪儿,你觉得身体怎样?好点没有?”

        苏咪儿正跟苏昱玩得起劲,突然就听到了一个声音,她望了过去。

        是原主的奶奶。

        苏咪儿说:“阿婆,我好多了。”

        又低下头,跟苏昱玩上了。

        苏老太看着这天真无邪的孙女,在心里一叹。

        明明已经十五岁的孙女,如今却还像个三四岁的孩童。

        当初如果没有高烧,该多好?

        她也会像正常人一样,会去上学,会嫁人。

        但现在,自理都困难,没有人守着她,都会出事。

        还有阿昱,才这么小,现在还有她和老伴,以后呢?

        苏咪儿正跟苏昱玩着挑花绳,却感觉到一道充满惋惜和担忧的目光。

        她懵懂地抬头,就看到了苏老太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苏咪儿眨了眨眼:阿婆在担心她吗?

        对于关心她的人,苏咪儿从来不吝啬好感,她露出笑容:“阿婆,我没事,你不要担心了。”

        见到这样的苏咪儿,苏老太的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饿了吗?”苏老太没有说其他的,只是摸摸她的小脑袋问。

        苏咪儿被她一问,才知道自己的肚子早就已经打了空城计。

        她早就已经饿了。

        她摸摸小肚子,“饿了。”

        苏老太走了出去。

        很快,苏咪儿就听到外面传来的骂声:“老大家的,让你做个饭,竟然做了这许久,你是存是吧?不好做就直说,你个烂心肝的!……”

        苏咪儿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阿婆这么彪悍的?

        旁边苏昱道:“大娘被骂了,阿婆好久没这么骂人了。”

        真好听。

        苏咪儿忍不住问:“阿婆都是这么骂人的?”

        她虽然穿越很多了,但以前一直混混沌沌,记忆全无,也不知道老太太是怎么骂人的。

        苏咪儿好奇的模样,嘴巴张着,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苏昱得意地一挺小胸脯:“阿婆以前骂人,很厉害的。”

        虽然,现在她都不在家里骂人了。

        哪怕她被大娘欺负了,阿婆都不会像今天这么骂大娘。

        苏昱忍不住看了一眼懵懂的姐姐,肯定是因为姐姐。

        姐姐受伤了,阿婆才这么大火。

        苏昱又想到了刘招娣,他得意的气息又降了几分,他忍不住说:“姐姐,阿婆能压制住大娘吗?”

        苏昱虽然人小,但很多事情,哪怕再懵懂,他也有些明白。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苏昱和苏咪儿在大房手里生活了一年多,被压榨了一年多,苏昱没有想象中那么天真。

        他对自己的父母的印象很淡,他从小是跟姐姐相依为命的。

        他也知道,寄人屋下的感觉。

        苏咪儿摇头:“我也不知。”又道,“但我不怕。”

        说着,也学苏昱那样,挺起了小胸脯。

        那模样,跟刚才苏昱的样子,一模一样。

        苏昱也笑得眉眼弯弯,“嗯,不怕。等以后我长大了,我保护姐姐。”说着,还拍拍小胸脯。

        苏咪儿也笑:“好,我给阿昱保护。”

        姐弟俩你来我往,笑得开心,玩得也开心。

        苏咪儿摸摸肚子,饭还没有来吗?

        苏昱:“姐姐,你等一下,我去催催。”说着,就蹬蹬地跑了出去。

        门外传来了苏昱的声音:“大娘,饭好了吗?姐姐饿了。”

        ……

        被一老一小,这么催着,特别是苏昱那双“她分明不想给苏咪儿”吃饭的眼神,让她很恼火。

        但苏老太盯着。

        她很想摔了手中的锅。

        到了晚饭,所有在外面干活的人,都回来了。

        一听说苏咪儿醒了,他们自是高兴。

        但也只是高兴,倒也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涛。

        毕竟,苏咪儿在他们的眼中,只是一个傻子。

        一个傻子而已,醒了还是伤了,他们确实不大关心。

        大房。

        刘招娣腰酸背痛。

        她一整天都在家里干家务,以前这些活都是苏咪儿的。

        苏咪儿虽然傻,却正是干活的一把好手。

        但因为她伤了,这些活,才会轮到刘招娣的手里。

        至于苏琳,她今天一天都出去割猪草了。

        哪怕是小辈,除了苏昱才两岁半,什么也干不了,其他人都要出去赚工分。

        没有工分,将来分粮的时候,就要少分,这对于一大家子要吃喝的苏家来说,工分就是命。

        “你说,她就只是受了点伤,却懒在床上两天,她什么时候这么精明了?”刘招娣忍不住唠叨。

        苏大山正在泡脚。

        他在生产地忙了一天了,浑身累得直抽筋,泡泡脚,正好舒缓一下。

        听到她的话,不由道:“咪儿伤成这样,大家都看到了,老李头不也说了,她伤得很重?”

        刘招娣道:“哪有伤这么重?我今天去看她了,她像没事人一样。如果真伤这么重,醒来还能没事一样?”

        刘招娣认准了,苏咪儿是在偷懒。

        没想到,一个傻子,竟然还会想到偷懒?谁给她的胆?

        苏大山看了她一眼,“招娣,你非得揪着咪儿做什么?老三对咱们有恩,现在他和老三媳妇都去了,就留下这两个孩子。咪儿虽然看着十五岁了,但她小时候被高烧烧坏了脑子,心智就跟阿昱似的。咱能对他们好点,那就好点。”

        刘招娣却撇撇嘴,跟当家的没话说。

        当家的,因为那份兄弟情义,收养了这两个小畜生。

        也不忍为难这两个小的。

        但他怎么就忘了,阿翌已经十八岁了,该说亲了,可家里的钱少得可怜,哪有聘金给他娶媳妇?

        还有阿琳,也已经十六岁了,该说婆家了,家里有个小傻子在,谁家愿意娶她?

        这难道都不是问题吗?

        他怎么一门心思,都为老三家的着想,他怎么就不为自家想想?

        不由的,刘招娣生起了一股子气。

        对苏咪儿,越发地咬牙切齿起来。

  http://www.lewen0.com/85/85787/398337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