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暴君是我白月光 > 番外·前世

番外·前世

        天有不测风云,  宿离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谢云窈生二皇子的时候身体受损,  身子越来越弱,  没几年便染上重病,  卧床不起,有性命之忧,  跟前世一模一样的症状,  只是比起前世晚了三年。

        看着心爱的人病痛缠身,  宿离真恨不得让自己来替她承受这一切,同时也后悔莫及,当初就不应该同意让谢云窈再生孩子。

        谢云窈得知,  宿离把她生病的缘由都归咎到老二身上,最近都不爱理会那孩子。

        谢云窈自然是想跟宿离解释清楚的,这跟孩子没有任何关系,  都是她的劫难,  或许,是她本来就红颜薄命,注定了会染上恶疾,这辈子虽然什么都改变了,  却也逃脱不了命运的制裁。

        上天给了她再一次机会,跟心上人圆满而又幸福,  还育有两儿一女,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恩赐了。

        她握住宿离的手,轻声与他劝说,  “陛下,都是窈窈命中注定,跟孩子没关系,你答应我,别怪他可好。”

        宿离小心翼翼握着她的手,一双眼已是通红,“我只是怪我自己,为何没能照顾好你……”

        他是万分悔恨,明明知道谢云窈会生病,为什么还是没有保护好她。

        谢云窈微微摇头,“你已经做到最好了,是天意如此。”

        天意如此?宿离不信,他就要逆天而行。

        他道:“我一定会救你,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你离开。”

        他绝不容许,窈窈再离开他第二次,想一想便无法接受。

        谢云窈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说“再”?只是连连摇头劝说,“不要,夫君,你答应过窈窈,要做一个好皇帝,千万别再为了我的病,而劳民伤财,不然我会良心不安的……”

        宿离弯下腰,在谢云窈额上落下一个吻,“你别怕,我已经让人准备仙丹了”

        前世的记忆,宿离全都有,所以不会再走那么多弯路,已经让人直接找最有能耐神医回宫,顺便,仙丹也已经在炼制了,就是不知会不会有用,是否还跟前世一样,只能看着她离开。

        谢云窈略微惊讶,他怎么这么快就直接准备仙丹了?

        只是,还没来得及询问,谢云窈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梦里,她又梦见前世的一切。

        最近她病了,总是迷迷糊糊,脑子里冒出前世今生种种记忆。

        前世,在谢云窈眼里,宿离就是一个可怕的恶魔,杀人不眨眼的暴君。

        她被接进宫里的当天晚上,宿离便临幸了她。

        她很害怕至极,一整夜都在瑟瑟发抖,除了嘤嘤哭泣,再也不敢做任何反抗。

        男人一遍一遍的将她揉搓在怀里,滚烫的身子拥着她,告诉她,“只要今后乖乖听话,朕自会善待于你和你的族人。”

        这句话,成了支撑谢云窈活下去的念头,因为她唯一牵挂的,也只有爹娘和族人了。

        若是她在宫里禁锢着,能换来谢家的安宁,似乎也别无选择。

        头一天晚上,也是谢云窈最痛苦的那天,至今想起来,她双腿还微微颤抖,就好像做了一夜可怕的噩梦一样。

        第一回伺候了宿离,谢云窈便因为被折腾得惨了,大病一场,整日卧床不起。

        把宿离倒是吓坏了,他哪能知道,一直克制着,根本没用什么力气,她跟一块嫩豆腐似的,这么经不起折腾。

        谢云窈卧病,宿离暗暗心疼,每日心里牵挂着她,时常过去看她,虽然不太受她待见就是了,这整个宫里,乃至天下,敢给宿离甩脸色的人,恐怕也只有她了。

        谢云窈病养好了之后,才又第二回被传唤过去侍寝。

        这回,谢云窈躺着思索了一阵之后,似乎已经接受了眼前的事实。

        她很听话,也很乖,来到皇帝寝殿之内,便规规矩矩的,伺候着宿离更衣。

        宿离握住她的手,眼前都明亮了几分,“你想通了?”

