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82章 第 82 章

第82章 第 82 章

        浅儿看徐应炫耀自己的筋肉,  不过觉得他甚是孩子气,又知小主人不欲与他太过牵扯,  是以打岔道:“我家小主子可不光是射艺一项,  还要参加文项的雄辩,沐风先生嘱咐了,这几日要撰写文卷给他看,  大约是没时间指点你的,莫不如寻了你的窦同窗去,让他指点一二。”

        正说着,便看见窦思武立在那不动,于是便朝着窦思武努了努下巴。

        却惹来窦思武狠狠的一瞪。

        浅儿觉得他大约是因为之前不让用那马车内恭桶的缘故。竟然还在记着仇,  可真不想平日的爽利,于是干脆也不看他。

        待得一行人入了客栈借来的后院时,  沐风先生已经给同窗们坐在一张席上分发这几日对战的时辰点录。@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老先生一脸兴奋,据说几个参赛的学院中涌现了不少的出色弟子,沐风先生想到自己的门生能在其中磨练提升,  便觉得不虚此行,  没有白白受了舟车劳顿之苦。

        大多数的书院关于武科都是装点门面的,  是以沐风先生也安慰了窦思武、姜秀润,  以及充数的徐应不必太过紧张,只要别到时候脱靶,  或者从马背上掉下来,  就是给书院长脸。

        窦思武听得都脸儿绿,直问这等诸国闻名的赛事,  怎么还有赛马掉下来的?

        一旁知道书会往年趣闻的同窗顿时眉飞色舞地炫耀道:“还不少呢,听说有个书院收录的都是寒门弟子,实在雇佣不到替赛的武夫,又碍于报名不可短板缺项的规定,那参赛的学子是年年从马背上颠落下来。其实这是何必呢?那汤药费不见得比雇佣武夫的钱省啊!”

        窦思武的脸彻底黑了。他当初是抱着参加书会,与那些顶级的高手切磋的壮志雄心。结果才知道,自己要跟一群可能连驴都没骑过的软脚书生们比试,当真是扫兴!

        姜秀润倒是没有窦思武扬名立万的心思。

        她当初听了姬无疆之言,顿解了被波国来人拆穿的疑虑,可以放心大胆地来这等诸国云集的场合了。

        加之凤离梧的后宅实在不耐人呆着,便是出来散散心,顺便活络下思绪,看看日后带着兄嫂体面脱身的好时机。

        更重要的是,免了凤离梧的日日纠缠。太子府里环肥燕瘦,佳人众多,可是凤离梧无心品尝,都是因为还没有腻歪自己的缘故。

        但男女相处贵在朝夕相处,日久生情。若是她总在府里,也不好冷却了太子的热乎劲儿。

        而现在她出门了,等回去时,照着先生游山玩水啃甘蔗的劲头,少不得回去时还得绕路前行。也是希望着府里的佳丽们都是有上进心的,争一口气,那时太子的公干也差不多完了,该归府休息,希望她们趁机一朝得宠,自己便可以从容安排接下来的事了。

        依着她对太子的了解,虽然殿下平日里过日子吝啬了些,太总体应该不是一朝失了情爱便脸酸之人。到时候她趁机借口提出,要送兄长回国争储,依着两人的私交,他大约都是会同意的。

        到时候,波国的申后自然也会阻止他们回国,便可顺水推舟,借口逃避申后的追杀,去诸国周游逍遥快活去了。

        依着她看,魏国就是不错的归隐之地,山清水秀,国君重文,而且与大齐交好,有无随时被他国吞并之险。

        这般琢磨着,比赛的胜负就无足轻重了,反正她是解了波国的后顾之忧,又能出来散心解闷,再结识些当世的大贤能人,便不虚此行了。

        不过,她倒是没有想到趁机逃走一类的。当初沐风先生挑选随行弟子时,原本是有姜之的。可是凤离梧偏偏阻了姜之离京一同前往,大约也是忌惮他们兄妹一起逃跑吧?

        姜秀润自嘲地一笑,便领了时辰点录,安排自己接下来的赛事行程去了。

        今年的墨林书会因为有了魏国的大力支持,召开得很是隆重,那高台也搭建在青山绿水间。

        此时初秋,白日的温度正好,让人心情舒爽不骄不躁。

        首先的是“骑”着一项。他们洛安书院因为参加的学子众多,按照配额两人入赛,除了窦思武外,还有同院的同窗一起参加。

        姜秀润不用参加的,自然是坐在高席上看热闹。可是当她看见对面高席上的人时,便有些笑不出来了。

        原来那坐在观战的魏国储君身旁之人,正是梁国的公子刘佩。

        看来刘佩的伤势恢复得不错,坐在观礼席上正跟魏国的国储笑语寒暄。而她的亲亲父王应该也是跟魏国打过了招呼,正跟着申将军一起,坐在观礼席上,缝插针寻机跟魏国的国储搭话呢。

        不过梁国此时国运不明,国君姜也懒得拍刘佩的马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前世里的父子情深,此时倒是没有上演。

        姜秀润一皱眉头,忽然想到出京时听到的传闻。

        听说梁国找了魏国国君说和,想要与大齐重归旧好,化干戈为玉帛。而刘佩此来大约就是为了这事儿吧。

        就在她思索之际,那刘佩突然抬眼,有意无意地朝着她这边瞟了一眼,那一眼似乎大有深意,竟然冲着她眨了眨眼。

        不知道的,看见这光景还会以为是老友相逢,亲昵得很!

