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93章 第 93 章

第93章 第 93 章

        凤舞心里这么一迟疑,  立刻想到了影女若是失败,凤离梧会不会躲在暗处诈着自己?

        他的少年时光可以说是人生顺遂,  没想到在最得意时,  被自己那个闷嘴葫芦样的大哥给掀翻落入了尘埃。

        当时他的母妃被杀,凤离梧去他被囚禁之处看他,他流涕痛骂着那个冷冰冰的皇兄。可是凤离梧却像看垂死的狗那般看着他,  然后道:“废物,除了依靠你那骄横跋扈的母妃,你还有什么本事立在这宫廷之中?”

        随后皇兄又说了什么,凤舞大约都记不得了。唯有这句话,却是至死难忘。

        从小被父王和太傅夸赞到大的凤舞,  第一次被人踩在脚下骂成废物。

        这是凤舞致死都难以磨灭的耻辱。

        当初定下了刺杀凤离梧的计划,若说有什么遗憾,  就是不能亲眼看到凤离梧被打回原形,重新跌落在他脚边的可怜模样。

        如今他疑心凤离梧还活着,心内倒是有些快慰——他这辈子的致死宿敌,  总不能让他这般痛快死去了。

        活着也好,  就是要在他的面前,  将他珍视的一切,  都一样一样的夺走……这么想定,凤舞拨动着自己手上的一枚宽戒,  思度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再说姜秀润,  与凤离梧缠绵了一夜,第二日在一阵鸟儿婉转的鸣叫声里勉强睁开了眼。

        当初为了下河捞人方便,  凤离梧将营地安扎在了河边高处的树丛里,是以天色微亮,黄莺便在婉转低唱。

        姜秀润从凤离梧的怀里翻了出来,刚要舒展腰身,却又被他捉了回去,禁锢着腰身道:“去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秀润在他的怀里蹭了蹭,闷声道:“衣服都叫你扯破了,光着身子还能去哪?”

        凤离梧冷哼了一声,她的那身衣服都是从凤舞的贼窟里穿出来的,带着一股子臭味,自然不能留。

        于是他起身,先从帐篷的衣箱子里掏出自己的衣服给她穿。

        既然已经找寻到姜秀润,凤离梧自然不必再在这停留,只出营叫来侍卫准备拔营起寨回归齐地。

        姜秀润弄不好头发,便想着寻侍卫去看看,将浅儿找回来。结果一探头出帐篷,正看见浅儿管火头要热水喝呢。

        她连忙招手,让浅儿入了帐篷。

        当浅儿进来时,姜秀润不由得上下打量浅儿看看有无布扣搭错的样子。这上下验看,似乎没有不妥,便放下心来。

        小主子贼溜溜的眼儿,让浅儿看不下去了,拿着梳子将姜秀润的身子扳正了开始给她梳头。

        姜秀润忍了又忍,还是忍耐不住好奇心道:“昨日窦思武开口向你求亲,最后你可答应了?”

        浅儿的嘴紧紧地一抿,硬气道:“我早下了决心,一辈子都不嫁人,小主子莫拿我开玩笑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秀润却觉得窦思武难得真心,为何要拒?

        可她再要开口,浅儿却抢先开口道:“窦思武本就不是适合读书的料。可是他的父亲却执意要将他送到沐风先生的门下,可见对他的这个儿子是给予了无尽期望的,前程如此,那婚事就更马虎不得。可不是让他混吃等死,再娶个丑婢入门!他开口说娶我,那不过是一时鬼撞了墙,不知搭错了哪一根脑弦。我好好的,又没有昏头,干嘛要跟他一起闹?  ”

        浅儿的这番话,其实说得句句在理。别看白浅没有读过书,可是这些高门大户的想法,却是看得明白。

        姜秀润侧脸看她的浅儿,越看越是聪明睿智,文武全才的振国女将军,也难怪能把窦思武迷得神魂颠倒。若她也是男人,一定将浅儿娶了,做自己的妻子。

        那窦家还敢嫌弃浅儿?可知以后若是等浅儿发达了再娶,能不能轮得上他家还不一定呢!

        浅儿正给篦子抹头油,一抬头便看见小主子色眯眯地看自己,那眼神跟窦思武那愣头青倒有几分相似。

        她不由得警惕地向后撤了撤,又郑重道:“主子,以后咱们别提这事儿了成吗”

        姜秀润心知这男女之事不可强求,只点了头,便转回头发呆,倒是很用力去想上辈子白浅成名后的婚姻大事。

        好像那时向白将军提亲的倒是很多,也不乏落魄大家的俊秀子弟,指望着用男色相诱,给自己的家族换回个能支撑得起门楣的女将军。

        可惜白浅眼高于顶,半个都没看上,还惹得秦诏在人后奚落她不知好歹,若不是走了狗屎运建了军功,哪个男人会看上她这种丑女。

        而白浅与窦思武前世里,乃是个各司其主的死对头。倒是没听说两个人有眉来眼去的香艳事情发生。

        想到这,姜秀润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心里再次懊悔当初为何要将白浅买回来,生生阻了她的晋升之路。

