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菩珠 > 第158章 番外(四)平行世界

第158章 番外(四)平行世界

        李玄度在前驱车,  走得又快又稳,后头的车厢里,菩家的那只小豆丁,  缩在带着他体温余热的厚氅里,不但暖洋洋,鼻息里还闻到了一股属于他的带了淡淡熏香的气味,  十分好闻。

        她的小脸蛋埋在里头,使劲地吸了两口气,  心满意足,抬起头,  见阿菊还焦虑望着自己,双眼通红,  眼泪都快出来了,急忙从她怀里爬了起来,两只小胳膊搂住了她的脖子,  附耳低声道:“阿姆,我好了,  已经不痛了,你别担心!”说完怕她不信,拉住她的手,压到自己的小肚子上,使劲地按:“你看,  不痛!真的一点都不痛了!”

        阿菊方才实在是被吓住了,见她突然又好了,  惊喜之余,  还是有点不放心,  自己又试探着轻轻地按了两下她的小肚子。

        她果然没再喊痛了,  小脸颊看着也红扑扑的,除了嘴唇咬破了,确实是没事的样子,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拍着她后背,安慰着她。

        菩珠知自己吓到了阿菊,心里有点歉疚。

        但真的没办法,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她若不这么来一下,李玄度这小傻子,肯定就被萧家人拐走了。

        她伸出小舌尖,小心地舔了舔自己的唇。

        肚子是不痛,但嘴……好痛啊……现在还火辣辣地痛!

        真正腹痛的人,必脸色苍白,额冒冷汗。

        她装不出这个,为了遮掩过去,达到立刻就吓住他的目的,也只能自残,流点血了。

        为了保护他,她可真的能对自己下狠手啊,等将来,他成了自己的人,他一定要对她加倍好,才能弥补她今天的痛……

        躺在阿菊怀里,菩珠闭着眼睛胡思乱想,渐渐地,听到外面变得热闹了起来,各种嘈杂声入耳,知快要进城了。

        西城的门尉对秦王再熟悉不过,但见他今日竟充当起车夫,亲驾一辆小篷车入城,诧异不已,却也不敢多问,立刻放行。

        菩珠掀起帘角,朝外看了一眼。马车没往自家的方向去,知他是要送自己去就医。

        当然不能去了。

        这要是去了,岂非当场露馅?

        她推开车门,朝他驾车的背影道:“殿下,这是去哪里呀?”

        “你再忍忍,我送你去个太医家,马上便到了!”

        他安慰了她一声,头也没回地应。

        “……可是我已经不痛了,好了!不用去了!殿下你送我回家吧,我想回家了!”

        李玄度将马车停在了路边,从位置上下来,看了她一眼,问阿菊:“她真的好了?”

        阿菊点头。

        菩珠见他又望了过来,上下打量,急忙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脯。

        “我真的好了,一点儿也不痛了!方才应是冻着,殿下你借了我衣裳,我的肚子就不痛了!”

        她说完,见他还沉吟着,开始撒娇:“我都一天没见我娘亲了,我想我娘亲,我要回家……”

        菩珠以为他会答应了,谁知他根本不睬自己,只对阿菊道:“她腹痛症状虽消,但怕有隐症,还是去看下太医为好。那太医擅治小儿,家离此处也不远,今日不在宫中轮值,应当在家,过去也快,耽搁不了多少工夫。”说完便关了车门,继续驾车前行。

        阿菊觉得四殿下年纪轻轻,却考虑周到,对他很是感激,但菩珠却傻了眼。

        他说的那个擅治小儿之症又家住西门附近的太医,她知道,必是林太医。

        林太医堪称国手,医术高超,最擅小儿科的各种疑难杂症。

        这若自己到了他的手里,一摸,不就什么都露馅了?

        她才不要去看太医!

        “我不去!我真的好了!天黑了,我要回家!”

