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掌印太监的小尼姑 > 2、不近女色

2、不近女色

        梵一被这一连串的证据弄得几近晕眩——

        清慧、避子药、神秘的男人寝衣和那些在密室里发现的财宝,这其中到底存在什么关联?

        好在她心思沉稳,知道要想保住普乐庵,唯有彻查此案。

        陈亦行此时坐在软塌上,看着眼前的小尼姑紧紧皱着眉。方才在暗道里并未看清她的样子,此时细细端倪,只见她的身形清清瘦瘦,配上小巧圆润的脸蛋,眉毛秀丽而长。一双灵动的杏眸,鼻子小而挺,唇形自然上翘。身上只穿了件海清素袍,冻得唇色有些发紫...

        他摆摆手,示意屋内的人都出去。

        “让我彻查,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有个条件,你若答应,我就接了这麻烦事,如何?”

        “好,我答应!”梵一见有希望,不假思索地开口。

        塌上的人嗤笑出声,“你倒是胆大,我还没说是什么条件,你就敢答应?”

        梵一坚定地点点头。

        她自小被人扔在普乐庵门外,幸得缘竹师父收留。

        她极有佛缘,心态又乐观,加上从小在庵中诵经念佛,所以凡事都看的很开。

        可她唯一放不下的,是缘竹师父和那些无辜的师姐们。既然现在有机会救她们,区区一个条件算什么...

        陈亦行似乎对她的点头很满意,悠悠站起身,走到她面前——

        “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小尼姑,出家人不打诳语。”

        *

        梵一再次来到血狱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此时的血狱更是蒙上一层阴霾,空气中还带了丝丝血腥味,令人极为不适。

        狱卒们难得见陈掌印大驾光临,均是战战兢兢,生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对,惹怒了这位权宦,小命难保。

        梵一跟在陈亦行身后,只听他朝狱卒说了声“把人带过来。”

        随后便踏入了一间刑房。

        没过多久,梵一见到清慧被狱卒带了进来。

        “陈亦行!原来是你陷害我们!”清慧见到陈亦行,有些情绪失控。

        梵一皱皱眉,清慧怎么会认识这位陈大人?

        “哦?一个久居庵堂的尼姑,居然认得我?”陈亦行勾勾嘴角。

        清慧被反问的说不出话。

        紧接着陈亦行便将小瓷瓶拿出来,举在她眼前晃了晃。

        清慧的脸瞬间失去血色。

        梵一跑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着急开口:“清慧师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药...还有我们庵里的密室,你知道多少?”

        清慧不答,只是望向陈亦行,随后面露微笑,配上她此时惨白的脸色,甚是凄凉骇人。

        突然,她用力挣开梵一的手,用尽全身的力气撞向墙壁——

        事发突然,没人来得及拉住她,只听见“咚”的一声,清慧的身体倒地,额头已是血肉模糊...

        “清慧!”梵一惊呼,她快步跑过去,将地上的人抱到怀里,泪如雨下。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梵一哽咽地问。

        “梵一...”清慧气若游丝:“对不起,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普乐庵...”

        “是不是有人逼你的?你告诉我,清慧,我会帮你的...”

        清慧摇了摇头,“没人逼我。梵一,你不会懂的...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因缘生灭法,佛说皆是空...”

        她抓住梵一的手,微微用力,“呵...真是可笑。我一直嫉妒了你,觉得师父偏心你,可最后却死在你的怀里。梵一,离陈亦行远些,他是条毒蛇....还有,你佛缘极深,切记不要动情,你定能修成正果...”

        清慧缓缓闭上双眼,终是断了气。

        梵一哭的眼睛通红,清慧虽从小便爱和她过不去,但总归一起长大,看着她如此惨死,心中悲痛万分。

        “陈大人...此案扑朔迷离、疑点重重,求大人彻查,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梵一将清慧平放在地上,自己面向陈亦行跪下。

        清慧一心求死,就是不愿说出背后的男人,这个人绝对与此案脱不了干系。

        她不愿让清慧死得不明不白,更不愿整个普乐庵平白背上窃取国库的罪名!

        陈亦行看着跪在地上的人,轻笑了声:“怎么,没听清你师姐断气前说的?我可是条毒蛇呐。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大人若想杀我,一早便杀了。何必等到现在。”

        陈亦行一愣,小尼姑脑袋还算灵光,在尼姑庵念经居然没念傻?

        “咳咳,本掌□□情好,就接了这破事。不过在此案未结前,你必须留在陈府协助查案。至于条件嘛...”陈亦行望了望她头上带的尼姑帽,随口扯了个条件:“把你的头发留长。”

        就这条件?.

        梵一立刻点头:“好,多谢大人。”

        她的眼神中尽是感激,让陈亦行心间微震。

        他如今权势滔天,人人见了他都是畏惧、谄媚的眼神,但他依旧能在那些眼神中看到隐藏的嫌恶。

        他心里很清楚,即便他如今是万人之上的掌印,却始终是个连人都称不上的怪物...

        可此时面前的小尼姑眼底的感激却是那么真诚。

        陈亦行皱着眉陷入自己的思绪中,却听见跪在地上的人又怯生生的开口:“陈大人,狱中湿寒,缘竹师父年岁已高,大人能不能将庵内众人暂时扣押到普乐庵中?”

