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75章 第 75 章

第75章 第 75 章

        一时间,  太子殿下便站着不动,等她来寻自己。

        姜秀润眼角瞟见了太子出来,  心里顿时一苦。这平日里马车坐多了便不认得路,  竟然好死不死地走到这里。

        可若是现在视而不见转身就走,岂不是叫殿下抓了把柄?于是,她脸上强挤出笑容来,  走过去给殿下施礼问安:“殿下,几日没有回府,吃住可还顺当?”

        凤离梧“嗯”了一声,看了看她身后侍卫用布包拎的小罐子道:“带了什么?”

        侍卫捧的,自然是姜秀润的嫂嫂做的猪肝酱。

        姜秀润怕在车上无人照应,  罐子翻倒了而不知,便叫侍卫拎提着。

        现在太子问起,  姜秀润也是拍马奉承惯了的,撒起谎来,眼都不眨,  只从容应道:“此乃猪肝酱,  是在下特意让嫂嫂为太子殿下制的,  这几日太子太过操劳,  眼看着消瘦了许多,满府的人都在心挂殿下,  担忧着您吃不好,  休息不好呢!”

        这番话说得凤离梧心里熨烫得舒舒服服的,觉得虽然照比府里的其他侧妃来得晚些,  可还算是尽了心意的。

        他正好也是要回太子府休息,便捎带着姜秀润一起回去了。

        等入了马车,凤离梧突然发觉自己的鼻子照比往常灵敏了许多,还算宽敞的车厢里满是姜秀润身上所特有的淡淡香味。

        若是透出一身的薄汗,这香味便愈加诱人,萦绕在玉肌雪肤上,更是醉人……凤离梧一时想得幽远,蛰伏了三天的隐火顿时烧灼了起来。

        他微微皱眉,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定力不够,竟然又轻易让她撩拨了心神。

        等到回府,也正好是用晚饭的时间了,可惜姜秀润中午食得太饱,不甚饿,便殷勤服侍着太子用饭。

        在热米饭上铺展上厚厚的猪肝酱,热气蒸腾而过,香得不得了。

        太子这几日在府衙吃得向来简单,等回府来后,吃着这么一碗香米饭,就着蟹壳煮的鲜汤,再看着一旁给自己夹菜的如玉“小公子”,也是举手投足都是看不够的美好。

        只这么一顿饭的时间,竟让凤离梧有种荒度三日光阴之感。在府衙里没日没夜的那几日,哪里有现在的暖灯下的美食美人?

        以后倒不用刻意着不回府,白白费了玉人相思之苦。

        只是太子归府,搅动了太子府上三日来的死寂,各个屋宅都是抖擞了精神等着太子来临幸。

        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地探听着太子的口风。

        所以晚饭后,太子一人在书房看书的功夫,管事便将一封书信送来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凤离梧展开信纸一看,原来是尉家的族长,他的外祖父呈上的书信,只是语义含蓄地提醒着他,燕国地势险峻,乃是通往大齐国土的咽喉,有燕国为屏障,可保大齐千秋无忧。

        说到最后就是语意含蓄地提点着他不可少年意气用事,冷落了曹姬。

        凤离梧看到最后,眉梢都透了冰碴子。

        外祖父能伸手管到他的宅院里,这不像是他的风格,反而像是他的母后命着外祖父这般才是。

        母后自小便是被外祖父与外祖母娇养长大的,那是说一不二的性情。

        以至于最后到了宫中,帝后二人新婚未过便传来不和。

        如今外祖父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总是觉得他这个太子,是依仗了尉家与老臣们的关系,才立起来的,所以管起他的私事来,俨然的长者语气。

        他可以与母亲置气,可是外祖父的脸面总是要给的。

        沉吟了一会,凤离梧起身去了曹溪的院落。

        曹溪没有料想到太子会在晚饭后来了她的院子,大喜过望,连忙命侍女拿了颜色靓丽的衫裙换上,然后将太子迎入内室中来。

        曹溪一直倾慕表哥的俊美,只是凤离梧一直冷冰冰,叫人无所适从。

        她之前想到表哥先幸了田姬与瑶姬,便心如刀割,如今总算盼着他入了自己的院子,却又忐忑的不知所措。

        给凤离梧奉了香茶后,这屋内便归于沉寂。凤离梧不开口,曹溪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

        她自问并无瑶姬的妖冶和田姬的甜美,便立意走贤妻一路,是以在太子治理运河一事上做足了功课。

        现如今便是她向太子展示贤惠的时机,于是在一阵沉默的磨蹭茶盏,饮茶之后,她适时开口道:“殿下这些日子一直为运河一事辛劳,听闻国库紧张,妾有心为君分忧,便请托了皇后,给妾身的父王写了书信,父王承诺,若是太子这边工程周转不开,他愿意出借,以解太子的燃眉之急。”

