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128章 第 128 章

第128章 第 128 章

        最后到底是姬无疆听到了王女腹内突然的鸣响,  这才醒悟到了自己耽搁了王女进餐,连忙命厨下去准备。

        姜秀润觉得姬无疆当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臣子,  待得饭菜摆上,  吃了两口后,整个人就从容镇定许多,便笑笑道:“现在齐朝太子方用兵回京,  还要举行大婚迎娶杨氏女,更要应付这次战后的兵权之争,一时也管顾不到这里。倒莫不如专注于波国内务才好。”

        姬无疆原是不知姜秀润与凤离梧的爱恨,可是现在看着姜秀润腹内怀有大齐殿下的孩子依然要远走,倒是有些同情凤离梧。

        天下美艳的女子甚多,  可是如姜姬这般美貌而又睿智豁达的,却不多见。

        姬无疆不知太子殿下的心思现下如何,  可是他将心比心,只觉得任何一个男人痛失如姜姬这般女子,心下恐怕都要被闪一下,  就算是迎娶了新妇,  恐怕也难忘旧人啊。

        姬无疆不及再细想下去,  毕竟就如姜秀润所言,  波国的内务的确是有些焦头烂额。

        姬无疆想了想道:“我先前已经与老臣们商议,让王子姜之入朝协理政务,  不知大王子可做好了准备?”

        其实姬无疆最属意的是姜秀润入朝协政。但此事不可一蹴而就,  毕竟圣女主政的时代早已经远去,而且姜秀润之前给老臣们的印象,  就是个爱哭泣的小王女,难以服众。而且现在姜秀润又怀了身孕,根本没有精力处理政务的繁复。

        倒不如由姜之维持表面上的局势。

        可是姜秀润却不同意。波国是个多么深的坑,她又不是不知!随时都有被梁国灭绝的危险,兄长姜之在洛安城里虽然历练得开明了些,但骨子里有许多东西是不易改变的,她不想让哥哥干政,被拖进波国的粪坑里,最后再次以身殉国。

        是以当姬无疆提出的姜之摄政时,姜秀润一口反对。

        只让姬无疆在朝堂提议兴学,在波国设立学堂书院,不分尊卑,以才学定论,广纳波国寒门子弟,由兄长出入书院的主事,教授弟子。

        波国是注定无望的,姜秀润并没有奢望它最后成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地,不过是替她与兄长摆脱质子身份的跳板罢了。

        待得时机合适,凤离梧也大度地表示放过她之后,她便要带着兄长嫂子远走。是以姬无疆随后之言,并未上心。

        姬无疆似乎也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沉默了一会,便邀约王女第二日去走访河田。

        波国虽然国小,但因为在这偏荒之地占据了狭长沃土而变得富庶殷实,加之往来通商,诸国客商不断,城邑富饶。

        起码在姜秀润的眼里,波国的百姓是不愁吃喝的。

        可是当出了仰城,来到乡间时,却看见往来的百姓在日渐寒冷的冬日里只着单衣蔽体,甚至有些人是光着膀子披着蓑衣。

        那种贫苦的气味,隔着马车都能嗅闻得到。

        姜秀润看着路边用木盆盛装的婴孩——这是生出孩子的人家养不起,拿到路边来卖的,可是大多数是卖不出去的,最后连木盆带孩子扔入河中了事……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在姜秀润的记忆里,她也曾跟随母后一起探访民间,那时的波国乡间,到处都是殷实,民众安居乐业的景象。

        也许是看出了姜秀润的差异,姬无疆在一旁道:“国君姜甚为注重外交,大笔的岁贡却让民众不堪重负,老波王打下的家底,这些年败得也差不多了。波国虽小,却占尽地理优势。自古以来,虽然虎狼环视却屹立不倒,也是因为国力鼎盛的缘故。可是现在百姓民不聊生,长此以往,岂不是要有亡国之忧?臣之所以热切盼望姜姬归来,便是看出您有明君之相,且在齐地为官时,施政有术,远胜诸位皇子,还望姜姬不要辜负朝中一干老臣的期望,将波国拉出泥潭。”

        姜秀润听了他的话,看着眼前卖儿卖女的凄苦景象,沉默了一会道:“可是国运的兴旺,早有定数,凭一人之力,哪里能扭转乾坤?”

        姬无疆闻声,跪伏在田间的土埂上,抱拳道:“姜姬怎么会只有一人?我等皆愿辅佐姜姬,成就波国的千秋伟业,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那日,姜秀润并未再对姬无疆说些什么,只是命浅儿将自己身边的银两散尽,周济了那些乡间卖儿卖女的人家。

        可她也知,再多的金银却不过解一时之渴,木盆里那些嗷嗷待哺的娃娃们最后会是怎样,她也不知。

        许是自己怀有身孕的缘故,姜秀润想起那蜷缩在木盆里的一个个小婴儿,竟是做了一夜的困梦。

        今世的种种,与前世已经大不相同。她深知自己重生便是改天换命之人。可是她一直以来努力追求的就是能救下自己与哥哥,难道还有余力救下已经病入膏肓的波国吗?

