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掉BOSS成功上位 > 第338章 通向最终44

第338章 通向最终44

        隗辛在博物馆外观察了一下建筑外形,  随后通过游客通道走进馆内。她路过检测仪时控制住了机器,没有让它发出任何报警声。

        一进入博物馆,就有脸上挂着职业笑容的接待员迎了过来,  她侧身鞠躬指路:“这边请,女士。”

        接待员指引隗辛走到服务总台附近,请她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下,  然后又给她倒了水:“讲解员稍后就到,请您休息片刻,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请按沙发侧面的呼叫按钮。”

        隗辛安安稳稳地坐在了沙发上,假装自己是一名普通的游客,  眼睛四处打量,  观察博物馆陈设。这里的空调似乎开得很猛,  进来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凉气,地板是用裁切好的岩石铺砌的,  馆内灯并不明亮,灯光还有一种让人感觉到阴森的冷色调。

        墙壁上有消防安全图,隗辛把室内地图记了下来。

        一楼只是接待厅,二楼到五楼才是展厅。

        从一楼的接待厅就可以看出整个博物馆的内部装潢风格了,墙壁上全是大理石浮雕,支撑展厅的柱子类似古罗马建筑的风格,  抬头向上看去,  天花板上绘制的是色彩明丽的壁画,  壁画上画的是人与鸟兽,但是接待厅内的光线过于昏暗了,隗辛恍惚间有种置身于中世纪宫廷的感觉。

        “你好,是李女士吗?”陌生的男中音在隗辛身后响起,  一名身着黑色正装的讲解员对她微笑。

        隗辛起身,“是我。”

        她参观预约用的是假身份。

        “请跟我来,我们先从二楼的一号展厅开始介绍,怎么样?”讲解员微笑的样子莫名让隗辛联想到主持葬礼的神父,明明是在笑,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轻松。

        “我比较喜欢把惊喜放在最前面。”隗辛说,“能先对我介绍这间博物馆最有代表性、最特殊的藏品吗?”

        “心急的客人,不过没问题。请跟我来吧,我们需要去五楼。”讲解员说。

        走进电梯之后,隗辛说:“你要带我去看的是什么样的藏品?”

        “您不是喜欢惊喜吗?说出来就不叫惊喜了。”讲解员还是微笑,“等上一分钟,答案就将为您揭晓。”

        电梯上行,金属门开启,五楼到了。

        隗辛从电梯内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对面墙壁上的装饰壁画。

        “真奇怪。”隗辛突然说。

        “您有什么疑问吗?”讲解员扭头望着她。

        “这不是宗教博物馆吗?我看到的所有浮雕和壁画,内容都是关于人和自然的,没有和神相关的内容。”隗辛说。

        “也许是博物馆建造者的个人爱好吧。”讲解员说,“请,女士。”

        隗辛眉毛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跟着讲解员走进展厅。展厅内部终于有一点宗教的气氛了,纯金的神像、从古老遗迹上拓印下来的碑文、精致的雕像、风格各异的油画,应有尽有。

        他领着隗辛径直穿过了这些藏品,带她来到了侧面的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这房间里只展出这一件藏品——一本破破烂烂的书。

        书的材质非常奇怪,是动物皮革鞣制的,但不像是常见的牛皮或者羊皮,仔细看上面居然还有毛孔似的纹路……

        隗辛心头一跳,“人皮书?”

        “是的,人皮书。”讲解员嘴边的弧度保持不变,可是他的面孔在灯光的映照下藏在阴影里,诡谲的气氛在蔓延。

        “我们用设备对这本书进行了检测,最终发现书皮是人皮制成的,但内部的书页就不是了,是用当时那个年代最先进的造纸技术制成的,植物纤维造纸本就不易保存,几百年过去了,书页散乱,非常脆弱。”讲解员说。

        隗辛看着书没说话。

        讲解员等了她一会儿,说:“您不问问书本的内容是什么吗?”

