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长公主 > 第154章 绝交

第154章 绝交

        李蓉被裴文宣抱着,  这种拥抱给了她一种莫名的安慰。

        她沉默着,许久后,她缓慢出声:“我们上辈子,  是不是都过得不好?”

        化作上官氏家族权杖的上官雅,修仙问道二十年的李川,抱剑入棺的秦真真,  自尽牢狱中的苏容华。

        相守而不相得的苏容卿,望月三十年却不可及的裴文宣,  以及一个人跌跌撞撞走到头破血流的李蓉。

        上一世走到最后,宫廷中的他们犹如一个轮回,  只是在三十年后,把三十年前李明身边人相关的一生,  用另一个方式重演。

        这样的过往令所有已知的人胆寒,忍不住拼了命去阻止,他从李蓉身上汲取着温度,  低低出声:“所以这辈子,我们不能这么过了。”

        “如果殿下要杀李诚,  那么这事我去安排,出了事,我同你一起死,殿下,”裴文宣将头放在她肩膀上,  “你信不过我,你也该相信利益。”

        “裴文宣,  ”李蓉听着裴文宣的话,  忍不住笑起来,  “你当真不怕死啊?”

        “死了一次,  失去过一次,”裴文宣抱着李蓉,“相比之下,还是失去你更可怕一些。”

        一个是干脆利落的死亡,一个是横跨于整个生命的凌迟。

        李蓉静静听着,她沉默了很久,终于道:“好。”

        “布置下去,”李蓉不由自主握紧了手心,“杀李诚。”

        做下决定,李蓉当天便吩咐了下去,当天夜里,李蓉就入宫,将所有打算和上官玥说了一遍。

        等说完之后,李蓉轻声道:“届时我与母亲怕是难逃父皇盛怒,不知母后打算如何应对?”

        “我是皇后,”上官玥声音很轻,“走不出去。到时候该下狱下狱,该如何如何。至于你,”上官玥抬眼看向李蓉,“如果当真出事,你便从城中密道里逃出去。”

        “密道?”李蓉有些好奇,“母后是说……”

        “城东的胭脂铺,你去找老板,”上官玥端着茶杯,垂下眼眸,“拿我的令牌告知她身份,到时候她会带你离开。你出了城就去青州,等川儿登基了,你再回来。”

        “那您呢?”

        李蓉皱起眉头:“我走了,您怎么办?”

        上官玥沉默着,许久后,她伸出手,轻轻拍在李蓉手背上:“你和川儿活得好,我便放心了。”

        李蓉愣了愣,她鲜少听到上官玥说这样的话,而上官玥说这些,似乎也觉得尴尬,她忍不住收了手,有些尴尬道:“你也不必操心我,我毕竟是你母亲,有自己保命的手段。”

        李蓉静静注视着上官玥,许久后,她站起身来,上官玥还没反应过来,李蓉就上前抱了抱她。

        “母亲,”她声音很轻,“你不会有事的。”

        她愿意为了儿女赴死。

        她就愿意为了保她拼命。

        李蓉自己都没察觉,那一刻她所闪过的念头,与她一贯行事,早已大不相同。

        李蓉从宫里出来,便立刻联系上官雅,将一切布置下去。

        第三日,蔺飞白也从西南赶了回来。

        蔺飞白入京当日就直接奔赴督查司,李蓉出去接待时,就看见一个极高的黑衣青年站在大厅中。

        他身上带着在尸山血海里趟过才有的肃杀之气,李蓉进入大堂时,蔺飞白单膝跪下,干脆利落道:“见过殿下。”

        李蓉和蔺飞白大概聊了一下西南的事,便让上官雅送着他出去。

        上官雅送着蔺飞白出督查司时,忍不住笑话他:“军营去一趟,倒成了个哑巴了,可见军营生活苦闷得很。”

        “还好,”蔺飞白声音很轻,“大小姐给的叶子牌,倒也有点意思。”

        上官雅愣了愣,没想到蔺飞白会说这个,两个人一起跨过门槛,蔺飞白平淡道:“谢氏规矩森严,仅靠我的兵权要得到他们的认可太过困难,上官小姐不如想想,”蔺飞白转头看她,“借您的身份,帮帮我?”

        这些话太出乎上官雅的意料,她呆在原地。

        “我不会约束你任何事,我手中的兵权就是你手中的兵权,你助我得到谢家,我成为你的基石。若什么时候你不乐意这门婚事,和离也行。”

        蔺飞白说得很平稳:“你好好想想,我先回去。”

        蔺飞白说完,拱手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开。

        他来如雷霆,走得也干脆果决,一人一马嫁离督查司,像是一匹行走在华京的孤狼。

        上官雅缓了片刻,才收回神来,转身回了大堂。

        李蓉在大堂里看着地图,听上官雅进来,她也没抬头,继续观察着地图上的路线。等过了许久,她抬头看了上官雅一眼,就看见上官雅正在发呆。

        李蓉不由得笑起来:“发什么呆?”

