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等天亮 >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王于漾站稳了,  周易还拽着他的手臂,铁钳一样烫热且强硬。

        “咳,咳咳咳。”

        王于漾嗓子眼干痒的咳嗽起来,  他剥了片西瓜霜含片到嘴里,缓了缓,侧过脸说,“小易,别拽着了。”

        周易撤回手,垂眸看着男人的手臂,接近腕部的地方被他拽的发红。

        林少南不知何时放下了张开的双手,  视线也落在那一处,停顿了几秒上移,  看向男人额头的退烧贴,“王先生身体不舒服”

        “有点感冒。”

        王于漾另起话头,“林少的腿伤看样子好的差不多了”

        林少南的目光扫过他随意披散的头发,眼皮半搭下去,  长密的睫毛挡住了眼底的东西,“嗯。”

        王于漾的心情有点复杂,原来他一米八多,  跟阿南差不多高,  现在这副身体将近一八零,  看阿南的时候还得抬头。

        后面的周易微弯腰靠近一点,  嗓音低沉的问,  “你走不走”

        王于漾扬眉,  “林少,我跟我弟还有朋友要去旁边的甜品店吃东西,我们就先走了。”

        林少南牵了牵唇角,“我也正好要去。”

        一旁的三人反应各异。

        周易面无表情,周身气息冷到极致。

        何长进似乎是完全成了呆逼。

        秘书是一脸仿佛出现幻觉的自我怀疑,林总不是来买兰花的吗

        不多时,王于漾几人去了甜点店二楼,坐的是靠窗的位子上,稍微伸个头就能看到楼下的老街。

        王于漾第二次来,这次店里的生意比上次好很多,一楼几乎满座,二楼也有些嘈杂。

        坐在旁边的何长进屁股这挪挪那蹭蹭,长了钉子似的坐不住,他小声说,“王哥,我去点东西,你要吃什么”

        王于漾扭头,“自己点”

        “对啊。”何长进说,“就在一楼柜台那里。”

        王于漾没注意。

        上次来这里,进门光顾着看苏沫,没看后面的屏幕,后来也是苏沫拿了张甜点单子上来咨询他们。

        原来是要自己点啊。

        那上次苏沫怎么

        店里没什么客人,闲的,想活动一下筋骨,还是一时兴起

        王于漾在何长进的喊声里回神,“四味饼。”

        “喝的呢”何长进的音量更小,还把手挡在嘴边,“王哥,小易跟那个林少怎么搞”

        王于漾掀眼皮,“小易,你喝不喝咖啡”

        周易像是没料到他会第一个问自己,愣了下,说,“喝。”

        王于漾问对面的另一人,“林少,你呢”

        林少南垂着眼,“我随意。”

        王于漾的眉心几不可查的一蹙,不喝咖啡却说随意,那就随意吧,他对何长进说,“长进,你点两份四味饼,三杯咖啡,其他你想吃什么自己点。”

        何长进赶紧溜了。

        桌上的气氛沉闷又微妙。

        王于漾慵懒的支着头,耳边响着夹杂在嘈杂声里的乐声,依旧是古风。

        只是苏沫不在。

        另外就是,从进门到现在,那些落在阿南身上的视线都来自异性的打量,很常见的看到帅哥会做出的反应,跟黏在小易身上的灼热视线大同小异。

        看样子阿南这个甜点店老板的身份没什么人知道。

        王于漾漫不经心的想着,对面响起平静的声音,“王先生喜欢吃甜食”

        他看过去,说了个灵活的答案,“看心情。”

        林少南却不知是扯到了什么地方,忽地笑了声,“我有位故人平时喝什么,吃什么,去哪儿诸如此类的,也总是会看心情而定。”

        王于漾惊讶的说,“是吗”

        林少南摩挲着指腹,语气轻飘飘的,“做什么都看心情,捉摸不透。”

        王于漾的眼角轻微抽了抽,我看着你长大,都不能把你摸透,你还想摸透我

        聊了会,林少南起身去卫生间。

        王于漾拿出口袋里的那版西瓜霜含片,跟对面的冰块说,“小易,你自然点。”