        “我在等你给我讲呢,先生。”隗辛说。

        讲解员似乎有那么一点失望,一个好的演员需要台下有观众捧哏,一个优秀的讲解员当然也需要获得聆听者的回应,可是隗辛不是来当聆听者的。他开了个头,讲了一个故事的开端,然而聆听者并不愿意配合发问。

        “好吧,女士。”讲解员调整好表情,“这本书可是大有来头,它是四百年前最负盛名、最具争议的研究学者梅尔维尔写的。梅尔维尔最开始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因为他的思想,他在那个年代饱受迫害,他是个历史学家,终其一生都在试图证明世上没有神,神无法干涉世界的运行,人类的历史只由人类谱写,与神并无关系。”

        隗辛听到这里,总算像一个正常的聆听者一样主动发问:“然后呢?梅尔维尔在什么情况下写了这本人皮书?”

        “他想要证明世界上没有神,于是开始深入研究宗教学,研究宗教诞生的背景,他花了十五年时间游历世界各地,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开始写书。”讲解员说,“没人知道他那十五年间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用人皮来做书的封皮,人们只知道他写完这本书之后突然发疯了,他疯狂地大哭大笑,点燃了自己家的窗帘,抱着怀里的书自焚了。”

        “再然后呢?”隗辛说,“讲解员先生,能不能麻烦您不要停顿,一口气把故事给讲完?作为一个讲故事的人,不卡关键情节是基本的美德。”

        讲解员唇边的笑容扩大了些许,“您说得有道理,那我就听从您的建议一口气讲完吧。”

        ……

        “他疯了!”梅尔维尔的邻居们窃窃私语,谈论着居住在这条街的著名学者。

        但这位学者之所以著名,是由于他在很多很多年前屡次因为反对宗教信仰被抓捕,他出狱,人们往他的脸上身上扔臭鸡蛋,泼粪水。他的名声全是坏名声,他游历世界十五年后回来,依然没人愿意接触这位拥有坏名声的邻居。

        也许是因为独自一个人的生活过于孤独,梅尔维尔教授越发古怪了。

        “他的房间里经常传来臭气,像是死去很久的牲畜发出的臭气。”街上的送奶工说。

        “他脸色苍白,活像吸血鬼。”卖菜的老婆婆说。

        “我去他家收该洗的旧衣服,发现他的衣领子上有斑斑点点的褐色污渍,像是血迹。”浆洗女工说。

        “他找我定做刀具,剥皮刀。”铁匠说,“可是他一个戴眼镜的学者,哪里需要亲自处理动物的皮革?”

        “我曾经听见他在半夜发出惨叫,天啊,简直太可怕了。”与梅尔维尔住得最近的邻居一锤定音,“他要么是疯了,要么是被魔鬼蛊惑了。”

        恐惧的邻居们感觉事情不对,一部分人嚷嚷着要去找梅尔维尔问个明白,一部分人闹哄哄地说要去教会,让他们派人把梅尔维尔抓走处死。

        可是这些人通通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因为梅尔维尔在当天晚上被烧死在了自家的房子里。

        邻居信誓旦旦地说,房子在燃烧的时候梅尔维尔还在大笑。

        收尸人去房子里收敛尸体,惊讶地发现梅尔维尔的尸体里牢牢的抱着一本书,他面朝下,倒在地上,身体被烧到焦黑,可是怀里的书没有被伤及分毫。

        之后的几十年,没人敢靠近那座被火焰焚烧的房子,有传闻说,房子其实一直是有人住的,住在房子里的就是梅尔维尔的亡魂。

        ……

        “梅尔维尔杀了个人,用那个人的皮做了人皮书?”隗辛推测。

        “不不不,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呢?”讲解员说,“梅尔维尔被埋葬在公墓里,四百年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墓葬还被保存得很完好。八十年前城市改造,开发商把他的棺材给挖了出来,某些学者出于探知欲给骸骨做了基因鉴定,结果发现了一件让人无比震惊的事。您可以猜猜,是什么事让那些学者如此震惊。”

        “……请不要卖关子。”隗辛彬彬有礼地说。

        “好吧……那些学者发现梅尔维尔的生物信息和这本人皮书的基因信息对上了。”讲解员摊手,“梅尔维尔用自己的人皮做了这本书!”

        隗辛吃了一惊,低头看那本表皮泛黑的人皮书,大致估量了面积。

        要把这本书的封皮给做好,起码需要把人背部的皮肤全部给剥下来,四百年前的医疗手段实在是过于落后,梅尔维尔在制成书之前会死于失血过多和细菌感染。

        他剥掉自己的皮之后没有死去……他为什么没有死去?

