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撩遍全门派的小师妹 > 番外二

番外二

        雍州城的程府里,  程母正坐在小女儿的病床前垂泪,站在一旁的程父也是一脸愁容不展的样子。

        程云懿也刚十来岁的样子,他趴在床前,  看着床上妹妹苍白病弱的小脸,眼睛也湿润了:“娘,  妹妹怎么还没好?”

        程母摸了摸他的头,擦了擦眼泪,  道:“过几天就会好的。”

        “可是……”程云懿的表情困惑,“大夫为什么来了也不开药就走了呢?妹妹生病了,要吃药才行的。”

        闻言,  程母的表情就愣住了,程父忙斥责了一句:“不许胡说。”

        程云懿想说自己没胡说,  大夫明明就是这样不给妹妹看病,  但一看见娘亲泪流满面悲痛至极的样子,他就被吓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感觉。

        就好像以后再也见不到妹妹了似的。

        就在这时,  床上传来了一道女孩细弱稚气的声音:“娘……”

        程母见女儿醒了,忙擦了擦泪,  握住了女儿的瘦弱无力的小手,忍住悲痛,笑道:“然然醒了?渴不渴?饿不饿?”

        床上的小女孩面容病弱,肤色惨白,  看起来就像病入膏肓了似的,却还能看得出是个极漂亮灵秀的女孩儿,这么病着的瘦弱模样让人心疼不已。

        小程然摇头,说:“娘,  我头好痛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见女儿一双大眼睛天真又带了些惊惧地望着自己,程母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将她抱在怀里,感觉到女儿轻得吓人的身体,心里就更是难受起来,她道:“然然会没事的,只是生病了而已,等病好以后,娘就带你和哥哥去京城玩儿,你不是老念着想去京城吗?”

        小程然头痛得厉害,模模糊糊听见娘亲的话,才乖乖地点了点头,躺在她怀里又渐渐闭上了眼睛。

        但她这一睡却是连着一天一夜都没醒了,她的生气活力也仿佛在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流逝了。

        就在程父忍着悲痛开始张罗女儿的后事时,府上却来了一位姿容惊为天人的白衣仙君。

        仙君可以治好女儿的病,还说她的体质容易招惹妖魔,如果要活下去,就只能让她拜入仙门。

        为了能让女儿活下去,程父程母不得不同意了,因为亲眼见识过仙君的本领,又见他容貌气度皆是不凡,一身正气的样子,自然也不会怀疑他是骗子。

        因此,小程然就这么离开了凡间的家,随着新拜的师尊去了遥远的海外仙山。

        小程然年纪虽小,但也有些懂事了,知道是白衣师尊救了她的命,又见他好看得不似真人,自然就很乖巧地听他的话,也不像在家里时那般调皮了。

        她一来就被师尊带去了小次山,没有去过外头,师尊也不多话,因此她除了知道自己还有个师兄以外,连自己所在的门派名字都不知道,还以为整个门派就只有她和师尊以及那位没见过面的师兄呢。

        她就住在师尊隔壁的房间,一开始一个人睡还会有些害怕,师尊就会陪着她,等她睡着了再离开。

        小程然人小却很聪明,看出师尊是个没脾气的人,什么都纵着她,因此就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有些得寸进尺起来。

        师尊也是真的没脾气,就算她将宫殿玩儿得乱七八糟,他也不会斥责她,甚至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小程然原本还有些想念父母哥哥的,但刚来这儿不久,体会到了没人管束被人纵容的快乐,短时间内也就不想家了。

        师尊会很多厉害的法术,她想要什么,师尊都能给她变出来,她还可以让师尊带她飞上天,她觉得这个地方真的是书里的世外桃源了。

        她本以为仙人都是不会吃饭的,但师尊不但吃,还吃得很多,因此她来了没几天就消瘦的脸颊就又长出了些婴儿肥,粉润可爱,一双眼睛也愈发明亮活泼。

        就在她这样疯玩儿了五六天之后的早晨,师尊忽然来到她房里,告诉她,他有事外出一趟,让她不要乱跑。

        这么大的山上就只剩下她一个小孩子,小程然瞬间就想哭了,抓着师尊的袖子不放。

        师尊就说:“我会让你师兄来陪你,他会带你去外头玩。”

