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把酒长亭说 > 21、首发晋江20

21、首发晋江20

        月色明人,从天上洋洋洒洒落到无双楼二楼阁台。

        梁靖怔了很久,才底气不足地颤颤问道:“什...什么...?”

        祝青龙平淡重复:“周析入汝平,为的,是您,梁靖,梁...”

        “行了行了行了别说了...”梁靖骤然打断,手忙脚乱地给自己杯中满上。

        却又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茶杯还没碰到唇上,一下子又将杯子愤怒地拍到桌面:“他为了小爷我?他就是为了要小爷我命吧?”

        祝青龙波澜不惊,平和看着梁靖,问:“这算一个问题吗?如果算,那在下要问的...”

        “不算!”梁靖愤然打断,甚至因为气急攻心,呼吸越发急促。

        祝青龙便也点点头,边说着“那殿下要没别的再问那在下就先告辞了”,边就要起身。

        梁靖一直火冒三丈地盯着桌面,握着茶杯的手快要将茶杯捏碎。

        “等等!”就在祝青龙转身时,梁靖忽然又冷声问,“还有一个问题。”

        祝青龙停下脚步,深吸一口气,才转身,一如既往冷淡礼貌道:“殿下请问。”

        “钟平侯,”梁靖眼里方才的熊熊烈火不知何时竟换上一层寒霜,他幽幽地盯着祝青龙,“是不是周析杀死的?”

        祝青龙似乎早已预料梁靖会问这个问题。

        “如果殿下还记得,两年前,殿下在怀阳道上被一群疯狗围攻时,曾经脱口而出喊过一句“哥哥”,”他淡淡地眨了眨眼,

        “在下的问题,殿下口中的这位“哥哥”,是何人?”

        梁靖脸色立刻发黑。

        他目光瞬间变得异常凌厉,他想都不想冷声便说:“说的自然是钟平侯...”

        “殿下和祝家做生意这么多年,应该是很清楚祝家的规矩,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绝不容许半句谎言,”祝青龙沉着冷静,“既然殿下是不愿意做这笔买卖,那在下还是先告退了。”

        祝青龙说完,不等梁靖再说什么,头也不回转身便离开。

        梁靖眉心紧皱,阴鸷的目光一直跟在祝青龙身后。

        直到祝青龙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他才烦躁不安地回头看向楼下。

        怀阳道上衣着光鲜亮丽的纨绔子弟来来往往,从春熙进,从春熙出。

        春熙的掌柜芹姨背靠着门口的梁柱,双手抱在身前,一手捻着丝帕。

        丝帕随风飘着。

        一位富态公子兴高采烈来到门口,好几个貌美如花的姑娘便立刻迎上前。

        公子却堆着笑脸快步走到芹姨面前,说道:“芹姨,今儿红绫姑娘可得空了?”

        芹姨微微一笑,懒洋洋地对里头招了招手,一个姑娘立刻走出来。

        芹姨才对着公子笑着说:“秦公子今儿是来的不巧了,红绫今天身子不爽,撂牌子了,谁也不见。”

        而这位谁也不见的红绫姑娘,如今正在自己房中烛台前添着香油。

        窗台下李若愚正局促不安地坐在桌后,一直往屋中四处打量。

        最后还是忍不住将目光留在红绫婀娜多姿的背影上。

        但却又在红绫转身时,立刻就将视线转开,又继续四处打量着房间。

        红绫微微笑了笑。

        她边往李若愚那边风情万种地走去,边温柔说道:“其实二公子也无需特意走这一趟来接六殿下的,殿下是妾身这里的常客,妾身自然知道殿下不能走夜路,会让人将殿下送去的...”

        李若愚心里顿了顿,转头看向红绫,看了许久,眉间却微微皱起。

        红绫伸手将长发撩到一边,露出一边白皙的脖颈,却故意不看李若愚。

        她浅笑着给李若愚倒了杯酒,边双手递上前:“二公子非风月中人,但也应该听说过春熙的北笙吧?二公子第一次来春熙,红绫也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招待的,便只能用这小酒,来做礼了...”

        谁知她刚将金杯送到李若愚面前,李若愚却伸手便轻轻推开。

        李若愚的视线一直留在那烛台上,半晌他才怀疑地回头看向红绫,沉声问:“小青知不知道你用了香?”

        红绫也丝毫不意外,又是莞尔一笑,慢慢悠悠地将金杯放回桌面,看向李若愚,说道:“自然知道。”

        李若愚眉间又拧紧一点。

        “到红楼来的,谁不是为了逍遥快活,殿下自然也不例外了,”红绫温温和和地说道,“殿下既然在自己府上睡不好,自然就会想着寻一处能睡得好的。”

        “乱世里谁不是为了能够生存下去?”红绫的笑容里的妖娆散去不少,取而代之的,竟是又几分苦中作乐的自嘲,“红绫和殿下之间,不过就是各取所需罢了,这点,想来李二公子也是明白的吧?”

