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152章 第 152 章

第152章 第 152 章

        造假之人为谁,  虽不得一时考证,但也就是戎国梁国那边的人罢了。

        可是姜秀润却觉得此事不搞清楚,  便不安稳。能模仿凤离梧字迹的人,  必定是熟谙他的人,那么会是什么人出卖了凤离梧?

        而凤离梧也想到了这点,却是眉头紧锁想了一会,  他当初窥探戎军时,曾看到戎王的身边有个疤脸戴着斗篷的男子,虽然看不清身形和相貌,却总觉的此人透着熟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事后查点战场,并无此人的踪迹……

        他不想拿这些事情来让她费神,  便叫姜秀润莫要担心了。

        他当初扶持安息,除了开始是跟姜秀润斗气之外,  也是有扶持下波国之意。可是如今看来,安息王也是个靠不住的。

        凤离梧要急着赶回去,却放不下姜秀润和儿子,  虽然正值壮年,  再经受这般生离死别的折磨,  人也是会英年早逝的。

        审了安息王后,  凤离梧便是软磨硬泡,要带着姜秀润回去。

        “你要知,  当年齐朝先先皇与善月国国君交好,  善月国君不也是被邀到了洛安长住吗?既然他能长住洛安,你有何不可?我观那姬无疆是个能干的,  金奎的军务整顿得也是不错,有这一文一武,你当做个甩手的君王,总不能见天的往田间地头跑,那是乡下地主的做派!”

        姜秀润躺在他的怀里听到他提起这段典故,不由得拿眼飞斜他。

        齐朝先先皇可是位风流人物,意中人不分男女。而那位善月国君据说是位才情容貌第一等的美男子。

        说那位国君是长居洛安,不如说是长居皇宫,其中的缠绵柔情,乡间的野史都有些装不下,龙阳分桃的闲逸之谈,跟两位国君的事迹比,也有些黯然失色。

        为了免得带坏了子民,两位国君的整日如胶似漆,皆是被刻意湮灭,不对外声张的。

        可现在凤离梧却拿这事儿跟她比,是安的什么心思?

        姜秀润自然不同意。最后凤离梧的主子劲头又起了,只压着她道:“如今大齐的兵马战车俱在,我若带不走你,枉登齐朝天子之位。别的俱依了你,可你要带着我儿子跟我两地而居,除非是我死了,你爱去哪守寡都成,不然的话,就老老实实跟我回去!”

        说话的时候,宝鲤也正在他们的床尾处玩,一会翻过肚皮抱着娘亲的腿儿蹭脸,一会又爬起来,要凤离梧举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爹爹气力大,能玩的花样也多,抛得高高的,也能稳稳接住,只逗得宝鲤露出一对小门牙,咯咯咯的笑,

        这男孩子光是娘亲带着是不够的,若是有爹爹带着,孩儿才更显活泼。

        姜秀润当初并无成为波国国君之意,只不过一步步走来,便如此被架在了高位之上。可是她也不是醉心权术之人,更无凤离梧称霸天下的雄心壮志,如今守成波国,让百姓安康就心满意足。

        可叫她回洛安城里,再在别人的屋檐底下委屈过活,她也不干。倒不是她对凤离梧没有情谊,也不是她不相信凤离梧爱她之心,只是齐宫宫深,她身为小国国君如何在齐宫立足?

        虽然心内也舍不得他,以后便是牛郎织女,一年见上几次便好了。所以凤离梧撂下脸,撇下狠话,她也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往上接。

        可是这次凤离梧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带走妻儿。竟然让齐军将王宫团团围住,俨然是要灭国宫变的架势。

        波国的臣子们可都是不禁吓的,一个个是惶恐着来找姬无疆,直问这位齐国天子究竟要怎样。

        姬无疆便去面见被困宫中的姜秀润。

        “女王,若是圣武帝执意要带您走,波国的兵马是拦截不住的……”

        姜秀润长叹了一口气,道:“波国此番虽然扩张领土,但是较比齐朝仍是云泥之差,我辈尚需努力,不然便免不了如今被围宫之耻……与戎国的一场大仗,百姓们也需休养生息,一时也折腾不起……”

        姬无疆因为女王的话,心里一酸,立刻跪伏在地,眼角微红道:“是臣等无能,让女王经受这等子折辱。”

        姜秀润也知现在凤离梧带着大队人马,底气足得很,她倒是有心跟他怄气拖延。可是这两日她也接得探子回报,大齐三郡那边的麻烦着实不小。凤离梧为了解除波国的危困千里奔袭来此,自然受到了群臣的非议,若是自己使性子在这拖延时间。凤离梧的皇位当真是要不安稳了。

