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末世第七城 > 688归来只为复仇

688归来只为复仇

        就在司机护主心切急急忙忙跑向王为时,忽然身旁伸出了一只大脚踹在了他的腰部,整个人直接横飞了出去四五米,一个狗吃屎撞在了路边的垃圾箱上。

        “呃……”司机捂着老腰,在地上哼哼唧唧了小白天,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你是干什么的!”

        “还不赶紧把王主席给松开!”

        门口的动静也吸引到了工会门岗处的两名安保人员,他们一人攥着一根治保橡胶棒就蹿了过来。

        “撕拉!”

        刚刚那名对王为司机踹了一脚的高大男子将身上披着的一件白色斗篷直接撕碎,露出了里头的军绿色校官服,满脸戏谑的问道:“你们确定这里面的事儿,你们掺和的起吗?”

        “啪!”

        刚刚还作势要挥舞着橡胶棒的两名安保人员在看到高大男子身上的校官服后,瞬间停在了原地,对着高大男子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见过少校!”

        “我叫凌霄,七城驻军第二军团少校,你可以跟你们的工会主席好好唠唠,我还真想知道今天的事儿,有谁敢管!”

        凌霄把话说完,撇了一眼已经把王为打的都快没了人形的球头男喊道:“阿鸡,差不多就得了!”

        “呸!”

        球头男朝地上已经被打的陷入昏迷的王为吐了口唾沫,站起身一脚重重地踏在他的左臂上。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啊……!”

        原本已经失去知觉了的王为,爆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捂着下体在地上来回翻滚。

        “你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我弟弟的死,有一个算一个,既然我回来了就得全部整死!记好了,我叫赵山河,你们这帮狗腿子从今天开始,做梦想到我都会害怕!”

        望着王为那副凄惨的模样,被凌霄称为“阿鸡”的赵山河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后,不紧不慢的迈着步子登上了路边停着的宝马车。

        随着赵山河与凌霄接连上车,坐在宝马车副驾驶上的曾锐扭头望着二人轻声问了一句:“鸡哥,霄哥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正用纸巾轻轻擦拭着手背上鲜血的赵山河,微微一楞后抬头回道:“送我们去看看大宝吧。”

        “好。”

        曾锐点点头,随即驾驶位上的坎巴缓缓发动了汽车。

        赵山河和凌霄是凌晨三点到的医院,据说两人是出城执行军方的某特殊任务了。

        按理说这军方的任务怎么轮也轮不到让赵山河去执行,要知道赵山河连个大头兵的身份都没有,但好在他有个关系够硬的兄弟凌霄。

        之所以凌霄要将他一同带去参加任务,就是想给他弄一个名正言顺的军方身份。其实很久以前,凌霄依靠家里的资源入伍后就已经多次邀请赵山河加入驻军了,但赵山河一直都没有同意。

        一来,就他跑大车的生意相当不错,手里的钱完全够花了,习惯闲云野鹤般生活的他,也不愿意受那些条条框框的约束。二来,驻军可不比路上跑的,无论是危险性上还是工作强度那都不在一个档次,作为家中顶梁柱的他,实在也没有理由放弃现在的生活,拿自己的命去赌一份锦绣前程。

        不过,在赵大宝加入叶记正式踏足社会后,赵山河的心态就发生了改变。

        尤其是在多次亲身参与到路上纷争,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大车老板除了能与堂弟并肩作战外,压根提供不了什么帮助。

        从前也不是没在路上跑过的赵山河,很清楚的明白上层关系的重要性,而他细数了一下大宝所在的叶记关系,其实真正靠谱的一个都没有,就动了自己去驻军的心思。

        他把这事儿和凌霄一说,那凌霄自然是一口允诺,还调侃这三十几年的顽石总算是开了窍。

        刚好这时候有一个驻军高层发布的任务,凌霄想也没想就带着赵山河一块儿去执行了。

        只是没想到,一心为了弟弟能够过的安稳的赵山河,在城外无人管辖区面临了一轮枪火的洗礼之后再回来,与弟弟就已是天人永隔了。

        同样拎过刀吃饭的赵山河在医院见到曾锐时,并没有像泼妇一般骂街指责曾锐这个做大哥的为啥没死,而自己弟弟死了。

        还在执行任务赵山河就已经接到了大宝的死讯,虽然不能及时抽身归来,但是清楚得知了曾锐事后发疯一般脚踏紫薇阁,手刃杨志威的事儿。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有可能感同身受,在路上跑的人在路上没,这是躲不开的宿命,在他拎起刀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相信弟弟大宝也是一样。

        更何况,叶记该赔偿的一分不少,包括大宝的丧事也做到极致,根本没地方挑理。

        所以他这一次回来,并不是要找曾锐要说法,而是以复仇者的身份回归,目的则是要所有参与者血债血偿。

        王为只是一个开始,他恨不得将王为上面的人全部一齐拔出。

        一个小时后,城北九朗山公墓,漫天纸钱化为灰烬。赵山河独自一人坐在大宝的坟前,默不作声的闷着烈性白酒,脚底下还散落着两三个空酒瓶,曾锐坎巴和凌霄就静静地站在一旁。

        “咣当!”

        赵山河将最后一瓶酒饮尽,脸上泛起了红晕,随手将酒瓶扔在地上,喃喃自语道:“要你别混社会,你不听,这下好了命都没了。你兄弟们还算够意思,这把子事我就不找他们的麻烦了,你的仇,哥慢慢给你报!”

        说着说着一向表现的无所顾忌,满不在乎的赵山河眼角也滑落了几滴眼泪,他也不用手擦拭,而是让其缓缓滴落。仰着头望向天空,许久后才再次开口道:“打今儿起,你鸡哥我除了照顾好咱俩的家人就一个念想了,凡是郭华上层的人,有一个算一卦,我得全给弄死,全弄死…”

        三瓶酒下肚,赵山河已经有些语无伦次,就连走路都有些踉踉跄跄一脚深一脚浅,还是坎巴和凌霄一左一右搀扶着他,才把人整上车,送回凌霄的住处。

  http://www.lewen0.com/84/84010/386736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