        姜秀润移开眼,不去看他,只专注地看着下面的马道。

        此时窦思武已经准备就绪,为了这场赛事,窦思武可以说是倾囊准备,特意花重金买来名马,马鞍辔头看着就威武肃杀。

        待得骑上马背时,威风凛凛,还真有些小将军的气势,惹来人们纷纷侧目。

        而其他各地书院的参赛学子们也纷纷就位,只是有些人一看便是花金雇来的,满脸的横肉,江湖之气扑面而来。

        而那个年年从马背上掉落下来的书院参赛学子,最是引人注目。

        大约是被之前参赛学兄们的惨烈吓怕了,这位仁兄今年做了完全的准备。

        压箱底儿的棉被都翻出来了,厚厚披在身上,那脑袋上也缠上了裹了棉花的布条,便是慷慨赴死一般,在几位同窗的帮助,略显狼狈地翻到了马背上。

        这么一来,倒显得棉被兄身旁全副武装,披着小亮甲的窦思武太过做作。二人骑马立在一处,实在是对比鲜明,只惹得高席上人们阵阵哄堂大笑。

        此番前来观赛的魏国贵女们也是多,墨林书会才子云集,更是挑选心仪夫婿的上佳人选。那些贵女们笑起来也是矜持,只拿了扇面儿遮脸,可是那笑声却是咭咭咯咯,响成了一片。

        也难怪这“骑”一项一直没有被废除,又年年排在第一位。实在是热场的不二法宝啊。

        姜秀润的脸有点黑,不敢想象到了“射”那一项又该是怎样滑稽的场面。

        就在这时,随着一阵竹哨声响,比赛开始了。

        窦思武一马当先,松开缰绳奔了出去。

        可是在他身旁的那个书生的马,却被窦思武的马惊吓到了,竟然一撩马蹄子,就要将背上的人掀翻在地。

        就在看热闹的众人等待的那棉被人掉地的时候。已经冲出去的窦思武却勒住马绳回身一扬马鞭子,竟是缠住了那人的腰,生生又将他拽回到了马背上。

        只是这样一来,窦思武的优势便被其他人赶超了。

        窦小英雄不慌不忙,稳住了那位仁兄后,立刻策马扬鞭奋力追赶了起来。

        观战席上静默了一下,毕竟被人喜闻乐见的坠马戏份,却被人生生给搅黄了,众人一时也说不上心里是失望还是什么。

        最后是沐风先生率先在诸国大儒齐坐的主席上起身,翘着长胡子为自己的弟子高喝:“孺子君子也!”

        这时众人才纷纷醒腔,纷纷高呼喝彩,赞叹洛安书院学子的高风亮节,君子风范。

        就在这时,窦思武已经反冲了上来,再次马头占据第一位,并开始不断领先,接下啦的比试结果,已经毫无悬念了。

        姜秀润也在一旁,含笑为自己的同窗鼓掌。这场“骑”赛,虽然没有强劲的敌手,可是窦同窗赢得实在是漂亮,为洛安书院挣得了好名头。

        当窦思武从马背上下来时,那贵女席上的芳香扑鼻的鲜花,也纷纷投掷过来,不一会竟然在他脚下堆成了小山。

        跟着姜秀润一起迎上去的同窗们都羡慕极了,纷纷低声道此番窦同窗搞不好,能带娇妻美眷回国呢,就算是不能结成婚书,这赛事后的月伴垂柳的艳情邀约也不能少!

        魏国邻水,民风开放,魏国少女的热情更是不能抵挡。

        一群少年郎们顿时有些嫉妒,后悔着自己没有报名参加马术。

        不过跟在姜秀润身旁的浅儿却翻了翻眼白,撇嘴道:“可都是没见过市面?就这样便成了英雄?”

        那窦思武恰好听见,只心内得意非凡,趁机冲着浅儿炫耀道:“小爷就是这般可着人疼,可不是你这个粗鄙的丑丫头能惦记的!”

        姜秀润可不爱听别人消遣她的浅儿。当下眉毛一扬道:“窦同窗多虑了,我的侍女,自然是由我为她安排好归宿,天下好儿郎多着呢,浅儿可不敢高攀!”

        这不过是闲谈调侃,各自哈哈一笑就了事了。

        可是窦思武不知为何,原本得意的表情竟然一垮,看上去如丧考妣。  

  http://www.lewen0.com/0/8/48817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