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乱国 > 四百四十、屠杀

四百四十、屠杀

        檀邀雨正在床上生闷气,就听见门外传来子墨的声音:“雨儿,将军要回湖6军营了。”

        檀邀雨一个翻身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什么!我才刚见到他,怎么这么快就要回去了?!”

        檀道济干咳的声音从门外响起,“爹这次来行者楼,已经算是擅离职守了。再不回去,怕是要被人瞧出端倪,若是被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告到皇上面前,就很难解释得清了。”

        檀邀雨猛地打开门,“他敢!他要是敢多说一个字,我敲光他的牙齿!”

        见檀道济和子墨都愣在门外,檀邀雨这才意识到爹爹方才说的别有用心之人并非指嬴风。也是,若是嬴风告檀道济,檀道济也可以把他的身份抖出去,到最后不过是两败俱伤。

        檀邀雨耷拉下脑袋,自己居然已经到了事事都会联系到嬴风身上的地步。她必须离那个浪荡子远些,这样才能忘了他。

        “我送爹爹回军营吧。”檀邀雨道,“反正过了第二关,想必师公会让我们休息几日。我去同他老人家说,准我送您回湖6。”

        檀道济本想说不用辛苦女儿了,可又想能多跟女儿相处几日。他余光瞥见子墨,觉得也是该跟邀雨谈谈了。便点头,“如此也好。那我先去同你师父和你师公道别,你收拾一下,我们即刻启程。”

        送走檀道济,子墨便开始帮邀雨收拾行装。

        邀雨突然想到幻境里子墨的缩骨功,又想起刚到行者楼时,师公曾经给过子墨一盒药膏,让他涂抹在关节处,否则五年后就连路都走不了了。

        她看着子墨正背对着自己打包行装,毫无预兆地直接问道:“你学过缩骨功?”

        子墨的后背明显一僵,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他没有转身,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邀雨见他默认了,又追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为何我从不知晓?”

        子墨依旧不说话。他没办法把自己心里的秘密都说出来,也不想对邀雨撒谎,索性一言不地站着。

        檀邀雨叹了口气,“你不想说……那就算了。师公给你的药,你要按时涂抹,不要落下病根。”

        檀邀雨只觉得身心俱疲,好想立刻倒头睡上一觉。

        子墨哑着声音问:“你怎么会知道的?我听将军说,你在第二关看到了自己原本的死因。可是在幻境里看见的?”

        她在幻境里看到的景象实在太过凄惨,檀邀雨连多一瞬都不愿再想,她深吸了口气,“不过是幻象罢了。总之这一世,我们绝不会那样。”

        随后两人便都沉默了下来。一直以为最了解对方的两人,此时的心里都有了难以对对方启齿的角落。

        听说檀邀雨要走,嬴风立刻跑去找师公,想要跟着一同前往。结果直接被姜坤给否决了,“情爱皆虚妄,你还是好好留在楼里练功吧。难不成到了第三关时,你还想只靠剑气就取胜?”

        “师父!”嬴风急了,“您难道没哄过女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她们生气了,就得立刻去哄。否则隔上一日,原本的小罪过就会牵扯出之前无数的罪过,最后恼怒的原由就会堆得比山还高!”

        姜坤气道:“整日就知流连美色,怎么不见你练功这么用心!”

        嬴风还要再辩,师公却道:“小丫头此时见你,怕是只会更加心烦意乱。她的罡气还不算太稳定,你若想去解释,就等上几日。待她从青州返回时,再去见她。”

        苍梧尊者说着,就轻轻冲着嬴风挥了一下,嬴风只觉脑袋一重,迷迷糊糊地就晕了过去。恍惚间听见师公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檀邀雨上了马车,才一拍脑袋想起来,“秦忠志还在青州呢。估计是他寻不到父亲,所以一直逗留在那里。估计他怎么也想不到,爹爹会来到行者楼。”

        檀道济问道:“可是你在仇池的那位丞相?”

        邀雨点头,“我离开仇池时,买了几十车粮草给您贴补军需。当时不知楼主之选要耗时多久,所以就让秦忠志先帮我押送过去。不过说来也怪,他既没见到您,也该个消息告知我啊。”

        檀道济闻言皱眉,“咱们加快脚程,我怕军营那边有变。”

        檀邀雨也有些担心,原本心里的纠结此时也来不及细想了,一路飞快往青州赶去。

        等几人到了湖6军营,跟着檀道济进到军营内,现营内并无异常。大多数的士兵都以为檀道济是偶感风寒,不宜出门,正在营房里养病。

        待檀道济问起是否有人来军营寻过他时,副官才说了秦忠志的事儿,“前几日还每日都来。这两天倒是不见人了。”

        檀邀雨心中不安,也不再停留,暂别了檀道济,直接带着子墨赶往朱家。

        可等到了朱家时,檀邀雨愣住了。朱家大门紧闭。明明是掌灯时分,整个朱家却连一丝火光都不见,最让邀雨心惊的,是里面飘出的浓烈的血腥气。

        朱家大门前已经围了不少人。据说是邻里昨日便觉得朱家有异,还以为是他们家的生意又出了什么变故。今日血腥味儿和腐臭味儿传出来,大家才意识到出事了,这才报了官。如今正等着官府的人来开门呢。

        檀邀雨只觉得自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她没有贸然进入宅内,免得引起官府的不必要的猜疑。邀雨想了想,掏出几个铜子儿递给了一个看热闹的小孩儿,让他去湖6军营传话,请檀道济来过问此事。

        有檀道济出面,官府的人一定会仔细查案。

        檀邀雨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巷子,让子墨守着,自己则施展丝雨轻弦,一处处查看朱家的每个角落。

        一刻钟后,檀邀雨猛地吸了一口气,收回丝雨轻弦,柳眉死死拧到一处对子墨道:“朱坦诚死了……而且被人斩断了四肢,右手拇指也不见了……”

        子墨闻言也变了脸色。虽然闻到冲天的血气和腐臭时,他们已经猜到里面必定经历了一场屠杀,可听到邀雨确认后,依旧让他心惊。

        “其他人呢?可看到了秦忠志他们?”

        檀邀雨摇摇头,“府内没有。西侧的墙角放着一架梯子,我怀疑他们从那边逃走了。只是这次动手的人,下手狠辣,而且显然武功颇高。秦忠志尚有一搏之力,可朱圆圆连跑都跑不远,怕是……”

  http://www.lewen0.com/40/40513/120558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