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123章 第 123 章

第123章 第 123 章

        从朝堂出来的时候,  姜秀润倒是抽空跟浅儿说起了窦思武的英武壮举。@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浅儿听得直翻白眼,可是脸上却忍不住带了笑意出来,  看那情形,  倒不像全没有情谊的样子。

        姜秀润趁此打趣浅儿,问她是不是心疼了。

        浅儿摇了摇头,自我解嘲道:“那等随便要人看的,  我才不要,不过他能抵住父母,倒是叫人佩服。要知道王侯子弟姻缘向来不由人,就连太子也不能随了自己心意,弄得自己的府宅里到处的花红柳绿,  平白叫您受了委屈……”

        说到最后,浅儿自知失言,  便急急住了嘴。

        姜秀润在浅儿面前不必装假,倒是收敛了笑意,接着复又笑道:“嫁入他府门的是姜秀瑶,  并非姜秀润。而且我俩又无花前月下之盟,  算不得什么失约。何况他是太子,  将来的大气国君,  怎么可能如庄户人家的夫妻那般一生一世,一对一双?”

        浅儿也是个豁达能想开的,  自己的小主子长得肤白貌美,  又是波国的王女,出身显贵,  若是能回波国,哪里会是能愁嫁的?

        嫁给大齐的太子殿下听着虽好,可空有堆成山的荣华,人的肚子有限,到底每顿也不过食一碗的干饭而已,要那么多的富贵有何用?

        还不如能嫁给个自己做得了主的夫君,死心塌地跟自己过日子才好……那窦思武其实也是个好样的,就是出身太不好了,竟是王侯家的子弟,没有庄户人家出来的踏实,跟出身卑微的她到底不是一路的。

        摇曳的马车摇晃着主仆二人,各自想着自己的一份心事……

        第二日,姜秀润开始回府处理堆积如山的公务。

        汉阳河渠工事的顺利,算是让农司上下彻底折服于这位年纪不大的主司。那水工司的孟宪原本是想要看看姜秀润的笑话,没想到她还真不声不响地将这瓷器活给包揽下来了。

        如今朝廷用兵,正缺钱的时候,那水工司也实在刮不到油水,便想着将自己的余下的工事也推给农司。

        可惜如今姜秀润眼里不揉沙子,都懒得跟水工司到皇帝面前打官司。

        她吩咐了属下,将水工司包揽工程的对账簿贴在了农司的大门口。

        水工司有来送差事递文书的,总有几名壮汉守在府衙门口不让进,给水工司的官吏各自发一副算盘,谁能把水工司的一笔笔糊涂帐算明白了,才能进去递文书。

        可怜那些个跑腿的小吏哪里能抹平孟宪贪墨下来的大窟窿?只在瑟瑟秋风里冻得手指头冰凉,拨拉着算盘。

        这巷子里三司五衙比邻,来往的各司官员不断,水工司不要脸贪墨了金后,将烂摊子甩给农司的事情很快便成了满朝皆知的笑话。

        甚至公侯们路过农司时,都要特意掀开帘子看看今日又是几个倒霉蛋在农司门前拢账。

        没过几日,连皇帝都知道了,只觉得孟宪当真是糊涂,连体面也不要了,敲打了孟家的族长。孟家族长出了王宫连夜将孟宪叫过去一顿申斥,叫他莫要再厚着脸皮死赖着农司。

        那个姜禾润可不是先前那位主司,那小子从太子府里出来的,满肚子的鬼门道,撕破脸儿也有太子兜着,跟他明着较劲,哪里有好果子吃?

        孟宪被孟家族长骂得服服帖帖,可心里憋气浑身难受,据说府里又有几房侍妾糟了殃。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农司的府衙门前总算是清净了,但兵司的门前开始了车水马龙。

        应援北胡的事情也定下了。那日朝堂的争议,很快就定下了结论,三地自古当是中原故土,若不收回,史书上的记载会被后世千秋唾弃。

        像端庆帝这样好大喜功的人怎么可能放过这名垂青史的机会?

        只是跟前世不同,皇帝不再极力怂恿着凤离梧前往,而是属意凤舞挂帅,争取一战成名。

        姜秀润听说两位皇子争得就差在朝堂上赤膊打一架了,心里也是惊诧。

        但是细细一想,为何与前世不同,立刻就想明白了。

        毕竟前世的大齐连番作战,前往北胡胜算未定。而且那时的凤离梧身体虚弱,就算立下军功,也未见得能接住这功勋。

        倒不如压榨了病痨太子的最后一点价值。

        可是今世不同,大齐虽国库紧张,却实力未损。若是二皇子凤舞立下军功,势必削弱太子手里的兵权。

        姜秀润趁着凤离梧忙得不可开交时,提出能不能放了姜秀瑶回国,。

        凤离梧知道她们乃是异母姐妹,本不算亲,不禁有些诧异,深看了她一眼,问她是何意思。

        姜秀润便老实呈递了刚刚收到了波国家书。这书信是申后写给姜秀润的,信里老不客气地让姜秀润把她的亲女姜秀瑶送回来。

        凤离梧看了看,当初他扣下那大了肚子的姜秀瑶,不过是要找借口将姜秀润骗入府中。

        如今姜秀润已经是他的人了,将那姜秀瑶困在乡间也无甚作用。加之波国国王也知情,自会妥善处理,让真正的姜秀瑶改换了名头,既然如此莫不如放了她回去,于是便点头允了,并让府里的管事安排车马,安顿好姜秀瑶母子的吃喝行程,送她一路回去了。