        ?

        陈亦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小尼姑是不是佛经念多了,现在是把他当成大善人了?

        他沉着脸转身往外走,在踏出刑房时终是扔下两个字——

        “准了。”

        *

        梵一就这么住进了陈府。

        不过陈亦行任司礼监掌印一职,基本住在宫中。这陈府算是私宅,平日也只算是个摆设。她住进来后,倒是一连几天没见到陈亦行...

        所幸她住的屋子,里面设了座观音像,所不在庵中,倒也没耽误她礼佛。

        陈亦行这几天很忙。

        既然想要彻查这案子,总得让皇帝亲口下令吧。

        说起大褚这老皇帝李砚,也是命好。

        先皇李融,在位四十一年御驾亲征八次,威震四方,开拓了大褚的版图,给大褚打下了坚实的根基。

        李砚继位后,已是四海升平、八方来贺。

        渐渐地,他开始懒政,沉迷声色...

        而他娶的皇后——姜林,锦衣卫指挥使姜显的嫡女,可是个厉害的角色。姜皇后醉心大权,尤其在生下太子李容后,便一心想让太子早日坐上皇位,自己便可把揽朝政。

        这时,李砚慌了。

        皇后、太子和锦衣卫三股势力逐渐拧成一股绳,足可将他从皇位中拉下来。

        怎么办呢?他脑海里开始计划扶植一个新的势力。

        可那些反对姜皇后的朝臣已经被锦衣卫铲除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朝臣都是世家,家族庞大,容易被锦衣卫胁迫。他必须扶植一个没有家族、不会威胁到他地位的势力。

        他思来想去,最好的人选便是——太监!

        太监出身低微,又一辈子不会有子嗣,孤身一人,即便权力大了也绝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陈亦行就是这时候渐渐冒头的,他在御前伺候,最懂皇帝心思。

        李砚有意扶植他,给他越来越多权力,让他坐上东厂提督的位置还不止,连掌印一职也让他兼任。

        不过陈亦行也不负圣意,明里暗里为皇帝铲除不少威胁。

        有了陈亦行作为锦衣卫的牵制,皇帝终于能睡个安稳的觉了。

        ......

        *

        早朝快到尾声。

        坐在金光闪闪的龙座上的李砚,终于把话题转到国库失窃案上,“陈掌印,国库失窃,却在普乐庵找到。此案你查的如何了,是那些尼姑做的吗?”

        “回皇上,此事内有隐情。臣以为,如今还不能妄下结论。”陈亦行站在殿下,神态清明。

        “此案清晰明了,还有何隐情?”说话的人身穿杏黄色四龙纹袍,故意朝陈亦行揶揄:“我可听说陈掌印私宅最近多了个娇美的小尼姑,莫不是与此案有关?”

        陈亦行神色自然,淡淡笑道:“这尼姑暂居府上,只是协助查案而已。不过微臣见太子如此急于定案,莫不是知晓此案内情?”

        “你!”被反将一军,太子不禁面露怒意。

        “皇上,掌印说的有道理。哪能不查便轻易断案?”

        “历史上冤案错案甚多,就是由于没有细查而造成的。”

        ......

        朝堂上的大部分官员都纷纷附和陈亦行,太子的脸被气得发青。

        “好了!”皇帝开口,一如既往偏袒陈亦行:“那此事就按陈爱卿说的,好好彻查。我大褚可不能胡乱断案,错枉无辜。”

        皇帝心中想的是国库里的财宝回来了就成。

        至于剩下的,陈亦行想如何便如何,他才懒得管呢!

        “是,臣遵旨。”

        *

        下了朝后,众臣三五成群的往宫外走。

        顾之渊走在陈亦行身边,压低声音询问:“大哥,你我都清楚此案和太子脱不了干系,你又何必去趟这浑水?此时与他撕破脸,于我们没有好处。”

        在私下顾之渊都唤他大哥,两个关系极好。

        “我知道。”陈亦行叹了口气,“可总不能不管吧。那小尼姑的事,我不是和你说了吗?”

        “是,虽说她也算对你有恩...”顾之渊不满嘀咕:“可咱都把她弄出来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至于这个案子,就别管了...”

        陈亦行知道顾之渊说的没错,可是一想到小尼姑那感激的眼神...也罢,在地狱待久了,突然想做一次好人。

        “此事我自有思量,你就别管了。”陈亦行丢下这句话便朝前走去了。

        “哎!什么意思?大哥...大哥你别走啊!”

        另一侧,其余朝臣成群结队的议论纷纷,也是炸开了锅!

        今日太子在朝上说的话,让他们得知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

        向来不近女色的陈掌印,居然让一个女人住进了私宅,而这女人还是个尼姑!

        所以说,这陈掌印哪里是不近女色,不过是癖好特殊了些,喜欢尼姑罢了。

        这群想溜须拍马的朝臣们,正愁找不到新鲜玩意儿去进献,这下突然有了方向...

        尼姑?那好办呀!去庵里抓些年轻貌美的,再不成把那些个闭月羞花的姑娘削了头发,给他送去不就成了!

  http://www.lewen0.com/107/107710/524998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