        上官雅被李蓉吓了一跳,回过神来,下意识道:“殿下。”

        “少见你发呆,”李蓉围着地图换了个方向,上官雅跟在她身后,李蓉缓慢出声道,“是蔺飞白同你说了些什么?”

        “他说了些话,属下不由得多想了一下。”

        上官雅跟着李蓉,不等李蓉多问,上官雅便径直道:“他同我说,仅凭兵权想得到谢家的认可太难,想借我的身份一用。”

        “身份?”李蓉皱起眉头,看了上官雅一眼,“你的身份,他想怎么用?”

        “殿下,”上官雅听李蓉的问话,不由得失笑,“我毕竟是上官家的大小姐。”

        如果蔺飞白能迎娶上官家的大小姐,哪怕他是个私生子,在谢家也要多几分敬重。

        只是听到这话,李蓉果断出声:“有病。”

        “殿下?”上官雅得了这个评价,诧异出声,李蓉径直道,“区区一个谢家就想娶你,他算老几?”

        “殿下,”上官雅哭笑不得,“谢氏也是七大姓,哪里有您说得这么不堪?”

        “和川儿比起来,我还当真看不上谢家。”

        李蓉看了她一眼,用“有病”的眼神匆匆扫过:“若是要为了这些成婚,当初怎么不入宫去?”

        “入宫和外嫁,自然是不一样的。”上官雅声音很轻,“宫里进去就出不来,宫外再怎么嫁,都还能回头。”

        “听你这意思,”李蓉撑在桌前,手指无意识轻敲着桌面,“你好似也不反对此事?”

        “都是嫁人,”上官雅恭敬道,“首先要我顺心,其次要有价值。我年纪也不小了,也是时候考虑这些了。”

        “苏容华呢?”李蓉抬眼看她,上官雅沉默着,好久后,她才道,“不过就是一起耍玩图个乐子,他若帮不了我什么,也没什么价值。”

        李蓉听到这话,她平静看着她。

        上官雅恭敬站着,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好似被人看透了所有,她不由得尴尬笑起来:“殿下……”

        “年轻人,总是嘴硬。”

        李蓉轻轻笑了笑:“总说得自己好似什么都不在意,你若当真什么都不在意,倒也好。”

        “殿下,我不是……”

        上官雅急急开口,想改变李蓉的想法,李蓉摆摆手:“你不必同我解释,你自己心里也有底就是了。”

        上官雅动作顿住,李蓉看了看天色,觉得该吩咐的也吩咐得差不多了,便转身道:“行了,我回去了,你自个儿忙。”

        说完之后,李蓉让人收拾了折子,便走了出去。

        她出门后,就看见苏容华站在门口。

        他靠在门口石狮子边上,漫不经心转着扇子,李蓉走出门去,看见苏容华,她笑起来,拱手道:“苏大公子。”

        “殿下?”

        苏容华笑起来:“殿下走得这么早?”

        “今日事儿少。”

        李蓉解释着,看了一眼督查司:“苏大公子等着阿雅呢?”

        “约了她一起搓牌,”苏容华提到上官雅,眼里就带了笑,“反正也是无事,就在门口等她了。”

        李蓉点了点头,只道:“那你慢慢等,我先回去了。”

        “恭送殿下。”

        苏容华恭敬行礼,等送走李蓉后,等了许久,苏容华才看见上官雅走了出来。

        他一见上官雅就直起身来,带了笑道:“你可算出来了。”

        上官雅站在大门前,她静静看着他,好久后,她笑了笑,提步走了出来。

        她走到苏容华面前,苏容华双手抱胸:“今个儿想去哪里?”

        “有点累,”上官雅低下头来,“我先回去吧。”

        “那我送你。”

        苏容华似乎是做好了所有准备,面对她爽约也一点脾气都没有,上官雅应了一声,她想了想,只道:“走回去吧。”

        说着,上官雅就转过身,走向上官府。

        苏容华跟在她身后,双手拢在袖中,仿佛是一个无声的影子,默默陪着她,守护她,她一回头,就可以看见这个青年站在灯火下,笑意盈盈看着她。

        所以她不敢回头,他们两走过大街小巷,终于到了上官府,这时候,上官雅停住了脚步,她背对着苏容华,仰头看着上官家的牌匾。

        “路走到头了。”

        她声音很轻,苏容华笑了笑:“你先休息吧,我明日再来。”

        “苏容华,”上官雅背着手,转过身来看他,苏容华侧了侧头,就听上官雅询问道,“你为什么不当苏家家主呢?”

        苏容华愣了愣,随后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你怎么问起这个来?”

        “就好奇呀,”上官雅似是漫不经心,“你是苏家的大公子,论长嫡,都该是你当家主才对,怎么让苏容卿成了继承人呢?”