        那姜秀瑶在临行前,非闹着要见姐姐姜秀润一面。

        姐妹一场,倒是要送行一下,姜秀润不光自己去了,还携了兄长姜之一起给这个异母的妹妹送行。

        自从姜秀润替嫁之后,真是没少照拂了这位异姓的妹妹,念在她孤身一人,异乡产子不易,衣服首饰的,也是按照四季给她准备,再委托管事送去。

        姜之本以为她是在感念姜秀润的照拂,让她在怀有身孕的情况下顺利产子才得以回国,才求着见面。

        谁知到了相送的长亭时,姜秀瑶一脸的激愤,竟然怒气冲冲过来要扇姜秀润的耳光,若不是身边的侍卫手疾眼快,她还真要得逞了。

        姜之被这个异母妹妹的刁蛮激出了火气,只瞪眼问:“你是疯了吗?为何话也不说,上来便打人?”

        姜秀瑶当初脸颊的婴儿肥早就消失不见,这许多日子的软禁,早教她的性情大变,积存多日的愤怒终于能宣泄出来了:“打的便是她!竟然顶了我的名字,嫁给了大齐的皇储,安享着本该是我的荣华富贵,却让我困守在穷乡屋宅里!”

        原来她在波国王庭里娇宠惯了,哪里受得了被软禁的苦楚?

        当初凤离梧将她送来时,她便知姜秀润顶替了她,心内就此撂下了心结。可是一直苦于见不到人,心里便演绎了一出自己受尽了委屈的大戏。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之听了这荒诞不经的话,惊讶地瞪大了眼,一向斯文有礼的青年,都忍不住想要冒粗话骂人:“那大齐的王储是乡野里娶不到婆娘的汉子吗?明知道你背地里偷人驿馆产子却肯娶你入门?当初要不是秀润为你遮丑,你便丢尽了我波国的脸面,被人杖毙在王庭之上!”

        话说得通透,可他不知这世间有那不想讲理的人。

        姜秀瑶便是如此,只活在自己的天地里,她受的委屈便叫天大的委屈,别人承受了委屈则是应当应分。她义愤填膺地骂了别人是别人活该,可若别人因此反驳了自己,便是不知趣不受教。

        因此听了姜之说起自己的丑事,又气愤得红眼道:“你们身为我的兄长姐姐,眼看着我有了麻烦,不知替我遮掩,却盘算着趁着我落难,算计了我的好处。王庭里未嫁女偷生孩子的又不是只我一个!当初我怀了孩子的流言已经传出去了,那太子不也认了,纳娶了‘姜秀瑶’的名声?可见太子并不介怀……”

        说到这,她反手一指将姜秀润:“反而是你这个狐媚,偷偷使了什么伎俩,撺掇着太子李代桃僵!”

        说道这里,姜之只气得浑身哆嗦,直冲过去挥手给了她一巴掌道:“若论起狐媚,哪个有你们母女这般的不要脸!你母亲当年魅惑我父王,害惨了我的母后!而你不修德行,差点闯下滔天的祸事却还要诬赖别人?现在赶紧带着你的孽种滚回波国去!看看哪个男人贪慕了富贵,娶了你这等子霉相的女子!”

        姜秀润在一旁静听着。前世里的大哥始终不成说过申后的重话,倒是遵守那些腐朽的礼教。恪尽孝道,拿了申后这个继母当母亲一般敬爱。

        可是今日姜之当着这异母的妹妹大骂申后是狐媚,也算是撕破了母子温情脉脉的面纱。

        哥哥总要在洛安城里历练出来,才好回到波国。若是如前世一样迂腐,岂不是要受了申后的摆布?

        至于这个姜秀瑶,她自己种下的果子,还要她自己来吞!

        姜秀润想起了姬无疆给他的密信。申后之所以让姜秀润相助,把姜秀瑶送回国去,可不是什么母女情长。

        而是她急着想要姜秀瑶带着孩子回去,确立他为申家嫡子!

        因为申雍连同他的独子申思文在波国边境巡查时,与微服的梁国公子刘佩起了口角,双方侍卫动手,申雍父子被刘佩的手下长刀刺中,一命呜呼了!

        为了申家留后,申后决定委屈了女儿,让她化名为申家的远方表妹,与申思文的棺椁拜堂,捧着灵牌成为申家的望门寡,好让她的孩子认祖归宗,撑起申家的门面。

        作者有话要说:  喵~~~重生后的多米诺骨牌开始了,凤离梧表示,孤绝不是最后被压倒的那张牌~~  

  http://www.lewen0.com/0/8/50432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