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如何饲养一只腹黑二哈 > 44.联系

44.联系

        早上,林沐沐被安排询查,她跟着一个胖乎乎特别可爱的小姑娘再次上了二楼,这一次,她看到坐在审查位的沈炀。他垂眸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从她进门到坐下也没有抬起头,周围的一切好像都与这个安静的男人无关,孤立。

        “林小姐?”

        “嗯,你说?”

        林沐沐看着沈炀有些发呆,回过神不好意思的笑笑。

        “你喊我菊子就行,林小姐,请问案发当晚你一直都在家?是否记得嫌疑人是什么时候出门的?”

        “不知道,我哄孩子睡觉就睡下了”

        林沐沐暗暗有些不悦,明明昨天就已经说过了,为什么今天还要重复同样的问题。她怀里的芝碧睁着萌萌的大眼睛放肆的盯着沈炀,心语小声和林沐沐聊起天。

        “姐姐,沈炀哥哥他看起来好帅哦”

        “现在是关注这些的时候没?!”林沐沐恨铁不成钢的反问

        “哎哟,人家就康康,人家最喜欢的还是橘冽哥哥嗒”

        “。。。。。。”

        “姐姐,你要不问问他们有没有找到橘冽哥哥?”

        对哦,林沐沐转念一想,难不成他们找到橘冽,这是和她对口供?

        “你们找到橘冽了?”

        “没有”

        “那,我能问问是什么案子吗?”

        菊子眼神有些诧异,似乎是被她的话惊到了,下意识看向沈炀。林沐沐不明所以,看向他。

        沈炀十指交叉搭在腿上,抬眸望向她,视线略过她的眼,声音温润却带着几分距离:“把档案袋给林小姐,林小姐只能在这个房间看”

        “谢谢”

        菊子将档案袋给林沐沐,随即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房间。

        林沐沐打开档案袋偷偷瞧了眼沈炀,不同于梦里的亲近,面前的沈炀不苟言笑,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场。

        察觉林沐沐的目光,沈炀低头若无其事地刷着手机,一手插在裤兜里,嘴角微抬。

        林沐沐摆摆头,现在不是想其他事地时候,她深呼了口气,把注意力集中在纸页上。

        【死者:周洁,女性,26岁,案发当晚和未婚夫在金尚酒楼订婚,死因,失血过多.......】

        纸张间隙里附带着几张案发现场的照片,林沐沐越看越心惊,周洁的死相和梦里琳女士的死相简直一模一样,关键是对方也有一个前男友。

        林沐沐心抖了一下,悄咪咪偷看了眼安静的沈炀,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望着她,眼神凉凉。这下心更抖,颤抖。

        “咳,沈大人,你们说桔子涉嫌杀人,请问你们的依据是什么?”

        “案发当晚,监控显示橘冽出入金尚酒楼,死者死亡的前后一小时里,只有他曾出入过死者房间,随后在凌晨一点二十七分,他抱着一团不明物体离开”

        “可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或许只是巧合”林沐沐偏心的说,声音气势薄弱。

        “蝎子当时把他堵在房间里,他无视警告跳窗逃走”沈炀犀利的看了她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块巴掌大的牛肉干,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看的林沐沐眉心一跳。

        “啊!完了完了,橘冽哥哥这是畏罪潜逃啊,跳进黄河也洗不晴了”芝碧在一旁哇哇乱叫着,林沐沐脑海里主动翻译了一遍。

        “还有什么问题?”

        “没,没有”林沐沐想到梦境微微有些出神,看到沈炀望着她尴尬的撇开目光。

        “十点,我们回去酒楼勘察案发现场”

        沈炀噘了几下牛肉干,长腿一伸,慵懒道。

        “?!”林沐沐皱眉好奇的看向他,他这是邀请她一起去?

        “那我能去吗?”

        “可以,孩子不能”

        沈炀望着小姑娘眼巴巴可怜兮兮的眼睛,耳朵尖红了红,淡定的开口。

        林沐沐看了眼手机,现在是早上八点十分,还有近两个小时,她鼻子发酸,偷偷打了个哈欠。抱着芝碧回到房间,想着时间还够补个眠,没想到一睡又到了昨晚那个梦里。

        被黑发颤绕着的林沐沐陷入昏迷,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欧美风格的房间,洁白的大蜡烛,大红色的双人床,艳红的睡裙,看着十分诡异,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林沐沐掀起被子,赤脚踩在地上。长长的睡裙拖在地上,随着她的步伐好像流动的血液。

        掀开被窗帘遮住的窗户,户外一片漆黑。黑色的铁窗像个囚笼一样,让她觉得自己很压抑,有种喘不过气的紧迫感。

        刚才缠绕着她的头发安静的布满漆白的墙壁,像浑然天成的艺术品,又像是通向黑暗的触手,华美却不可触碰。

        “沈炀”她想起沈炀刚才被琳女士拖住了,她要去帮他!

        林沐沐快步走到房门口,转动把手,门始终无法打开。

        “不要妄想逃跑,你出不去的!”一个男声从门外传来,带着一声不可抗拒的霸气。

        “你是谁?沈炀呢!”