        小程然有些好奇师兄是什么样子,还以为和自己差不多大,听说有玩伴了,还可以去外头玩儿,她就被哄住了,看着师尊给她留下了一堆吃的就飞走了。

        师尊走后,山上就剩下她一个人了,听见鸟儿叫的声音都会吓她一跳,山上空的吓人,她不敢出去,就在房间里等着师兄来陪她玩儿。

        但她从早上等到了中午,又从中午等到了晚上,将师尊留下的食物都吃了大半了,师兄却还是没来。

        房间里黑了下来,夜里的山风吹得窗户直响,就像是有人在呜呜地哭似的。

        师尊也忘了教她怎么点亮灯盏,就好像给她一堆吃的就能让她过好似的。

        她这才意识到这个师尊有多不靠谱,他压根儿就不会养小孩儿。

        小程然跑到了床上,将被子拉起来,团成一团窝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不知过了多久,她浑身一僵,听见了殿门被推开的声音,接着有两道脚步声在朝床边靠近。

        她一动不动地窝在被子里,屏住了呼吸。

        裴宜之被师尊召回来时正巧碰上了穆则宁,穆则宁对令仪仙君憧憬已久,听说他又收了个小徒弟,还是个女孩子,便想跟着来一探究竟。

        谁知道,两人敲门却没人来开,裴宜之便推开了门,两人进来后就看见了凌乱的床榻上的被子裹成一团,想必就是那位小师妹了。

        穆则宁不知她在做什么,目光扫了一眼殿内吃得乱七八糟的零嘴,只当小孩子顽皮想捉弄他们。

        他便直接伸手挑开了被子,道:“闷着不热么?”

        结果他刚一拉开被子,就听见了一声大叫,他猛地被一团影子给撞了一下,见小姑娘要跑,他顺手就拎住了她的后衣领,道:“你这小孩……”

        话还没说完,他的话就噎住,小姑娘一双大眼睛瞪着他,乌黑明亮,还泛着水光,看着倒像是他欺负小孩子。

        就在这时,裴宜之将小姑娘接了过来,将她放在床沿坐下,笑容温和,语气也有着安抚人心的柔和:“你就是然然吧?”

        小程然惊魂未定,此时屋内的灯盏早在两人进来的时候便已经亮了起来,她可以清楚地看见眼前的白衣青年的容貌,见他长得实在好看,笑容也很和气,仿佛会发光似的,不由给人几分亲切的感觉。

        她呆了片刻,歪了下头,像是想起什么:“师兄?”

        “对,我是你师兄。”裴宜之摸摸她的头。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穆则宁就在一旁打量着令仪仙君收的新弟子。

        见她身量矮小,面容稚嫩,又很瘦弱,虽则长得钟灵毓秀的,但到底是个凡人小女孩,不知有什么特别的能让仙君破例收徒。

        就在这时,小姑娘朝他看过来,一双大眼睛含着几分警惕,他方才大概吓到小孩了,但狐族高傲,他连道歉时也是冷冷的口吻:“对不起,是我莽撞了。”

        小程然见他脸色冷冷的,便下意识往裴宜之身边靠了靠,接着就听见刚认的师兄道:“这位是你穆师兄,师尊不在,便由他来照顾你。”

        小程然听了就看向他,眼里似有疑惑:“你?”

        她没说完,裴宜之就似已明白她的意思,道:“你穆师兄很有照顾小孩的经验。”

        小程然看了穆则宁一眼,就道:“我不走。”

        穆则宁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被嫌弃了,他心直口快,就道:“你若不走,那就得一个人在这儿,到那时我可不管。”

        小程然就迟疑了,下意识看向了裴宜之。

        裴宜之摸摸她的头,带了些笑意,道:“过几日师尊便回来,我便来接你。”

        小程然便不说话了,虽然看着有些不开心的样子,但还是没反对。

        穆则宁便御剑将小程然带回了剑门。

        他是剑门的首席弟子,是有自己的院子的,他的弟弟穆廷也同他一起住在这儿。

        他过来的时候,剑门的几个男弟子女弟子正在看穆廷打坐修炼。

        小廷是还没成年的狐族,因此长得很慢,现在看着还是小孩模样,等成年以后便会长高很多的。

        而空桑派的弟子却没有如小廷这般小孩形态的,加上小廷长得好,性情又羞怯,因此大家都挺稀罕的,总爱来围观他。

        当他带着新鲜出炉的小师妹回来的时候,这些师弟师妹便惊喜极了,围着小师妹看个不停。

        小师妹倒也不怕生,就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大家,似乎还很惊讶山上还有这么多人似的。

        那模样看着可爱极了。

        要不是穆则宁冷着脸请人回去,他们还得磨蹭许久不肯走。

        等他将人送走,关上了院门回来,就看见小师妹跟个小大人似的满院子参观,而小廷就在一旁默默跟着,看起来像是挺喜欢这个小师妹的。

        穆则宁这才想起小廷在这儿也没有同龄的玩伴,自然小师妹要比小廷小得多,但外貌上看着是跟小廷差不多大的,说不定两人能玩得来。

        这么一想,穆则宁看小师妹的目光便多了几分满意。

        只是,这一看他才注意到这位小师妹的形象太过狼狈了,之前在小次山的殿内灯光昏暗他也没仔细瞧,现在一看,他就不由吃了一惊。

        她穿着一件粉色的小裙子,裙子已经脏兮兮的了,长长的头发也散乱地披着,还打了结,就像很多天没打理过了。

        就跟逃难来了似的。

        他语气有些一言难尽:“小师妹,师尊没管你吗?”

