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127章 第 127 章

第127章 第 127 章

        申后一听,  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个姬无疆,当初不是随了盛叶将军远离王庭了吗?这次回来却不知为何,  处处与她和申家作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一早是没有察觉,  可待发现时,姬无疆已经在国君的身边安插了两个苏妲己,而他姬无疆就是个活脱的费仲佞臣,  变着法儿想要废掉她的这个王后呢!

        原先申后是想不透,如今先王后留下的王子王女住进了姬无疆新修的宅院里,申后这才恍然大悟——姬无疆不光是要做费仲,还想做姜尚辅佐新君呢!

        怪不得殚精竭虑地将姜之接回波国,这是妄想着让大王子继承国君之位啊!

        亏得他想得出?姜之从小才学平平,  为人木讷愚孝,就是个顶老实的蠢才!哪里及得上她的儿子?

        可恨波王听信了谗言,  居然用自己的小儿子换回了姜之那个蠢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姬无疆这是看准了姜之好拿捏,便要扶正他,好把持波国朝政吗?

        想到这,  申后努力压抑住满腔怒火。

        当年她能巧用心思,  斗倒了先王后,  现在也能想法子斗倒姬无疆,  除掉姜之那等子蠢货!

        波国这边,兄妹初归,  掀起了一番风浪。

        而大齐洛安城的太子府里……只能说是被龙卷飓风席卷过一番的狼藉。

        凤离梧率领着开拔到三郡的将士与北胡叛军日夜鏖战,  歼灭大半时,凤舞却在背后截胡,  又私下里与北胡单于定下盟书,收回三郡。

        这简直气炸了凤离梧手下的一众虎将,一个个在军帐里是嗷嗷骂娘。

        就在这时,凤离梧接到管事的密信,字都认识,可他反复看了足有五遍,才算是看明白了管事的意思——姜氏兄妹奉了帝诏得以回国了!

        凤离梧的第一直觉便是此乃端庆帝的奸计。波国对于姜秀润来说是何等的虎狼之穴,若是没有人逼迫着她,她怎么会甘心折返?

        而且她是他的侧妃,就算是父皇母后怎么敢不经过他的同意,就遣散了他的侧妃!

        当下他不再耽搁,也懒得理会凤舞抢先指派军队,抢占三郡的事宜,便是日夜兼程,快马赶回都城,要请父王收回成命。

        而另一反面,他联络了跟踪姜秀润的密探,不要让姜氏兄妹再前行,一定要拦住车马。

        可惜当他接到信时,姜秀润已经入了波国的边境,就算他赶回京城也是枉然。

        当凤离梧站在王府内,看着姜秀润空荡荡的房间时,面如凝霜,只冲着身后跪伏在地的管事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给孤仔仔细细的道来!”

        若说在回京之前,他还认为姜秀润是受了帝后二人的欺辱,被人迫着出京。

        现如今听了管事的叙述,加上这些时日暗探私下查访后的回报,都让他确认这一出好戏都是他那位勤于读书好捧马屁的少傅所炮制出来的。

        不只如此,他的少傅还一手葬送了他筹谋多时,苦心孤诣才准备好的平北胡战略和本该入手的三郡。

        想明白了这一点,若是姜秀润就在眼前的,凤离梧觉得自己一定忍不住一把掐死这胆大妄为的!

        可是……她并不在他的眼前,波国质女姜秀润已经解除了试婚,撇下了侧妃的名头和他,消失得无影无终了。

        接下来,管事心惊胆寒地看到了凤离梧从来未曾在人前显示过的失控。

        昔日质子姜禾润的房间,被狂躁的猛兽砸摔得稀巴烂。那昔日缠绵悱恻,直叫人舍不得起身的软塌也被掀翻,砸出了大坑。

        当房间被砸成了碎屑后,凤离梧狰狞着眼儿问管事:“她可曾给你留下了什么话?”

        管事便抖着手将姜秀润留下的木雕盒子递呈给了太子:“侧妃临走时,说是赶不上太子大婚,便留下了这个盒子,说是给殿下作贺礼……”

        凤离梧死盯了那木盒半晌,终于伸手掀开了盖子。

        那盖子里是一叠厚厚的卷宗,凤离梧面上又恢复了严寒,眼中带着冷意,嘿嘿冷笑了两声,心道:难道是嫌着三郡的祸害不够,还要再给他留下什么“惊喜”?

        事到如今,算是他看走了眼,疼错了人,就算她再做出什么狼心狗肺的举动,也不会让他有什么意料之外了!

