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71章 第 71 章

第71章 第 71 章

        看他这位侧妃,  痛得满额头的汗,发际也湿答答的,  却还不忘让他同吃,  凤离梧是好气又好笑。于是,他将她拉入怀里道:“是想让孤跟你一起肚子痛?”

        这意欲谋害皇储的罪名太大,姜秀润可担不起,  她起身想跪下,却被凤离梧捏住腰儿道:“疼成这样还不老实!”

        说完便将她按倒,命侍女拿来暖胃的汤药给她喝。

        姜秀润喝完后,感觉疼痛缓了缓,便偎依在太子殿下的怀里,  任着他一下下地抚摸着后背,竟然一不小心睡着了……

        凤离梧见她睡安稳了,  才慢慢起身,给她盖了被子后,去外室的席上坐下,  看了看放在桌子上一只铜盏,  那里盛装着姜秀润买的凉粉,  半透明的粉上浇着蜂蜜红豆,  堆成小山,拿起来时,  微微发颤,  煞是诱人。

        凤离梧看了一会,用调羹舀一勺放入了口中,  这种入口即化,甜腻的东西当真是用来唬弄小儿吃的,可是偏偏他吃了几口,越发觉得好吃。

        没几下的功夫,那铜盏见底,凤离梧意犹未尽地用巾帕擦拭了下嘴巴,回头看那帷幔里发出浅息的女子。

        凤离梧发现,自从这小女子来到了自己的身边,仿佛自己便推开了一直紧闭的欲念之门。

        不光是口舌享乐之欲,还有来自身体深处时时灼热而滚烫的隐欲。

        对于一个壮志未酬的男子来说,无法节制欲念当真糟糕。

        不过凤离梧倒是并没有因此而压抑警惕。

        毕竟还没品尝过滋味,一时想念难忍是在所难免的。不过那床上躺着的,娇滴滴颤巍巍,也终归是要化在他口中的粉。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太子殿下觉得此事胜券在握,吃到了也就缓了难以抑制.

        到那时,他还是他。

        此时一时的放纵,便当了年少轻狂。这般想得洒脱来,可是与这小女子在一起的时光又实在逗趣宜人,若是是以后会不再想念了,竟然让现在的他有了那么一丝舍不得。

        这不舍也是恼人……

        虽然心内这般想,他的目光却一柔,铺展开原本准备绘制河道所用的羊皮鞣制的图纸,磨墨挥毫,在上面勾划着心中的倩影……

        虽然太子不耐人间俗事。可是来到顺德亦不能太过免俗。

        当地的官吏豪绅因为太子前来,而特意在最后几天,太子要离开时设宴招待。

        身为国储来到地方,当然也要摆出一副亲民爱子,礼贤下士的姿态。是以收到了下面官吏的请求总是要见一见与民同欢一番。

        姜秀润原本意思是以太子少傅的身份跟着一同出席。可是凤离梧却瞟了她一眼道:“身为孤的侧妃,不到场怎么行?”

        于是姜秀润便乖乖尽职,让桃华拿出看家本事,尽心打扮了一番。

        当她与身着黑底金线长衫,头戴金冠的太子出现在顺德地方的宴会上时,无论男女,皆是为这一双璧人而惊叹。

        这是哪里下凡的一对仙人?竟是让人看得盲了眼儿,不知先看哪一个好。

        大齐之国储竟然是这般英伟俊美!一时间随着父亲出席宴会的许多地方闺秀不由得绯红了脸颊。

        可是再一细观太子身旁的那位侧妃,心中再多的遐想也顷刻消散。

        究竟是怎么长得?竟然有这般眉眼皆是楚楚动人的女子!这满场宴会的女子,哪一个立在她的身旁也会黯然失色许多,也只有这般妖艳动人的美人,才配立在太子殿下的身旁吧。

        待得宾主落座后,姜秀润手持绣花摇扇,与凤离梧一起坐在上位。等宴席开始后。她倒是细细冒了一层冷汗。

        原来不知宴会主持者从哪里听说,太子喜好诗词,门下的幕僚也皆是才华横溢之辈。

        于是凑局,在宴席间击缶传花吟诗作对。

        姜秀润生平最恨这个,好好的酒也不让人痛快饮。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于是击缶轮到她时,她木着一张美人脸,只说这恼人的东西是給爷们儿玩的,便将手里的花轻巧地放到了太子的手中,便自顾自夹菜去吃了。

        她心道:幸好太子阻拦,没让她扮成姜少傅。不然非得被架在咚咚作响的缶上,脑袋哗哗作响地吟诗作对,若是那样当真是要愁死个人!

