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秘书小姐 > 第86章 chapter 86

第86章 chapter 86

        灯火俱灭的房间,  不过是近一个月的时间,好像突然散去之前的烟火气。

        处处干净整洁,却又处处冰冷,  不见生机。

        孟遥费力地将钟知贺扶到床上,  触及他被冷风吹得发凉的手臂。她本能地一惊,  连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也不禁多了些心疼。

        所以赶忙从旁边扯过了被子,由下到上,  将男人整个包裹起来。

        准备去倒些热水来让他吃药之前,  还忍不住又去掖掖被角。

        看起来严丝合缝,  才算稍放心,意欲抽回手。

        未曾想,  手并没能抽回去。

        手在抽回去的一瞬,被床上的男人按住,力道不轻,挣脱不开。

        “钟知贺……”

        孟遥回头看过去的时候,便见男人双眼半阖,  眸色迷离。

        她下意识抬起另一只手,  略显费力地去探他额上的体温。

        很烫。

        看起来果然,  烧得很厉害。

        “去哪儿?”

        声音很低,有种不真实的虚浮感。

        孟遥回握了握他的手:“我去倒水来,医生要你按时吃药。”

        闻言,钟知贺缓缓地侧了侧头,更方便看她。

        却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我先去倒水,呃……”

        孟遥的话说到一半,  陡然被男人一把拽了过去,狼狈地跌在床上。

        然后是很近很近,四目相对。

        他病了,  看起来气若游丝。可是还能对她有绝对的力量压制。

        孟遥被这突如其来一扯的动作扯得尚且惊魂未定,目光相对的时候,也同样接触到男人格外灼热的呼吸。

        两种不同温度的呼吸辗转交缠,在冬日干燥的空气中,开出旖旎的花来。

        “甜甜。”

        钟知贺耗了些力气,艰难地掀眼,声线低到听不出语气——

        “为什么骗我呢。”

        “明明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骗我呢。”

        大约是因为生病的缘故,他不仅看起来虚弱,眼中缀了些红血丝,下眼睑红得骇人。

        即便听不出说话的语气,可是依稀看得出来。

        很受伤。

        他很受伤的样子。

        孟遥一直勉力维持的平静情绪,突然之间就绷不住了。

        或许是因为他的问询,或许是因为他发红的双眼。

        她无法再在他面前平静下去。

        “……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几乎是哽咽着出口的。接下来的话,夹杂着她的啜泣,断断续续。

        “对不起,对不起……”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孟遥已经泪落满面,似乎因为眼泪落下,有种伪装破碎,不用再勉强支撑的豁然感,“我从一开始,就敏感、自卑,又放不下我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心。我的家庭,我的成长经历,一切都低进尘埃里,破败又不堪,前面的小半生,都像是在泥沼里死命挣扎。”

        “我来到海擎,是我觉得一辈子第二幸运的事情。”

        钟知贺抬眼:“第一幸运的事,是什么?”

        “你啊。”

        孟遥答得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大概我前半生一直很不幸,就是为了攒下运气遇到你。”

        床上的男人唇色有些发白,难得脸上有了笑意,低哂一声,语调不无宠溺:“你啊。”

        孟遥咬着下唇,本能地凑近一些,继续低声说:“哥哥这样优秀的人,对于我来说,高不可攀。我以前,想也不敢想,至少在喜欢你这件事上,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可是,我家里的事情,那么不堪,那么屈辱,我不想要你看到。”

        “真的,很丢人的。”

        两人面对面侧躺着,中间隔的距离不超过五公分。

        亲密如他们,这几个月以来,却是难得的这样近距离的交谈。

        男人放开孟遥的手,抬起手来,缓缓伸到她眼前,指背轻轻替她拭去眼泪。

        很爱惜的样子。

        像是对一件无价之宝。

        或许她于他,本就是独一无二的珍宝。

        “可是甜甜,那都不是你的错。”

        “你总是放大我的好,可我也只是普通人。”

        “倒是你,你坚强、独立、执行力强……有的时候我甚至希望你可以不那么独立,显得我毫无作用。”

        孟遥捉住对方伸过来给自己拭泪的手,紧紧攥着,问得很艰难:“所以哥哥,你是不是,准备不要我了?”

        钟知贺似乎也对她这个想法哭笑不得。

        顿了下,才问:“哪来的傻话?”

