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132章 第 132 章

第132章 第 132 章

        姜秀润觉得肚子里的小东西倒是随了她的性情。自从发觉有了小东西后,  也没有闹得她妊娠呕吐失了胃口,只是能吃能睡罢了。而自从显了胎动后,  便隔三差五用小脚踹她的肚皮。

        姜秀润便拿了诗经来读,  也许是听到了母亲温婉的声音,小东西就能安静一会,不再闹腾人。

        姜秀润从来没有料到自己会这么早做了母亲,  可她重活一世,对许多事都从容许多。前世因为是外室的缘故,她不愿孩儿受苦,所以一直没能诞下自己的孩儿。

        今世的际遇也不乐观,但她现在至少能做得自己的主儿,  手里积攒着财富,摆脱了寄人篱下的质女身份,  波国民风开放,也肯接受她未婚生子的事实。

        就算孩儿是没爹的,她也能将孩儿养得很好。

        嫂子稳娘手巧,  生下女儿做完月子后,  便给她又赶制了许多的小衣服,  奶娘婆子也是一早便请好了的,  该预备什么东西,什么也不叫她操心。

        不过稳娘到底是中原人,  可接受不来姑娘家未婚生子的事情,  便试探着问秀润,要不要找个顺眼的郎君嫁了。

        毕竟姜秀润是王女,  倒也不怕是二婚受气,只是找个男人顶了名头,也算名正言顺。

        况且她看着那姬无疆便很好,听闻一早是娶过妻的,只是妻子身子骨不好,入门不到一年便得了肺病过世了。

        此后他一直没有续弦,也算是个洁身自好的男子。年龄比姜秀润大了八岁,也正当是会疼人的时候。

        姬无疆相貌也不俗,虽然及不上大齐太子那等子华美的富贵面庞,也算是长得文质彬彬,不惹人厌烦。

        姜秀润对嫂子的乱点鸳鸯谱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只一边吃着枣泥甜糕一边道:“嫂嫂,您还真当我这样腹内怀了孩子的是香饽饽了?那位姬卿自己的身家不俗,他一直未娶,也不是因为如乡间穷汉子一般,死了婆娘便无力再娶。他第一位妻子据说是遵从了自小定下的娃娃亲,本是无奈之举,明知对方是短命相,也要娶回家。这要再娶,自然要随了自己的心意。姬卿才学品貌都是出挑的,心高气傲着呢,非一般的女子不能匹配。”

        稳娘听了小姑子的话,却不以为然,觉得姜秀润实在太过妄自菲薄。她将一盅温热的羊乳递给贪吃的小姑子道:“说你灵光,却全在那些男子醉心的政务上。男女之情,怎么这般迟钝,难道你没看见姬先生见天儿往府里跑,而且每每见了你都不错眼儿。上次你顺嘴说想吃大齐的剥皮南阳梨,这偏远国疆里哪里能找到?可没有一个月的功夫,他竟然送来一筐……”

        姜秀润有些吃不下去了,她觉得是嫂子想多了,姬无疆明知她怀了凤离梧的孩子,怎么可能还会心生爱慕?

        就算乡土里再娶不起老婆的汉子,也不愿这般的喜当爹爹吧?

        是以嫂子说的话,她也就当闲听一般,并没有放在心上,闲着无事,就从诗经里抠名字,一口气誊写了五六个,看得眼花缭乱,最后干脆省了,决定待孩儿出世,先取了小名再说。

        她深居府宅不出,但是王庭上的事情自有姬无疆按时禀报。那申后久无动作,并不符合她的本性,只是安插在申后周遭的眼线虽然知她与庶弟申华经常见面密谈却不知谈话的内容。

        姜秀润碍着现在出不去,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至于齐朝那边,原以为转年开春,道冰消融,凤离梧那边会有所行动。

        毕竟他派了几个侍卫一直在她的府宅周围晃荡。可是她设想了许多可能,做了完全准备,却久无见他动静。

        最后她等得心悬,干脆派人将凤离梧派来的两名侍卫中请了两位进府里问话。

        说实在的,这些个侍卫都是在洛安城里一直跟着她身边的,名姓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甚是熟稔。

        如今看他们隐匿在仰城,起居皆不应时,风餐露宿的样子也是可怜,便好酒好肉地款待他们,随便套一套太子殿下是何意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两个侍卫见姜秀润敞开说话,而自己也实在无什么隐瞒的事情,便照实说太子命他们看顾着侧妃的安全,只是他最近政务繁忙,不及召回他们。

        姜秀润听到这里,心放下了大半,太子可不是繁忙呢,分开半年再浓烈的感情也是要转淡的。

        她从来不奢望太子从此将她放入心内,久久不忘。只求凤离梧不要小心眼地记恨她,也就不枉费她熬度那么多的日日夜夜标注水渠修凿图了。

        迫于无奈,她扯了太子的羊皮做大鼓,如今这腹内的婴孩也被影传是他的。别人怎么以为都还好。姜秀润倒是怕侍卫们有一天将这话传到凤离梧耳中,平生波折。

        于是便和颜悦色地告知他们,因为当初是无所出才离得太子府,所以这腹内的婴孩也不是太子的,为了他们着想,她一个下堂侧妃怀孕的这点子事情,就不必向太子禀报了。

        她说得很有技巧,又因为不显怀,看不出月份,闹得几个侍卫面面相觑,心道:这个侧妃真不是省油的灯!感情刚离了太子,便有了别的男人?