        可就算如此,他还是紧咬牙关,拿起最上面的一份卷宗。

        原来这是农司水利的卷宗,上面写得密密麻麻,字迹娟秀而有力,明显皆是出自姜秀润的手笔。

        卷宗上详细写明了水利工程的开建过程和诸多细节,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若是出了问题又当由何入手等等。

        除了细密的文字,卷宗上还有许多画图。画图上皆用细小的文字标注了位置,尺寸,作用等等。有了这样一份细节完备的卷宗,便可大略掌握住整个工程了,哪怕数十上百年后,工程需要修补甚至重建时,只要比照卷宗就能轻易修补改建或者增建起来。

        凤离梧眉头轻皱,又拿起几份卷宗,发现内容大同小异,皆是农司已经完工和将要兴建的各项大型工程,而每处细节都是完备无比。

        只看这卷宗,便知姜秀润为了兴建这些工程耗费了多少心血。而因为绢布的大小限制,文字细密无比,个个宛如苍蝇大小,便是让人誊写一份怕是也要耗时许久。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不知姜秀润何时不声不响地就准备好这许多卷宗。凤离梧估算了一下,就按这许多文字来说,若是从自己出兵北胡后算起,姜秀润怕是日日要写到丑时才能完成这些卷宗。

        也不知为何,看着这些娟秀的小字,似乎听见她平缓若涓涓细流的声音,便是在无数的日夜,陪伴在他的耳旁……

        狂躁的心,竟然不知不觉地平缓了下来,凤离梧便是坐在一片的狼藉里,一卷卷地细看……直到看到最后一卷,那一卷倒没有水利工程的图纸,只是她写给他的一段话:

        胡人狼性,逐草而居,风俗习性大异中原,非数十年教化而不能易矣。三郡胡人多,齐人少,数年内必有反复,君之一代,恐不能平,不必执着于此。若想彻底平定三郡,恐需数代子辈方有成就。不若固守中原水土,以不变应万变……君之大婚,妾不能亲手奉上,惟愿中土风调雨顺,君与新妃百年好合,地久天长……

        管事在殿下看卷宗时,便退出了屋外,一直默默候着,静等着太子殿下看完书信后再一次的暴怒雷霆。

        可是等了许久,屋内却是响起一阵低笑,只是那笑似暗夜枭鸣,透着无尽的阴翳邪气。

        凤离梧在一片狼藉里,缓缓地站了起来——公子小姜,左右逢源,果真是有一套!你这是给孤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不成?那且猜猜,孤会怎么报答你这一腔的赤胆忠诚?

        姜秀润,你给我等着!”

        远在波国的姜秀润此时倒像是被人念叨似的,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只用绢帕掩了鼻子,指着花瓶子里的花儿道:“浅儿,将这花移走,没得熏人!”

        正在向她禀明大齐政局近况的姬无疆倒是有眼色的,不待浅儿过来,便率先将那花瓶移到了书房的门外,又挽起宽袖替倒卧在软席上的姜秀润倒了一杯热热的麦茶。

        姜秀润出神地看着那杯茶,突然幽幽地长叹了一口气。

        姬无疆在一旁抬眼看着她的神色。

        美人如画,换回了波国特有的长裙短衫的王女,更显风姿妖娆,也是天生丽质,被晒黑的肌肤,没几天的功夫就将养了回来,若羊脂美玉一般迷人。

        只是姬无疆觉察到王女似乎是萎靡困顿,又透着苦恼的样子,便细心地说道:“王女当您在洛安城里时,便因赶着标注农司卷宗而总是熬夜,如今且要好好休息。这等子大齐之事容后再听也不迟。”

        姜秀润摇了摇头,道:“波国势弱,齐国势大。齐国之举动必然影响到我波国,所以齐国之事也便是我波国之事。尤其现在非常之时,更是不能不注意齐国之行事,你且说,我听着就是了……”

        可是说到一半,姜姬似乎又在走神,再次长叹了一口气。

        姬无疆很是明白姜秀润的心思。无论如何王女离开齐国之事算是大大地摆了齐国太子凤离梧一道,更是将他势在必得的北胡三郡拱手让给了他的政敌二皇子凤舞。

        王女在离开齐国前尽心著好了农司卷宗,无非是希望能够安抚一二。

        但是这等子仇怨已经结下,实在不知凤离梧会做出何等举动。

        莫说是曾经身为凤离梧侧妃的姜秀润,就是姬无疆自己也是心内忐忑,生怕凤离梧脑子发热,恼怒之下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是以,他撒下的暗探紧紧盯着齐国,尤其是凤离梧的一举一动。

        不过姜秀润的烦心事倒是与姬无疆不甚相同。

        离开洛安城的那一刻,她便立意不再想大齐的是是非非。

        如今最让她烦恼的是,明明午饭的时候吃了厨下烧的大鱼头,还蘸着鱼汁儿食了两张饼,饭后还吃了一碗的蜜酿李子,怎么睡了一觉起来,就又饿了呢?

        这听着复杂纷乱的国事,却静不下心,满心想着羊肉夹饼,蟹黄蒸糕的烦扰,有谁能懂?  

        作者有话要说:  狂仔对男人最不能容人的事情就是,点外卖的时候特意强调不要给他带份,他不饿。结果外卖来了,盒子都没开,淌着哈喇子在旁边等着,还直喊:点了这么多,你能吃完吗?

        狂仔想说:老子能吃完,谁来帮忙就跟谁急!!!!!!!  

  http://www.lewen0.com/0/8/50561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