        小程然望着他,过了片刻,才道:“师尊给了我吃的,还会带我飞上天!”

        说着,她还“咻”地比划了一下,眼眸发亮,可见她有多喜欢。

        穆则宁:“……”

        他瞥了一眼旁边安静待着穿着华服面皮白净的小廷,对比太强烈了,他按了按眉心:“算了,我先给你找身衣裳换吧。”

        小师妹的身量很矮,倒是可以将就着穿一下小廷的衣裳,他将新做的衣裳用法术裁小了一些,之后就拿给了小师妹。

        见她拿着衣裳要走,他不放心地问了句:“你会换吗?”

        小程然点点头:“会。”

        穆则宁就在外头等着,穆廷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身旁也等着。

        等小程然出来后,穆则宁就看了看她,她本就娇小瘦弱,穿着男装看起来就更是清瘦了,长发还乱七八糟地披散着,原本梳的辫子也松散着,看起来有几分不伦不类的感觉。

        穆则宁也不会梳女孩子的头发,便也给她梳了和小廷一样的发型,用小金冠将她的头发束起来,另一半打散了披在身后。

        这样打扮着和小廷站在一起倒像是一对兄弟了。

        穆则宁看着面容漂亮穿着华服的小小少年,也莫名有种多了个弟弟的感觉,因为照顾弟弟习惯了的缘故,他看小师妹的眼神也不由生出几分喜爱来。

        他给她梳头发的时候,小程然就感觉他的动作很温柔,就跟娘亲一样,而且他身上还有香香的味道,很好闻。

        因此,在他梳好了以后,她就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袖,道:“娘……”

        穆则宁的脸色不由黑了,正要开口,却又听小姑娘神色有些落寞地道:“我娘也给我梳头发的,她也香香的,我……我想家了。”

        闻言,穆则宁想到她小小年纪就离家修仙,倒也生出点儿恻隐之心,他们狐族像她这么大的小狐狸都还不能化形呢,哪儿还会将她放出来修炼?

        穆则宁便道:“你好好修炼,等你学会了御剑,就可以回家看看了。”

        小程然一听就看向他:“真的吗?”

        穆则宁道:“自然是真的。”

        穆则宁想起她只是个凡人小姑娘,应该是要吃饭的,时间也不早了,他给她准备点儿吃的,待会儿就可以让她睡了。

        好在他也有给小廷备过一些零嘴,因此现在也不会没吃的。

        就在他进屋去准备吃的时候,小程然就在院子里和穆廷面对面站着。

        小程然看了穆廷一会儿,见他也不说话,就只是脸红,他又生得秀逸美丽,这样看起来比她还要像个女孩子。

        她就拉了拉他的小手,将他当成了小玩伴,悄悄问道:“你是师弟还是师妹啊?”

        被她拉住以后,穆廷的脸就更红了,他一紧张就控制不住形态,自己却还没意识到什么,结结巴巴地道:“我、我应该是师兄……”

        说完以后,他就发现对面的小姑娘看着他的头顶呆了呆,像是发现什么惊奇的事情一样,叫道:“你怎么头上还会长耳朵的!”

        穆廷一听就想跑了,但手又被拉住了,他就只是僵立着不动,怕她会露出嫌恶的目光。

        听说凡人都很怕很讨厌妖怪的。

        谁知,小姑娘却是凑了过来,踮起脚仔细瞧着他毛绒绒的狐耳,忽然道:“你的耳朵真好看,可以送给我吗?”

        穆廷傻了:“……不、不能送的。”

        小程然顿感失望,想了下,还是觉得毛绒绒的好好看,便哄他道:“那……师兄给我摸一下好不好?”

        这下她倒是记得对方不是师弟也不是师妹了。

        小姑娘面带希求的娇软模样让人不忍拒绝。

        穆廷就红着耳朵点了点头,还怕小师妹摸不到,将头低了下来。,,网址    ,:

  http://www.lewen0.com/79/79152/384800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