        隗辛心底有了推论。

        “您应该想问他为什么要剥掉自己的皮,为什么在剥掉皮之后还能活下来。”讲解员说。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隗辛问。

        “我不知道。”讲解员笑容可掬,“故事的神秘之处就在于没有人知道答案,他成了千古谜团,吸引无数人探究故事背后的真相。还有以梅尔维尔为原型的恐怖电影和小说呢,一些画家也以这个故事为蓝本创作了油画,我们博物馆就收藏了几幅。”

        隗辛无语地瞥了一眼讲解员,继续问:“梅尔维尔在书里写了什么?”

        “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也没人知道梅尔维尔写了什么,他写的东西是一大堆杂乱无章的符号,比密码还要像密码。”讲解员看见隗辛的脸色有转阴的趋势,赶紧补了一句,“但是我们已经通过技术手段把他写的东西破译了出来,这就是科技的力量!”

        隗辛说:“所以内容是……”

        “书的内容就是梅尔维尔的故事最离奇的地方了,”讲解员说,“学者们本来以为梅尔维尔会写一些疯狂的具有冲击力的东西,但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书里面写的居然是童话故事。”

        隗辛眉稍一挑。

        讲解员识趣地在她发问之前讲了下去,“准确地说,是□□,有恐怖情节,带有一点点寓言性质。故事一共有一则,分为七个小章节,这么多年来,学者们将他写下的寓言童话反复观看,试图读懂童话背后的深意。还有学者吐槽梅尔维尔要是专职写童话故事,一定会是个二流作家,因为他写的故事很跳跃,让人看不懂。”

        “那来讲讲那一则童话。”隗辛说。

        讲解员好像早就在等隗辛说这句话了,他心满意足地一笑,“好,故事开始。我要讲的第一个章节,主人翁是一位黑巫师。”

        ……

        黑巫师住在一座黑森林里,他生育了许许多多的子女,整座黑森林都是他的后花园,他的子女在森林中肆无忌惮地玩耍嬉戏。最开始森林里什么都没有,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森林里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小动物,最多的动物是老鼠,它们长得很快就能生……

        ……

        “等等。”隗辛打断了这个故事,“黑巫师独自生育子女?他没有伴侣之类的人吗?”

        “呃,故事没提,那就是没有吧。作者没有设定的事情,你问我我也不知道。”讲解员说,“学者们认为童话故事多半只是隐喻,童话中的角色都有其象征物。”

        隗辛说:“那继续讲。”

        ……

        黑巫师一家拥有诡异的魔法,他们能把森林里的小动物变成自己的使徒,让它们替他办事。

        黑巫师对那些小动物并不在意,实际上他没有控制这些小动物,是小动物主动贴了过来,对他顶礼膜拜。黑巫师在森林里行走时时常踩死小动物,可是小动物完全不害怕,它们反而会更加疯狂地膜拜他。

        ……

        隗辛听出了点什么,她轻声说:“黑巫师没给小动物允诺任何好处,为什么小动物还要膜拜他?”

        “谁知道呢?”讲解员说,“街头混混头子很强,寻常人看他很厉害很神气,还会有小混混投靠混混头子,哪怕混混头子没给小混混好处。也许,强大本身就具有十分强劲的魅力和吸引力,于是小动物们如同扑火的飞蛾,因为恐惧,所以崇拜。”

        因为恐惧,所以崇拜?

        “接下来呢?”隗辛问。

        “第一章节的故事结束了,接下来是第二章节了。”讲解员说,“别这样看我,我知道故事很短,但谁让作者就写了这么点呢?我给你讲的是精简版本,原版只有那些学者能看见。”

        ……

        某一天,黑巫师一家居住的黑森林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位不速之客也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巫师。

        讲解员插嘴:“为了称呼方便,我们把这位不速之客称为‘灰巫师’……不要吐槽这个称呼,毕竟梅尔维尔就是这样写的,称呼不重要,象征意义才重要……虽然没人破解出它们象征什么。”

        灰巫师对黑巫师一家说:“你们的森林很广袤,很有生机,我喜欢这里,以后这里就归我了。”

