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汉末孤峰 > 第336章 险断一臂,谋圣“五势”

第336章 险断一臂,谋圣“五势”

        田峻眯着眼睛沉思片刻,问李儒道:“是否风险太大?”

        “恰恰相反。”李儒道:“主公若是在太原城按兵不动,风险才更大。”

        田峻闻言,依旧摇了摇头。

        这步子迈得太大了,步子迈得太大,就会扯着蛋。

        现在的情况,是兵力不足,摊子却铺得特别大!

        田峻和张燕带过来的军队,总共只有一万五千人,夺了雁门郡之后,收得西凉兵、刘林家的青壮、降兵等等,共一万六千人;这次夺了太原城,又收得西凉军、降兵、青壮一万二千人。也就是说总兵力有四万三千人……呃,是四万三千大杂烩,真正的“乌合之众”。

        然后,在雁门郡留下了八千人,太原城的留守兵力也不能少于一万,否则,在这并州腹心之地,四面皆敌,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

        如此一来,田峻真正掌控的机动兵力只有两万五千人,其中一万三千人由张燕和焦触带了去“骗”苇泽关了,如果田峻再出兵攻打壶关,能动用的兵力最多只有……一万二千人!

        一万二千人客地作战,在敌军腹心之地纵横,面对并州十几万甚至动员起来可达二十万……还是本土作战的二十万敌军,这风险可不是一般的大。

        所以,田峻的想法,是稳打稳扎,先出兵帮助张燕拿下苇泽关,解决掉吕旷吕翔,再回头对付上党壶关的袁尚和高干。

        李儒见田峻摇头,心中有些着急,开口便道:“唉,狐狸终究是狐狸!”

        “什么?”

        此言一出,堂上众人都忍不住出声惊呼——有这样说主公的么?!

        田峻也是心中大怒,眼神一眯,狠狠地瞪着李儒。那眼神之中,竟然有了一闪而逝的……一丝杀意!

        是该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董卓余孽”了!

        李儒在董卓手下,久居高位,在西凉军将领中,地位尊崇,若不敲打敲打,还真要爬到自己这个主公头上来拉屎拉尿了!

        田峻此刻,是真的怒了,不过,田峻没有说话,只是狠狠地瞪着李儒。

        田峻没有说话,田峻手下的将领们可都恼了!尤其是阎柔和雷熊。

        阎柔视田峻为师,雷熊视田峻为兄长,又岂能容忍李儒当面“羞辱”田峻?!

        “放肆!”阎柔大吼一声,“刷”地一声将佩刀拔出一半,那握刀的手,青筋虬盘,隐隐有些抖动,一双厉目紧盯着李儒,似欲将李儒生噬了一般。

        那雷熊雷猛子则更加冲动,大叫一声“你找死”,举锤便向李儒挥去!

        这情景,像极了原本历史上的许攸之死——许攸当着众人的面叫曹操为阿瞒,结果,被气不过的许褚一刀砍死。

        眼看李儒就要死在“雷猛子”的大铁锤下,田峻大喝一声“退下”,然后一闪身,连刀带鞘撩向雷熊的铁锤,于电光火石之下,险之又险地救了李儒一命!

        这一下可把这个“董卓余孽”给吓坏了!

        李儒吓得脸色苍白,直打哆嗦。

        田峻玩味地看了李儒一眼,心中暗乐,嘴上却大骂道:“好你个雷猛子!一言不合就挥锤,滚出去,去……去军法处自领三十……呃,自领十鞭!”

        雷熊应了声喏,狠狠地瞪了李儒一眼,怒气冲冲地出门领军法去了……

        ……

        李儒“扑通”一声坐在地上,刚才,确实是……吓……吓吓吓到了!

        田峻上前扶起李儒,对李儒道:“先生并非鲁莽之人,方才之言,必有深意,还请先生指点。”

        “老夫……呃……属下,属下的话还没说完啊……”李儒委屈地说道。

        “我就知道嘛。”田峻大笑道:“这雷猛子太不象话了,传令下去,加十鞭!”

        待传令亲兵屁颠屁颠走了之后,田峻才道:“还请先生畅所欲言。”

        李儒道:“主公可知,为何天下诸侯都称主公为田狐狸,而不称主公为田老虎?”

        田峻摸了摸后脑勺,诧异地问道:“你道是为何?”

        “主公用兵,奇谋迭出,其诈……呃,其“智”如狐。”李儒道:“但主公还只悟到了用“智”,没有悟到用“势”……呃,于用“势”一道,略有不足。”

        顿了一下,李儒接着说道:“狐狸胜在智,而猛虎……则胜在势!”

        田峻错愕了一下,脸露喜色,回身叫道:“那个谁,传令下去,给那雷猛子再加十鞭!”

        李儒接着说道:“如今并州的情况是,主公本来就兵少,若是居城而守,用兵就缺了一份凌厉无畏的“虎气”,在这四面皆敌的并州腹心之地,若是缺了一份虎气,便是周遭的那些“野狗”,也会想着扑上来咬上一口好建功立业,而那些原本想要投效主公之人,见主公缺了气势,便会心生怯意,坐守观望。如此一来,主公能不危险么?”

        田峻点了点头,示意李儒继续说下去。

        李儒见田峻没有反对自己的观点,才又面色一整,断然道:“主公若是以一万两千骑兵,大张旗鼓地奔袭上党,周遭的郡县必然认为主公有十万大军自雁门关而来,那些野猫野狗谁敢动弹!”

        深吸一口气,李儒依旧用断然的语气说道:“而那些心向主公之人,比如说各郡县中的西凉兵以及感念主公恩得之人,还有那些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必然会认为主公后续还有大军,认为主公胜券在握才有如此“虎气”!他们便会很快做出明智的选择,投效唯恐太迟!

        至于主公所说风险,无非是担心井陉道上有七万袁军。但主公应该知道,那七万袁军中,其中有五万在攻打磁县,想要回援壶关最少也得一天一夜……呃,加上传递消息,至少也得两天。

        而在壶关城内,只有袁尚的两万人马。袁尚无谋小儿,要是看到主公的军队纵贯南北——自最北的雁门而来,数天间便到达最南的上党郡,他不被吓得尿裤子就是好的了,如此气势之下,袁尚必会弃关而逃,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只恨他父母少给了他两条腿!”

        说到这里,李儒突然声音高亢起来,大声说道:“此乃势也!善用势者,当知“五势”之精妙,此“五势”者:附势、度势、借势、驭势、造势也。用兵若能贯通五势,则……“势”如破竹,迎刃而解,何人可挡?!”

        静!!

        大堂之上落针可闻!

        过了许久,田峻才开口说道:“传令,将那雷猛子,再抽十鞭!”

        ……

  http://www.lewen0.com/71/71893/398250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