        说实在的,过了这么久了,太子不问,他们自然也懒得主动去讨没趣,只求殿下还记得他们,可别让他们老死在异乡便好。

        就这样,因为凤离梧的不闻不问,姜秀润渐渐放下心来,只安心等着腹内小东西的降生。

        波国的夏末来得早,待到天气渐渐转凉时,姜秀润终于生产了。

        那孩儿真是天生省心的,一早请好的稳婆子都没有用上。姜秀润正在花园子里散步的时候,就破了羊水,侍女们急急将她搀扶到一旁的长亭,待得稳婆子赶到的时候,那孩儿已经露头掉了出来,一使劲儿,便全出来了。

        姜秀润自己都纳闷,不是说这生孩子是鬼门关里走一遭,要折腾上几个时辰吗?怎么到了她这儿,疼得没有几下,便自己掉出来了?

        稳婆的差使轻松,连忙命人拿来开水烫过的剪刀剪了脐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王女生下的孩子是个小公子,七斤的分量正好,也难怪生得这么轻松。小公子一看就是中气十足的样子,吐了两口羊水后便开始初啼大哭。

        待姜秀润转到产房时,抱着那襁褓里正撅着小嘴找□□的婴孩看了看——那眉眼竟然活脱跟他的爹爹一样!

        因为怀孕时吃的好,姜秀润的奶水也是充盈。第二日便涨奶得厉害,将儿子贴附在胸前,亲自喂奶的感觉有说不出的玄妙,最后姜秀润连请好的奶娘都不用了,便自己哺育孩子。

        那些贵妇人不喂奶,一则是嫌弃磋磨人,二则是但盼着早日恢复,免得在妻妾成群的宅院里失宠。

        可是姜秀润不必以色事人,自然没有那个烦忧,而且孩子的爹自小便是失了母爱的,长大之后性情古怪得没法看。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重蹈他老子的覆辙,自己能多带的时候,便多带些。

        反正除了喂奶,逗弄着小奶娃,她在月子里也无别的事情可做。

        府宅外的生意,有嫂子稳娘操持。朝堂上的事情,自己父王不肯放权,姬无疆掌控着余下的事情,倒也一时无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便精心筛选给儿子起了个顺耳的小名叫“宝鲤”,孩子小名取得轻贱些,好将养,便给他娶了鱼儿的名姓,天地间如鱼得水地生养。

        月子里的小婴孩,一天除了吃就是睡,见天的白胖,姜秀润觉得当初将孩儿留下是对的。

        虽然兄嫂也是亲人,但是她总觉得孤单,如今有了这个与她骨肉相连的小生命,便觉得此番重生,倒是有了全新的意义。

        就在她快出月子时候,大齐却传来的变天的消息。

        大齐端庆帝遇刺了,性命岌岌可危!

        波国地处偏远,消息闭塞,大齐的风吹草动传到这里时,已经不知是何时的消息了,更不知那端庆帝是死是活。

        不过谁都没有姜秀润闻听这个消息的诧异。

        要知道前世里,就算她死的时候,端庆帝都好端端地活着呢,压根没有遇刺受重伤的事情啊?

        可是姜秀润转念又一想,竟是恍然。

        前世里,端庆帝不是没有遇刺,而是因为他身边有当时被书院休学,因为家里人请托了关系,而混进御林军的窦思武替端庆帝挡了一箭!

        当时窦思武因为护驾有功而从此平步青云,端庆帝自然也是免去了一劫。

        可是今世,窦思武不曾被沐风先生从书院里赶出去,更是得到了凤离梧的重用,一早便凭着自己的本事入了大齐的精武营的军帐,当然不会站在端庆帝的旁边替他挡箭了!

        不过端庆帝病危,岂不是意味着凤离梧将早早称帝?

        毕竟二皇子凤舞因为贪图三郡,而被凤离梧困在危城之中,此番突发的事件,就算他得了孟家的支持,想要回转洛安争位恐怕也是不可能了。

        至于凤离梧,虽然不受端庆帝的宠爱,却一直暗中培植势力,他向来低调隐忍,就算自己曾为他的近身幕僚与侧妃,也不知他手里还有哪些筹码。

        毕竟前世里,他处于那等子劣势,皇帝都不敢轻易废储,此番端庆帝遇险,他登上大齐皇帝的宝座简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经年的蛰伏忍耐,总算是等到了顺理成章的结果,依着她对凤离梧的了解,只怕端庆帝的这场伤病是好不了了!

        不知为何,姜秀润的心里一紧,不知大齐新君是否重诺,当初与端庆帝许下大齐波国百年好合的盟约能否遵守?  

        作者有话要说:  喵~~~吃饭去鸟  

  http://www.lewen0.com/0/8/5065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