        周易的眼里没有情绪波动,“我很自然。”

        王于漾忍俊不禁,“全程冷冰冰的一张脸”

        周易冷漠的蹦出一句,“天生的。”

        王于漾,“”

        周易把放在腿上的手拿上来,十指的指缝交叉着扣在一起,“你要跟他相认”

        王于漾嘴里含着西瓜霜,气息清凉,“暂时不能。”

        周易的面色黑沉,不是不想,是不能,“你把他当弟弟,他呢”

        王于漾的姿态松散,“嗯”

        周易盯着男人,“他透过现在的你看过去的你,那种眼神让我不舒服。”

        王于漾笑着前倾上半身,“怎么个不舒服法”

        周易后仰头跟他拉开距离,“我指的是,他的眼神不像是一个弟弟看哥哥。”

        王于漾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小易,那你觉得你看叔叔的眼神,像一个小辈看长辈吗”

        周易心跳的频率瞬间混乱,短暂的几秒内,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王于漾转开视线看老街,岔开了话题,“说实话啊,好些年前还真怀疑过阿南的心思,也做过试探,但他没少看叔叔逗那些小孩,甚至送过几个。”

        说着就把脸转回来,笑着看青年,“你说他要是真的存其他心思,能做到那程度”

        “况且他的第一个女人的确是叔叔亲自给他挑的,之后的几年他身边有过女伴,出入一些场合都会带着,再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有了严重的身体洁癖,不让人碰了。”

        周易想起来什么,“在你身边待的时间最长的,是不是都没跟过你”

        “是啊。”王于漾的音调寡淡,尽是冷血无情,“有其他心思的,容易生变数,留不得。”

        周易一下子就理清了脉络,他紧压唇角,一言不发。

        “族长不是那么好当的,身边越亲近的人,心思必须越简单,只需要忠诚跟服从这两样东西,别的不能有。”

        王于漾没什么精神的打哈欠,“现在的沈家族长有经商的天赋跟头脑,可惜他有个致命的问题,太过儿女情长,年纪轻轻就被所谓的情爱困住,难成大器,沈家只怕是撑不到一年就会垮掉。”

        周易不冷不热道,“你死了的时候,沈家就已经垮了。”

        王于漾挑唇,“小易这是赞赏”

        周易无视的说,“我查了,扶持你侄子坐上族长之位,帮他压住沈氏动荡的人是林少南。”

        王于漾咳嗽,“猜到了。”

        周易观察他的脸色,“林少南想要沈氏”

        王于漾没回答,而是说起一件往事,“有一回你叔我遭到暗算,他挡了一枪,距离心脏位置只差一点,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事后想给他补偿的送他沈氏股份,他没要,还闹脾气,哭的不成样子。”

        “这些年他在家里的公司当了个挂名经理,手上没什么实权,自己投资的产业也不见怎么管理,平时不是种花养花,就是看书画画,喜静。”

        周易淡淡的说,“每件事的背后一个都有目的,不是为了权势,就是为了别的。”

        王于漾饶有兴致的笑,“小易,你好像对阿南的事情很有兴趣。”

        周易紧锁眉头,“别忘了,你身边的内鬼还没抓完。”

        “忘不了。”王于漾往椅背上一靠,屈指敲点桌面,“不说他了,说说你吧,出来一趟,干嘛这么不高兴”

        刚才还有问有答的周易“腾”地起身,“我去楼下找何长进。”

        说完就走,一刻不停留。

        “”

        王于漾失笑着摇摇头,这孩子怎么这么怕他

        难道是当年在班加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

        他听到左侧的脚步声,敛去情绪转过头。

        林少南慢步走到桌边,“王先生,我临时有事,要回公司一趟。”

        王于漾笑,“那你忙去吧。”

        林少南动动唇角,“再见。”

        王于漾挥挥手。

        林少南却站在原地没动,他把放在口袋里的一只手拿出来,抄进额发里面捋了捋,轻声说,“王先生,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很合眼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起吃个饭。”

        “吃饭啊”

        王于漾的余光看他一眼,说出被他调查出来的信息,“白天可以,晚上不行,我有夜盲症,晚上出门不方便。”