        菩珠慌了,忙又打开车门钻出头,冲他背影喊。

        阿菊怕她摔下去,急忙从后将她抱回,紧紧搂在怀里,不停地哄。李玄度更是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径直往太医家去,穿过两条街,便到了林太医家。

        入巷,巷尾那间门前挂着灯笼的便是了。

        巷窄,马车进不去,停在外面。

        阿菊下了车,站地上,想抱小女君下去。

        菩珠两手紧紧抱住车门,双脚也死死地抵着,不肯下。

        她偷偷看了眼李玄度。

        他站在一旁望着自己,又是一脸的不耐烦。

        怎么办?怎么办?

        是硬着头皮进去,然后一口咬定,腹痛就是莫名来了,又自己好了?

        能瞒得过经验老道的林太医吗?

        能瞒得过事后回神的李玄度吗?

        毕竟,当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她可是痛得连唇皮都咬破了。

        她懊悔,不该对自己下手那么狠。当时若只骗他说腹痛,他应当也会相信,不至于丢下自己跟萧家人走。那样的话,此刻也不用骑虎难下。

        就是因为当时太心急,一心阻拦他去萧家别苑,装得太狠了,现在说不痛也不行,还是被他带到了这里。

        “……呜呜……阿姆,我真的好了……我不想吃药……我要回家……”

        李玄度那本就不多的耐性,终于被菩家的这个女娃给消磨殆尽了。

        甚至,若不是想不出她骗自己的理由,他简直怀疑,她说腹痛,就是在撒谎。

        哭哭啼啼,无理取闹,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

        也不是没见过小孩,哪个像她?

        看着白白净净娇娇弱弱的一只小豆丁,竟这么会折腾人。

        看来,菩远樵平日真的很疼他的女儿啊,宠得简直是……

        李玄度暗自摇了摇头。

        总之,别管她有病没病,他现在只想让林太医赶紧给她看看,求个放心,等看完了,立马送她回菩家,然后就能摆脱今日缠身的意外麻烦了。

        他拧了拧眉头,上来,让哑巴嬢姆让开,自己一把拎起她,挟在胳膊里,抓小鸡似地带着便往巷子里去。

        “不要——”

        菩珠在他手里奋力挣扎。

        可惜腿短,连地都够不着,双腿拼命踢,也只踹飞了一只小鞋子。

        眼看他不为所动,提着自己就要走到巷子尾的那扇大门前了,菩珠慌了:“等一下!我有话说!”

        罢了罢了。

        与其进去了惹他疑心被识破,还不如自己主动认错。

        他停步,低头看她。

        “你先放我下来。”

        他放下了她。

        菩珠光着只穿袜的小脚,踩在地上,小声说:“我要是和你说实话,你能不能不要生气……”

        他眯了眯眼。

        完了!

        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那么小气的一个人,让他不生气,好像不大可能……

        菩珠哭丧着脸,嗫嚅着,不敢开口。

        阿菊捡起菩珠踹掉的那只小鞋,追了上来,要替她穿回去。

        李玄度拿了,又一把拎起她,带着,转身大步出了巷子,将她放回到了马车里。

        “腹痛装的?”

        他盯着她问。

        菩珠怯怯地点头,两只大眼睛偷偷瞄他,大气也不敢透。

        他仿佛被什么给噎了一下,顿了一顿,握着手里的小鞋子,敲了敲她的脑袋:“好啊,小小年纪,满口谎言,敢骗我?”

        他居然拿鞋子敲她的头?

        她还以为他是要替她穿回去呢。

        好歹,她如今也是正儿八经的菩家小淑女。

        况且,她若不救他,看他还能横多久?

        他呢,不但要娶亲了,还一下就娶两个女人!

        菩珠顿时恼了,气鼓鼓地从他手里一把夺回鞋,自己套了回去。

        李玄度一怔,扯了扯她脑袋上的一只小揪揪:“年纪不大,脾气不小?说!为何骗我?”

