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184章 第 184 章

第184章 第 184 章

        姜秀润的脸色变了几变,  脑海当中陷入了几多的翻江倒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按照凤离梧所言,  这解忧阁乃是凤离梧所授意,  那么那个阁主又是谁是那个凤离梧授意的暗卫部下

        凤离梧原本兴致勃勃,可转身见姜秀润性质不高的样子,便揽着她的腰问道“是哪里不喜朕命人重新布置了便是。”

        她摇摇头,勉强一笑道“只是觉得这处水阁甚是雅致,不知此间是哪个人掌管着日常”

        凤离梧回头看向跟随在身后的一个老太监,  指了指道“他便是了。”

        姜秀润看着那位老公公笑成橘皮的脸,并非前世的那位阁主,  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心底飘过一缕失望。

        她今生虽然不会与那个阁主再有什么瓜葛,可那人倒是在前世里给了她几多让人关怀倍至的温暖,身在异乡别无所依的人,总是会贪恋这温度,  而不顾自己是否会被灼伤,一时想起,心有些感怀。

        既然入了水阁,  自然是要在水阁里用餐。

        宝鲤没有辜负他的小名,甚爱食鱼。而这湖里特有的一种小腮鳞鱼炙烤起来味道鲜美。

        难得今日凤离梧空闲,  不用对着湖水发呆,思索国事。于是命人备了钓竿,  鱼饵,  在端坐水阁的栈桥上临湖垂钓。

        宝鲤也得了一根小钓竿,  挂好了蚯蚓,  坐在父王的身边有模有样地垂钓。过些日子,据说是母后的波国赶上的百年大祭,到时候,母后要带着他回去参加祭礼,所以他今日要多钓鱼,晒成鱼干,给舅舅家的哥哥吃他亲手钓的鱼。

        而雪雁还小,到了时辰便要午睡,只在暖阁里沐浴着午后的阳光,香甜睡去。

        姜秀润方才走得腿累,便坐在父子俩身后的高亭里脱了鞋履,舒展着腿儿望着远处笼着朦胧绿纱的远山发呆。

        她此时所躺的的雕琢浮云出日花纹的梨花木靠榻,便是前世在这解忧阁最爱躺的那一张。眼前的景儿也是前世里应酬累了的时候,百看不厌的。

        目光看过远山绿水,镜湖波光后,自然而然的,目光变落到了眼前一大一小两个背影的身上。

        这湖里的小腮鱼的确是好吃。

        前世时,她不过是一句戏言,只说从来未曾吃过刚刚捕捞上来的鲜鱼。那阁主便二话不说,亲自垂钓为她吊起鲜鱼切片为脍,沾着虾酱吃,味道真是鲜美极了

        想到这,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大的背影上。

        也许凤离梧与那阁主一样,都是身材高大的男子的缘故,冷眼看去,竟是有七八分相似。

        只是凤离梧一直坚持习武,肌肉紧实,看上去比较着那阁主要挺阔健美许多。不过话又说回来,前世里,凤离梧因为在猎场遇刺的缘故,身体一直不甚爽朗,照比现在也消瘦了许多。

        就在她出神的功夫,那鱼儿上钩了。

        凤离梧怕鱼尾拍打到儿子,便叫宝鲤退到一边,然后舒展手臂,猛地甩鱼竿收鱼线,在半空甩起个浪线,然后狠狠地将鱼儿“啪”地一声摔晕在地上,免得这种尾巴气力甚大的鱼儿跃起伤人。

        这个动作看起来是行云流水一般的流畅,是一般人模仿不出来来的。

        姜秀润却是那一刻看得身体僵直,动弹不得这起杆摔鱼的动作,竟然是跟前世里的那位阁主一模一样

        那一刻,她突然灵光一闪想到,那个甚至想不起模样的阁主会不会是凤离梧易容假扮的

        若是真的姜秀润心顿时翻腾了起来。

        前世的那位阁主是位无害而善解人意的存在。

        有多少次,当兄长不肯听她的劝告,又或者母国陷入焦愁时,她都会独自来解忧阁默默饮下一杯平复心绪。

        与那阁主虽然不会倾谈自己内心的消愁,却也是引为知己,吐露些许的心事。

        若是今世的凤离梧,这个与她相知相爱的男人,说个什么都无所谓。

        可是前世里,她与凤离梧又是何等的关系不过是上司与幕僚的外室。

        更何况凤离梧一直不甚待见她这个妖姬。所以她实在是难以想象,凤离梧一面在人前作清冷状,背地里却改变容貌,给她端茶送水,垂钓献殷勤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最重要的是,后来那次醉酒,他倒是难得开口,跟她讲不必介怀她父王的薄情,世间总有些人,父母缘分浅薄。

