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世界重启中 > 第212章 无名的怪物(一)

第212章 无名的怪物(一)

        红叶狩从樱川家主房间出来的时候看到屋檐外的天色已经被晚霞映得漫天橙红,  院子里的水池半边红霞半边火光。隔着道藩篱,外头漆黑的火焰撩了小半片树林,像火焰的主人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悲凉。

        她下了走廊,  踩着长着荒草的小道,走到火焰边缘才停下来。远远看去那个身披甲胄的纤细身影还静静立在那里,孤寂又荒凉,  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在不断死去。

        “巴御前大人,”红叶狩轻声说,  “您在憎恨着这个世界吗?”

        美丽的从者没有说话,只给了她一个长发曳地的背影。

        “我也恨过,  不,应该说一直到现在依旧在憎恨着……甚至想过那个时候什么都不管地和他一起去往黄泉该多好。”

        火焰撩过脚下的荒草,  细嫩的草叶迅速地被风干水分,卷曲,焦枯。

        “但是果然,  我还没有办法放下,我还有没有做完的事……”

        大片的黑暗从她身后漫过来,  红叶狩微微回头,看着身后那个宛如淤泥怪一般诡异可怖的怪物。她抬起手,怪物像懵懂的小孩子一样凑到它掌心下小心地蹭了蹭。

        “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吧?”红叶狩望着怪物的脸,声音轻得恍若呢喃,“所以耐心一点,  再等一等,等一等,  我们的复仇已经开始了……”

        树林中的火焰如同浪花般倒卷回去,  红叶狩回头,  看到了avenger挎着弓箭从林子里走出来的身影。

        她微微歪头,  秀美的脸上落了点夕阳的光,笑容尤为动人,“巴御前大人,您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就开始吧。”

        .

        源氏的人在门口和泽田弥打了个照面就告辞离开了,他们仿佛就是来送个快递,留下了膝丸,以及附赠了快递员。

        土御门家的茶室,泽田弥跪坐在房间中央,膝前摆着一杯清茶,茫然看着对面。

        对面的人表情比她还懵。

        那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金发少年,碧色的眼瞳清澈剔透,右耳十分有性格地坠着枚交通安全的御守。原本应该是十分帅气爽朗的相貌,但因为此刻过于懵逼而莫名透着股傻气。

        泽田弥认真打量了他半晌,终于恍然大悟地想起这张脸在哪儿见过,“啊,花子。”

        “什么?花子在哪儿?!”

        少年条件反射地就从位置上跳了起来,像只被踩着了尾巴的猫,一边炸毛往后看一边紧张地去摸武器。

        泽田弥:“……”

        果然是认识的人呢。

        直到手忙脚乱地在榻榻米上摸了半天只捞到一手空气之后,金发少年终于从应激反应中回过神来,然后身体陡然一僵。

        “……对,对不起,我失礼了。”

        小萝莉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然后好奇地问,“你和花子认识吗?”

        “……算是。那个,殿下您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第一次见到花子的时候他就变成了你的样子啊。”

        “什么?那个恶灵!可恶,我总有一天要抓住他!”

        泽田弥:“……”

        嗯,看起来不但认识关系还很不错呢。

        这时候,一只线条流畅的小麦色手臂从外头扒上了门框,服部平次精疲力竭仿佛连着跑了两个三千米的脸从门口面露出来,往前踉跄两步就直接倒在了地上。他竭力挣扎了两下,最终放弃,整个人摊成了个生不如死的大字。

        虽然但是,并没有忘记抓紧手里的刀。数珠丸恒次刀柄上的佛珠滚了一地,散落在他身边,活像个超度现场。

        “平次,你怎么啦?”

        泽田弥纳闷地问,并且十分体贴地端起自己身前晾凉了的那杯茶给他递过去。

        服部有气无力地道了声谢,就着躺在地上的姿势,一口把茶水灌下去,连茶叶都囫囵嚼吧两下吞了,这才缓过口气般,上下嘴皮慢慢动了动。

        “我,刚刚跟saber阁下在道场比划了两招……”

        泽田弥:“???”

        小萝莉看向他的眼神一时有一丝震惊。

        咦咦咦,所以你是去跟赖光打了一架吗?平次你是不是飘了呀?

        全身骨头仿佛散架的关西侦探摊在地上,透过被汗水濡湿的碎发给了她一个生无可恋的眼神。

        不是他主动要求的啊!他又不是心底急需种树,就算对自己的剑道水平再有信心也不可能真敢挑战源赖光啊,这不是上赶着找虐吗?!