        谢云窈手一抖,赶紧缩了回来,明显能感觉到,她依旧很是抗拒。

        她低着头,声线死气沉沉,“陛下说过,只要我肯伺候你,你便会善待我谢氏一族,可是当真。”

        她一切只是为了交易,只是为了族人,不带任何情感,面无表情的,像是一块木头。

        宿离点头答应,“自然。”

        谢云窈神情哀愁,只道:“还望陛下,言而有信。”

        她主动伺候了他,帮他解下腰带,拉到床榻上,生疏而又笨拙,眼泪一直止不住的往下.流。

        又是一夜的风雨翻腾,这回宿离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生怕再把她伤到了。

        事后,他还从背后搂着她,玩着她耳边的一缕碎发,贴在她耳畔,磁性的嗓音轻声询问,“我们成亲可好?”

        他想娶她,已经不知想了多久。

        那一瞬间的安宁,都给宿离一种错觉,他们好像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可是事实却给了他狠狠一耳光。

        却不知,谢云窈嘴上答应伺候,心里却是抗拒厌恶他至极,冷冰冰的回答,“妾身配不上陛下,不求什么名分,还望陛下另寻佳偶。”

        宿离笑容渐渐暗淡下去,这才知道,她口是心非,根本不想给他什么名分,单纯只是一场交易。

        宿离对她总是冷漠僵硬的态度很是恼怒,可是,却又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自己心里怄气,每次都会被她气得半死。

        所以一开始,谢云窈进宫并没有什么名分,只是宿离关在宫里的一个玩物。

        后来,是谢云窈主动来求宿离,她哭着质问:“陛下不是答应,我谢氏一族会安然无恙,现在为何食言,还要流放我一家?”

        宿离冷着脸,一想到他们每次做那个事,谢云窈都对他嫌弃至极,便是又委屈,又恼怒,心下刺痛,却只是装出一副趾高气昂,带着帝王那股子冷漠威严,回答,“朕是答应放他们一条生路,可是没说不会流放。”

        家中女眷都是娇生惯养的,谁受得起流放的苦?

        谢云窈喘着粗气,当即跪在了宿离面前,匍匐在地磕头恳求,“求陛下收回成命。”

        宿离唤她,“你过来。”

        谢云窈抹了一把眼泪,颤颤巍巍,从地上站起来,来到宿离面前。

        她还是很怕他,又害怕,又厌恶,每次触碰到他,都显得那么不情愿。

        宿离拉她在腿上坐下,捏着她的下巴,两人对视,询问她,“你若愿意做朕的皇后,朕便可答应收回成命。”

        谢云窈没想到,宿离的交易条件会是这个,显然有些意外。

        似乎看出谢云窈的不情愿,宿离都不明白了,“皇后你都不想做?你知不知道,世上多少人做梦都想要这个皇后的位置,排着队想进朕的后宫,你还瞧不上?”

        进宫这些时日,宿离对她可谓是百般奉承了,可是她从来都不正眼看他一眼,即使假意顺从,也难以掩饰满目厌恶。

        谢云窈只是低声回答,“陛下让想做的人做不行么,为何非要强迫于我。”

        宿离头疼,现在到底是谁在求谁?他压抑着怒气,质问,“你到底还想不想救你爹娘?”

        谢云窈还来了脾气了,“反正我爹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宿离差点没被她给气死……

        明明他只是想要个名分,为什么会这么难?