        “是因为,我这次错得很离谱,我也看到了,你好生气。”

        “如果我有那种想法,就不会生气了。”钟知贺说完这句,突然偏过头,剧烈地咳嗽起来,极力抑制住咳意后,方才重新转回来,更显虚弱,“……况且,我从没有那种想法。”

        他这话一出口,孟遥刚刚止住的泪意刹那间又涌上来。

        氤氲的水泽浓缩在眼里,像是一泓朦胧的清泉,可怜巴巴。

        钟知贺心底蓦地一软,声音轻得不能再轻。蕴藏中间的感情却重逾泰山。

        “宝贝。”

        他的手揉上她的头发:“以后,听话就好。”

        ……

        -

        钟知贺病好的差不多之后,就开始着手处理钟恒的事。

        原先他常年在国外,旁人不知道他的手段,如今处理起钟恒的事,雷霆狠厉,令人闻风丧胆。

        虽然钟恒被撞的那天钟知贺着急失态,放言要弄死对方,可是清醒过来,还是严格地走了法律程序,现在案子已经进入流程,他们要做的就只是等。

        不过,这种程序往往不会很快,所以钟知贺最近几天,依旧总是闷闷不乐。

        孟遥早察觉到他的心情不佳,所以最近总是格外照顾他的情绪,一找到机会,就要温言开解。

        这天他们刚刚从医院看望钟恒回来,钟知贺一回来就进了工作间,闷闷不乐。

        孟遥想了想,还是走上去,敲了敲门:“我能进来吗?”

        房间里很快传出声音:“当然,进来。”

        孟遥走过去,坐到钟知贺旁边的椅子上。

        他们时常一起工作,后来钟知贺干脆在工作间那张长长的写字台前,加了一把椅子。

        亏得这台子够长,他们两个人并排坐着,都觉得绰绰有余。

        “还在为恒总的事不开心?”孟遥率先开口。

        “说不上来,就是有点闷。”

        “看我们家阿贺最近累的,”孟遥伸出手,轻轻蹭了蹭对方的脸颊,笑起来唇边两个小梨涡格外明显,“我都心疼死了。”

        钟知贺看她这幅样子,忍俊不禁,调侃起来:“看来最近孟总监土味情话的水平有所降低。”

        “但是冷笑话水平增长了三个百分点。”

        “哦?”

        “我给你讲一个?”

        钟知贺欣然接受:“来。”

        “从前,有位记者去采访南极的一百只企鹅,想问它们的一日起居。第一只说,吃饭、睡觉、打豆豆。第二只也说,吃饭、睡觉、打豆豆。第三只乃至第九十九只,说的都是吃饭、睡觉、打豆豆。”

        孟遥故意板着脸,讲得比做周报还认真,

        “直到第一百只说,吃饭、睡觉。记者问它:你怎么不打豆豆了?”

        “第一百只企鹅皱起眉头,没什么好气儿,”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清了清嗓子,“他妈的,我就是豆豆。”

        说完最后一句,孟遥已经自己在一旁忍不住傻笑。

        钟知贺顿了一顿,配合地干笑两声,然后抬起手,探了探孟遥额头的体温:好、好笑吗?

        作者有话要说:  ps冷笑话来自网络

        下本男二上位文《别恋》求收~

        【追妻追不到/男二上位/和前任的大佬兄弟he了】

        【放浪形骸拽b天之骄子x规规矩矩温软甜妹】

        霍音生得纤腰细骨,皓齿明眸,人又温软好脾气,从小到大到大都是校花。她从小县城考上首都的a大,却成了一众同学看不起的一个。

        只有林珩不顾他人眼光,细致体贴,温柔宽慰。霍音一跟他在一起就是两年。

        直到看清他的温和有礼,原来不是只给她一个人,霍音才毅然断念。

        分手的那天首都暴雪,林珩忙于照顾生病的异性朋友,霍音徒步两公里回校,心死得彻彻底底。

        林珩尤擅交际,认识的人形形色色。

        一场二世祖聚会,霍音跟着林珩,第一次见到了程嘉让。

        人人都说a大医学院高材生程嘉让桀骜不驯,放浪形骸。

        传闻他在城南跟人飚车,撞到对方双手脱臼,丝毫不慌,倚着栏杆慢条斯理抽了口烟,又顺手给人接上。

        是个叛道离经的浪子。

        夜场纸醉金迷,他叼一根烟,冷白皮、狭长眼,英气逼人,眼神疏冷。

        林珩的打火机在霍音包里,随口让她帮程嘉让点烟。

        场子里灯暗了一瞬,越过打火机浓燃的火光,霍音对上男人疏离的眼,还有一声很随意的“谢了”。

        聚会还没结束,就听见有人窃语——

        “那个霍音在让哥面前晃什么晃啊。”

        “人家让哥都不正眼瞧她。”

        那个暴雪夜,程嘉让邀请霍音上了他的车。

        男人敛眉哂笑,蛊惑诱引:

        “分手了?”

        “——那就跟我。”

        后来。

        毕业散伙饭。林珩看着对面光彩照人不同往日的姑娘,偎在自己昔日兄弟怀里,嫉妒后悔快要发疯。

        那天有人问:“让哥最近晚上怎么没去飙车?”

        程嘉让接过霍音递过来的饮料,轻巧拧开瓶盖,重新搁到她手上,难得浮起笑意:“我家阿音有规矩,八点之前必须回家。”

        穿上白衣济世救人,脱下白衣叛道离经

  http://www.lewen0.com/103/103685/62565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