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81章 第 81 章

第81章 第 81 章

        不过对于姜秀润来说,  恍如数年未见父亲,再见时,  看着他似乎富态了许多,  挨挤的眉眼竟然有些陌生。

        当然,国君姜当年能成为驸马,自然是生得好模样,  是以姜秀润的长相也是随了父母的长处。

        可是虽然肖似几分,她与父亲之情却甚是淡薄。

        国君姜不是个好夫君,将母亲利用殆尽,便喜新厌旧,更是纵容自己的宠妃在宫中骄横跋扈。

        在离开波国前,  姜秀润甚至偶感风寒食一碗参汤通气,都要跟新后报备,  却被厨下送来加了一根参须子的热水,糊弄了事。

        哥哥当时不懂事,还气呼呼地去父王那里告状,  结果第二天在请安时,  那申后便借口着大王女没了母亲,  缺少管教,  请安的姿势不对,硬是让她罚跪宫门前,  结果两个时辰后再回去时,  人已经烧得迷迷糊糊了。

        后来侍奉她的老宫女含着泪跟兄长说,以后不管怎么样再不能告申后的状了。

        他们兄妹的母后不在了,  申后就是他们的新母亲,哪有做儿女的告母亲的状。

        当时她还哭了,蜷缩在被子里用手背抹眼睛,直言身后不是她母后。

        老宫女也跟着哭,弯着腰贴着她的枕边小声道:“记住,娘不在了,那亲爹也就不是亲的了,以后你要拿父王当王,不可再任性胡闹……”

        过后不久,老宫女就害病死了。她说的那话,姜秀润也是过了好久才慢慢体会明白。

        所以,现在久别重逢,她却暗暗提醒自己,面前的是波国的国君姜,却并非她慈爱的父亲。

        是以,一对秀眉竟是连动都未动,只挥动衣袖,朝着父王施礼叫了声“父王安好”,便拱手立在一旁。

        国君姜皱眉打量他这位身着男装的女儿。

        若不是先前姬无疆向自己通禀了姜秀瑶的大胆行径,他真是不敢想象,眼前这个看起来仪态风流,眉目倨傲的少年竟是自己的女儿!

        想想自己刚刚惊悉隐情时,吓得一整宿都没有睡安稳的担惊受怕,国君姜觉得胸口一直憋闷着一股子恶气。

        现在好不容易寻到人了,只瞪眼伸手便想挥一巴掌,解一解心中的闷气。

        可是没想到,姜秀润脚下一错,竟然偏了身子,让他那一巴掌挥空,身子一趔趄差点摔倒在席上。

        幸而一旁的申雍手疾眼快,将他辅助,诚惶诚恐地道:“王,且息息怒,可莫气伤了身子!”

        国君姜稳住了身子,朝着姜秀润瞪眼:“孽障!你还敢躲!”

        一旁的浅儿一早便看见形势不对,她可是直到小主子对自己这位父王是有多么的不屑。

        眼见着小主子要吃亏哪里肯干?一早便是扯裙撇大腿,只待那波国的老胖子再伸手,就让他尝尝大脚丫子刮脸的滋味。

        一旁的申雍可是看出姜秀润身旁的丑侍女那架势不对,不过他身为武将,哪里会将个娘们放在眼里,便抢先一步,要扭住姜秀润的胳膊,替国君姜扇了这一巴掌。

        申雍心里实在恨极了这小娘们,竟是几次三番与他作对。国君得知他隐瞒了她修改国书乔扮男子的事情后,将他好一顿骂,若不是申后求情,差点吃了板子。

        浅儿架势都拉开了,还能让申雍近身?一个飞踹,便将申雍的半边牙都给踹松了,咚咚几步栽倒在地,一边捂着脸,一边一颗颗地和着血水吐牙。

        这下子,国君姜也惊得定住不动,只顶着浅儿的大脚丫子看。

        姜秀润依然立得直直的,居高临下看着她的父王,下巴微微翘起道:“我如今身为大齐储君的幕僚,出门在外与诸国王室接触,皆要录入起居引录中。以供日后太子翻阅……方才礼录起居的郎君去了贡房。请父王且等等,待他回来了,您再扇那一巴掌,好让他细细录入……哦,你一会骂人时,说得慢些,那侍卫是洛安人,对于波国的乡音听得有些吃力……”

        姜秀润说着这话时,用的都是字正腔圆的洛安口音,一下子就把一向自诩高雅的父王衬得如同刚从乡野沟壑里爬出的乡巴佬一般。@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国君姜觉得这是女儿一朝攀附了靠山,不认老子了,当真是忤逆得很!若是在波国王庭,看他不叫侍卫狠狠地抽着胆大妄为的逆女一顿!

        可是经姜秀润这么一说,他心内也是警醒。听姬无疆之言,这逆女如今可正得大齐太子的恩宠。好不容易搭上的关系,怎么能不善加利用?

