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乱国 > 四十五、良禽择木而栖

四十五、良禽择木而栖

        或许此刻秦忠志说自己是旁人派在拓跋破军身边的内奸,还能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檀邀雨为了知道他真正的主子,也不会那么快杀了他。

        可秦忠志却认认真真地整理好自己的衣衫,以手指天道,“秦某以青越秦家全族性命起誓,某绝不是内奸。”

        邀雨盯了他一会儿,终于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你并不是背信弃主之人。那我问你,钟儿进宫那一日,你在宫里见了谁?做了什么?后来隔一日,你去见那个采买的宫女又做了什么?”

        秦忠志这次是真的吃惊了!他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了,是怎么被邀雨发现的?

        邀雨自然不会告诉他纯粹是误打误撞。

        秦忠志略略思量才开口道,“此事实在是关乎将军的家事。恕某此时不便告知。他日若得将军许可,某定当据实以告。”

        邀雨一笑,这家伙求生欲还挺强。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了拿好奇心给自己下诱饵,让邀雨放他活到拓跋破军来。

        邀雨明知秦忠志跟自己耍手段,却真的不再追问了。

        邀雨望向窗外,一阵静默后,转而说起自己道,“我生于南宋,却终日活于地宫之中不见天日。被逐出国后,整日的流浪,整日的追杀,似乎哪里都留我不得。我恨宋朝,恨那个小皇帝,甚至恨我父亲……”

        邀雨的目光又落回秦忠志身上道,“可无论如何,我姓檀。”

        她微微抬起头,带着不容置疑的骄傲道,“我乃檀道济之女。便是全天下的人都觉得我是祸国的妖女,我也不会做任何堕了檀家名声的事。你明白了吗?”

        秦忠志听明白了,他依旧有些不确定道,“檀女郎是否早就知道了我们的部署?”

        邀雨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那女郎此番与我们争夺仇池,可是要助刘宋一统?”秦忠志又问。

        邀雨冷哼,“我才不管那混账的刘宋。若不是你们故意用我的假尸身算计我父亲,此番我也未必会出手。”

        秦忠志闻言不免叹了一口气,佛说因果皆有定数。果然如此。以为是能牵制檀道济的计策,却成了溃堤的蚁穴。

        秦忠志心中猜测,邀雨既然敢当着魏军的面成为仇池的护国仙姬,那么她一定早有安排。

        可他依旧不死心道,“檀女郎应知,仇池虽不是兵家必争之地。可它脚踏两国,却也是不可失之地。将军此次在陛下面前是立了军令状的,若不拿下仇池,不只是将军,便是宫中的钟小郎君也是要受牵连的。”

        秦忠志以为提及钟儿,总会让邀雨动容,可邀雨却摆摆手道,“这些你无须担心,我自有安排。现在,我们该来谈谈你。”

        来了、来了。终究还是躲不过这一劫。秦忠志深吸一口气,有些认命道,“不知女郎对某有何安排?”

        邀雨没回答他,反问道,“秦忠志,我在宋朝是十恶不赦的妖女,在仇池却成了仙姬托世。你可道得出这其中的不同?”

        秦忠志想也不想,恭敬答道,“为尊者,掌天下舌。”

        邀雨笑了,很是满意道,“说得不错。掌权的人决定什么是对的,什么就是对的。换句话说,我究竟是妖女还是仙姬,完全取决于这掌权人的想法……”

        邀雨语中带着勃勃野心,“既如此,我若不仅要掌仇池之舌,更要掌天下人之舌呢?”

        秦忠志愣了,他虽然心里已有了这种猜测。可当邀雨直接了当地说出,她要做天下的王时,秦忠志还是被震撼到了。

        再次抬眼看了看邀雨,她站在那,坦然自若,无畏无惧。仿佛她生来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

        秦忠志忽然觉得,天下之于她来说,或许真的不大。

        祭坛称王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高声说,“犯我疆域者,虽远必诛!”时,那种血脉逆流的感觉秦忠志此生难忘。

        “秦忠志,”邀雨的声音再度响起,“我一直觉得,你是这世上最能猜度我想法的人。同样的,我也觉得,我应当也是能猜度你想法的那个人。”

        她平静地望着秦忠志,一字一句道,“拓跋破军是不会称帝的。你毕生的抱负永远不可能在他身上得以实现。”

        被人说毕生的抱负终不得偿,秦忠志并没有恼怒,反倒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

        他苦学十载,所追求的便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千秋功勋,青史留名。

        而这一切,只有他辅佐出一代明君,才能存在。他也知道,拓跋破军虽是良木,却绝非他要找的苍松。

        原来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秦忠志一撩前襟,深深地跪了下去。

        邀雨祭天后的第三日,一封密报抵达魏皇宫。可是密报却没有被递到仁德宫,而是直接递到了匹娄手里。

        匹娄读完密报的时候,激动得双手止不住颤抖,“终于等到了!拓跋破军,今日咱家就要你死无全尸!”

        匹娄迫不及待地带着密报冲到佳清宫。却意外地被守卫拦了下来。

        匹娄一时不解,不久前,今日当值的太监才来禀告过,说皇上已经用了晚膳,今儿个还是照常在嘉禾夫人那儿过夜。

        怎么才不一会这佳清宫就被守卫围了呢?

        光站在这也没用,只有进去了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匹娄脖子一梗,尖声怪调地吼道,“拦、拦、拦!给你们胆子了,谁都敢拦!瞎了狗眼了,不认得咱家是谁吗!”

        平常宫里的侍卫见了匹娄都点头哈腰,今日却奇了怪的硬气了起来,“常侍,您在这儿为难咱们也没用。嘉禾夫人是传了皇上的旨意,太医诊断完毕之前,谁都不能进去打搅。”

        匹娄不由得一皱眉,“太医?什么时候召的太医?可是皇上身体不适?”皇上身体不适,自己更该在旁边伺候着。

        “这卑职就不知道了,李常侍要是愿意,就在这候着,太医进去有一会功夫了,估摸着也该出来了。”

        匹娄闻言有些慌,召了太医这么大的事,而且还不是刚发生的事,居然没人向自己回报!

        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正版福利小剧场——

        见起点作家说

  http://www.lewen0.com/40/40513/65510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