        “唉,一言难尽。”苏容华叹了口气,“反正我打小就不是当家主得料,我也不想当。”

        “那你想做什么呢?”上官雅背着手,笑着看着苏容华,苏容华摇摇头,“也没想过,就现在这样,我就觉得挺好。”

        “凡事儿都由我二弟和我爹撑着,我就赌钱遛鸟吃喝玩乐,”苏容华手里扇子一张,露出上面‘逍遥’二字,“不很快乐吗?”

        上官雅没说话,笑着看着他。

        苏容华看了看上官府门口一直看着他们的人,摆手道:“行了,赶紧回去吧。”

        “好。”

        上官雅点点头,她便转身走了进去。

        等进门前,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苏容华站在不远处,见她回头就笑了。

        上官雅注视着他,好久后,她平和道:“日后,别来找我了。”

        苏容华愣了愣,上官雅笑起来:“我年纪也不小了,不能总和你这么瞎混。回去吧。”

        上官雅说完,便果断转身,提裙进了大门。

        苏容华反应过来时,赶忙上前,急道:“等等,你什么意思,上官雅……”

        “苏大公子。”门房拦住苏容华,苏容华只来得及看上官雅消失在院子里的背影,门房为难道,“夜深了,您请回吧。”

        “我就问一句话,”苏容华急急出声,“你们放我过去……我……”

        “苏大公子!”

        门房提了声:“我们大小姐毕竟是个姑娘,您稍稍收敛些。”

        苏容华得了这话,不由得愣在原地。

        他骤然意识到,其实上官雅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

        她想见他就见他,有一日不想见了,也就不必再见。

        这个认知让苏容华心脏骤然缩紧,他站在门口,静静看着院子里走过庭院,渐行渐远的姑娘。

        他站了片刻,等看不见人了,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才转身离开。

        隔天早上,苏容华大清早就蹲守在督查司门口,上官雅早让人打听了苏容华的行踪,他在正门,她就从后门走。

        苏容华在门口等了一天,李蓉出来时,看见苏容华板着脸站在门口,不由得有些疑惑:“苏大公子怎么还在这儿?”

        苏容华看见李蓉,他勉强笑了笑:“我在等阿雅小姐。”

        “阿雅?”李蓉茫然,“她不是早走了吗?”

        苏容华面色微变,他保持着笑意,恭敬道:“这样,那我明日再来。”

        李蓉被苏容华这一出搞得有些疑惑,等回了府里,她坐在床边,跑着脚看一旁还在审批折子的裴文宣,将事情说了一遍。她紧皱着眉头,疑惑道:“他们这个一个找,一个躲,是唱什么戏?”

        “阿雅小姐二十岁了。”

        裴文宣批着折子:“她的婚事早就被朝臣盯着,既然早晚要嫁,不如嫁一个合适的。”

        “为权势嫁人,”李蓉皱起眉头,“那她还不如入宫。”

        “这不一样,”裴文宣抬头笑起来,“入宫,是为了上官氏。可如今若是嫁蔺飞白,那阿雅小姐就是为了自己了。”

        裴文宣说着,站起身来,走到李蓉面前,抽了一个小凳子坐下,将李蓉的脚用帕子擦干,缓慢道:“您也别操心她,年轻人总要撞几堵南墙,撞疼了才知道回头。”

        “你又知道她撞的是南墙?”李蓉挑眉,裴文宣哭笑不得,“操心不是你吗?我还以为你不同意呢。”

        “我是不同意她,”李蓉理直气壮,“但我更不同意你。”

        “你又不同意我什么?”裴文宣让她睡到床上,唤人进来将洗脚水端了出去,吹了灯回来,躺在李蓉身侧。

        李蓉在床上认真想了想:“我觉得,我似乎也不是不同意你的观点。”

        “嗯?”裴文宣皱皱眉头,随后就听李蓉有些疑惑道,“我好像就是不同意你这个人。你说点什么,我都想反驳。”

        “这样么?”裴文宣斜眼看她,颇为挑衅,李蓉撑起半个身子来,指着裴文宣道,“对对对,就是这种样子,我就特别看不惯。”

        “有一件事,我想殿下一定是同意我的。”

        裴文宣看李蓉的样子,面上带笑,李蓉“嗯?”了一声,裴文宣撑着自己起身,被子从他身上滑落下来,他凑近李蓉。

        “夜深了,”裴文宣声音很轻,“我不想同殿下困觉,殿下同意吗?”

        李蓉一听这话,顿时虚了。

        “同意,”李蓉赶紧点头,“这事儿我同意。”

        “巧了,”裴文宣声音温和,“我和殿下一个脾气,殿下同意的,”裴文宣说着,抬手直接将人推着压了上去,李蓉惊叫了一声,裴文宣按着她,笑出声来,“我不同意。”

  http://www.lewen0.com/26/26922/33480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