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把酒长亭说 > 31、首发晋江30

31、首发晋江30

        阮夫人是覃王还是皇子那时候纳下的夫人。

        阮氏一族,是江中八门之一,彰国太桥王氏的近亲。

        当年覃王随着他父亲去到彰国时,不过十八九岁。

        夜宴上和正值青春少艾的阮夫人遥遥一见,就情根深种。

        那时正好是两方诸侯初初建交,如此顺水推舟的姻亲,两边自然举手赞成。

        阮夫人本来是彰国太桥有名才女。

        豆蔻年华,阮夫人也是长相清秀,性格开朗。

        刚刚嫁到覃王府上,就深得府中众人喜爱,很快就替那时还只是皇子的覃王,诞下长子。

        梁攸,梁子朗。

        子承母朗。

        就是这名字,也能看出覃王那时有多心爱他们母子。

        再之后覃王即位,阮夫人自然也跟随入宫。

        戏折子上,后宫多少哀哀怨怨,深宫多少寂寞潦倒。

        但阮夫人生性活泼乐观,又向来不与其余嫔妃争风吃醋,乐天安命,今日琴棋明日书画,反倒是自得其乐。

        若非梁攸当年那件震惊朝野内外的事情一触即发,阮夫人这般乐天之性,想必是能让她在宫中欢愉此生。

        相敬如宾来形容夫妻二人,本非坏事。

        只是这个词语用在覃王与阮夫人二人身上,多多少少让人唏嘘。

        覃王让华内侍先到太后宫里说一声,然后自己就去了承欢宫。

        承欢宫院子里,种着一棵木兰树。

        是当年阮夫人刚入宫时,见宫里空荡荡的,就说要不将从前王府里的那棵木兰树移过来。

        梁攸那件事出之后,覃王便极少前来承欢宫。

        只是他每次进来,见到这棵木兰,都忍不住会想起,当年梁攸的树下蹒跚学步的情形。

        曾几何时,梁攸也是他最宠爱的孩子。

        梁攸写字,是他手把手教会的。

        梁攸骑射,是他亲自在马上教会的。

        梁攸会行会跑开始,每年秋闱春猎,覃王都一定要将他带在自己身边。

        就是后来梁攸长大,覃王也觉得,梁攸是这么多皇子之中,最像当年自己的一位。

        只是后来梁攸越发的沉稳,举手投足之间,越有君王风范。

        就连朝里朝外都开始在传,梁攸,更胜朝王。

        直到后来,梁攸在朝政上与自己的观点想法越发南辕北辙,甚至在朝廷之上,便有针锋之意。

        再后来,便忽然传来,梁攸在覃樊边界私屯器械辎重,养练精兵一事。

        之后梁攸意外遇刺,死于浙官的消息传回来时,覃王也并非没有过难过。

        如今正值初冬,树上自然无花无叶,枝上空空荡荡,再往里走,还能看到门额上吊着的白绸素花。

        覃王心里长叹一声。

        这些年间,并非他不愿意来见阮夫人。

        就算梁攸出了那件事,他也坚信,那件事与阮夫人无关。

        阮夫人待他,也没有驱逐之意,甚至更礼貌,更贤惠,更温和。

        也更疏远。

        覃王让侍卫都留在宫外,不必跟随。

        他自己一个人,双手负在身后,缓缓往正殿走去。

        刚走到门边外,里面便传出梁蕙微愠的声音:“母亲,您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就算着了风寒这些是小病,但如今正是入冬时节,您就听听太医的话,该吃的药给吃了,把病养好了,痛痛快快地过冬不好吗?您这样,小青在外头也得担心您...”

        “你记着没有,”阮夫人却丝毫不理会,“这个银链子你千万要给小青送过去,是前不久我拿去开过光的。”

        “母亲,您先...”梁蕙愈发着急。

        “书上有一种说法,说人时常头疼,是因为年幼时受过惊吓或者大病,病晦留在身体里了,才常常作怪。你瞧,这说的不就是小青嘛...然后书上又说,银器能驱邪祛风...”

        “好好好,迎安出宫了,就立刻赶着给小青送去,”梁蕙无可奈何,“可是您也得答应我,别再跟太医府倔了,这有什么好较的,您又不是大夫...”

        梁蕙哄着骗着,余光里却忽然走了一个人进来。

        她回头看去,便立刻站起,颔首行礼道:“迎安见过父王。”

        阮夫人本还有话要说,一见到覃王进来,也立刻站起来行礼。

        覃王连忙上前扶起她。

        又瞥见桌上放着一条银链子,还有两个纸包,便问:“这些都是给子誉的?”

        阮夫人颔首回道:“是,听外头的人说,小青从南边回来,就一直病着,小青从小不爱吃药,便给他备了些清心火的干果罢了。”

        覃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看了梁蕙一眼。

        梁蕙立刻会意,将桌上的银器纸包统统拿走,便要离开。

        她走之前,还苦口婆心地又叮嘱了一番,让阮夫人不要再难为太医府的人了。

        梁蕙离开后,阮夫人才重新坐下,皮笑肉不笑地问道:“大王怎么过来了?”