        “很快你们就会见面了。给她好好打扮打扮。”

        声音越来越弱,我知道说话的人走远了。

        刚一转身,墙壁上的头发飘荡在空气中,像一个人一样站立在她面前。这时候,林沐沐才发现原来头发有她高。还有一段一直垂在地上。

        “你要干嘛?”她惊恐的倒退一步,撞到了身后的门。

        头发灵活的缠绕着林沐沐,划开她的手掌心,一道血痕出现,头发贪婪的钻进血痕里,拼命的吸食着她的血液。

        林沐沐用另一只自由的手使劲的拽着头发,想把它从手心里拔出来。谁知道头发越钻越深,一股刺痛从手心里传出来。

        林沐沐已经满头大汗,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支持不住,昏倒了。

        深夜十二点――

        沈炀听见楼下传来小提琴的乐声,周围的符咒也消失了。

        沐沐,沈炀轻喊了一声。走出房门,顺着楼梯下去,来到楼梯口。

        沈炀抬眼望去,林沐沐一袭大红色长裙,站在落地窗前优雅的拉着小提琴,闭着眼,淡淡微笑,一副神往的样子。

        “沐沐!”沈炀惊喜的喊道,快步向大厅走去。

        ‘林沐沐’睁开眼,月光撒在身上,‘林沐沐’冲着沈炀妩媚的一笑,手不停地演奏。

        沈炀的脚步戛然而止,手上聚起一团鬼火,“你不是沐沐!她在那?”

        ‘林沐沐’依旧风情万种的看着沈炀,沉默不语,手指灵活的弹奏着。时而低缓时而急促时而尖锐高亢。声音蔓延到大厅的每个角落。

        “你说不说!”沈炀一个鬼火打过去,‘林沐沐’微微抬眼看去,鬼火在离‘林沐沐’前三厘米的面前一个‘风’吹,鬼火消散了。

        !沈炀几步走上去,一把挥开‘林沐沐’的小提琴。愤怒道。

        ‘林沐沐’微笑的面对沈炀,依旧不说话。

        “啪啪啪!”掌声响起,一个男人从黑暗出来,“皇殿下,好久不见。”

        黑色的短发,紫色瞳孔,一身西装革履,看起来十分帅气。

        “是你,黑肴!你这个混蛋对沐沐干了什么?”

        黑肴扬扬眉毛,绅士的一笑,打了个响指,沈炀身后眼神空洞的林沐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匕首。快速直接从背后刺向沈炀。

        “沐沐?!”沈炀捂着胸口凸出的带血的匕首,一脸不可置信。

        林沐沐冷漠的用力抽出匕首,暗红色的血溅到她的脸颊上。而她却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面无表情的走到黑肴身后。

        “你”沈炀捂着胸口单膝跪地,眼神锋利的看着黑肴。血从手指间析出。刀上又符灰!

        “怎么样,被心爱的女人亲手毁灭,我对你还是太仁慈了。”黑肴鬼魅一笑,高高在上的走到沈炀面前,得意道。

        “她是我的!”沈炀盯着不远处呆滞的林沐沐,语气十分肯定。暗红色的血流了一地但沈炀仍不自知。

        “你的?她明明是我的!”黑肴看着沈炀明明输了,还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失控的怒吼道。

        “我们是夫妻,要不是你,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你――沈炀,才是多于的!”黑肴控制住情绪,继而优雅的淘出手帕掩着鼻子,一脸嫌弃。

        “啧啧渍,你不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皇殿下吗?怎么落得这副田地。真让人唏嘘。”

        “嗬,别得意太早,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沈炀微笑着说。

        沈炀自信的笑容和仿佛看可怜虫的眼神深深刺激了黑肴。黑肴一脚把沈炀踹到地上。

        “就凭现在的你,哼,我专门为你做的阵法,恐怕你现在已经是强撑着吧。呵呵呵,不自量力!”

        沈炀吐了口血,瞧见黑肴走到她身边,牵起林沐沐的手,放到嘴巴轻啄了一下。轻轻擦拭着她的脸颊像捧着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你给我放开她!”沈炀从地上站起来,脚步有点虚晃。

        “放开?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她现在是我的了。”黑肴搂着‘林沐沐’的腰,宣誓主权。

        “是吗?”刚才那把刀瞬间插进了黑肴的胸口。林沐沐悠悠问。眼睛里早已恢复一片清明。

        “你,噗”

        一口鲜血从黑肴嘴里喷涌而出,还有他满眼的诧异。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沈炀受着伤,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得意的笑道。

        “本王可是主角,是要一直陪沐沐滴。”

        无奈的抚额:“能不能先干正事。”

        “好嘞”

        沈炀满面春风的找来绳子,困了黑肴,然后坐在沙发上,一脸呆萌的眨眨眼,求表扬。

        林沐沐视作不见的坐到沙发的另一边,沈炀顿时委屈的皱着脸。

        “你是谁?”

        林沐沐看着被沈炀困成‘蚕蛹’的黑肴,这画面,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呵,我是你夫君!”

        黑肴看着她,咧嘴笑道。

        “嘭,好好说话。”

        沈炀眼神一冽,扬手一个掌风,黑肴白净的脸上就多了一个红彤彤的手印。

        黑肴不怒反笑,盯的她头皮发麻。

        “林沐沐,我才是你夫君,他沈炀再喜欢也是个小三,你真的觉得你魅力无限?”

        “什么意思?”

        “背叛我,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哈哈哈哈~”

        黑肴笑得疯癫,眼神嗜血的望着林沐沐,身体越来越透明,渐渐消失在两人面前。

        林沐沐隐隐约约间好像听到沈炀骂了句脏话,后颈一凉,再次睁开眼,沈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她床边,淡漠道。

        “时间到了,走吧,芝碧菊子会照顾好”

        “哦好”林沐沐愣愣的从床上爬起来,跟着沈炀出了房间。

  http://www.lewen0.com/71/71993/315130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