        凤离梧心下全明白了,难怪这几日外祖父急着往漕运司塞人,就算他不吐口,也没有罢休的意思。

        这便是稳操胜券,他最后能答应下来。

        这底气,原来全在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曹溪身上。

        这几日,燕王的确派了使节,提到了此事,并答应出借金,却是有条件的,要求大齐到时候出兵,替他一起攻打与燕国相邻的卫国。

        到时候,大齐出人,他占大片的疆域。大齐与卫国不接壤,就算肥肉含在嘴里也要乖乖吐出来。

        而他领了燕国的人情,还要领外祖父与母后的帮衬,不但要收一帮酒囊饭袋入漕运司,以后更要处处受了尉家的制肘。

        而现在,他在自己府上,却才知还有另外一份人情,要自己宽衣解带,共赴春宵才能抵偿……

        凤离梧的火气腾得一下直窜天灵盖。

        曹溪并不知自己一番言语,正踩在了太子的腰眼儿上,依然絮絮叨叨:“若是殿下觉得还不够,只管与妾身说,妾身总是要想法子与殿下同舟共济……”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凤离梧手里的茶杯已经摔砸在了墙壁之上,他眉眼森冷瞪着曹溪道:“你身为孤的侧妃,怎么敢干预朝政?孤何时让你向燕国求助?是谁给了你胆子自作主张?”

        曹溪万万没想到凤离梧是这个反应,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只连忙跪地,怯怯道:“是妾身去陪皇后聊天,听说……”

        凤离梧现在最听不得有人提起他的母后,

        母后的寝宫里如今烂着肉,生着蛆,却被华美的锦缎覆盖,遮掩得臭不可闻。

        凤离梧只要想到眼前的这个曹溪,总是进出母后的寝宫,与那名声狼藉的茅总管也共处一室……便觉得脏污的令人作呕。

        今晚原本想要眠宿一宿,走个过场的心思也被恶心得烟消云散。

        当曹溪面色苍白,还要再辩解时,凤离梧已经是大步流星挥袖而去了。

        曹溪赶紧起身追撵出去,却只看见凤离梧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长廊转角处……

        她委屈地流出眼泪,却始终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做错了。

        而凤离梧被恶心得不行,急需有人帮助他挥散着难受的滋味,结果出了曹姬的院落后,便朝着外院走去……

        再说姜秀润,今日原本是要在外院的少傅院落歇宿的。不过到了晚上的时候,浅儿无意中遇到了管事,正吩咐厨下烧热水给曹姬的院落送去。

        听了下人们的闲言才知,凤离梧今夜要在曹姬的院落歇宿,是以需要厨下备好热水。

        浅儿从厨房里取了甜豆汤回来后,便说给小主人听。

        姜秀润听闻后,倒是心内一松,连忙告诉浅儿,将甜豆汤放到食盒子里,她今晚要回瑶姬的院子里过夜。

        瑶姬的院落虽然偏远,却有上好的沐浴水池子,引入的是花园后院挖凿的清泉。姜秀润曾经洗过几次,那皮肤泡完后顺滑得不得了,舒服得很。

        既然太子殿下今晚有了着落,她无需顾忌,便可扮回瑶姬尽情享受。

        于是主仆二人只拎着甜汤去了花园子,她叫浅儿回去后,便吩咐桃华准备了木质的长托盘漂浮在水池子上,除了那一碗甜豆汤外,还有切成块的甜瓜,放入了碎冰的糖渍杨梅。

        一切准备就绪,那水池里的水温也调匀了。将长发盘起,用巾布裹住,便可以入池子泡澡了。

        这几日来月信,不得沐浴,身上黏腻得很。现在月信刚走,正好泡澡舒缓。热气蒸腾时,伸手在漂浮的木盘上啜一口甜汁儿,再捏个甜瓜入口,当真是神仙般的日子。

        适才府中有幕僚倡议众人集思广益,替太子解除烦忧,倒是有几个人积极献策,写成册子,署名献计呈给太子看。

        不过她确实一耳进来,一耳出。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当初她刚刚进府时,也真觉得太子是需要这些个幕僚献策,为了不被看成是吃白食的,倒是努力展示了一番才干。

        可是现在,越是了解凤离梧,便越发现:在许多大事大情上,这位国储的主意大着呢!压根不需要人来答疑解惑!

        可偏偏他又不喜欢直接说出来。就是要人猜出自己的心意,借着别人的嘴说出来,进而采纳,让人总是觉得这位太子是能听人劝的。

        姜秀润事后琢磨,觉得受益匪浅,可惜她这辈子不是个真男子,不然一朝也身居上位,必定效仿了凤离梧这一点。

        这么做多好!主意是幕僚客卿拿的,若是好,便是太子善于纳谏爱才。若是不好,便是客卿包藏祸心,连累了殿下的英名。

        既然琢磨透了这一点,姜秀润便觉得自己可以庸才到底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毕竟自己另一面还以色事人呢!这边再贤德无双,出谋划策的——那太子府给的月钱也不够啊!

        所以姜秀润懒得参和那些个烂事,只一意悠哉。

        可是没想到,这美好的时光却如夕阳余晖般短促。

        热汤泡得畅意的时候,门边却传来了声音:“竟然跑到了这里,让孤好找!”

        姜秀润一个没注意,杨梅核子噎到了嗓子眼儿,猛地咳嗽了一声,才顺下去,只是这样一来,眼圈都咳红了,眼泪汪汪的样子,似乎受了多大的委屈。

        当凤离梧看到她时,疑心她偷偷哭了许久……女子都是如此善妒,嘴上说不介意他眠宿别的女子,怎么私下里这么难过?  

  http://www.lewen0.com/0/8/48496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