        林少南英俊的眉眼间生出几分柔意,“王先生什么时候方便就什么时候。”

        王于漾笑着说,“林少你太客气了,我一小老百姓,加上今天总共跟你见过两次面,你就这么的体贴周到,别人会以为你中了邪。”

        林少南欲要说什么,手机响了,他走到一边接听,回来说,“王先生,我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王于漾报了个串数字,咳嗽起来,背上多了只手,顺着他的脊骨上下抚动。

        林少南看着男人贴在后颈的黑色发尾,“说来也奇怪,王先生总能让我想起我的那位故人,他生病了也不在家里好好待着,喜欢玩。”

        王于漾随口问道,“你那位故人”

        林少南说,“不在了。”

        王于漾露出尴尬的表情,“抱歉。”

        “不要紧。”林少南的手指若有似无的碰了下男人的马尾,“我一直坚信一点,人活一世,死亡不是结束,只是一段旅程走到了头,会有另一段全新的旅程出现。”

        王于漾的心里划过一丝异样。

        “王先生,我先走了,改天我们再聚。”

        林少南走到楼梯口时停住,他要回头,却在中途顿了一秒就把头转回去,下了楼。

        王于漾看向窗外,两三分钟后熟悉的身影从店里走出来,秘书紧张的搀扶,俩人没上车,而是去的另一个方向。

        等到俩人再次出现在他视野里时,多了一盆兰花。

        王于漾目睹阿南抱着兰花坐进后座,车子很快消失在街角,他闻着周围飘散的甜点香味,疑惑的想,怎么回事,两个小孩下去了,一个都没回来。

        正当王于漾要打电话的时候,周易上了楼,“没找到何长进。”

        王于漾问道,“他去哪了”

        周易吐出一口气,“我跟他并不熟。”

        王于漾打给何长进,没人接听,他思索着说,“楼下有什么异常吗”

        周易说没发现,沉默了会他问,“你跟林少南后来聊了什么”

        王于漾的思绪被打断,“怎么”

        “我在一楼看到他了,”周易说,“他的心情比来时好很多,你是不是答应了他什么东西”

        王于漾说,“一起吃饭”

        周易的面上顿时裹了层寒霜,“难怪。”

        “吃个饭而已,出不了什么水花。”王于漾不在意的说,“况且以叔叔如今的身份,答应他的邀请才是正常发展。”

        周易冷笑,“呵。”

        王于漾啧了声,“小易,你这副样子很欠调教。”

        周易额角青筋一蹦。

        王于漾又拨何长进的号码,拨了几次才拨通。

        “喂,王哥,我一亲戚来找我了,”何长进在电话里说,“我急着回去,东西也没来得及点,忘了跟你讲一声了。”

        王于漾把手机给周易,让他听何长进的呼吸声。

        周易没有表情的听了几秒,把手机举到男人耳边。

        王于漾跟那头的何长进说,“没事,你自己路上当心点。”

        何长进“诶诶”两声,“那我挂了啊。”

        王于漾把手机放桌上,“听出来什么了”

        周易说,“没有。”

        王于漾无奈的轻笑,“小易,不要闹了。”

        周易睨了男人一眼,“何长进在用谎言隐藏他的惊慌逃跑,以及恐惧。”

        王于漾只听出了不对劲,他若有所思,“碰见谁了吓成那样”

        楼梯口那里传来骚动。

        王于漾随意的扫过去,眼里闪过惊讶之色。

        是苏沫。

        他还是一身古韵十足的长衣,只是并不艳红,而是青蓝色,唇边噙着如沐春风的笑意,站在那里就是一副上等画卷,与嘈杂的甜点店,乃至整个s城都格格不入。

        王于漾见苏沫看过来,就礼貌的笑笑,话是问的周易,“他什么时候来的”

        周易说不清楚,“我下楼的时候没看见。”

        “往这边来了。”

        王于漾望着楼梯口那里。

        周易看他把手往桌前伸,要拿杯子喝水,就装作不经意的把自己的递了过去。

  http://www.lewen0.com/21/21682/51426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