        后来,谢云窈虽然不答应做皇后,但是总算答应了有名分,册封为了贵妃。

        宿离也按照约定,放过流放她一家,顺便让他爹前去抵御外敌,将功补过。

        父亲远赴边关,对于谢云窈来说是好事,她就等着,爹爹什么时候能东山再起,把她救出皇宫才好。

        谢云窈整日被禁锢在宫里,想见什么人,也必须跟宿离开口才行。

        虽然大多数时候,谢云窈一开口,宿离什么都肯答应,可是谢云窈总不屑于去求他。

        后来父亲果然战胜归来,还立了头功。

        宿离便借此机会,顺势立了谢云窈为后,也没问她同意不同意。

        因为宿离不肯收纳后宫的事情,文武百官早就对谢云窈不满,都说她是迷惑皇帝的妖妃,现在宿离还要立谢云窈为后,自然引起一阵骚动,不过宿离一怒之下杀了两个人之后,一切又平息下来。

        宿离已经下了立后的圣旨,便还询问谢云窈,“窈窈,做朕的皇后可好?”

        谢云窈冷笑,“陛下圣旨已经下了,现在才来问臣妾,臣妾就算不愿,难不成还敢抗旨么?”

        两年相处,谢云窈早就知道,不管她在宿离面前说了什么,他都不会追究,所以最近愈发口无遮拦了。

        当时二人在阁楼上,迎着风,面着月。

        宿离从背后紧紧搂着她在怀里,喘着粗气,询问她,“这两年,你难道还不知朕对你的心意?朕到底哪里入不得你的眼?”

        “你别这样。”谢云窈缩着脖子,想将他往外推,明显很是抗拒。

        可是她越是这种态度,越是惹得宿离抓狂,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她心甘情愿。

        宿离气得红了眼,额上青筋凸起,当即将谢云窈扛起来,便进去扔在了榻上,褪下腰带,气势汹汹的扑上去。

        他突然变脸,像是晴天里突如其来的电闪雷鸣,谢云窈吓到了,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不要……”

        宿离咬牙切齿,“这回可由不得你!”

        他说的是立后的事情,这回,他已经不打算恳求她的情愿了。

        谢云窈哭了整整一夜,声音都哭哑了,可是不管怎么求,宿离也没打算放她。

        冲动之下,用力过猛,谢云窈又一次病了。

        待病好了之后,便是立后大典。

        谢云窈表面好像接受了一切,可是内心,逃离皇宫,逃离那个可怕的男人的想法愈发强烈。

        她本来策划了假死逃跑,可是,不仅没逃掉,帮助她的十多个宫人,全都被宿离一怒之下,当着她的面处死了,不管她哭着如何恳求,宿离这次却绝不姑息。

        眼睁睁看着死了那么多人,谢云窈哪里还敢逃?

        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指望着扶持父兄东山再起,便能救她离开皇宫。

        两年时间,谢衍凭借着实力,加之谢云窈不断给宿离吹耳边风,果然谢衍顺风顺水,再次爬到了重臣地位,还受到皇帝重用,取得皇帝信任。

        谢衍还计划好了,要救谢云窈出去,从此彻底摆脱暴君的控制。

        可是,谢衍的营救计划,还没开始,便以失败告终。

        宿离以谋逆之名,将谢衍打入天牢,听候发落。

        谢云窈听闻这个消息,便知道,她的逃跑计划又失败了,并且这次还连累了父亲,连累了谢家一家。

        得知父亲关在牢里,随时有性命之忧,谢云窈除了去求宿离,别无选择。

        宿离现在痛心至极,他想不明白,为何他对谢云窈掏心掏肺,谢云窈却只想着怎么离开他,怎么逃离皇宫。

        先前计划假死,被发现之后,谢云窈早就再三保证,今后再也不会离开他。

        宿离还以为,她今后真的会心甘情愿跟着他,对她付出了一切信任,甚至启用他爹,可是她呢,这才没两年,就将说过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听说谢云窈跪在雪地里,宿离一瞬间就心软了。

        他亲自出去,将谢云窈扶进来。

        谢云窈又跟以前每回一样,楚楚可怜,苦苦哀求他,“陛下,窈窈知道错了,你放了我爹爹可好?窈窈今后什么都听你的。”

