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红楼之贵妃是个小花精 > 第224章 第 224 章

第224章 第 224 章

        小花精看着大殿门口水楹缩头探脑,  顿时笑了:“陛下这是要利用十九弟啊?”

        乾元帝又笑:“十九弟嘴里说十句话,九句离不开林家大姑娘,这也好那也好,  学问好,人品好,人俊俏,  性温柔,好的天上有世间无。

        若非他们岁数相差五岁,  朕怀疑他看上林家大姑娘。”

        小花精悚然而惊:水楹喜欢林妹妹?

        宝玉怎么办啊?

        别看水楹只要十岁,已经是玉树临风的少年郎了。

        宝玉是温文尔雅,  貌比潘安,才比子建。

        水楹却是俊俏潇洒,  文武双全的兰陵王。

        两人的共同点,就是嘴巴甜,会哄女孩子。

        撇开宝玉跟黛玉的竹马情分,  水楹瞬间把宝玉甩出八条街。

        鲜衣怒马的小王爷,千万丈母娘心里的金龟婿!

        水楹是她给儿子培养的大司马。

        一语惊醒梦中人。

        小花精觉得水楹很有可能爱慕林妹妹。

        皇家人可是开窍早。

        她可不想水楹跟宝玉反目。

        两家先定亲?

        这不是偏帮。

        一来皇室对于黛玉的束缚太大。

        二来青玉成人,  宝玉黛玉两人要出外云游,建立贾林两府的桃花源。

        小花精不会允许贾府夺了水家江山,也不会反对娘家寻找一条退路。

        傍晚,小花精处理了宫务,又处理了侍卫处统领的事情。

        沈城求见,  他想调职。

        嘉和帝仙逝,沈城不愿再干侍卫统领。

        他原本是卫所同知,  想干会老本行。

        最关键,  他是因为一朝天子一朝臣,  觉得乾元帝不可能信任他。

        嘉和帝仙逝一年,  已经几次要求调职。

        毕竟他外甥是嘉和帝的血脉,怕陛下忌讳。

        他这个想法也有道理。

        上一回废太子谋反,若非嘉和帝早就知机,预先准备。

        嘉和帝膝下的皇子怕是要死绝,就剩下三皇子那个废物了。

        国赖长君。

        水樹这个外流的血脉只怕就要认祖归宗。

        乾元帝心里有忌惮,人家自己说破了,反而倒有些不好处理了,就这么让他继续做着统领。

        反正他的皇后有本事控制皇宫。

        女卫就是为了对付沈城这些,嘉和帝死忠的臣子。

        时值年底,正是官员调动的时刻,沈城抓住机会,再次请求调任。

        他不仅要离开皇宫侍卫处,甚至要求离开锦衣卫。

        因为锦衣卫是陛下直接统领,属于贴身警卫部队。

        沈城要动,水樹这个奉圣军将军也要挪动。

        忽而,小花精觉得还是不动好。

        她一句话把沈城撅回去:“大人是觉得陛下不值得效忠?或者是陛下让本宫监管侍卫处让将军委屈?”

        沈城吓得跪地:“微臣不敢,陛下乃是励精图治的圣明之主,娘娘您多次请旨赦免罪官女眷,免除她们遭受荼毒,保留她们最后的尊严,救济百姓出钱出力,可谓古来少有的贤后。

        微臣能够效忠陛下皇后,乃是三生有幸,前世所修,岂敢委屈。”

        小花精摆手:“那就留下吧,十三爷守着九门,水樹管着奉圣军,十七爷监管锦衣卫,十九爷虽然孩子气,却是自认御前侍卫。

        张阁老之父曾经还是废太子师傅,本宫祖父曾经是废太子武师傅。

        按照你的意思,这些人都要防备,都不能用?

        京都清贵勋贵往上数三代,差不多都能跟徐家,或者后宫嫔妃扯上关系。

        如此,陛下岂不是无人可用?”

        沈城磕头道:“微臣惭愧。”

        小花精道:“陛下胸襟宽阔,宏图伟略,这才任用贤能,不拘一格。只要将军忠心耿耿,本宫保证,陛下定然不负将军。”

        沈城重重的磕头:“微臣受教,谨遵娘娘训教。”

        乾元帝得知小花精挽留了沈城,问道:“梓童相信沈城?”

        小花精道:“陛下有十几个兄弟,十几个姐妹,不多水樹一个兄弟。

        您拿水樹当兄弟信任,他只会感激,更加忠心耿耿。

        再者,您一个圣明君王,璀璨若天上日月,难道忌惮一颗沧海遗珠?”

        乾元帝顿时笑了:“朕自是不惧,还是梓童知我。”

        林姑父不想上赶着。

        但是,未来太子爷跟长公主托了自己的女儿,亲自上门求情,大有不答应就要哭鼻子的态势,林姑父就不忍心拒绝了。

        水泽水清其实已经说白了乾元帝的意思:他想下旨,只是怕林姑父不答应。

        这是给林姑父面子。

        林姑父能够驳陛下的面子吗?

