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无论魏晋 > 第268章 点滴生活

第268章 点滴生活

        仲夏之季,  天气炎炎,山涧的知了都叫得有气无力。

        洛阳周围有群山环绕,茂林如海,  其中豺狼虎豹从未少过。

        一群熟悉山岭的猎户背着背篓,带着熟悉相熟的村人,  警戒地从深山中走出,  当离开密集的林木,回到开垦出良田的平地时,  才露出轻松的笑意。

        村里很快有人来迎接他们,  帮他们拿下厚实的背篓,又张罗着把背篓中的草药拿出来,  送到大夫那里。

        这些草药的收入是种田额外得来,  虽然不多,  也不少了,足够他们购买一头牛,让村里多一辆牛车,平时耕作也理方便,牛可浑身都是宝贝,  连牛粪都可以刷在土坝上,干了用来晒麦子。

        今年的夏收也很丰足,  村里多生出的孩子也能养活了,这些年村里男丁少,都是老弱妇孺来做农活,  虽然也能做,  但总是要辛苦很多。

        那位听说是从蓟城来的大夫医术精湛,  能治不少顽疾,  在他们村里的时间不长,  可得抓紧了。

        只是这北方的大夫都年轻的紧,每日都拿着书籍翻看,极是勤奋。

        “这些药挺不错的,这些我们全都收了,你们继续按我们教采药,如果能种出来,我们也收。”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年翻检着猎户们采来的草药,面带喜意地道。

        他一个月前来过一次,和这些猎户们进山,教他们认药和采药,他们学得很快,也不需要自己进山了,直接来收药就成,节约了大量时间。

        “多谢大夫,您真是我们的大恩人。”

        得了钱的村人们喜笑颜开,对两个少年毕恭毕敬地拜了,吹着银币愉快地离开。

        “唉……药用得太快了,缺口很大。”一名少年无奈地道。

        “还是在蓟城医院学得多啊,可惜我成绩不好。”另外一名少年有些委屈地道,“可是不应该是成绩好的出来工作,差一点的继续深造么?”

        “没办法啊,医生缺口太大了,”他的同伴无奈道,“咱们的主要任务,是宣传洗手和不喝生水,还有接生时滚水消毒的重要性,其它的头痛脑热,都得照着医书上凑合治,谁让陛下说过,预防重于治疗呢?”

        两位少年互视一眼,只能低下头,继续炮制药材。

        这时,村长带着谄媚的笑意,用粗陶大碗给他们端来两碗面,面上各盖着一个蛋,蛋下围绕着菜叶,看着就很香:“两位大夫,小地实在没有什么好的招待,还请见谅。”

        两人也觉得有点饿了,感谢之后,端着面条就开始唆起来。

        面里并没有酱油,只放了一点盐,少到让他们感觉像咸味像是幻觉,他们熟练地拿出两个小瓶儿,相互帮着放了椒盐和酱油,有了调料,瞬间面就美味一倍。

        “唉,存货不多了,洛阳的物价就是贵,蓟城都是放个小壶,可以随便加酱油的,甚至蛋都是用豆油煎的。”王绕收小瓶子就特别小心,木塞盖得超紧。

        “以后陛下迁都洛阳,肯定能比蓟城还好,咱们多看些病人,存钱买宅子都是正理,”同伴说到这,又想起一事,“阿绕,你本是洛阳人,以前的宅子还在吧?”

        “早就荒废了,”王绕不屑地道,“再说了,我要住也是住异人们新修的高楼啊,那种旧宅,春夏蚊虫秋冬要火盆,哪有能通水的暖气的新宅舒服。”

        “说的也是。”

        两人吃完面,继续给村人义诊,当做是这些草药的费用补偿,然后便把药物堆上了马车,熟练地驾马回城。

        洛阳的官道被修整过一次,走起来还算稳当,在周围的山匪被清剿后,送盐送线的货郎敢下村了,村里的人也愿意入洛阳里买些农具和种子,商路便渐渐有了些人气。

        只是战乱的损失太重,赤贫的村民总要那么一两年,有些余粮,才敢购买一点盐铁之外的品物,所以离繁华还远。

        除此之外,他们来到洛阳东门时,还看到不少关中难民。

        这些人是弘农郡的流民,那边还在匈奴人的治下,盘剥的极是厉害,他们说自己的千辛万苦才逃来洛阳,只求一个活命的机会。

        少年医生王绕想在这些人里挑了一个看着身强力壮的,当作亲随,但并没有发现中意的,遂作罢。

        “你那点收入,还养佣人啊?”同伴笑他。

        “这是我虎哥信上说的,南边的医生都要带两个健仆,免得遇到麻烦,让我出门在外学着点,没钱问他要就是。”王绕眨眼笑道。

        “哼,有钱了不起啊。”同伴有些向往地道,“也不知王将军如今打到哪里了。”