        黑巫师一家不同意,于是和灰巫师打了起来。

        可灰巫师的实力超乎他们想象,黑巫师一家一拥而上没能打赢他,更可怕的是灰巫师也很能生,他生育了一堆子女和黑巫师的后代对打,黑巫师一家落入下风……

        厮杀异常惨烈,双方都流了许多许多的血,他们流出的血浸染了黑森林的大地,小动物们沾到谁的血,就会成为谁的士兵,它们也加入了厮杀,可是它们的力量过于弱小,丝毫没能引起两个巫师家族的注意,它们连战局都没资格加入就被一脚踩死了。

        ……

        “我有个问题……那两个巫师是怎么生孩子的?孤雌生殖还是孤雄生殖,难不成是雌雄同体?一下子就有了吗?”隗辛思维跑偏了。

        “性别这种东西对于这个故事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讲解员说,“在童话故事里面讲逻辑本身就不是很合理,这可是童话啊!如果非要解释的话,黑巫师的孩子可能是用魔法造的……”

        读童话故事的人根本不会深究灰姑娘和王子为什么会在一起、为什么只有灰姑娘能穿上那个水晶鞋,所以隗辛也没办法在一个虚构的故事里面问灰巫师和黑巫师到底是怎么生小孩的,也许他们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而是另一种存在。

        “故事的第二个章节结束了,接下来是第三个章节。”讲解员说。

        ……

        两个巫师家族的战斗结束了。

        黑巫师惨败,伤势惨重,他的子女死的死伤的伤,还有的奄奄一息。

        黑巫师那个奄奄一息的孩子必须依靠沉眠来恢复自己的伤势,黑巫师将他放进了一口深不见底的幽潭之中,用水阻隔敌人的窥视,让他的孩子静静休息,等待醒来的那天。

        可是灰巫师不是省油的灯,他要将黑巫师家族赶尽杀绝,他们率领他的子女们战斗,黑巫师疲于应付,力量所剩无几。战斗根本不是一朝一夕能结束的,在长久的争斗中,灰巫师家族也有了不小的损失。

        两个家族意识到这样子争下去,等待他们的是两败俱伤,于是他们暂时休战。

        黑巫师做了退让:“从今以后,这片森林的一半属于你。”

        灰巫师欣然接受了敌人的退让,在森林的另一边安家了。

        ……

        “接下来就是第四个章节了吗?”隗辛说,“不要停顿了,直接讲到结尾吧。”

        “没问题。”讲解员说。

        ……

        黑巫师明白,这样并不是长久之计。

        他们已经完全落入下风,等灰巫师休息好了,等待他们的将是下一场争斗,而下一场争斗,他没有把握能赢。

        “我们需要离开,离开这片森林,去往森林之外的地方,去找一片更广袤的森林居住。”黑巫师如是说。

        他悄悄派遣他的子女探索森林之外的地方,然而森林之外是一大片迷宫,哪怕是他们也会迷失方向,他们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探索路径,终于找到了一条正确的通往新森林的道路。

        可是问题出现了。

        黑巫师不知道那片新森林里面藏着什么,新的森林被重重迷雾遮盖,它太远太远了,森林中会不会藏着另一位更强大的巫师呢?新的森林是无主之物吗?

        他必须探个究竟。

        他不能冒险亲自前去,就派他的子女去,可是他的子女体型太庞大了,那条通往新森林的路径是如此狭窄逼仄,狭窄到只能容许老鼠通过。

        等等……老鼠?

        黑巫师生平第一次,将目光投向那些他抬脚就可以踩死的蝼蚁。它们如此孱弱,甚至不用脚踩,轻轻吹一口气,它们就会瞬间暴毙。

        正因为它们如此孱弱,身躯如此渺小,才可以钻过狭窄的路径,通往新森林。老鼠无处不在,新森林那边似乎也有老鼠生活,它们数量多,要多少有多少,死掉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他随便挑选了一批老鼠,分给它们一点点的力量,用魔法控制住它们,把它们送上了通往新森林的道路。

        他看着携带着他力量的老鼠们消失在道路尽头,它们从狭窄的通道挤进去挤出来,来来回回数次,通道被越撑越大,某些听话的老鼠甚至开始挖掘新的道路,好让他和他的子女能进入。

        还有一些老鼠特别身强力壮,一只挖通道的速度堪比千只百只老鼠一起挖。

        他借助老鼠的眼睛观看新森林,惊喜地发现那是一片无主之地,无人控制,新森林的掌控者只是一群老鼠,卑微的老鼠!

