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79章 第 79 章

第79章 第 79 章

        对于凤离梧的反应,  姜秀润倒是早有预料。

        若是老早以前,凤离梧立起剑眉,  她自是不敢再有主张。

        可是现在姜秀润也渐渐摸清了门路,  知道凤离梧在那些个小事情上,倒也不是专横之辈,便小心翼翼地往他的身上靠。摸着他的衣领结子道:“殿下可知你接下来的月余,  能在府里几日?你不准我去书院,书院的先生与同窗们又都去参加了墨池书会,闭馆月余。那我便只能在府宅里熬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凤离梧被她的长指抚弄,有些心不在焉道:“怎么?在太子府里老老实实地呆着不好吗?”

        姜秀润冲着他的下巴吐气:“下个月太子要巡视沿河布防,赶在秋季上冻前验看重要的工程,  有一个月都不在府中。其实魏国虽然远了些,却距离太子布防之地不甚遥远。如果书会结束得早,  还能跟太子一起汇合同回,岂不很好?”

        凤离梧倒是没有想到,姜秀润将自己接下来的行程算得那么准。只要想想她拨打算盘细算自己出府要多久,  又是依依不舍的样子,  便觉得透着股可人怜爱的劲头。

        当下语气和缓道:“孤不过去巡视河道,  顺便看看沿路的布防,  又不会走得甚久,你若是离不得……便随孤同去好了。”

        姜秀润将头摇成了拨浪鼓:“随殿下同去,  岂不是要扮作男子,  到时若是被殿下拖入营帐,被人看了,  殿下的清誉还要吗?”

        凤离梧此时十分的坚定已经磨成了五分的绵软。其实他也知姜秀润不耐府宅的原因。

        这几日小厮来报,那曹溪似乎派人紧盯着公子小姜,似乎是要抓住公子小姜与静姬的什么把柄,竟然是两边的院落派人盯梢。

        也正是因为曹溪盯得紧,姜秀润竟然多日没有再回到瑶姬的院子着女装了。

        既然她不爱呆在乌烟瘴气的后宅里也好,只当出去静静心,等这段事了了,再回来也不迟。

        这么想罢,到底是松了口,准了姜秀润去参加书会的请求。

        看着姜秀润两眼带着惊喜的光芒看着他,凤离梧只含笑捏捏她的脸。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趁着她还没有给自己诞下子嗣,便娇宠着让她可着性子玩,玩够了以后也就收心了。

        秉承着这样的想法,凤离梧决定便让她去玩上一玩。

        之前他在书院里看见过她在高台上舌战群儒,眉眼飞扬的风采,既然是爱显的,便去玩好了。

        有了凤离梧的首肯,接下来的行程便好办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因为怕她路上颠簸,凤离梧命人改装了自己一架马车给她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马车原是太子专用的,前后都雕着象征王储的铜角车兽,车顶上则是木头雕刻的一只卧伏着的蓝睛白虎,看上去便是威武不凡。不过这马车的特殊之处却是车厢不是固定在车轮上,而是用软簧联动让车厢悬浮在车轮之上。就算马车奔行再快,车厢里也是安稳不动。

        象征王储的铜角车兽和马车的围栏拆卸下来后,依旧是原来的骨架软簧,马车里除了原来加固的小几,还特别给爱吃零嘴的少傅大人装了小箱子,甚至还有固定的恭桶,带着鎏金的密封盖子,在马车上用过,命侍女端下清洗干净便好,省了路途上的不便。

        当初请了名师高匠打造的马车,因为制作不易,府里也只有两辆,都是太子交替着使用。

        可如今却费尽心机改造一番,赏给了公子小姜一辆。

        一直惦记着那辆马车的曹溪气得忍不住跟田姬抱怨。

        直道这公子小姜究竟是有什么拍马捧屁的功夫?还是那瑶姬枕边哄着给自家兄长牟取的福利。

        田姬默默地咬着盘子里的酥饼,一小口一小口的,生怕咬掉了渣儿似的。

        还用瑶姬哄着?小子自己便上了!也不知这男人的屁股有什么好的,太子怎么就痴迷得不见腻歪?

        等到出发那日,公子小姜坐着马车来到京城门口,与恩师他们汇合时,因为人还没有到齐,便在城门口一旁的空场上闲叙。

        一直在等着她的窦思武忍不住吹了个口哨道:“几日不见,姜兄你又阔绰了,竟然弄来这么招摇的马车。”

        姜秀润心里也怪太子害她太招摇,只笑着道:“不过借用了府里的车,我的月俸多少,你还不知,哪里买得来这样的车。”

        窦思武忍不住好奇,进了马车里,看着那精致的恭桶有些屁股痒痒,想要脱裤子坐上试一试,

        浅儿隔着马车帘子看到了,只一把伸进去拽住窦思武的裤腰,瞪着眼儿道:“你要作甚?”