        当时讲的什么话语,姜秀润现在大抵是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当时听得是心潮起伏,一时又同病相怜之感,最后竟然是醉饮在了一处,她更是手推了他上了床榻

        大抵是喝得忘形,又觉得他向来谦谦君子,面对她波澜不兴的样子实在不像个男人,不过逗笑着他罢了。

        可事实证明,这位阁主虽然看着干瘦,却也是个男人,腰间的力道狠着呢

        那日二人一时忘形,孟浪到半夜。她酒醒之后,也是觉得尴尬而后悔,只匆匆穿了衣服落荒而逃,再也不敢去那解忧阁了。

        至于与他的这段,只当是酒意翻涌的一场梦,自己刻意地全忘干净便是了。

        可是造化弄人,她前世里醉中邂逅的男子竟然是那个一直清冷矜持的凤离梧

        想到这,她再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想去看凤离梧钓得大鱼后得意望向她的表情,腾地站起来来,快步走回自己休憩的房间,躺在软榻上平复自己的心绪。

        不多时,凤离梧走了过来,坐在她的身边,摸着她的手问“怎么了怎的突然变脸不高兴了”

        姜秀润此时的郁气正是堆积得老高的时候,猛地伸手,使劲打了他伸过来的手道“伪君子”

        凤离梧被打了手,可是心里却是莫名其妙。若换了旁人这般的抽风,他真是连看都懒得看,只吩咐人拖出去乱棍打死罢了。现在却少不得耐性子抱住她,亲着他的粉颊道“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再说我哪里君子了不是向来跟你赤诚相待吗”

        说话间便将手摸到了她的腰带,准备以“赤”相待。

        姜秀润却是忍不住猛地一推他,有心去骂,却突然发现自己无从下嘴,只突然涌出了泪花,哽咽出声。

        凤离梧这下子可无心再闹,只赶紧搂住她道“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抹了眼泪”

        姜秀润也不回答,只窝在他的怀里哭,哭得凤离梧自己也是有些六神无主,竟是拿出了哄女儿的那一套,摸着她的腹部一边轻柔一边道“可是肚肚痛,要拉臭臭”

        她正沉浸在前身的悲痛里,却被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竟是有些哭笑不得,只飞着眼泪捶打他的胸。

        他环抱着姜秀润,温言道“究竟是怎么了”

        姜秀润宣泄了一通,倒是有气力说话了,只哽咽道“我问你,你若厌恶着一个人,却有刻意接近她,是为何”

        凤离梧皱眉听着她没头没脑的话道“既然厌恶,为何要接近”

        姜秀润瞪眼道“你若是想利用她,从她的嘴里套话,自然要刻意些接近了”

        凤离梧单手搂着她倒在床榻上,慵懒道“你何时见朕刻意讨好逢迎过别人若是要利用,自然往他身边送人插眼线,哪里要朕来逢迎”

        姜秀润被他说的堵住了,因为他说的全是实话,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凤离梧就是这幅清冷的模样。当初他少年时为了阻止端庆帝废储,在老臣面前长跪不起,已经是人生尊严的最低处了。

        待得他羽翼丰满能搏击风雨时,再未低三下四地过。

        可是种种的细节,都是表明前世里的阁主乃是凤离梧假扮,姜秀润耐受不住,只憋着气儿又问“若你觉得一个女人太过妖冶,不是个好东西,却又为她端茶送水,陪着抚琴谈心,可是要牺牲色相套取些什么”

        凤离梧这次眉毛长挑道“你若这般说,朕倒是当真会做”

        姜秀润只觉得胸口都堵塞得严严实实了,眼泪再次要流将出来。

        前世里他并未顺遂登基,这里自然成了他先前所说搜集暗报风声的所在。而他刻意接近自己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要套取什么关于秦家的情报

        正在她胡思乱想,越想越气的时候,凤离梧可再看不得她的眼泪,只抱在怀里笑着道“你方才说的可不就是你天上地下的,还有哪个坏东西能这般的折腾朕这么做不过是追求窈窕淑女,想求得芳心罢了,有什么利用不利用的”

        姜秀润却被堵得无话,只恨恨道“若是你属下的女人,你也这般殷勤小意”

        凤离梧觉得姜秀润可能是在吃哪个女人的飞醋。可是他如今,对于宫里的那几个视而不见,至于臣子们的亲眷,更是无说话的机会,自己又何时亲近了属下的女人,让她气得直流眼泪

        不过再问下去,姜秀润便又是闷嘴儿的葫芦不说话了。

        不过总归是止住了眼泪。而这时宝鲤又在屋外高呼着让父王与母后快出来食他钓起的鱼,算是止住了这场莫名争执。

        这一次踏青,让姜秀润心事重重而回。出错了,请刷新重试

  http://www.lewen0.com/0/8/52812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