        这种话,宿离早就听腻了,她每回都是这么甜言蜜语的哄他,嘴上说着今后什么都听他的,可是一转眼就翻脸不认人。

        当时他便在想,或许,是因为他们没有孩子,若是谢云窈能为他生个孩子,或许今后为了孩子,便不会再离开他了。

        宿离提出想要孩子,作为交易条件的时候,谢云窈还有些诧异,心下暗暗害怕,因为上一次假死失败之后,谢云窈早就偷偷用过绝子汤,这辈子都不能再为他生子的。

        不过,为了救父亲,谢云窈还是表面上答应了他的要求。

        那天夜里,宿离又一次警告了她,“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下回绝不会再心软,窈窈,我这么爱你,你不许再离开我了。”

        谢云窈所有的后路都被斩断,就算是想离开,恐怕也有心无力了。

        直到又过了一年,宿离还在奇怪,谢云窈肚子怎么还是没动静之时,

        母亲突然病故,谢云窈受了刺激,也跟着一病不起。

        御医一查验,才知谢云窈曾经服用了绝子汤,因为药性猛烈,身体元气大伤,现在遭到反噬,才会病倒不起。

        得知真相之后,看着卧病在床,面色苍白的谢云窈,宿离又气又恼,又痛心疾首。

        他来到床边蹲下,指尖抚过谢云窈的脸颊,心疼的问她,“你为何这般恨我?”

        宿离当时都在想,谢云窈这么恨他,为什么不干脆下药毒死他,或者直接一刀杀了他算了,为什么要伤害自己,以这种方式折磨他。

        曾经无数次,宿离都以为他已经得到了她,可是到头来,都是空欢喜一场,他终究还是求而不得,连最后仅剩的她的肉身,也即将离他而去。

        谢云窈病了,也心灰意冷了。

        她只想着,既然逃不出去,也只有死了才能彻底解脱。

        可是宿离执念太深,心魔入骨,他拉着她,不让她走,一遍一遍的对她说,“窈窈,我会治好你,别离开我。”

        那两年,宿离四处求医问药,甚至不惜用一些邪门歪道,只想拉着谢云窈,吊着她的命,不让她死。

        谢衍失去妻子,女儿还被狗皇帝折磨,实在忍无可忍,已经带着旧部,从北方起兵谋反了。

        可是宿离一心只想着怎么救活谢云窈,根本无心应战,对谢衍放任不管。

        眼看着战事节节败退,叛军直逼京城,谢云窈奄奄一息,宿离也快要撑不住了。

        好不容易找神秘高人求来的仙丹,就是宿离最后的希望。

        在最后一刻,宿离快马将仙丹带回皇宫之时,谢云窈已经快要不行了。

        宿离赶紧将仙丹塞进谢云窈嘴里,还警告她,“朕不许你死,你若是死了,朕就杀光世上所有姓谢的!”

        谢云窈被他气得,都差点翻身坐起了,却只是吐出一口鲜血,恨恨说道:“你不是说爱我么,何不殉情来陪我,我在黄泉路上等你。”

        眼睁睁看着她闭上眼,手臂垂下,彻底没了生息,宿离整个人都崩溃了,好似一座高耸的山峰,一点一点被掏空,最终一瞬间坍塌,只剩下满天尘土。

        他身为一朝帝王,看似拥有了一切,实则一无所有。

        他虽然成功复仇,得到天下,可是亲朋好友死得一个不剩,只留下他孤家寡人,甚至想要个孩子也是奢望。

        他看似做了至高无上的皇帝,可身边一个可以信任的人都没有,所有人表面恭敬,其实都想让他死。

        他唯一活在世上的希望,最爱的人,却宁愿死也不愿多看他一眼。

        “窈窈……”

        为什么要对他这么狠心。

        宿离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魂不守舍,抱着她的尸首,久久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神情呆滞,仿佛已经化为一座雕像。

        他还在等,指望或许再等一等,仙丹就能起效果,她就能起死回生。

        直到不知坐了多久,宿离才发现谢云窈手里好像捏着什么东西。

        将她的手一点点掰开,展开一看,才见是一张画像,是容堇的画像。

        那一瞬间,宿离有点懵……

        她为什么会存着容堇的画像?