        一想到当时自己被她吓住的一幕,心里就觉恼火。

        这可真真叫做三十年老娘倒绷孩儿,阴沟里翻了船。居然会被一个小女娃给骗得团团转。

        他问完,见小豆丁一言不发,鼓着两只腮帮子,气呼呼地和自己对峙,脑海里忽然就冒出了小青蛙的模样,手心顿时发痒,忍不住抬手,指头戳了戳她的腮帮子。

        “噗”的一声,小豆丁那侧鼓起来的腮便漏了气。

        李玄度忍不住“嗤”地笑了出来,随即摇了摇头。

        罢了,和一个被家人宠怀的小丫头计较什么?

        她没事最好。

        天也黑了,还是赶紧送回家,今日事也就结束了。

        他正要转头,将菩家的那个哑巴嬢姆唤来,让她带着小丫头上车,看牢她,却见这小丫头仰着张小脸,双眸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的脸,仿佛看得入神,不禁摸了摸腮。

        “瞧我做什么?”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问。

        菩珠被他方才的那一笑给惊艳了。

        真的是惊艳。

        天已黑透,街面两旁,灯火流丽。然而他这一笑,却似星光坠落,瞬间便模糊了人间的万般灯色。

        她的眼中,只剩下了他。

        李玄度,他只能是属于自己所有。

        她怎能容忍,让别的女人占了他王妃的名?

        她怎忍心让这样的他,再经历一次梦魇的人生?

        听到他发问,菩珠终于回过了神。

        她再次冲他笑,甜甜一笑。

        “秦王哥哥,你长得好好看,我好喜欢你!”

        李玄度一愣。

        他容貌出众,且地位高贵,从小到大,类似这种赞他外貌风度的话,早听得厌烦。

        至于宫里宫外,各种场合,那来自周遭异性的爱慕眼光,这几年,随他渐大,更令他深觉烦扰。

        他没有想到,此刻从这小豆丁的嘴里,竟也听到了如此的赞美之词。

        不止赞美,竟还直接向自己告白?

        生平第一次,他竟不觉厌烦。非但不厌烦,反而颇觉有趣。心里甚至还有点小小的得意。

        他又想起白天她躲在菩远樵的肩膀后,露出两只大眼睛偷看自己的一幕,牵了牵唇角,似笑非笑:“是吗,你也知道好不好看?”

        “嗯嗯!”菩珠使劲地点头。

        “秦王哥哥,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哥哥!你也是这世上最好看的人!我没有哥哥,你做我哥哥好不好?”

        秦王哥哥?

        听起来,好像也挺顺耳。

        李玄度略略犹豫了下,很快就决定了,允许菩家的这只小豆丁这么叫自己。正要点头呢,冷不防却听到她又接了一句:“现在我还小,你做我的秦王哥哥。等我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咱们成亲,我做你的王妃好不好?”

        李玄度差点没笑出声,赶紧回头看了眼,见菩家的嬢姆小厮和自己的两个随从皆立在后头,隔了些距离,应没听清楚,赶紧压低声说:“叫我秦王哥哥便是。别的,莫胡言乱语。”说完,却见小豆丁摇头,认真地道:“我说的是真的!我就是这么想的!秦王哥哥,你答应我好不好?”

        李玄度哭笑不得,想起白天听到菩远樵叫她的名:“你名叫姝姝?”

        她点头。

        “好,姝姝我问你,你可知何为成亲?”

        “成亲便是两人一起抱着小羊羔睡觉。”

        她仰着小脸,认真地道。

        “若是秦王哥哥家中没有小羊羔,咱们养只哈巴狗,一起抱着狗儿睡觉也可以。”

        她眨了下亮晶晶的大眼睛,又补了一句。

        李玄度再也忍不住了,爆出一阵哈哈的大笑之声,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惹得路人纷纷回头看了过来。

        菩珠看着他笑,心里念着怀卫。

        对不住了,阿嫂先提前借用一下你的话,莫怪。

  http://www.lewen0.com/72/72345/334807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