        李若愚听了红绫这番话,心里是不由怔了怔。

        二人之后又对视了许久,李若愚忽然伸手拿过桌面那杯北笙,仰头一饮而尽。

        祝青龙离开无双楼之后,梁靖在那阁楼里再独坐了半小时,才离开。

        那晚他回到屋中没多久便睡下了。

        只是他睡得并不安稳。

        他刚睡下没多久,又做了那个十几年来重重复复的噩梦。

        梁靖那时五岁,因为难有饱饭,长得比同龄人都要瘦小。

        他按着他生母唐小蘅临死前拼尽全力告诉他的话,沿着村里往村外延伸而出的溪流一直狂奔。

        他一边跑,一边抬手抹去脸上不停落下的泪水。

        一边跑,一边惊恐地不停回头望去,能听见远处传来许多吵吵闹闹的声音。

        那些声音越往他这边靠近,他心跳便越发加快,他的脚步也越跑越紧。

        但是他身上的外衣实在太大,好几次都是被自己的衣摆绊倒摔在地上。

        他的膝盖早已摔得血肉模糊,身上也是脏乱不堪。

        可无论他再怎么跑,都比不上身后那些人跟上的脚步。

        他能感受到那群人越靠越近,但是他脑海中全部只是唐小蘅死前的惨状。

        直到沿着小溪分流绕进了山中,小溪流面逐渐变阔。

        梁靖远远能见前方似乎有一小村落,他想都不想,便赶紧再加快脚步向着那方向冲去。

        他跑到村口躲到一条窄巷里面里,喘了好久,才稍微平和下来。

        他四处张望的时候,余光瞥到地上有一堆剩饭剩菜,他的肚子也在这时十分应景地叫了起来。

        梁靖那时小心地再往两边看了好几眼,才偷偷摸摸地走上前蹲下,紧接着便是拿脏兮兮的手抓过那些剩饭剩菜便塞到嘴里。

        谁知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阵狗的吠叫声箭一般向着他的方向传来。

        梁靖顿时慌张惶恐。

        他定定的站在原地,很快便看到一群恶狗从巷口向着他疯狂地冲了过来,边冲上前,还边龇牙咧嘴地对他狂吠。

        梁靖的心似乎已经要跳出来。

        他站在原地连双腿在发抖不不知道,他甚至觉得不能呼吸。

        直到那群狗快要冲到他面前,梁靖才知道转身撒腿逃跑,只是他越跑,那群狗便越是凶神恶煞地穷追不舍。

        但是梁靖根本是跑不过那群疯狗,身后连绵不断的吠叫声就如鞭子一下一下打在他背后。

        他跑开了不过十步,为首的黄狗忽然猛地扑到他后背。

        梁靖一下子承受不了那力道,瞬间便往前摔倒在地上,可是他还是不死心,倔强地想要爬起继续向前逃。

        怎料他刚用双手撑起,便觉得小腿上一阵剧痛。

        他还是疯狂地一边挣扎一边嘶声乱叫,但他越是挣扎,那群恶狗就越是发疯。

        就在此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把冷静的声音。

        声音对着梁靖大声喊道:“不要动!你不要动!它们就跑了!”

        梁靖立刻停下了所有挣扎,猛地抬起头。

        视线中一个看去年纪比他稍大一点的男孩,也是衣衫褴褛,身上,脸上,到处是伤。

        男孩弯着腰,手中攥着一块石头,冷静地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那群恶狗果然立刻停下了对梁靖的围攻。

        甚至一只一只一步一步地退后。

        那大男孩边拿着石头小心翼翼地向着梁靖走近,边安慰道:“别怕,哥哥在,你别动就是。”

        大男孩一边靠近,一边说着话稳定着梁靖情绪:“下次见到狗记着千万不要跑,它们不会伤害人的,就是见你在跑,以为你是坏人,它们才来追你赶你的...”

        “别怕,哥哥在呢,没事儿...忍着点儿,哥哥等会儿给你看看伤口...”

        就在大男孩已经来到梁靖面前时,梁靖才松了一口气。

        谁知就在大男孩的手轻轻落在梁靖后背想要安抚他时,那群黄狗忽然再次一边狂吠,一边向着大男孩一涌而上。

        梁靖一声嘶叫。

        才从梦魇里挣扎起来。

        秋书立刻敲门走进屋里。

        梦魇里梁靖全身崩得僵硬,直到他醒来,才像松了一口气一般瘫软下来。

        他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浸湿。

        他疲倦地将手横摆在自己眼上。

        秋书伺候梁靖这些年,也早已习惯了梁靖从梦魇惊醒。

        他拿着更换的衣物边向梁靖走去,边说道:“千秋府那边今日一早便遣人送来小礼,说是周先生昨日若有冒犯到殿下,还请殿下不要放在心上...”

        梁靖这几日脑子里也不知为何,总是撇不开那位姓周的身影。

        他是烦躁了好几天。

        特别是昨天之后。

        更不要说昨晚听了祝青龙那一番话。

        他的焦躁郁闷早已是到了极点。

        再加上刚从梦魇出来,而且是起床气正旺盛的时候,又无端端听到“周先生”三个字。

        他顿时是怒气冲天。

        他一把掀开被子,怒声说道:“全部退回去!冒犯冒犯...冒他娘的犯!”

        秋书站在原地,怔了怔。

        梁靖顿时坐起,双眼喷着火地盯着地面:“送了什么来,全部给小爷我退回去!再跟他说一句!小爷我对男人没兴趣!让他别再来招惹我!”

        秋书还是怔住。

        梁靖见秋书没动静,抬头又喝道:“还愣着干嘛!去啊!”

        秋书一脸难色地放下衣物,进退两难地一步向前,两步后退。

        梁靖这时早已是气得合上了眼,忽然又怒喝道:“记得说清楚!小爷我对男人没兴趣!一点都没有!半点都没有!”

  http://www.lewen0.com/107/107711/524999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