        想到这,他胸口的那一口气儿倒是顷刻下去了不少,坐在席上顺了顺有些微微发喘的胸口,道:“行啦,行啦,可别端着架子叫什么起居记录了,就你那点子事儿,哪个能端到人前?平白叫你的兄长跟你的妹妹秀瑶,跟着一起受牵连!”

        说到这,国君姜总算是和缓下脸儿了,露出些笑模样道:“不过现在为父在此,总能替你拿些主意,免得你肆意妄为……就说你现在不好好地侍奉太子,跑到这里参加个什么书会?趁着那劳甚子的侍卫没来摆弄笔杆,且说说,你可在殿下面前进言,让他出兵协助,策应我们吞并戎国?”

        戎国一事,其实是在姜秀润出发前,国君姜千叮咛万嘱咐的,只说若是进宫,得了端庆帝的恩宠,赶早地提起。

        诸国盛行兼并。戎国紧邻波国,是个弹丸小国。国君姜比划着大小,觉得戎国十分合适,便一直惦记着也行那兼并之事。

        可惜空怀大志,波国比划过后才发现筋肉不够,竟被屁大的戎国打得有些找不着北。

        这下子国君姜可抹不开脸了,一心想找个强国为自己出口恶气。

        姜秀润实在不愿意跟自己这常常白日做梦的父王多言,只冷言道:“兹体事大,父王还是修国书一封,递交齐国。书会在即,孩儿还要去恩师那里聆听师训,不然师兄便要找寻过来,容得日后再与父王畅谈。”说完,也不看国君姜骤然难看的脸色,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波国虽然是小国,但国君姜在波国也是一言九鼎,哪里受过这等气,哼了一声,用手点指姜秀润,便要唤人捉住这个逆女。

        这时门帘呼的被一下挑开,一个清瘦的少年郎君冷着脸进来,手里拿着竹简和笔,冷声道:“奉齐国太子命,在下要记录少傅起居言行,供太子验看。敢问国君姜方才是举了哪知手要打少傅?”

        国君姜一滞,刚要开口,那少年郎君紧接着又问道:“适才在门外,隐约听到国君不屑少傅录入起居,又质疑少傅参加书会。这些皆我大齐太子首肯的,国君还有什么意见不成?”

        国君姜的脸色一白,干笑了两声,才道:“孤与爱子多时不见,一时开个玩笑,却是让郎君见笑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少年郎君冷冷看了国君姜一眼,说道:“国君要知道少傅先是大齐太子的少傅,然后才是波国的公子。国君日后还要谨慎一些,莫要乱开玩笑。”说完走了出去。

        少年郎君出门行过一条长廊,看到公子小姜正在旁边驻足,连忙快行过去行了礼,说道:“师兄,师弟刚才行事如何,可是有所帮助?”

        姜秀润看着徐应,清冷道:“哪个要你帮忙了?”

        徐应眨巴着眼儿,看上去十六岁的少年,还透着股稚气道:“先生嘱咐我寻找少傅过去商议书会之事,适才在门外恰巧听到师兄和波国国君的对话,觉得少傅急着出来,索性扮作录入起居的郎君,还请少傅莫怪。”

        说实在的,方才他也的确是替自己解了围困。虽然这位少年郎的秦诏妻子徐氏的远亲,但一码归一码,姜秀润少不得要言语一声谢谢。

        徐应露齿一笑,颊边竟突然带着浅浅的酒窝:“既然是同窗,何必言谢?我娘每次上堂姐家寻我讨要钱财去赌时……堂姐也总共是这般替我解围。”

        姜秀润倒是听旁人提起过,说是这位少年早年丧父,母亲生性好赌,早早将他送到了同宗的徐家寄养,身世也着实可怜,据说看着是富贵公子,可是布袜磨露了,都要节俭地缝一缝再穿呢。

        既然是贫家子弟,并非徐氏本亲,姜秀润也不欲总是冷脸对人,只抱了抱拳,便转身离开了。

        不过那徐应倒像是跟屁虫一样,抱着竹简快步跟在姜秀润的身后,舔了舔嘴唇道:“夫子说,学兄你会参加三日后的‘射’,我也被夫子排上,跟学兄一同参加的,就是射艺不见得能比得上学兄,不知什么时候能指点一二?”

        浅儿在一旁看着着小少年倒是可爱的模样,便插嘴道:“看你细胳膊细腿的,能拉弓搭箭?”

        徐应听了,默默挽起袖子给浅儿看,那胳膊倒是粗粗有些男儿的轮廓,结实得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惜这一幕却被迎面而来的窦思武碰个正着。

        不知为何,他的牙花子泛酸,觉得丑娘们还挺风骚的,看见个少年郎,就撩拨得人半解了衣衫。  

        作者有话要说:  整个人已经被姗姗来迟的泥石流姨妈掏空了身体………………敲完,去洗血染的床单去……  

  http://www.lewen0.com/0/8/48680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