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把酒长亭说 > 24、首发晋江23

24、首发晋江23

        “周析...”段名生沉声。

        周析紧紧抓在段名生手臂上的双手因太过用力,早已在不停发抖。

        若非段名生是习武之人,这手臂早被周析折断。

        周析一直垂头,双唇紧咬,浑身都在颤抖。

        段名生站在他身侧,一直看着他。

        “我先带你回去...”段名生说完,一手揽在周析身后,带着他便要往楼梯处走去。

        谁知周析却像石头一般,倔强地定在原地,一动不动,还是紧咬着唇,不说话。

        段名生抬头,望向周析身后的春生。

        春生两步走到周析身边,对段名生微微颔首,面无表情道:“方才温下的酒还没用完,先生想用完再走。”

        段名生怔了怔,他又垂头望向周析。

        周析紧抓在他手臂上的手,似乎没那么抖了。

        段名生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动,安安静静地等着周析。

        春生也是,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等着他。

        片刻后,周析才缓缓松开手,缓慢地转身,一边往廊台走去,一边沉声喃喃:“那一掌...我会还你的...我一定会还你的...”

        段名生看着周析的摇摇晃晃的背影,没有回话。

        这句话在这些年间,周析说过无数次。

        每次他发疯,段名生都会用武力制止他,而每次之后,周析都会说出这句话。但这么多年下来,周析一次都没有还过。

        并非他自知不是段名生对手,而是忘了。

        他也知道,还了一次,还会有下一次。

        段名生时常会想,倘若十二年前,他干干脆脆就把他右手丢了,没有让杜哑救下,他是不是就没有了这么个累赘。

        可是每次当他心里想到“累赘”二字,却又觉得不太合适。

        这么多年,他好像也习惯了。

        自然是没有了从前的恣意潇洒,但也没有了从前的行尸走肉。

        周析回到廊台坐下,春生在他身边跪下,替他重新暖酒。

        周析双眸无神,一直遥遥望向对面春熙,时而眨眼,时而发呆。

        段名生重新坐下后,仍是那个姿势,双手抱着刀,垂着头。

        直到春生给二人分别递去一杯酒,段名生才问:“你今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周析没有立刻回答。

        段名生拿过小金杯,仰头一饮而尽。

        周析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放在桌面。

        “岁末会盟,他们派来出席宴会的,是苏玉俍,”周析没有回头,沉淡的目光还是留在春熙二楼,“他们终究还是信不过我...也是...功高盖主,忘恩负义,给我我也不会再信这么一个人...”

        周析说到这里,苦涩摇头笑了笑,挑了挑眉,拿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

        “你为什么要答应帮梁尧?”段名生问。

        “你问了我这么多次,其实你早就明白了,”周析将空酒杯推向春生,苦笑道,“你甚至根本不用问我,你都知道的,不是吗?”

        “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段名生沉声。

        这句话,苏词青对周析说过,“贤卿哥哥,我们知道你心里有话,可是你心里的话不说出来,我们是永远不会知道的。”

        “人情债人情债...人情...是债啊...”周析拿过酒杯,又是仰头一饮,眉心皱了皱,“苏家,陈家,养了我这辈子,这份恩情,我还了,才叫自由。不然...我一辈子...就是都只是一条忘恩负义的狗...我自己背负着这个骂名,倒也无所谓...对不起的,还是瑔廊周氏。”

        “拿什么还...”周析笑了笑,眸中逐渐恢复了往常的凌厉和清冷,“要还,就定要一次还清...他们救的,是我周析的命,是瑔廊周氏最后一条血脉,我要还,就要用这世间最有价值的东西去还...一个覃国...一个覃国...大概就够了吧...”

        “那梁靖呢?”段名生依然垂着头,“你让梁尧当上覃王,那梁靖怎么办?”

        “子誉根本不想坐那个位子,”周析骤然倔强地打断,他手中一直转着的红珠忽然停下,“子誉他从头至尾,都不想当覃王。”

        “钟平侯没了,他没有办法,他要保住钟平侯那一脉,跟梁尧之间就只能是你死我活,除了赢梁尧,他别无他法...”

        周析一直紧盯着桌面,话语声也逐渐恢复了往常的冷静。

        他脑海中不知不觉浮现了当时和梁攸围炉夜话的场景。

        梁攸一贯谦谦君子。

        也忘了那晚说到什么,梁攸忽然笑笑,摇摇头,回头对周析说:“小青他一点都不稀罕那个位子...我反倒是羡慕他,心中是真真正正向往着自由...”

        梁攸那时还说:“我问过小青,以后想过怎样的生活...小青说,他就想养一条狗,天天烤红薯。”

        那时的周析一直看着火堆。

        这句话,曾经有人跟他说过。

        就是那个在江郊被他救下的孩子,曾经在他怀中,眨着眼,跟他说过:

        “哥哥,你能不能带我走,我们去一个没有人找到的地方,养一条狗,天天烤红薯。”

        周析从回忆里回来,摇头苦笑:“事成之后,我有本事保住他,甚至可以保住钟平侯一脉...”

        “到那时候,我欠下的恩情还清了,我也就可以离开了,我可以带着子誉离开...”