        覃王见阮夫人身上始终传着素服,屋内陈设也还带着缟素,一时之间,是觉得如鲠在喉。

        他在阮夫人对面坐下,凝视了她许久,才耐着性子说道:“你如果是想着要杜斋主来给你看症,你传便是了,何苦要和太医府的人置气,何苦跟自己身子过不去呢?”

        “您瞧,这便是话传话,传到您耳里,就完全不同一回事儿了吧?”

        阮夫人抬头看着覃王,笑了笑,又道,“伍大夫这段日子没当值,来的是一位新来的。臣妾瞧着他给出的方子和往常不同,多问了几句,便想着还是等伍大夫回来再说。没想到这一传十,十传百,倒成了臣妾跟太医府较量起来了。”

        不咸不淡,阮夫人这句话,字字诛心。

        话传话,当年梁攸的事,从最开始,不也是谣言作乱?

        覃王心里明白,却也有些意外。

        但他很快又自嘲地摇头笑笑,觑了阮夫人一眼,又说:“这就是你性子啊,从来不走寻常路子。这点事儿,要放着别的夫人身上,孤自然不信了...”

        阮夫人知道覃王明明听出自己意思,却只是挑着话来答,她也没说什么。

        只是笑笑,又自顾自地收拾着桌上的东西。

        覃王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消失。

        二人无言许久,一阵过堂风吹过,带了些冷意。

        阮夫人将桌面收拾干净后,才停下手上动作。

        “听说太子幕府里得了位好谋士,是吗?”阮夫人冷淡地看着覃王,问道。

        覃王也不意外,点点头:“是,那位周先生,是有些才干。”

        阮夫人也点点头,又道:“臣妾只有一个问题。”

        覃王心里很清楚,阮夫人要问的是什么,但他却一言不发。

        “他日太子即位,”阮夫人顿了顿,“大王能不能向臣妾保证,要保住小青的性命。”

        覃王还是没有说话,一直看着桌面。

        阮夫人心里一声冷笑,脸上却故意挂了几分哀伤。

        她苦笑两声,又说:“大王还记得小青刚回来那日吗?”

        “尽管小青这些年,从未叫过臣妾一声母亲,可是臣妾早已把他当作自己亲生孩儿,”阮夫人平静道,“臣妾已经没了一个孩子了,臣妾只希望,小青和迎安可以平平安安,不要再受小时候那些苦了。”

        “那时候小青有子朗护着,现在他没有了。”

        那日覃王一直在承欢宫待到傍晚才离开。

        他刚出宫,便问华内侍:“这几日可有让人去瞧过子誉?身子可有好些?”

        华内侍回道:“是好些了,也传话来说,过几日就会上朝。”

        覃王点点头:“彰国前一段日子送进来的一些山珍,你给他府上送去些,让他好好注意身子,其他的事,若没心思管,就先放着。”

        华内侍连连应承。

        梁蕙出宫后,便立刻赶到梁靖府上。

        去到他府上那会儿,天已经半黑。

        还没走过院子,便闻到一阵烤红薯的香味。

        再往里走,便看到梁靖,李师彦,还有梁见贤梁思齐姐弟,正坐在正厅地上,啃着烤红薯。

        秋书还在一旁,一时给梁思齐擦擦嘴角,转头又要给梁见贤擦擦手。

        梁蕙脚步顿了顿。

        走到门槛处时,梁思齐一见到她,立刻将手中红薯丢到地上,冲上前就抱住梁蕙双腿。

        秋书赶紧上前将他带开,又连连给梁蕙道歉。

        梁蕙示意无事,却定眼看着正津津有味啃着红薯的梁靖。

        看了好一会儿,才没好气地对李师彦说:“这会儿连你也陪着他一道野了?”

        李师彦刚好吃完手上那块红薯,擦了擦手,笑嘻嘻地走到梁蕙跟前,挽着她的手,带到梁靖身边坐下。

        “这不是王夫人今日到伽蓝寺里祈福,今日这天看着得下雪呢,夫人便不想带着小姐小少爷,师彦瞧着也没什么事儿,便带过来了。”

        梁靖这时刚好啃完手上的红薯,又招呼着让秋书给梁蕙也拿来一个红薯。

        梁蕙摆了摆手,本想开口说什么,却又煞有介事地瞧了李师彦一眼。

        梁靖又道:“没事儿,姐姐您说便是,这人赶不走的。”

        李师彦又笑笑。

        “就是你跟楚杭给惯着她,李老先生知道了,又得嗔你们了,”梁蕙瞪了了他们一眼。

        然后才低声说道:“你早前让我做的事儿都做好了,但我今日还得了一个消息...”

        梁靖本在给梁见贤剥着红薯皮,闻言停了停手上动作,看向梁蕙。

        “华内侍今日跟我说,张王后,似乎跟宣国母家那边,最近有些争执...”

        梁靖顿了顿,皱眉沉思片刻,才略有意外地问:“就只是张王后,没有张仪夫人?”

        梁蕙点点头:“嗯,华内侍,确实这么说。”

  http://www.lewen0.com/107/107711/524999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