        容堇是宿离曾经用过的一个身份,他当初还是容堇的时候,就早已对谢云窈一见钟情,暗暗肖想。

        那时候,她在他眼里就是高高在上的神女,他们没有说过几句话,接触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他一直爱慕着她,不曾忘记过她,所以打下京城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将她接进皇宫。

        多年来,不论如何掏心掏肺,都对她求而不得,宿离一直想不明白,到底他哪里对不起她。

        可是,看见这幅画的一瞬间,宿离好像恍然大悟了。

        原来在她心里的人,一直是早就死了的容堇,这么多年他却浑然不知,一心只想着,只要他一心一意对她,她就算是块石头,也早晚会被他所感动。

        可是他错了,一开始就错了,他们两个,本来就是错的。

        绝望的时候,宿离想起谢云窈说的那句话,“殉情来陪我”。

        宿离点燃了那张画像,想一把火烧光清宁殿,让一切都化为灰烬。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谢云窈昏昏沉沉,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看见面前有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虽然他脸上有一道难看的疤痕,却也掩盖不住原本俊美的一张脸。

        谢云窈许久才试探的开口询问,“你是,容二哥哥?”

        她肯定是死了,才会看见容二哥哥,谢云窈左右环顾一眼,“我是在阴曹地府么?”

        男人对她抿唇一笑,眼底流露出绵绵情意。

        *

        谢云窈是哭着醒过来的,小心肝都哭得一颤一颤的。

        宿离心疼得将她圈在怀里,柔声安慰着她,“窈窈别哭了。”

        谢云窈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有点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也不知自己是在前世还在今生,自顾抱着他,对他说,“夫君,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对你。”

        他明明一直都爱她,为什么她要对他那般残忍。

        宿离倒是有点不明所以,他轻轻拍着她的背,“窈窈怎么了,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啊。”

        谢云窈幻视一眼周围,也是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她已经重活了一世,这一世,她已经将所有一切都弥补给他,他们是心心相惜,幸福美满的,有父母,有朋友,也有儿女,还有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她刚刚只是做了个梦,梦里又想起了前世。

        谢云窈深吸一口气,憋着眼泪,从宿离怀里仰起头来,看着他道:“夫君,窈窈不想死,我要跟夫君携手白头,要看着孩子们长大,还要看着他们也生儿育女。”

        宿离轻笑,“窈窈不会有事,御医都说了,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大概是宿离这回寻到捷径,谢云窈的病还没有到无药可治的地步。

        谢云窈想了想,他都跟宿离这么多年了,也应该告诉他一切了,许久才道:“其实,我早就死过一回了。”

        宿离却好像一点也不惊讶,点点头,“我知道,放心,这回我绝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你走。”

        谢云窈不知哪里来的精神,蹭的一下坐直身子,惊讶的看着宿离,“你还记得前世的事?”

        宿离只是微笑点头,他早就一切都通透了。

        好像在预料之外,又好像在情理之中。

        谢云窈好像也没有多惊讶,反而很快就接受了。

        她欣然一笑,一把将宿离抱得更紧了些。

        宿离问她,“我想知道,前世,窈窈心里可有我么?”

        谢云窈一如当初那样,红着脸,埋进男人怀里,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

        她仔细想了想,前世的容二哥哥,对她来说,只是惊鸿一瞥,念念不忘罢了,其实真正与她爱恨纠葛那么多年的,本来就是宿离。

        宿离捧着她的脸,直视着她的眼睛,逼问她,“必须知道。”

        谢云窈不肯说,“人家本来就不知道啊!”

        宿离又问她,“那好,以前的都不重要了,你现在心里的是谁?”

        还是,对容堇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么?