        黑巫师决定挑选更多的老鼠,把力量分给它们,让它们以孱弱的身躯开辟通往新森林的道路。

        ……

        灰巫师在那场长久的争斗之后感到身体疲乏,也进入了休息状态,但是他没有对黑巫师放松警惕。

        黑巫师有小动作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他顺着老鼠的痕迹找到了通往新森林的小路,明白了黑巫师的打算。

        灰巫师并不打算让黑巫师一家就此逃走,因为黑巫师一家本身就是这个森林最宝贵的财富,他们拥有强大的魔法力量。灰巫师本身也很强,他不介意让自己变得更强,他对黑巫师一家的魔法力量垂涎三尺,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它。

        但是他的力量没有完全恢复,黑巫师的力量也没有完全消失,此时并不是挑起争斗的好时机。

        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能让黑巫师一家逃走。

        于是灰巫师也施展魔法,想要控制住那些小老鼠,然而黑巫师对于开凿通道这件事情格外重视,灰巫师的魔法很难形成更强的干扰,他退而求其次控制住了几只小老鼠,他要让这几只小老鼠在黑巫师的老鼠部队里疯狂杀戮,搅乱黑巫师的计划。

        为了避免黑巫师的老鼠压倒他的老鼠,灰巫师念出魔咒:“每杀死一只黑巫师的老鼠,我的老鼠都会夺走他的老鼠身上的魔法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

        黑巫师很快发现自己的老对头在跟他对着干。

        他们都没有恢复,都不敢轻易对对方下手,于是老鼠成为了他们的博弈工具,他们的力量互相影响,他们的魔法互相干扰,就像拔河一样,线一会儿在这头一会儿在那头。

        有些时候他们的魔法叠加在同一只老鼠身上,有些时候灰巫师会战胜黑巫师,黑巫师也会战胜灰巫师。

        两个巫师采取了不同的策略。

        黑巫师以量取胜,希望老鼠越多越好。灰巫师靠质取胜,只培养少数几只特别强壮的老鼠扰乱黑巫师的鼠群。

        可是他们谁都没有发现,好像有那么几只老鼠……不太愿意被他们控制了。

        ……

        “讲完了?”隗辛疑惑地问。

        “讲完了。”讲解员耸肩。

        “就这样讲完了?”隗辛说,“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只讲了六个篇章的故事,第七个章节呢?”

        “没有第七个章节。”讲解员说,“第七章破译出来只有一句话,那是梅尔维尔作为作者说的话。他说,‘最后一个篇章的故事我无法窥见,希望后来人可以谱写出故事的结局’。”

        隗辛低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人皮书,忽然间产生了荒诞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是被命运给击中了。

        这仅有七个篇章的故事中,六个篇章已然度过,最后一个篇章正在发生。

        童话围绕黑巫师和灰巫师展开,可是他们脚下的老鼠呢?他们不是真正的主角,老鼠才是主角,梅尔维尔的童话,最后一章写的应该是老鼠的结局,而不是巫师的。

        总的来说,这是一篇通篇充满隐喻的故事。

        隐喻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帮助读者快速理解故事的脉络,但是隐喻也有一个坏处,它会携带作者太多的思想,让故事变得不客观,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坏处,那就是会让故事的解读者云里雾里,运气不好的话,还会解读出错误的结果。

        这篇故事以老鼠来比喻人,人以老鼠的思维揣测神的思维,这本身就是可笑的。所以故事的重点不是灰巫师和黑巫师在想什么,而是灰巫师和黑巫师做了什么,以及老鼠在他们眼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去掉感情色彩,留下叙事结构,梳理出前因后果,这就是故事的真相。梅尔维尔的故事,不是讲给所有人听的,是讲给能听得懂的人听的。

        至于他是从何处得知了故事,为何非要用隐喻的手法写,又为何在写下故事之后自焚……这不是隗辛要着重探究的。

        隗辛转身,离开这间展厅。她途经油画展厅,看见大理石墙壁上,一副如火焰般熊熊燃烧的画作被挂在正中央。

        画上的男人在烈火中挣扎,手中高举一本人皮书。

        画的名字是《燃烧灵魂的梅尔维尔》。

  http://www.lewen0.com/116/116186/641386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