        显然不能。

        云南距离京都几千里,这个云南之南,南到天边去了,等于从最北边跑到最南边。

        不过陛下给的官职对得起这几千里:布政使。

        暗地里还有福利,一旦成功完成,世袭三世锦田候又回来了。

        云南路难行,但是昆明城却是四季如春,处处鲜花的好地方。

        做一任布政使未尚不可。

        林姑父为难的是,带不带家眷?

        青玉正是启蒙的关键时刻,黛玉要说亲事。

        夫人贾敏虽然身体康复了。

        林姑父却很怕他们再被政敌陷害。

        他自然知道女儿的本事,但是,女儿不能嫁在云南,最好是嫁在京都。

        江南老家他都不乐意。

        那是林如海告老还乡也不愿意回的地方。

        林家另立一支。

        锦田候才是开山鼻祖。

        这也是林姑父动心之故。

        林姑父想留下贾敏母子们。

        贾敏却不放心林姑父。

        水清的婚事基本已定,明年三月下降。

        再晚了,路上炎热不好走。

        路上要走几个月。

        林姑父正月就要上任。

        贾敏母子们可以晚一点,跟着赐婚的队伍前去。

        这便是说,林姑父考虑的时间,只有一个月。

        贾敏母子考虑的时间也只有三个月。

        贾代善得知林姑父要去云南做布政使,顿知陛下宏图伟略。

        他让贾敏递牌子。

        小花精给姑姑表妹交了底:知无不言。

        小花精道:“姑父实在不想去,可以拒绝,我保证姑父不会受到任何的打压。”

        贾敏叹气:“陛下抛下的诱饵太有诱惑力,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

        臣妇今日来,就是问一问,我们举家出京,陛下会不会忌惮?”

        小花精顿时笑了:“忌惮什么?

        那些封疆大吏是自己个不愿意带原配,免得耽搁他们红袖添香。

        朝廷历来只会扣留武官家眷。”

        “这就好!”

        “太医院正在给清儿预备各种丸药,我会让他们多准备一份,交给林妹妹自己配药,您尽管安心。”

        贾敏可是知道女儿的本事,那丫头上房揭瓦,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青玉这几年也能飞檐走壁,一家人的安全不用担心。

        她笑道:“放心了。

        臣妇在京都也待得郁闷了,再说青儿也该出去走走,男孩子还是走出去才能增加见识。”

        小花精笑道:“正是呢,泽儿也要送他姐姐去云南,顺便跟着姑父读书,跟着林妹妹学武功。

        姑姑不去,我这儿才作难呢,如今您去,正是解决了我与陛下的忧心了。”

        贾敏甚是惊讶:“真是这般?你姑父说陛下有意是让我们母子们留下来?”

        小花精道:“陛下说这话是想让林姑父没有后顾之忧,避免发生江南任上的祸事。”

        贾敏安心之下忽然发现她漏掉一个重要的话题:“泽儿要去送嫁?陛下安心?”

        小花精凑近贾敏小声道:“陛下不知道林妹妹身怀绝技,却知自己的儿子身怀绝技,是比武功宗师还要厉害的仙师。

        因此,好几次夜里睡觉竟然笑醒了。”

        这下黛玉惊讶了:“梦里笑醒?陛下成天板着脸,还以为他很可怕呢,竟然这么可爱啊?”

        贾敏的着眼点跟女儿不同,她不知道说什么。

        侄女儿维护娘家自然好,可是出嫁从夫,一旦被陛下知道这秘密,立刻就是塌天大祸。

        小花精看出姑母忧心,打了个灵气罩:“陛下若知表妹进皇宫如同菜园,才会日夜惊恐。您千万小心,我父母哪里也别漏。”

        那时候,乾元帝怕是又要另外组建暗卫,防范她这个皇后与荣府了。

        陛下虽然赏赐了承恩公府,就在西城。

        不过,贾政一家如今依然住在荣国府。

        原本是准备等孝期过去再搬家,结果前后要守五年孝。

        虽然臣子不用守孝这些年,但是,乾元帝在守孝,皇后的娘家有什么理由大兴土木?

        贾敏拉着小花精镇重点头:“瑗儿要小心,可别自己说漏了,毕竟臣妇难得见到陛下,你们日日相伴,千万被说漏了。”

        雷霆雨露都是君恩。

        伴君如伴虎。

        贾敏心里有些担忧。

        她想起夫君之言,历朝历代,太子的结局都不好。

        林姑父的意思是,在水泽没有参政之前,不要轻言立太子,免得所有陷害都冲着太子。

        这对于太子的成长,也是有弊无利。

        一旦立太子,朝臣就想着从龙之功,就会站队。

        这会离间皇家父子情。

        如今,大皇子二皇子也开始读书了,眼下不显,过些日子,他们参政,自然会有人要拉帮结派,要站队。

        荣府树大根深,实力雄厚。

        有些人为了高官厚禄,难免要结党谋嫡。

        贾敏用水写了一行字:缓立太子。

  http://www.lewen0.com/61/61122/334807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