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乱国 > 四百九十七、吃嚣张长大的!

四百九十七、吃嚣张长大的!

        这邢铭乃是刘宋的廷尉刑轩之子,因他父亲整日跟查案打交道,他受家中影响,所以手上有些功夫。不过他这点功夫,怕是连谢惠连都打不过,自然不可能是檀邀雨的对手。

        若不是檀邀雨打算隐藏自己的武功,这人怕是早就要被打飞化作天上星了。

        此时邢铭的手腕被子墨死死握住,怎么都抽不出来,憋得他满脸通红。他眼瞳扩大,带着些惊恐地看着子墨。方才那一瞬间,他甚至都没看见子墨的身形,手腕就已经被铅住了。

        檀邀雨掸了掸肩上那看不见的灰尘,不再去理会邢铭,绕过子墨走到王七郎面前,她带着礼貌性的笑容道:“我也并非有意冒犯,也不知王七郎的这位朋友,怎么如此气量狭小。”

        王七郎今日显然是被打脸打得狠了,咬着牙瞪着檀邀雨。不过出于礼节,他还是起身还礼,“今日乃是我琅琊王氏的清谈会。秦郎君还是让你的护卫放开邢铭,咱们以问辩论输赢吧。”

        檀邀雨点头,却并没让子墨松开邢铭的手腕,她浅笑道:“也好。王七郎既然要问辩,我便借着方才两位的一道问再问下去。”

        檀邀雨转过身,向着众人朗朗道:“方才有人问‘天受人善恶于无心,何以世间却善人少,恶人多’?崔郎君答曰:‘譬如泄水坠地,四散横流,不可以方正浑圆论之。’既,人之善恶,难以一概而论。善人或为恶事,恶人亦可从善。不知我所言可对?”

        檀邀雨转身看向裴清,见裴清点头。方才裴清如此作答时,曾引得众人一片叹服,奉为佳句。

        檀邀雨又向裴清问道:“裴郎君既说流水落到地上时,本来并无方向,都是四散开来。何故清风四面,而水却常东?”

        裴清起身,不加思索便答道,“百溪成川,百川入海,水会东流,此乃因势而为。势之大者,万山可开。”

        邀雨点头,“却是如此,我此处正有一比,不知是否得当?若在座诸君便是百川,百川之势,旁人只能随波效仿。琅琊王氏推崇清谈,氏族子弟便以清谈为好,人人只知谈玄。完全忘了这世上还有文、儒、史、武其他四学?”

        檀邀雨原本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鲜明的愤愤之色,她怒目扫向围观的学子们,“如今朝廷远有鞑掳扰边,近有西南瘟疫,襄阳六郡大旱。诸位皆是来日朝中栋梁,白衣相卿,却在此理论究竟是目深者为美,还是目突者为俊!可为耻乎?”

        邀雨冷哼,“吾受十朵金莲不以为耻,却以在此虚度光阴为耻!”

        她广袖一挥,“诸君既然要以问辩论输赢,我今日便在此立下一题。自今日起,我在鸡笼山上的五学馆恭候诸君,但凡能以此题辩倒馆中任何一人的,我以千两黄金奉上!”

        在场众人闻言都隐隐激动了起来。一千两黄金啊,这可不是小数目!立刻有人高声问道:“小郎君的问辩题目为何?”

        檀邀雨走到王五郎的案桌前,将上面的碗碟一挥而下,又从旁边取来笔墨,直接在案桌的桌面上挥毫而书,写罢,她将案桌一脚踹翻,让上面的大字朝向众人。

        “清谈误国”!

        周围的抽气声此起彼伏,众人一半觉得檀邀雨是傻了,另一半觉得檀邀雨是疯了!

        檀邀雨却像是没意识自己正在把天捅个窟窿一般,笑道:“怎么?我不过是按你们的规矩立了个题,你们若不敢辩这个,那我便换一个。”

        檀邀雨说着,又将谢惠连的案桌如法炮制。等她将新的辩题在谢惠连的案桌上写完,谢惠连吓得一把按住案桌,不让她翻过去,“你疯了?!”

        王五郎看见案桌上的那几个字,也咽了口口水,小声道:“你这实在是太嚣张了……”

        檀邀雨冷笑,“二位莫不是忘了我是谁?我可是从小吃嚣张长大的!”

        檀邀雨说着,将案桌一踹,案桌上的字便再无遮掩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建康无人”!

        这次不只是抽气声了,更有人在下面怒吼道:“狂妄小儿!可知你身在何地!?”

        檀邀雨面无惧色,柳眉一挑,“我就在建康又如何?!我乃五学馆的学生,自今日起,无论你们建康的学子,擅长君子六艺中的任何一种,皆可来五学馆挑战馆中之人,但凡有获胜者,我同样双手奉上千金!”

        檀邀雨字字落地有声,气势逼人,竟以一人之声压制住了在场近千名学子。

        檀邀雨不屑道:“建康学子,不过如此。简直是浪费时间,我们走吧。”

        檀邀雨说着,当先一步朝人群走去。

        檀邀雨在女子中算是高的,可在男子中也不过中等身材。可周围的人却被她的气势所迫,似乎朝他们走来的,是个必须仰望的存在,让人群不自觉地就退开一条路。

        子墨此时才松开邢铭的手腕,护着云道生跟了上去。谢惠连见这几人走了,自己当然不可能独自留下。他朝王五郎和王七郎作了个揖,同样随檀邀雨而去。

        两张被踹倒的案桌后,眼下只剩下王五郎一个人。

        像是要被无数双眼睛洞穿一样,王五郎哀叹一声,“交友不慎!这次真是被他们害惨了!”他咬着牙极不情愿地说了声,“谢九郎稍等,为兄送你们出门!”说完脚下生风地追上了谢惠连。

        出了王家大门,檀邀雨上了一辆马车,子墨、谢惠连和云道生骑马。谢惠连刚想跟王五郎作别,就见他像泥鳅一样钻进了檀邀雨的马车里。

        檀邀雨抬眼扫向王五郎,王五郎顿时打了个激灵,苦着脸哀求般道:“我不会骑马……”

        檀邀雨顿时嗤笑出声,“王五郎这是要到我们府中避难?”

        “你刚才还叫五哥呢……”王五郎只觉得喉咙发苦,带着与虎谋皮的决绝道:“咱们可不能过河拆桥。今日闹出这么大的事儿,我爹估计能撕了我的皮!反正我输了赌约,且让我去你们那儿躲躲吧!你方才说五学堂在鸡笼山上?不如我就去那吧!”

  http://www.lewen0.com/40/40513/137355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