        当然早就不是了,谢云窈眼里,只有她的夫君。

        她仰起头,调皮的模样,咬了一口他的下巴,娇小盈盈,“当然是你啊!”

        被咬了下巴的宿离,似乎是为了反击,勾着她的后脑勺,一口便咬住她的唇,带着迷恋,拨开她的唇瓣,品尝她口中香甜,好似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去才肯罢休。

        这次谢云窈的病很快就好了,只不过是虚惊一场而已,不过,病了一回之后,谢云窈更加粘人了,整天都要跟宿离在一起。

        至于,谢云窈的父母,两人虽然没有再度成亲,可是也就那么将就着过了,母亲也曾跟前世一样重病,差点病故,不过还好宿离准备了仙丹,谢云窈没有用上,给母亲吃了才救回一条性命。

        阿溯则从小在宫里,跟皇子公主们一起长大,帮着带孩子,做个称职的小舅舅,身子经过调养,虽然好了许多,不过依旧是只能文,不能武。

        谢云窈生了二皇子之后,就没有再生。

        太子二十及冠那年,宿离便将朝中大小事物,几乎都交给了他去处理,又有阿溯等人辅佐,宿离则空有个皇帝的头衔,带着谢云窈出去游山玩水去了。

        谢云窈两辈子都没去过,现在又想去的地方,宿离通通带着她走了一遍,宫外玩腻了就回宫陪孩子,宫里腻了又启程出去游玩。

        如此携手白头,一直到天荒地老。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啦,撒花花,留言发红包哦,希望全订的小可爱能给一个五星好评(手机app全订的小可爱可以评分)

        前世有点虐,由于眠眠还是想给前世一个好结局,所以最后加了前世开放结局,大家想前世he可以理解为两人是假死,

        还好这一世圆圆满满,永永远远,

        老爹老妈的番外就不另外写了,两人虽然和离,但是都没有另外找,老爹私底下做了老妈的面首,嗯:)

        下一本接档,一定要收藏一下哦,开新文到时候再通知,收藏专栏也可

        ——————

        下本预收《始乱终弃了太子以后》

        虞宛宛是定安侯府的表姑娘,生得杏脸桃腮,腰如柳,体似酥,一举一动娇娆妩媚,好似天生就会勾人,这才刚刚及笄,便被不知多少男人暗暗垂涎。

        她却一心攀龙附凤,靠着一身媚术勾上当朝太子。

        世人皆知,太子凤霁清冷矜贵,不喜女色,任谁也不敢轻易招惹。

        可虞宛宛不仅招惹了,还把他给睡了。

        是夜,芙蓉暖帐,光影摇曳。

        迷迷糊糊之间,虞宛宛做了一个怪梦。

        梦里,她如愿以偿进了东宫,太子一开始对她百般宠爱,要什么给什么,还捧她做了太子妃。

        可一转眼,那男人却又翻脸无情,为了夺嫡争位,转而迎娶他那个出身高贵、家世雄厚的表妹,将她废黜休弃,囚于后宫。

        最后,太子登基那日,一个“狐媚惑主”的罪名将她赐死。

        毒酒入喉的感觉如此真实,吓得虞宛宛一个战栗惊醒过来。

        看着身边的俊美男子,虞宛宛顿觉毛骨悚然,顾不得腰酸腿软,当即逃离现场。

        此后,虞宛宛战战兢兢,躲在家里闭门不出,指望太子没把那晚的事放在心上。

        谁知太子突然找上门来,幽暗无人的花道上,男人身形挺拔颀长,贵气逼人,赫然堵住她的去路。

        他弯下腰,贴到她耳畔,冷幽幽的质问,“毁了孤的清白想就这么算了?”

        对上男人深不见底的凤眸,宛宛腿一软险些跌倒。

        救命,她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qaq

        一句话:一夜之后,被太子穷追不舍

        (因为有些设定没想明白,可能会稍作修改,一切以开文为准)

  http://www.lewen0.com/84/84799/38402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