        那姬无疆也是个狡诈的,今日领她前往之路,竟然全是昔日母后带着她与兄长巡游过的地方。

        母后乃是老波王的王女,那时母后用绵软温柔的声音,讲述着波国祖先跋山涉水来到此地的种种事迹,充满着无比的骄傲。

        在半梦半醒间,姜秀润似乎又听到母亲搂着她说:“我的小秀润,你的名字若是用波国祖先的母语来说,便是秀若儿,是奇迹之意,你是上苍赐给波国的奇迹……”

        醒来之后,姜秀润躺在床上良久,她知道母后当年取名的用意,不过是因为母后在怀着自己六个月时,曾经被那时还是姬妾的申后陷害,差点流产,好不容易才安胎生产下来。

        而细想自己的两世,可不是处处都是让人意想不到的转折奇迹吗?

        她为兄长安置的书院并不在仰城,而是在交通便利的畈郡,此处不光是方便嫂嫂稳娘做生意,若是朝政生变,她安排下的人手也更为方便地转移兄嫂一家。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既然回转了母国,她倒要看看自己能否不辜负自己的名姓,为波国也改运续命。

        她的父王耽于美色酒肉,已经久不理朝政了,之前的政务皆由申家人把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如今申雍和申思文一起殒命,申家如今是申雍的弟弟申华弟承兄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申华的性情倒是与申雍颇为肖似,皆是贪得无厌之辈。

        不过申华老早之前就垂涎波国大王女姜秀润的美色,可惜当初嫡姐申后坚持要将她与哥哥送去齐朝,倒是让他痛失佳人。

        而如今,眼看着姜秀润回归了波国,申华便动了心思,想要将姜秀润纳入府中,他也好与国君亲上加亲。

        左右自己的年轻貌美的女儿已经被姑姑申后送到宫里,为她固宠去了,自己再娶一个王室的女儿才算是礼尚往来。

        可是这话头,跟申后提了提后,申后一旁来探望母亲的瑶姬便尖着嗓儿道:“那等子被齐朝太子玩剩下的烂货,你也不嫌脏!”

        申后也觉得自己这个庶出的弟弟馋涎美色的面相难看。若不是申家暂时无可用之人,说什么也轮不到这等货色暂时顶替将军的从缺。

        可是申华却不以为意,语带玄机道:“瑶姬这话可就不对了,你可是知道我从来不在意女儿家的清白的,吃人家剩下的,又不是头一遭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瑶姬入了申家顶了大夫人的名头,将来她的儿子也要继承申家的家业。申华虽然是代为掌管,可是心内到底是不忿。

        这新寡的侄媳妇也是个不安分的,年纪轻轻,又在齐朝被软禁空旷了那么久,二人一早便眉来眼去了。

        眼下姜秀瑶的话明显是带着醋意,申华自然是语带玄机地顶了回去。

        申后懒得管申家后宅里的鏖糟事情,对于女儿的消遣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虽然并不在意姜秀润,一直当她还是那个爱哭的小姑娘,可是眼下的局势,戎国一直对波国虎视眈眈。

        而姜秀润那般的美貌倒是不能浪费了,与其嫁给申华成为一个玩物,倒不如和亲戎国,嫁给那戎王为波国赢得喘息的机会。

        所以,申华再提及要纳娶姜秀润时,便被申后一口回绝。

        她申家的富贵与波国国运相连,听闻这姜姬当初可是能迷住那不亲女色,冷冰冷的齐朝太子殿下,可见是个床上功夫了得的狐媚。

        既然如此,倒不如送到戎国去,看看能否给波国带来一些机会。

        当申后将这意思禀明给国君姜时,国君姜正在跟新纳的妃子——申后芳华正茂的侄女儿申娃儿一起沐浴。

        申后改了以前善妒的性情,竟然主动将貌美的侄女送来为妃,大大取悦了国君姜,便大手一挥,道:“王女婚嫁之事,原本就是你这个当母后的要操劳的,若是戎王肯和亲,再好不过,你尽是去安排着吧……嗯哟,我的乖乖申娃儿,这小嘴竟然这般的油滑,再这般一个……”

        接下来,那水雾重重的幔帐后便是不堪入目的男女之声了。

        申后强忍着满腔的妒意,走出了国君姜的寝宫。

        如今她妒忌不得,国君迷恋申娃儿最好,总好过宠幸姬无疆送入宫里的狐媚。只要她处置了戎国之争,争取朝中老臣们的支持,那么申家就会屹立不倒,到时候,她总有法子将小儿子赎回,继承王位。

        等她成为了太后,姬无疆、姜之之流,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当申后宣请王女姜秀润入宫的诏书下达时,姜秀润也正好收到远方的信笺一封。

        展开信笺,偌大的绢布上却只有干巴巴的一行苍劲大字——孤不娶杨氏,既往不咎,你可愿回?  

        作者有话要说:  喵~~~~~~~好大度的凤梨  

  http://www.lewen0.com/0/8/50567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