        但要说羡慕却是没有的,王绕是北方猛将王虎在一次征战中救回来的孩子,懂得书写,就被他资助去北方读了医学生,这些年都是一个人在学校生活,不像自己家庭美满。

        两人进了城,又险些迷路,没办法,如今的洛阳,就是一个大工地,一天三变。

        地下的水道已经封顶,各坊的水井和明渠都挖完了,一些重点的坊市地下还用水塔和陶瓷管通了水,但听说这个冬天送水容易冻裂,所以冬季是不会供水的。

        万象神宫的一层已经修筑的差不多了,最靠近的宫廷的街道已经焕然一新,形成了一片新居民区,王绕他们二人就住在这里,这里还是整个洛阳的官邸,崔令尹和她的属官也住在这里,平日也都在这时履职,就是房少有点拥挤,除了崔令尹,基本都是两人同住。

        王绕回到住处,便看到一名俊美又有些桀骜的少年正坐在树下,独对棋盘,气质孤高而骄横,视众生如无物。

        他切了一声,背着药箱回屋了。

        这少年是王悦的弟弟王恬,也不知王导怎么教的儿子,都能教王悦那样的君子了,怎么还能养出这样一个没事找事的孽障。

        不过天下不是的父母多了,也不缺这一两个。

        他有些讽刺地想着,继续翻看医书。

        没一会儿,外边就吵了起来,应该是那个王恬又怼人了。

        最近崔令尹想要重建洛阳的官署,提拔了不少新人,这王恬便想在崔令尹治下一展长才,但他除了棋艺还真没什么好一展的,于是便不服,成天阴阳怪气。

        王绕不想理会,但外边声音越吵越大,让他看不下书,心生烦躁之下,便推门而出,准备和众人一起,怼到这个王恬怀疑人生。

        ……

        王悦安抚完每天必要闹着回家的司马邺,才一回来,就被一群怒火中烧的同事围绕,让他管好自己的弟弟。

        他于是立刻明白,阿弟必是又在口舌之争中一以挡百,赢得胜利。

        唉,阿弟在建邺时便是谈玄争论的好手,北方这些实成人,哪会是他的对手。

        于是只能一一道歉,并且表示一定会训斥弟弟,说服弟弟,让他早点回家。

        他素来人望不错,众人也不为难他,纷纷散去。

        王悦没去看弟弟,反正说了他也不会听,他还有自己的事情,于是转身去找了崔令尹。

        崔令尹这几日都在视察洛阳防务,整天神出鬼没,王悦找了她好几次,终于在今天逮住了她。

        “今日又有上千流民在城外盘踞,想入洛阳,”王悦有些忧心地提起此事,“自去岁以来,进入洛阳的流民已近两万,其中不乏有匈奴奸细,当加强戒备,多查来历,以免多生事端。”

        “此言有理,你去办就是。”崔鸢当然也明白这点,又问道,“学校的事情,如何了?”

        “如今已经招收学子四百余,按学习速度,分成了十余个班,但所在的旧宅甚是简陋,入秋之前,还是得及时翻新校房。”王悦对这些事都心中有数,回答的甚快。

        “有些少啊,我还以为会有更多人来。”

        “洛阳毕竟荒废许久,我们学校虽是不收学资,然还是要自带饭食,自然为难。”这并不光是一饭的事情,一个懂事的半大孩子可以收拾家务、做些零碎补贴家用、照顾弟弟妹妹,一进一出之间,就可能让生活难以为继。

        “你继续看着,这也不是一时半会之事,”崔鸢转入下一个话题,“陛下已经准许,将在洛阳之北修筑长桥,贯通河水,到时,必会调拨来大量工匠,你派人的准备粮草和居所。”

        “是。”王悦心中一喜,他当然知道一座大桥对洛阳意味着什么,准备回去就告诉小伙伴和弟弟这个好消息,让他们对在洛阳奋斗更有斗志。

        “行吧,你也累了一天,回去带孩子吧。”崔鸢挥手道。

  http://www.lewen0.com/51/51825/334545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