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掌印太监的小尼姑 > 19、御赐美人

19、御赐美人

        然后,顾之渊惊掉了下巴。因为他的大哥,竟乖乖地躺回床榻上...

        恰好这时阿凝在外头喊他,他急忙应了一声便往外走...

        “傻子,你怎么在里头待了这么久?”阿凝挽住他的手臂,嗔怪道。

        “不对劲。”顾之渊神色凝重,“很不对劲。”

        “你嘀咕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既然自家媳妇儿问了,他便将方才房中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薛凝。

        “你说大哥会不会是冻伤脑子了?”

        薛凝噗嗤笑出声,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傻瓜,这都没看出来?你大哥这是动心了。”

        闻言,顾之渊坚定地摇头,“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想想,过去你何曾见大哥对不相干的人施以援手过?可他这么帮梵一,不是动心又是什么?”

        顾之渊笑笑,眼睛朝四周瞟了一圈,才凑到阿凝耳边轻声低语...

        “什么!你是说梵一早年间救过大哥?”

        顾之渊点头,“不过大哥说不要让梵一姑娘知道,若是她起疑心了,便说她当时救得是大哥的堂兄便好。”

        这?那她方才岂不是说漏嘴了?!

        虽说陈亦行是拿她当弟妹看的,可她又不是梵一,若真将他惹怒了,他虽不会对自己怎样,但顾之渊受她之累,怕是得遭殃。

        阿凝咬咬下唇,难得乖巧的往顾之渊怀里蹭——

        “呜呜呜夫君,我好像闯祸了...”

        *

        顾之渊走后,梵一拿了新的热方巾走到塌边,掀起被褥的一角...

        陈亦行心中震动,方才他在睡梦中倒也罢了,如今他已是清醒,怎能让她继续如此?

        他急忙伸手制止,“...我自己来吧。”

        可梵一坚持,他也只好作罢。

        唉,他早就看出来了,眼前的人儿虽瞧着柔弱,可骨子里却有着不小的执拗劲儿。

        “所以大人帮我,是因为五年前之事么?”梵一苦笑,脸上露出歉疚之色:“可我到底没有救到你...”

        瞧着她难过的神情,陈亦行心中叹息,先前不告诉她,其中也是有怕她知道后心中愧疚的原因。

        如今看来,他果然没料错。

        “你伸手摸一摸你的后颈。”

        ?

        梵一心中疑惑,但仍是照他的话做了...

        “如何?”陈亦行问道:“当时痛不痛?你可知道,那刀若是再深几分,如今你怕是不能坐在这儿了。梵一,救人呢,并不是说救到了才能叫恩情。你有那份心,于我而言便已是极好了。”

        你的那份心,是多么珍贵。

        梵一明白他是在宽慰她,可一想到阿凝说的他后来的遭遇,她的心便止不住的难受。

        “大人,那些锦衣卫为何要抓你,他们凭什么这么对你?!”梵一问道,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问题有些过了,这事本就是他心中的痛。况且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还没到可以让他对她毫无保留吧...

        “对不起大人,是我多嘴啦。”她抱歉的笑笑,刚好方巾渐凉,她便收回覆在他腿上的手,“我去换个新的哦。”

        可她一起身,塌上的人便握住她的胳膊让她重新在塌边坐下。

        “真想知道?”

        “大人,若是那些回忆太痛的话,我便不想知道了。”

        她这话说的神情凝重,陈亦行不禁失笑,这丫头总是这么通透,什么都替他考虑到了。

        “不妨事,都过去很久了。”

        ......

        回忆很长,终于讲到了他们五年前的相遇,陈亦行语气中有着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所以那时我是刚从方府逃出,担心从身上留下的血太多,容易暴露行踪,便上山躲避追捕。”

        “什么原因可以让锦衣卫如此肆无忌惮,光天化日在兵部右侍郎府上大开杀戒?”梵一蹙眉,秀脸皱成一团。

        “呵,皇后说方大人联合西北的伏尤部落意图谋反。”陈亦行神色冰冷,又恢复到往常阴恻恻的样子,“只一封字迹模糊的密函便给方家定了罪。”

        当时锦衣卫将他押到承华殿,姜林只是寥寥几语便给他们定了罪名,看着她讥笑的神情,他心中了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冷笑,不过是一死罢了,大丈夫死又何惧?

        可紧接着他听到的不是赐死的命令,而是赐以宫刑...

        彼时的少年不惧死亡,可这宫刑,于男人而言乃是最大的侮辱!

        他煞白着脸,慌了神,只得一遍又一遍求着眼前一身珠翠环绕的人,乞求她可以赐他一死。

        可最后,她还是冷笑着让人押他进了那间净身房...

        梵一红着眼,看着面前的人脸色逐渐惨白,想必是回想起了过去惨痛的记忆,便赶紧开口:“大人,都过去了,以后...以后...”

        被她的声音拉回了思绪,看着她纠结着不知该如何往下说的模样,陈亦行的脸色稍显缓和,故意打趣她:“以后怎样?”

        “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梵一仰起头,坚定的对他说。

        “好。”陈亦行被她逗笑,伸手揉了揉她戴着绒帽的小脑袋,“咱门梵一小师父可是金口呐,那就借您吉言了。”

        这时顾之渊端着午膳进来了。

        他的神情有些不自然,讪讪笑道:“大哥,梵一姑娘,该用膳了。”

        “顾大人,阿凝呢?她怎么不同您一起过来?”

        “这...”顾之渊很为难,他能说他家媳妇因为不小心闯祸而躲在房里不敢出来么?

        看他这表情,陈亦行心中便都明白了。

        呵,他明明瞒得天衣无缝,怎么可能这么快被梵一发现了?看顾之渊这样子,说漏嘴的人还不显而易见?

        “我这弟妹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么?怎么,现在倒是怕了?”

        顾之渊赶紧讨饶:“大哥,阿凝又不是故意的,您就别和她计较了嘛。”

        “呵。”

        梵一从他们这话里听出了七八分,不由觉得好笑,“哎,陈大人,我这个被骗的人都不生气了,如今你倒是生起气了不成?”

        “咳咳...”陈亦行立马换了态度,对顾之渊笑的温和:“我怎么可能怪弟妹呢。”

        顾之渊腹诽:我的大哥,还有两幅面孔呢?

        他们正说着,方俊却从外头匆匆进来,他神色凝重,朝着陈亦行跪下——

        “大人,陛下口谕,巴默部落此次进献的美人惊鸿绝艳,特赐于您,以作褒奖...现下人已到偏房了。”

        “什么?”掌印大人难得慌了心神,眼神不由自主地望向梵一的脸,随后冷声道:“你忘了我的规矩了?把人丢出去。”

        “这...”方俊很为难,“大人,这可是皇上赐的人...”

  http://www.lewen0.com/107/107710/524998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