        “你真的觉得,”段名生这时微微抬头,面对周析,“到那时候,梁靖还能跟你走吗?”

        周析手中的红珠再次停了下来。

        他眸上闪过一瞬的茫然。

        到那时候,他会给梁靖安排好一切。

        如果梁靖想复国,他可以为他筹谋好。

        如果梁靖想一走了之,他也可以保住他安危。

        只是到了那个时候,他应该就不在这世上了。

        他周析所求的,不过是昙花一现。

        就像他们瑔廊周氏,也不过是昙花一现。

        而这时留下忽然传来一阵声响,周析皱着眉转头看去。

        天上不知从何时起,竟是飘起了白雪。

        乃今年初雪。

        春熙楼的大门终于从里打开,梁靖摇摇晃晃地从里头走出来。

        芹姨扶着梁靖,不停想要将他留下。

        但梁靖脸色明显烦闷,一手甩开芹姨,便往街上走去。

        见着他醉意醺醺的模样,芹姨生怕这一路上梁靖又忽然发什么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到时候怪罪下来,受牵连的还是自己。

        芹姨便吩咐小厮赶紧到李府将李二公子请来。

        之后没有人再跟着梁靖。

        梁靖一个人走在怀阳道上。

        洋洋洒洒的飘雪落在他身上,又挂在了他身上。

        他本来就不怎么能听见,加上此时又酩酊大醉,自然就不知道,身后一直有人跟着自己。

        周析踩着梁靖留下的脚印,一步一步地跟着。

        他们从无双楼下经过,二楼的段名生看着路上二人孤零零的背影,忽然仰头,又是一尽杯酒。

        酒杯再次落在桌面时,他低声骂了句:“有病。”

        桌上杯樽双皆空,之后段名生也离开了。

        梁靖一边走,一边踢着地上的石子,时不时也踢起一点雪花。

        他一直垂着头,口中喃喃不停。

        周析勉强能听到,什么“周析”,什么“疯子”,什么“有病”,什么“千刀万剐”。

        还有什么,“小爷我不喜欢男人”。

        周析始终没有上前,就是这样不紧不慢,不远不近,不声不响地跟在梁靖身后。

        只是梁靖这一路,走得并不踏实,自己踢着踢着石子,反倒是被石子绊倒好几次。

        每次都差点摔下,周析也都每次就要冲上前去扶他。

        但是每次周析还没上前,梁靖便自己先摇摇晃晃地重新站好,紧接着便指着那石子破口大骂:

        “是不是那周疯子让你来绊我的!”

        “你看小爷我不一脚踢飞你!”

        “我连你主人都敢踢!”

        周析忍不住提了提嘴角。

        然而就在周析轻轻摇头笑着的时候,这位暴躁的小爷,这次是真的摔下了。

        周析眼见梁靖忽然向前摔下的时候,他想都不想,立刻冲了上去。

        从后面一把搂住梁靖,小心翼翼地将他扶好,紧张地轻声问:“有没有摔哪儿了?”

        梁靖回头,眯着眼,看着周析,双颊通红,眼神涣散,一身酒气。

        他盯了周析许久,忽然在周析怀中挣扎起来,拼命要将他推开。

        可是推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便罢了。

        梁靖昏着眼,含糊不清骂道:“他娘的见鬼了,怎么又是你!怎么哪儿哪儿都是你!小爷我天天想着怎么弄死你!你还天天缠着我!连吃个粥也有你!”

        “小心...”周析虽然越听越糊涂,但他却始终没有松开梁靖。

        他将梁靖靠在自己怀中,伸手想去挽起他的裤腿,看看脚上有没有受伤。

        谁知梁靖却忽然扣住他的手,然后又一掌打在周析脸上,紧接着粗鲁地将周析的脸掰过来面对自己。

        “你回答我...不能骗我...钟平侯...我兄长...梁攸,梁子朗,到底是不是你杀的...”梁靖混混沌沌地问。

        周析紧紧得看着梁靖双眼。

        他心里叹了一口气,才坚定道:“不是,子誉你信我,钟平侯的死,与我无关。”

        梁靖沉重地眨了眨眼,才猛地甩开周析的脸。

        周析的脸被梁靖抓出了红痕。

        周析也不在意,又伸手想要抽起梁靖裤腿。

        谁知梁靖此时却忽然将自己的脸重重地埋在周析肩前,一手还扯在周析衣襟上。

        周析脖子上那条红线,露出了半指长。

        周析整个人僵住他甚至觉得,就那么一瞬间,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

        跳得甚至不能呼吸。

        除了搂住梁靖的那只手,另一只手停在半空,竟是无处安放。

        “他们说...你来汝平...是为了我...是不是...”梁靖在周析怀中喃喃。

        周析的心越跳越快。

        “问你话呢...”梁靖得不到回应,勾在周析衣襟上的手又向下蛮横地扯了扯,不耐烦又道,“他们说...你来汝平...是为了...”

        “是,”周析忽然回答,“我来汝平,是为了你...”

        梁靖的手忽然停下了拉扯。

        “有病。”

  http://www.lewen0.com/107/107711/524999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