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掌印太监的小尼姑 > 14、太子凉凉

14、太子凉凉

        掌印回宫,百官沸腾。

        前不久还在预言说陈亦行将要失势的大臣们,听闻消息后,不由感慨——

        看这情况,陈掌印失势的速度,应当是不会比自己进棺材的速度快。

        而陈亦行回宫的第一件事,便是广发请帖,准备宴请一众文武。收到请帖的文武大臣,可谓是滋味各异...

        那些从始至终站在陈亦行阵营的大臣,犹如春风拂面般得意洋洋;而那些摇摆不定的,仿佛手里拿到颗烫手山芋,心中甚是没底;最害怕的,当属向皇上递了那弹劾奏折的周启以及那几位在奏折上写了名字的...

        他们当时是听从了皇后的吩咐,抱着将陈亦行一击击倒的心,可如今这局面,该如何收场才好?

        可不论他们心中作何感想,只要接了司礼监掌印的帖子,何人有胆子不去赴宴?

        含光殿内,众大臣正襟危坐...

        “掌印到——”

        陈亦行身着湛蓝色蟒袍,神色清明,从后殿缓缓走出,到正厅中央落座。

        面上如往常般挂着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叫人瞧不出喜怒。

        “参见掌印!”

        众臣纷纷起身行礼,只见陈亦行微微摆手,示意大家坐下...

        “咱家离宫这些天,本想安生两天,可是不成呐...”

        满朝皆知,陈亦行很少自称“咱家”,若是他的言语中带了这两字,那要说的事情必是不小...

        坐在两侧的人均是汗涔涔地,把头垂得低低的,不敢抬头望。

        可下一刻,“啪”的一声,陈亦行抬手将面前的密函往前一扬——

        这密函没封口,随着他大力一挥,里头的信纸飘散开来,纷纷落到几位在场大臣面前的桌上。

        他们将信纸拿起,看到信纸上面的内容,霎时间皆是一脸惊恐...

        这是太子与敌国密使间的往来密函,其中不乏有太子暗自透露大褚边防部署的内容,着实令人心惊!

        可这密函,究竟是真是假!?

        在座的大臣都是人精,又岂能不知,这密函的真假根本就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这次掌印大人是要动真格了,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注】,寻常事压根撼动不了东宫太子的地位,可这勾结敌国的罪名,一旦坐实...

        “还有去年西北部旱灾,陛下将赈灾事宜全权交由太子,可朝廷拨的赈灾款却大半进了东宫。”陈亦行笑得愈发渗人,“此事的物证如今也在咱家手上,至于人证,皆已收押血狱。”

        这?这是要把太子往死了整呐?

        众大臣腹诽:掌印大人,您这一出可以直接去陛下那唱呀,把我们叫过来是想怎样?

        陈亦行瞧着这些人的表情,心中明了八分,便不再卖关子:“可咱家与锦衣卫素来不睦,若是由咱家去禀告陛下,怕是有失公允。所以今日请了诸位来,一同想个法子,诸位觉得此事由谁去上奏最为妥当?”

        !

        果然,是拉他们来当垫背的!

        一时之间,寂静一片,这浑水谁敢去淌?

        “回掌印,下官愿意!”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皆被吸引,只见兵部尚书梁轩起身上前,主动请缨。

        嚯,大褚谁人不知,兵部与东厂交好,说这梁轩巴不得能和掌印同吃同睡呢!

        如今便上赶着来表忠心了,未免太过刻意!

        “梁大人不愧是大褚之栋梁。”一旁的顾之渊开口道:“不过兵部的位置特殊,不便掺和进此事中。”

        闻言,梁轩看向陈亦行,明白顾之渊的话应当也是他的意思,便识趣地退下了。

        “周大人最近可安好?”陈亦行话锋一转,朝周启问道。

        周启还因先前弹劾一事心下发怵,如今被陈亦行这么一点,更是神色慌乱,“好...很好,多谢掌印记挂。”

        “听说周大人有位堂弟叫周希,在闽西镇任知府,咱家听人说起,前阵子这为周大人因为娶妾的事儿,闹出不小的动静,如今没事了吧?”

        这话里的警告意味太明显,周启吓得后背淌汗,怕是里衫都要给沁湿了。

        只怪他这不争气的堂弟,□□熏心,府中已有十几房姨太太了,见了美人,还是要不择手段弄回府...

        作为周家人,周启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给他收拾烂摊子,可如今,却要因此事被陈亦行拿捏在手里了。

        “谢掌印关心。”周启顿了一下,似是下定决心:“掌印若不嫌弃,这上奏的事就让微臣代劳吧。”

        得到满意的结果,陈亦行脸上露出温和的笑,他这张脸太具迷惑性,尤其是一展笑颜时,总给人一种见了和煦暖阳的错觉。

        “如此甚好,先前周大人弹劾咱家,咱家明白是就事论事。此次仍由你上奏陛下,更显公道。”

        *

        次日,晴空万里,冬日的暖阳照的人心中也带了暖意。

        李容走在上朝的路上,碰到几位朝臣,总觉得大家今日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可也未多想,快步向前...

        直到周启向皇上呈上密函等物证,李砚雷霆之怒乍起,李容才意识到早前朝臣眼神里的含义——

        同情,对他这个即将掉入陷阱的人抛来的同情目光。

        “好,好啊!好一个东宫太子!”李砚的怒吼声响彻朝堂,“勾结外敌,贪污灾款,下一步你是不是打算起兵造反啊?不如朕将这皇位让与你如何?”

        跪在地上的李容心口发凉,贪污灾款是真,勾结外敌是假。陈亦行好手段,这些证据里头真假参半,让他无从辩驳!

        李砚此生最怕也是最恨的事,便是有人觊觎他的皇位,太子这事如同踩到了他的脸上,很快,废太子的诏书大告天下——

        太子李容,目空无人,以下犯上,德不配位,废其东宫太子之位。

        不过李砚还是顾念亲情,只罚其禁足宫中,并未将其贬为庶人。

        算是全了父子之情。

        ......

        太子被废之事,很快传到了承华殿。

        皇后得知消息,反应却是出奇的平静,仿佛遭到废黜的只是一个无关的人罢了。

        “去司礼监请掌印大人来承华殿一叙。”皇后淡淡开口,吩咐一旁的内侍。

        “此时去请陈掌印,怕是...”

        姜林靠着软塌,眸光一睨,语气肯定:“去吧,他不会拒绝的。”

        大约过了半盏茶功夫,陈亦行跟随内侍踏入承华殿...

        这个地方,他有多少年没来了?

        “臣参加皇后娘娘。”

        语气平淡,礼数周到。

        软塌上阖着眼的皇后,露出难得的笑容,缓缓睁眼,直视面前的英俊少年。

        不,她心想,当初的少年如今该称为男人了。

        男人?呵,好像也不对。

        她轻笑,摇摇头,随即开口:“若不是本宫当年一念之仁,掌印大人又岂会有如今的辉煌?这么说来,掌印是不是该好好谢谢我?”

  http://www.lewen0.com/107/107710/524998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