        窦思武没想到斜刺里突然伸出个大手,若是自己手快些脱下了裤子,岂不是要抓了自己的屁股蛋子?

        回头一看,原来是同窗的那个丑侍女,当下瞪眼儿道:“干嘛,没见过拉屎?”

        他是公卿之子,虽然对公子小姜向来敬重,可没有必要对个下人侍女还和声细语的。

        可浅儿那眼里,除了小公子,别人官再大也不识得,何况是这位经常跟她在武场里切磋的爷?

        那手也不撒开,瞪眼道:“小公子的马车,刚熏过麝香,喷香着呢!你倒是不客气,要拔了头筹,今日你若敢弄污了我小主子的车,我就……”

        浅儿手里正拿着两颗煮得半熟的鸡蛋,准备给姜秀润吃,现在只两手一捏,蛋黄爆裂,流得满手都是。

        其实窦思武也不过准备坐下试试,哪里会真行事?

        可是见白浅这般刁横的样子,倒是心内有了气,只一使劲,夺回自己的裤腰,然后跳下马车道:“紧拉着小爷的裤子不放,可是看上了爷?赶明儿,便跟公子小姜买了你的卖身契,把你这丑娘们弄进小爷的府里,可着劲儿弄你!”

        浅儿可是笃定自己的小主子才不稀罕他的金,当下只撇嘴上下打量着窦思武,尤其是掂量了下他的裆下,大眼白一翻,撇嘴道:“自己没事回府用秤来量量,连汤带球的可够了半两?看上你?嫌你不够劲儿!”

        论起讲荤话俚语,浅儿的嘴叉子一张,怼遍半个洛安城无敌手!窦思武哪里辨的过他?

        竟是被几个前来送行的前丁院同窗们听到了,哄的一声笑开了。有那不怕事大的还喊:“窦同窗,解裤带晃瞎那臭婢的狗眼,竟是有眼不识泰山!”

        姜秀润原本在一旁跟前来送行的兄长闲叙,没想到这边竟然是这般热闹,当下便走了过来,低声申斥了浅儿几句,将她拉到一边去了。

        可是窦思武的脸微微发涨,只狠狠又瞪了那丑丫头几眼,亏得他以前还觉得,这个丫头虽然脸上长了胎记,可是眼大鼻挺,看久了竟然还能看出三分俊俏来。

        现在一看人丑多作怪,当真是个赏识不得的,看下次演武,他不将她压下,狠狠收拾一顿呢!

        这一场哄闹之后,书院的人总算是到齐了。沐风先生点过了名后,便分发了过关的碟牌,又将众人各府的马车编队,然后依次过城门出发了。

        凤离梧碍着身份,没有送行,可却登上了府衙附近的高台,远远地眺望着那抹倩影上马车出了城去。

        还是太宠着她了,竟然一时心软答应了下来。虽然她的身旁安插的都是自己麾下的能干侍卫,可凤离梧总是觉得人出了城门后,他的心里就空落落的了。

        待马车远去的没了踪影,他收敛了心神,下了高台。

        待得将眼前的事务料理了干净,他也就跟他的少傅汇合了……

        现在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渴望扫除干净,阻碍了他的重重障碍。

        待得他君临天下时,她要什么,他不是轻而易举地送到她的面前,何必因为府里的不得清静,而远避他处?

        这次出门的皆是少年郎,又都是未出过远门的,时间还充裕,沐风先生要求此次出行务必稳妥,是以走的都是官道,若是哪里地界有些不妥,宁愿绕些远路也是无妨。

        都是年轻人,出了洛安城后便热闹起来,一路上说说笑笑,许多人还掏出了家中备好的各种吃食,边走边吃,好不快活。

        姜秀润在出门前,从凤离梧的书斋里掏了一套山海经来看,这神神怪怪的看着也甚是有趣。

        这日来到大齐与魏国交接的兖州,离老远便听到官道上传来了马蹄声阵阵。

        姜秀润探出头来一看,顿时眉头一皱,那来者她当然认得。毕竟是看了两辈子的了。

        这秦诏是什么时候调到了兖州地界来了?

        数月不见,秦诏的模样竟然大为改观,也许是经常在边防巡查,皮肤晒得黝黑,人又清瘦了不少,眉目间凭空多了些皱痕,看上去倒是少了前世里贵胄之子,顺风顺水的得意与张狂。

        他策马来到了沐风先生的马车前,冲着正在咬甘蔗吃的老先生一抱拳:“在下乃兖州太守,听闻先生路过,特来相迎。”

        沐风先生不紧不慢地吐掉嘴里的渣滓,下马车施礼道:“我等不过布衣之身,何劳太守如此兴师动众?”  

  http://www.lewen0.com/0/8/48630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