        是赖光大人拿回了膝丸——虽然有源氏精心保存,但时间毕竟过去了千年,这把名刀距离当初在他手中时还是有了些细微的变化。为了重新熟悉爱刀,他自然就想要找人试试刀。

        然而他们现在在土御门家,土御门家的阴阳师全是一群法系,没有一个用刀的。方圆百里的人类中,也只有服部平次的水平勉强过得去,于是他就被赶鸭子上架地拎去道场了。

        被偶像拎走的服部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一边绝望一边被虐了个爽。

        “真是……那位大人的实力也太可怕了吧。”

        感觉到有外人在,他刻意避开了源赖光的真名,一边感慨还一边叹气。不夸张地说,服部平次在人类中也算是剑道天才了。高中时期就一个人带着刀单挑了大阪警局,也算是有家学渊源。但即便如此,他在握着刀面对源赖光的时候,都会产生自己是个初学剑道连刀都不会拿的菜鸟的感觉。

        “嘛,也是,毕竟是他嘛……”

        服部平次长长吐出口气,转念想到自己好歹也是拿着数珠丸恒次这种等级的名刀和源赖光打过一架,这件事就足够他回去在老爹面前炫耀一辈子了,被打击成碎片的自信瞬间痊愈,他终于有了点力气从地上爬起来,这才看清楚泽田弥身后的人。

        “你好。”坐在后面的金发少年乖巧礼貌地和他打了个招呼,视线还在看似不经意地往走廊上飘,看起来像是在期待那里走出来什么人一般。

        泽田弥于是给两人做了个介绍。一套寒暄的流程走完,后面还是没有人过来,少年虽然努力克制,但依旧可以看出眼底的失望。

        服部给了弥一个眼神,赖光阁下还是没有露面?

        小萝莉默默点头。

        平安京的时候源赖光就拿这种特别讲究礼数的人没有办法,尤其是不但讲礼数还特别崇拜他的人……例如他的两个弟弟。

        他现在看到源氏的人就好像看到了一堆弟弟,当然不想露面了。

        服部:“……”

        他对源氏的人表示同情,但也没有办法。

        “所以今天来的那个源氏的老爷子知道saber阁下的真实身份了吗?”他凑到弥耳边小声问。

        泽田弥想了想,也凑过去小小声回答,“我感觉那个老爷子是知道哒。”

        否则他也不会刻意把膝丸送过来了,毕竟源氏收藏的名刀还是不少的,别的不说,她哥源博雅用过的鹤丸国永说是被献给了天皇,其实也在源氏。

        “但是好像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这样啊。”

        服部瞟了一眼坐在室内的源光,所以这个少年也被瞒在鼓里了?那他还是注意一下好了。

        在茶室里休息了没一会儿,很快就有人请他们去用晚餐了。

        彼时落日已经彻底坠入地平线下,傍晚时的雨云刚散不久,又开始在天边大片聚集。偶尔有鸟低垂着翅膀从宅院黛色的瓦檐上掠过,昭示着又一场大雨将至。

        圣杯战争的第一天原本就要这样过去了,直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指挥部忽然传来了消息。

        “有人在滋贺县看到了archer?”服部凑到屏幕前诧异地问。

        “对,目击者是滋贺县当地的警部。”虚拟屏幕上投影出柯南略显凝重的神情,“archer阁下的照片当时刚下发到州府,他们就在巡逻时发现了和archer阁下很像的黑影追着什么人跑进了琵琶湖附近的芦苇丛。那里再往前就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古战场,因为经常发生灵异事件,当地人都将那片古战场视为禁地,说是封印了妖怪什么的,再加上我们也警告过遇到从者战斗不要靠近,县警就没有继续往前追,而是将这条消息上报了。”

        “难道archer阁下这么快就找到lancer了?”

        “我们更加怀疑的是,archer阁下遇到了陷阱。”

        “嗯?”房间中的众人集体抬头看向柯南。

        “archer在今天下午才在不动堂前遇到了lancer,lancer背后是有御主的,对方既然知道了archer在找他,应该会有所防备,不该这么快又暴露行踪。”

        柯南清晰理智地分析,“这场圣杯战争打到现在,还有两骑从者至今没有露面。按照这场圣杯战争的规则,从者本身是没有理智的,Archer能够控制住自己,是因为弥帮了忙,saber的情况更加特殊。已经有了两个特例,再出现特例的可能性非常小,所以那两骑应该与日莲上人一样,一落地就会对周围展开无差别杀戮。但以现代的信息流动速度,只要他们这样做了,我们马上就会发现。”

        服部若有所思,“所以现在还没发现另外两骑从者的原因是,有人限制了他们的行动?”

        “没错。所以他们的情况很有可能更类似于lancer和avenger,背后有御主控制。”

        柯南慢慢垂下眼,小孩子的眼睫又密又长,于是也显得落在他眼中的阴影格外深邃。

        “现在我要说我的第二条推理。Berserker退场那天晚上,到场来查看情况的只有lancer和avenger,这不合常理,别的不说,至少最适合侦查情况的assassin不应该缺席。”

        “Avenger占了一个常规的席位,最好的可能性是assassin在这场圣杯战争中没有被召唤,所以他/她才没有出现。”

        “其次是当时assassin被御主派出去执行其他重要任务了,所以没有顾及到这边。”

        “最糟糕的猜测是……他/她没有必要到场,因为同伴已经提前来了。”

        众人蓦地一怔。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这场圣杯战争总共只有三方势力,而我们就必须将对方拥有复数位从者的可能性计算在内了。”

        柯南的视线透过虚拟屏幕直直射入房间中,落在中间的银发小萝莉身上时多了一抹关心和凝重。

        “所以我才说,archer阁下有可能是遇到了陷阱……”

        表藤太的实力自不用说,如果是一对一大家完全不会担心他,但如果在古战场上埋伏的不止一个从者呢?

        静默片刻后,在众人担忧的视线中,泽田弥慢慢开口,“柯南,地点在哪儿?我和saber过去看看。”

  http://www.lewen0.com/62/62739/33480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