        席间还有人略带遗憾地感慨道:“听闻太子门下,有惊世奇才公子小姜,一首韵诗名动京城,让我辈心生向往,真恨不得也能投奔到殿下的府宅中,日日受着书香熏陶。”

        这种拍马捧屁之言,差点让姜秀润将口中之酒喷出来。

        凤离梧瞟了身旁正津津有味食虾的“才子”小姜,淡淡一笑,也不知殿下心内是否在回味着自家少傅精彩绝伦的文采。

        不过姜秀润吃完了虾,一抬头时,真是心中一跳。

        原来她竟然看见姬无疆正儒衫儒冠,坐在顺德太守的座位旁。

        他似乎有意无意地瞟了自己的一眼,也不知自己假冒了瑶姬,成为太子侧妃的事情,他知不知情。

        此时那花正传到姬无疆的手中,而他作的一首藏头诗也引来众人的感叹。

        就连凤离梧也看了这位青年几眼。

        顺德太守见太子望过来,连忙道:“殿下,这位公子便是卑职给您提到的,帮助卑职解决了河滩积水问题的能人——姬武。”

        那改头换面的姬无疆闻言,倒是朝着太子从容行礼,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看来这位姬先生还真是能人,前些天还在首饰铺子里镶嵌珠宝,这转眼儿的功夫就成了治理滩涂河堤的高手。

        当然,这么厉害的姬先生究竟要干嘛,更让姜秀润觉得心惊。

        前世里这时,她还在浣衣局,并不曾知道姬先生的日常。

        不过她后来好像听哥哥提及,姬先生曾经投靠在太子的门下,做过一段时间幕僚。

        只是后来凤离梧在与端庆帝争权时,落了下风,姬无疆觉得他对波国无甚助力,随后便离开了太子府……

        难道这姬无疆是打算现在便入太子府?若真是如此,她直觉此人会给自己与兄长带来麻烦……

        结果姜秀润脑子里泛着嘀咕,望向姬无疆的眼神就略微绵长了些。

        凤离梧原本是对姬无疆有着些微好感,可是当他发现这青年甚是英俊,又有着明显波国子民的特征,还引得身边这小女子看得直眼时,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实从公孙无言之事起,太子府的幕僚便是宽出严进了。

        凤离梧觉得,相比较下饱读诗书的寒士,更堪用些,而这些所谓的门客幕僚,忠贞者寥寥,不过是一群趋利而行之徒,毫无家国忠信可言。

        用他们筹谋些上不得台面的诡计尚可,可招揽太多这样的人在身旁,鱼目混杂,一不小心反而会带来祸患。

        所以就算这姬武没有引得姜秀润看得直眼儿,凤离梧也不打算再往府里招揽门客幕僚。

        所以就此问完之后,再无他话。

        那太守原本是兴冲冲想要向太子举荐人才,若是这位姬先生一遭得了重用,势必也让他脸上有光,在国储面前挂上名号。

        哪里想到传说中爱才若渴的太子,却甚是冷淡,难道是这位姬武的才华,还不足以打动殿下的心吗?

        不过与太守的悻悻之态相比,姬武倒是平静了许多,只默默坐回到了座位上,继续含笑看着众人击缶传花。

        姜秀润暗暗松了口气,可是放在桌下的手,却被正在举杯畅饮的太子握住,趁着众人喧闹之际,他低头去问:“怎么方才看得直眼?可是昔日旧识?”

        姜秀润也是个做贼心虚的,真是拿出毕生的功力克制,才没有让太子抓握的手抖起来,只小心地翻了个适度的白眼道:“殿下,您又提那青梅竹马的话茬,先前不是跟您说,乃是跟您开玩笑的吗?”

        凤离梧见她嗔怪着自己,反倒是一笑,只拉着她的手,摩挲着手背的柔软滑腻道:“既然没有竹马,那心也便是空的,除了孤,哪个都不准住进去。”

        凤离梧低头说话时,夹带着一股子酒气,看着她的眼神儿,也像要活吞了兔子的饿狼。

        其实这几日来,他真是整夜地磨着自己,纠缠得厉害。

        她前世是解了男女之情的,被个容貌身材俱佳的青年这般近身纠缠,有时候真是有些意乱情迷。

        另外,姜秀润也是盼着太子的这股劲头快些过去,若是被他这般长久纠缠,自己就算摆脱了瑶姬的名头也不得自由。

        不过男人嘛,皆是如此,吃不到嘴儿的,都是绝味的美食,待得吃腻了,再肥美的肉也扔甩到一旁。

        姜秀润也是被这么个位高权重的缠怕了,心下也是有了些许的动摇——总想着要不要彻底喂饱了他,让殿下发发腻呢?

        结果这二人倒是不约而同想到了一处,总觉得承欢了几场后,便解了二人的烦忧。

        这么一来,这酒席散罢回到行宫,借着酒劲,姜秀润终于半推半就,与凤离梧衣衫半解翻滚在软塌上时,不再那般死守着防线。

        凤离梧试探了几次,发现她并不像以前那般决绝后,当真是大喜。只觉得是自己的一番真心,磨化了一块千年的小寒冰。

        只待这冰块变得水滴答答,便可大快朵颐,安心受用了。

  http://www.lewen0.com/0/8/48412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