        如今这浅儿梳头的功力倒是见长,可是却没有半点护国女将军的苗头,真是将姜秀润心内生火,着实郁闷于心。

        待得浅儿几下子替姜秀润梳好了发髻戴了银冠后,姜秀润便又不死心地劝勉侍女道:“既然觉得自己的出身被人嫌弃,就要有些要强的心思,前些日子的兵书看了吗?可背会了?我明日再跟太子要些,”

        浅儿听了头大,觉得这事也要跟小主子理顺清楚,便道:“您若是嫌弃奴婢短了学识,放在您身边被人笑话,那便把奴婢放到府里做个粗使的丫鬟,却莫要逼迫奴婢背兵书。奴婢觉得就算被凤舞那厮灌了麻药,不得动弹,躺在床上瞪眼放挺儿,也比背劳甚子的兵书要舒坦。您若再要给我兵书看,奴婢便去寻些效果好的麻药给自己灌上,躺在床上摊上一日什么也不做就是了。”

        姜秀润看浅儿那光景也不像是撒谎,竟是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心内的懊恼真是无以复加,只能恨恨地点了下她脑门,说道:“你个不思进取的,怎么如此不堪,莫非真要做一辈子丫鬟不成?”

        浅儿笑道:“若是给别人做丫鬟,浅儿定然是不愿意的。但是小主子的话,做一辈子丫鬟又何妨?你若有功夫点拨我,还不如自己上进。小主子现在乃是书院的天干高第,当要好好读书,努力上进,到时也谋个一官半职,再娶上几个姬妾,到时奴婢跟着小主子也风光一把。”

        她在读兵书一道上虽无长进,但是听惯了小主子在太子面前不露痕迹的拍马捧屁,竟然也粗通皮毛,悟了些要领出来。

        方才忤逆了主子,赶紧地将马屁拍上。

        听了这话,姜秀润又是气恼又是感动,知道现在逼迫浅儿也是无用,只得暂时放弃,日后另寻他法,必要把这赫赫女将军走歪了的路给扳回来。

        主仆又说笑了一会,吃过早饭,以为就要出发返回齐地。然而等了半日营地依然不动,毫无出发的迹象。

        姜秀润有些奇怪,让浅儿出去打探一下。不久浅儿回来,说道:“太子早上得到急报,山中突然出了一批悍匪,来到齐魏边境,向当地官府索要粮食。若是官府不给,他们便要扒开堤坝,水淹下游的四郡。现在太子去处理此事,让我们先去齐地的城郡歇宿,再一同折返。”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实这地方的剿匪事务,本该由当地太守处理,只是秦诏已经返回洛安,余下的官员却是拿不定主意该剿还是如何。

        凤离梧知道消息后,在回京和留下处理堤坝上略一思索,决心先将此事解决,再返回洛安。不然太子巡查边防,前脚太子刚走,后脚就发生乡郡百姓被悍匪劫持,湮没了田园的祸事,必定被有心人大加利用,散布一些于他不利的传言。

        而那秦诏也不会再回来了。他胆敢私通凤舞,是绝对不能留的了。若是让他返京,必定留有大患。

        原来姜秀润下落不明,他不欲打草惊蛇。可是现在姜秀润已经安然无恙,就再也没有留他的必要。

        只不过他不知凤舞现在身在何处,便缓一缓处置秦诏,看能否引他出来。

        谋刺太子乃是重罪,秦家当初乃是帮他扳倒凤舞的有功之臣。而且秦家树大根深,总不能因为长了条蛀虫,便砍掉整棵大树。

        秦家的逆子悄然无声地死在路上便好,也免得玷污了秦家老爷子的一世英名。

        是以,凤离梧一早便发出密信,若是凤舞贼子在半路上再无联系秦诏的迹象,在入京前便了结了他。

        那个凤舞,倒是长了些能耐,在江湖中学了些邪门歪道。只是不知他收买的腐蚀掉的权贵子弟,除了秦诏外,还有何人。

        而他能如此隐在暗处如鱼得水,大约也是跟父王的暗中扶持脱不开干系。

        凤离梧想到这,心内又是一阵冷笑,毕竟在父王的眼中,只有凤舞才是他的贴心合意,堪为国储的好儿子。

        而自己,原是该死在冷宫发霉的孽子罢了。

        想到这,曾经的凄苦愤恨顿时溢满了胸口,凤离梧伫立在湖边,目光望向远处,眼里又是一片虚无。

        姜秀润正捧着粥来,一看殿下老毛病又犯了,只望着湖边发呆,便轻巧地将托盘放在一旁的大石头上,默默站在他的身后,看看那风景哪里好了。

        可人还没站定,就被凤离梧一把抓住了手臂道:“学的这般淘气,躲在孤的背后作甚?”

        其实姜秀润知道,他望湖发呆时,想到大都是不甚令人愉快的事情,那时的他周身都笼罩着阴郁之气。

        这几日同凤舞呆在一处,倒是被迫听了凤舞以嘲弄的语气讲述的凤离梧许多的往事。

        可是姜秀润听在耳里,凤离梧的不知时务的呆板木讷,都叫人心疼。  

  http://www.lewen0.com/0/8/4917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