        她是一直愿他好的,更是不愿因为自己而耽误了他的雄心壮志。

        最后,姜秀润和小王子的行李被打包装箱,而姜秀润也这么被凤离梧半哄半威胁地给弄上了马车。

        姬无疆对外宣布,女王心仪大齐文鼎昌盛,水工农耕俱有独到之处,决定偕小王子一起前往洛安,修习精进帝王之术,广觅齐土人才,假以时日,一并带回波国,定让波国称霸西北诸国,让国力蒸蒸日上。

        至于国事,暂时交由王爷姜之和国相姬无疆代为处置。而千夫长白浅,提升为平疆大将军,陪王护驾,随雅伦女王一起去求访大齐。

        总之在波国百姓的眼中,文武双全的女王一心好学,要再去大齐取经。就连史官也注笔女王求学若渴,上进之心巾帼不让须眉,实乃波国幸事也。

        不过被波国百姓夹道欢送的马车上,姜秀润的小脸可是绷得老紧。

        凤离梧如今的雄心壮志,只剩下带着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回家,不用夜夜在龙榻上独眠到天亮的盘算了。

        如今眼看着终于拐带着姜秀润上了马车,便心满意足,倒也不介意她的臭脸,待得队伍出了波国后,更是在马车上给她亲自剥葡萄,端茶送水,侍候得不亦乐乎。

        姜秀润也不知去了洛安城,何时再能吃到家乡这等好吃的葡萄,只将籽粒吐在了凤离梧伸过来的手心里,悠悠叹了一口气。

        凤离梧以为她没吃够,便道:“这长颗粒的葡萄虽然好吃,到底是在暖灶花房里捂出来的,不应季节,你甜甜嘴儿就好,你嫂子给你备下了压好的柿饼,朕方才吃了一颗,甜糯得很……来先喝口水漱漱口。”

        姜秀润被他烦得不行,只绷脸道:“身为一国之君,做这等子端茶送水的事情,成什么体统?”

        凤离梧如今心情舒畅,倒是不介意她的言语挤兑,只搂着她的肩膀,一边喂水一边道:“我尽可着劲儿疼爱自己的女人,有什么体统不体统的?观你在波国时,可是爱死了这等让人服侍的滋味,那姬无疆总是绕在你的左右,连你爱吃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他成为鳏夫甚久,也不娶妻,老巴在你的身旁讨好奉承才不像话!”

        姜秀润觉得凤离梧的这种闲醋吃得没道理,也不理他的话茬。事已至此,自己被他拐回洛安城去,总是要梳理出个章程出来。

        她如今再去洛安城,可不是以前的质子质女的身份,而是堂堂的国君受了大齐天子的邀约前往,事关国格,自然是马虎不得。总不能被他骗得同住宫中,受了大齐朝野的笑话去。

        凤离梧听了一瞪眼:“三郡的事情平定后,你我便举行大婚,婚前同住又怎么了,朕倾慕波国国君,便要同榻畅谈国事,何人敢说闲话?”

        姜秀润气得拿柿饼儿塞他的嘴:“哪个说要嫁你?谁要跟你夜里畅谈国事?一国之后,乃是国事,可不是你君王一个人说了算的。再说,那杨家的小姐可是一直等着你呢。如今你娶一个小国的国君为后,是想要朝野掀动,世家造反吗?便是老老实实给我备下个国君暂居的行宫,了结了三郡乱事再说吧。”

        凤舞闹得动静甚大,据说与周遭的几位国君已经缔结了盟书,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架势。而且凤舞乃是皇子,以前在朝中也暗中与几位世家交好。

        新君强势,让世家们也不能适应。若是二皇子能立得住,制衡圣武帝的咄咄逼人之势,世家的那些个老狐狸们也是乐见其成的。

        而且此番凤离梧调兵波国,实在是透着一股子不管不顾的任性,怎么能不遭到群臣的非议?

        姜秀润向来心细,替凤离梧担忧起来,也是想得周全。

        她心里料定,凤离梧回京后的麻烦可是不小呢!

        不过凤离梧倒是没有显露出来什么。只是在入了大齐境内,上了官道,再无什么路途之忧后,率先骑着快马回转洛安城里去了。

        姜秀润倒是不着急,她也不想跟着凤离梧前后脚地到达洛安,惹人非议。

        既然是穷乡小国的国君来大齐长见识来了,那么便是走走停停,吃吃喝喝玩玩些才好。

        前些日子,国忧外患,女王的日子堪比匪患横生乡郡的苦寒县长,如今吃喝有人奉养,倒是要好好放松放松。

        于是临近洛安城后,她也不急着入城,倒是去了附近有名的荆溪山,寻访当地的温泉烤鱼吃。陪着她的窦思武跑前跑后异常地殷勤,叫姜秀润忍不住看了他好几眼。@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白浅忍不住了,问他为何这般谄媚,窦思武小声道:“我对你的国君好些,将来提亲时也能顺畅一些啊!她不急着嫁我们陛下,可别将你也焐成了老姑娘!”  

  http://www.lewen0.com/0/8/51205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